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戰國萬人敵 > 436 最慫的話

436 最慫的話

    明知道自己只是個“和親”工具,夜月該忍的也都忍了,誰叫自己的母族不給力呢。

    可都沒好好地在看一看吳國的風光呢,老公就死了,被人吐槽“克夫”,這種感覺是真的糟糕。

    “克夫”之后可能就要守活寡,在吳國是不是就這么孤老下去,也不是很清楚。

    然后……然后自己的下屬們,似乎在外面找到了一個路子,一個可以把她賣第二回的路子。

    路子很野,主意很餿,但感覺其實還不錯。

    至少對方是個土豪。

    “屋中若無火爐,吾必不從汝!”

    用最狂野的語氣,說出了慫到爆炸的話。

    夜月公主以為吳國禽獸至少會給她這么一點點微末面子,答應這么一個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要求。

    然而……“滋啦”一聲,狐裘扯去,紫衣裂帛。

    被干了。

    ……

    第二天日上三竿,美嬙帶著婢女進來收拾房間的時候,李專員正大大咧咧地躺榻上翻閱急件,見美嬙進來露出一副鄙夷的眼神,頓時解釋道:“我下賤。”

    “……”

    美嬙頓時笑了,難得瞪了一眼老公:“良人事成之后,如何安排這個秦國公主?”

    “就說淹死在潁水就行了。”

    “姑蘇若是有人知道呢?”

    “你傻啊,我當然得讓姑蘇知道啊。”

    李專員理所當然地說道,“姑蘇又不是全都巴不得我去死的王八蛋,也有人盼著我好啊。現在我上了秦國公主,還跟秦國眉來眼去,在他們看來,這是把柄啊。當然換個角度來說,我這是忠心耿耿,一心為國啊。‘吳秦之好’,又能繼續下去了不是?”

    其中的彎彎道道,其實不太方便擺在明面上,畢竟宣揚出去,就是打吳國、秦國的臉,兩國明面上,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就好比私生子問題,國君在世的時候,可以默認私生子的活動,士大夫們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這些個私生子不存在。

    可一旦國君的合法兒子們都死光了……

    欸!你猜怎么著,這些私生子,就能見光了,還能頂著“子嗣”“血脈”的頭銜,被各種勢力爭搶、擁戴。

    李專員現在的狀況也差不多,只不過他是保障“吳秦之好”的橋梁,秦人有求于吳國,但以前的紐帶,并非是脆弱的合約,而是“和親”這么一個社會關系,盡管它放大到了國家之間的國際關系。

    但“和親”失敗了,這就麻煩了,雙方的合約,就很脆弱,就很垃圾。

    吳國也有求于秦國,“吳秦之好”是吳威王勾陳的謀劃,畢竟,下一代吳王,可以鐵板釘釘地說,肯定不如吳威王。

    那么,又如何去威壓江淮,震懾楚越?

    在老妖怪的構思下,有了秦國那就不一樣了,東西夾擊,干死楚國,兩家各分楚國疆土,吳國最大的外來威脅,就算徹底解決。

    可這么個要求吧,想要讓秦國出兵,光靠利益收買,還不行,得有明面上說得出去的理由。

    比如說“伯舅”之國,“姻親”之國,“翁婿”之國,那就很好。

    甚至發展到后來,吳國和秦國之間,效仿吳國和晉國之間,也互相稱王,都是沒問題的。

    公子巳的嗝屁,老妖怪憤怒的地方,就在這里,橋梁沒了,又沒辦法立刻拉一條狗出來當親兒子上陣或者上床。

    說實在的,李專員當時聽說這些勁爆消息的時候,那是相當的佩服老妖怪,如此劇變,還能硬挺著一步步修改計劃,最后一波帶走一個地方小強越國,這操作,騷到逆天!

    然而老妖怪畢竟走了,留給吳國的,不敢說滿目瘡痍,但肯定是馬蜂窩一樣的亂七八糟。

    山頭林立,疆域過大的后遺癥,很快就凸顯了出來。

    此刻,姑蘇內部根本沒有達成什么共識,更不要說國際上的問題。

    李解現在上了公主,只要不聲張,對姑蘇王畿的某些勢力來說,絕對是利好。

    畢竟,秦國跟吳國之間的聯系,又能繼續了。

    將來是不是約定好了時間,一起攻楚,這個再說,但確確實實打了一個保險,隨時可以讓家族子弟參與攻楚戰爭。

    至于說王命猛男這么好色,綠了死鬼公子巳……那是個事兒嗎?

