uc書盟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冤家路窄(為夢去追盟主)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冤家路窄(為夢去追盟主)

    張弛喜歡古建筑,哪怕是仿古做舊的,看著也比方方正正的玻璃盒子舒坦。

    穿過一片綠地的時候,幾個十多歲的小孩子正在那里踢球,你爭我奪的好不熱鬧,足球在爭搶中向張弛手中的果籃飛了過來。

    當年在校園的時候,張弛曾經有過被霍青峰一個大腳開球重重打臉的經歷,發生的時候林黛雨剛好就在他身邊,當時他被呼嘯而來的足球砸得灰頭土臉,也因此和霍青峰發生了一段小恩怨。

    今時不同往日,張弛現在身體的敏捷性和反應能力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出于本能的反應,他抬腳迎向那只足球,不過他沒想停球,一腳就把足球給踢了回去,最近有點上火,做事有點虎,應該多備點紅罐王老吉。

    可惜控制不好力度,這一腳明顯發力大了,足球被他踢得追風逐電般越過幾個孩子的頭頂,重重撞擊在他們身后的白楊樹上,蓬!足球又不巧撞在了一截斷裂的樹枝尖端,發出宛如鳴炮般的爆炸聲。

    幾個孩子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其中一個膽小的孩子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壓根也想不到足球擁有那么大的能量。

    短暫的懵逼之后,他們不約而同地沖上去將張弛圍了起來,人多力量大,這群孩子團結起來,一致對外。

    張大仙人尷尬了,無心的,我真是無心的,就隨便踢了一腳,誰能想到這么寸,剛好撞在木橛子上,要說現在的足球質量也實在太差了。

    跟小孩子可不能犯渾,這貨非常誠懇地認錯,又主動賠了五十塊錢給人家,讓幾個孩子去附近的體育用品商店再買一個新足球。

    本以為輕松擺平的事情,可也沒那么容易,帶頭的一個白白凈凈的孩子道:“不行,不能這么算了。”

    張弛苦笑,小弟弟,殺人不過頭點地,我都賠你五十塊錢了,你還想怎么著?

    “五十塊不夠,我們還有精神損失費呢。”小小年紀,維權意識還挺強,還知道討要精神損失費,張大仙人不由得想起自己過去碰瓷的時候,孺子可教也,這孩子隨我,將來必成大器。

    “那你想要多少?”張弛沒動氣,反倒有點惜才,悄悄感應了一下這孩子的雙商,智商160,情商135,居然是個天才兒童。

    情商雖然相對弱了一點,可畢竟年齡小,缺少社會閱歷,隨著年齡的增長,還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京城果然是臥虎藏龍之地。

    “你拿一千塊吧。”那孩子兩只烏溜溜的眼睛忽閃忽閃地透著和年齡不符的狡黠。

    張大仙人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老子心念念你們是一幫小孩子,不跟你們一般計較,可這孩子蹬鼻子上臉,一開口就要一千塊的精神損失費。

    看這孩子也就是十多歲的樣子吧,這么小的孩子咋就那么不單純呢?如果不好好教育,長大了就得成為另一個馮老三。哥不是疼錢,而是怕把你慣壞。

    張弛又拿出一百塊,給那孩子道:“再給你一百塊,請小伙伴吃冰激淋去吧。”

    那孩子伸手把錢給接了過去,不過又把小手伸出來了:“還差九百呢。”還真是貪婪,這孩子有點得寸進尺了。

    張弛呵呵笑了起來,那孩子也跟著笑,張大仙人卻突然伸手把那一百塊給搶了回去,面孔一板,惡狠狠道:“小兔崽子,信不信我把你腦袋揪下來當球踢。”

    那孩子被張弛兇神惡煞的樣子嚇住,吞了口唾沫,不敢再提要求。

    鬼怕惡人,幾個孩子看到勢頭不對,頓時作鳥獸散,那要精神賠償的孩子跑的最快,一邊跑一邊喊著:“你給我等著,有種你就給我等著。”

    張弛搖了搖頭,把一百塊攤平了重新放回錢包,最近不太順啊,連小孩子都敢欺負自己,等著?老子臉上是不是寫著一個大大的傻字,回頭你把爹媽請來了,我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還是腳底抹油玩快閃。

    張弛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山寨卡西歐,距離約定登門的時間還有不到十分鐘了,他抓緊走入文明巷,很順利就找到了甲31號。這里是秦綠竹外公的住處,從外面看這套宅子和周圍也沒多大分別。

    如果不是秦綠竹提醒他一定要過來拜訪,張弛是不會冒昧前來的,畢竟他不認識秦綠竹的外公,又聽說秦老爺子脾氣古怪,心中難免就多了幾分忐忑。

    雖然秦綠竹沒跟他說太多,可張弛也猜度到了一些細節,自己這次能夠順利被水木錄取,和秦老爺子出面有關。

    就當是一次禮節性的拜訪吧,秦綠竹算得上共患難的朋友,那個不靠譜的謝忠軍還是自己的師父,依照秦綠竹所說,謝忠軍是她的小舅,可為何他不姓秦?難道是垃圾堆里撿來的?