    死人閉嘴,死人沒人權。

    人秦國都沒意見,其余的算個雞兒。

    而且事情只要控制得當,雙方打個默契,最多就是內部拿這個事情狗咬狗,是不會扔到國際上當籌碼的。

    “若如此,想必很快就有秦國商人入淮、吳?”

    “秦國現在需要的都是兵器,我們可以在鄭國設立一個貿易中心,類似逼陽國的地方。”

    美嬙很熱衷學習,跟著李解,她感覺自己的見識和能力,都在飛速提高。

    此刻,躲藏在被子中的夜月公主面紅耳赤,她怎么都沒想到,居然會有人直接走進李解的寢室。

    這要是在秦國,主人的寢室要是被人隨意闖入,只怕當場格殺。

    聽到了外面的對話,夜月完全沒有聽懂,只是覺得來者的聲音很是好聽,隔著被褥的縫隙,悄悄地打量了一下,發現竟然是個“美男子”,仔細看了看,竟然是昨天跟著李解的那個人。

    那個“美男子”,一開始她還誤認為李解,結果萬萬沒想到,禽獸一樣的“護衛”,才是正主。

    內心一嘆,可憐自己被一頭畜生給干了,身體還略微有些酸楚,這個莽夫還真是跟她想的那樣,半點憐香惜玉的意思都沒有。

    此時此刻,腮幫子還是有些發麻的夜月公主,頓時有些悲憤,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又是無可奈何起來。

    “良人,調教的事情,想得如何?”

    “這妞是個‘傲嬌’,不過膽小如鼠,你應該很容易拿住她。”

    “何謂‘傲嬌’?”

    “擺著一張臭臉,卻給你洗衣疊被敲背揉肩。”

    這年頭的女子,相對來說沒有接受過信息爆炸的洗練,也就使得相對要單純得多,什么成色,干一炮就知道了。

    沒有什么性格是一通啪啪啪不能驗收出來的,如果有,再來一通。

    “倒是比陳國公主好。”

    “……”

    聽美嬙這么吐槽,老李頓時老臉一紅,現在帶著幾個小老婆一起組團忽悠“小桃花姬”,從良心上來說……挺爽的。

    這他媽是真的帶感啊,眼見著肚子一天天大起來,還得用各種理由去忽悠,從養氣變成煉氣,從修行變成修真,總之……一言難盡啊。

    而正主也在懷疑人生,在懷疑是不是自己懷孕這件事情上不停地搖擺,從自己收集來的知識來判斷,媯蓁感覺自己像是懷孕。可李解也好,姐姐也罷,還有大大小小的奴婢們,都說這是上等的修煉……那就是不是錯的是自己,而不是世界?

    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的媯蓁,也就不停地在懷疑人生中反復,至于十月懷胎之后的結果,反正李專員時刻準備著跟媯蓁互砍。

    和媯蓁不同,夜月明明很慫,卻成天裝出一副姐很霸氣的架勢,“色厲內荏”的特點,其實也挺好玩的。

    有一種虛張聲勢小動物的感覺,這種體會,滋味不錯。

    “良人昨夜倒是盡興。”

    打了一盆清水,水是溫熱的,將毛巾打濕之后又擰干,遞給了李解。

    李解一邊擦臉一邊笑呵呵道:“畢竟難得有人可以跟我合奏嘛,打擊樂和吹管樂,那滋味……有空一起練練?”

    “呸!”

    瞪了一眼老公,美嬙面色微紅,馬尾牙刷沾了一些鹽,然后遞給了李解。

    李解刷牙的時候,美嬙起身又招呼了一聲:“浴桶。”

    “是,夫人。”

    不多時,就有兩個宮婢將浴桶抬了進來,接著就是十幾個宮婢,拎著一桶又一桶的熱水,過來將熱水傾倒在浴桶中。

    這玩意兒顯然不是給李解用的,美嬙從李解手中接過牙刷,然后道:“可要爐子?”

    “昨晚上她救說要爐子,我能依她?不過算了,拿一臺爐子進來,不然洗澡時候是真的冷。”

    “是。”

    美嬙沒有立刻出去拿爐子,而是先用折疊屏風圍了一個小隔間出來,這才出去,讓人將一只爐子抬了進來。

    忙進忙出的時候,夜月一直躲藏在被子里,不敢冒頭出來。

    露出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夜月公主小聲問李解:“那是何人?竟能進出君子寢室?”

    “自己人,放心。”

    “君子竟是如此寵幸此人?”

    “自己人啊,寵幸很正常啊。”

    “……”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