    張弛準時摁響了門鈴,初次登門要給秦老爺子留下一個好印象,守時是第一位的。

    沒過多久,就有人過來開門,開門得是一位慈祥的中年婦人,她是秦家的保姆徐翠花,因為秦綠竹提前說了張弛的事情,所以秦家有了準備,徐翠花笑道:“小張是吧?”

    張弛點了點頭自我介紹道:“阿姨好,我是張弛,秦老師的朋友,初到京城,特地過來拜會一下秦老先生。”

    徐翠花顯然對這個能說會道的小伙子第一眼印象不錯,熱情地招呼張弛進門,張弛進來之后發現這是一套三進院子的四合院,從外面看根本想不到里面會有如此天地,庭院很美,有花有草,有樹有竹,錯落有致,意趣盎然,彰顯出主人高雅的品味。

    徐翠花道:“秦老在午休,還沒起來呢,我先帶您去客廳坐。”

    “麻煩阿姨了!”張弛彬彬有禮,表現得就像是一個乖巧的五好青年,做表面功夫一直都是他的強項。

    跟著徐翠花來到堂屋坐下,張弛發現室內的家具全都是古董,就連他坐得官帽椅都是大明傳下來的珍貴花梨木。

    張弛再次感嘆,京城果然臥虎藏龍,本來聽說路晉強有兩套四合院就覺得很牛逼很拉轟了,可秦綠竹的外公這是三進院子的四合院,單單是這客廳里的家具已經價值連城了,低調奢華有實力。

    張大仙人對古董家具興趣不大,目光很快被香案上的香爐吸引,盯著看了一會兒,大明宣德爐,價值不菲,可并不是他要找的丹爐。

    他是個實用主義者,如果他認為沒有用處的東西,就算價值連城,他也毫無興趣。

    徐翠花泡好茶端了上來,張弛慌忙起身。

    徐翠花笑道:“小張,你千萬別客氣,來這里跟到自己家一樣,秦老已經醒了,一會兒就過來。”

    張弛點了點頭笑道:“阿姨,這里就秦老自己住?”在他看來這么大一座三進三出的院子,怎么也得住一大家子人。

    徐翠花道:“是啊!老爺子喜歡清靜,平時家里只有他一個人,我負責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張弛心中暗忖,這么大一所宅子就秦老一個人住,看來老爺子性情孤僻,這樣的人不好相處。

    秦綠竹讓自己過來拜會她外公,無疑是出于好意的,秦老應該是在社會上擁有很大影響力的人物。

    張大仙人覺得無奈,明明自己考了燕南省文科第一名,可報考水木的過程并不順利,通知書比人家晚到不說,還被調配到了其他的系,新世界精英管理系,什么鬼?

    許多事情秦綠竹雖然沒有明說,可張弛仍然能夠領悟其中的奧妙,自己因為遇到了白小米而招來一場無妄之災,所以耽擱了報到,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導致秦老不太高興。

    張弛來此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秦老是謝忠軍的父親,按照輩分是自己的師公,第一次見面應該行跪拜禮的。給師父都跪過,更不用說給師公了。

    張弛看了看時間,已經四點十五了,秦老還沒露面。

    張弛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理,耐心等了約莫半個小時,終于聽到外面傳來咳嗽聲。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秦老爺子的出場吊足了張弛的期待感,都有點望眼欲穿了,秦老譜挺大。

    張弛趕緊站起身來,雖然是客人,可他是晚輩,確切地說是孫子輩,應當識大體懂尊卑。

    張弛翹首以盼,看到一位瘦瘦巴巴的老人出現在院落中,上身穿著皺皺巴巴的白色短袖襯衫,下穿草綠色的軍褲,腳上蹬著一雙黑布鞋。

    張大仙人猶如被人施了定身術,整個人僵立在了原地,一張嘴巴張得老大,我去!不會那么巧吧?雖然秦老還未進門,他已經認出秦老就是他上午在潘家園遇到的倔老頭。

    就是那位被他激怒,火力值輕松突破20000的暴脾氣老頭,張弛瞬間感覺到周身的血液全都涌到了腦袋上,腦袋仿佛漲大了一倍都不止,連呼吸都是熱的。

    冤家路窄,無巧不成書,這些詞語加起來都表達不了張弛現在的心情,尷尬啊!他發現最近的人生道路全都是炮彈坑。

    一切始于白小米,自從和白小米那個掃把星于軟臥中相逢,從此自己就搭上了人生霉運號。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