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諸天最強大BOSS > 第332章 黑洞元神首現,瞬間鯨吞十萬軍

第332章 黑洞元神首現,瞬間鯨吞十萬軍

    聽到寧缺的話,所有人都臉色一黑。

    我呸!

    像你這樣的人,也好意思說自己是好人?

    臉皮呢?

    你也不敢看看自己腳下的那一座尸山,也不算算自己剛才究竟吞噬了多少正道武者。

    這一刻,就連一向對寧缺觀感不錯的蘇鸞鳳,還有眾多對寧缺敬仰無比的吸星魔教武者,聽到寧缺的話,都感覺到很是尷尬。

    我的寧教主,咱能不能不睜眼說瞎話啊。

    呂洞真目光幽幽的盯著寧缺,道:“寧缺,你也看到現在的形勢了,你是聰明人,你應該知道其中的原因。你如果還想要命的話,就乖乖束手就擒,然后將身上變強的秘密交代出來。”

    “寧施主,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你雖然罪孽深重,但未必沒有贖罪的方法!只要你交代清楚身上的一切,對這天下就有大貢獻,足以償還你的罪孽。”

    慧海方丈滿臉慈悲之色,他目光之中蘊含的寒意已消散,反而透發出柔和與仁愛。

    仿佛先前那個說“寧缺殺戮成性,魔根深種,須得往地獄走一遭”的人不是他。

    “寧缺,識時務者為俊杰。你的實力雖然已經超出至強者的藩籬,比我們所有人都要強者……但就算你實力再強者,也寡不敵眾,你只憑一人之力,是抵不過我們聯手的。”

    董文德直接給寧缺分析形勢,似乎想不戰而屈人之兵。

    西門鐵衣沒有說話,他只是用氣機牢牢的鎖定寧缺的身體,目光幽幽,心中暗暗在盤算著,究竟是在什么時候,對寧缺進行奪舍成功率最高。

    有四大至強者頂在前面,三教六派與魔道七脈的破碎級強者都沒有說話,不過,他們全都暗暗將自身功力提升至十成,隨時對寧缺發動攻擊。

    啪!啪!啪……

    寧缺站在尸山之上,突然輕笑著鼓起掌來。

    “你們正道中人,果然都能說會道,一個個說得比唱的好聽……就是說話時,稍微顯得太假了一些,聽著就不真切啊。就算傻子估計都知道,我若束手就擒,落入你們手中,哪還有活下來的可能?所以,你們說話的水平,還得提升,各位還得努力啊!”

    寧缺撫掌大贊道,就像是剛剛看完一群小丑表演,給出了自己的評價與建議。

    呂洞真、慧海方丈、董文德哪里聽不出寧缺話中所蘊含的戲謔之意,臉色頓時都一片鐵青。

    雖然,即便寧缺說的是事實,但你這么當眾說出來,這讓他們將臉往哪擺?

    “敬酒不吃吃罰酒,各位,動手吧!”

    呂洞真冷冷說著,一條血龍從他背后浮現而出,隨即他一把散發著無盡金輝的元神之劍,從他頭頂沖出,直入云霄,融入天穹之巔的一朵數十畝大小的白云之中。

    然后,他右手兩指成劍,斜斜向上指向他的元神之劍剛剛融入的那一片白云。

    轟隆隆……

    剎那間,天穹之巔的那一朵巨大的白云猛烈旋轉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云絮漩渦。

    整個戰場上空的天地靈氣,都被天穹之巔的云絮漩渦帶動起來,化作一條條實質般的靈氣長河,流淌進云絮漩渦之中。

    天穹之上,云絮漩渦周圍的一朵朵白云,也被拉扯著融入云絮漩渦之中。

    逐漸的,云絮漩渦之中,緩緩浮現出了一口千丈大小的云劍。

    云劍劍尖向下,恐怖的劍壓一剎那間,彌漫整個戰場。

    戰場上所有人,所有破碎級之下的人,都在劍壓的壓迫之下,差點窒息過去。

    很多身負重傷的武者,更是當場被壓迫得昏迷過去。

    “阿尼陀佛!”

    慧海方丈口誦一聲佛號,他體內的元神之力,也化作無盡佛光,沖天而起,在高天之上凝結為一個無比巨大的“卍”字。

    那巨大的“卍”字緩緩旋轉著,也瘋狂吞噬著天地元氣。

    隨后,那“卍”字,漸漸的變成了一尊山岳般大小的金色佛陀。

    那金色佛陀通體仿佛由純金鑄就而成,微微睜開的雙眸之中,蘊含著無盡威嚴,仿佛隨時能降下滅世一掌,凈化世間一切邪魔。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不智也!”

    董文德看著寧缺冷冷一笑,一拍頭上的發冠,他的元神瞬息化作一團乳白色的光華沖天而起。

    轟隆的一聲,那乳白色的光華飛至高天后赫然炸開,化作一角燦爛的星空,點點星辰點綴其中,若是認真觀察,當可發現那一顆顆星辰,實質是一個個“禮”、“義”、“春”、“秋”等文字。

    西門鐵衣冷冷一笑,一道黑色的魔影,從他身后蔓延而出,然后脫離他的身體,飛至了高天之中。

    “吼!”

    那魔影口中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魔嘯,瞬息鯨吞八方天地元氣,然后魔影的體積迅速膨脹,直至變成了一尊山岳大小的巨魔。

    唰!

    西門鐵衣整個人一晃,身影立即出現在巨魔面前,然后融入巨魔之中。

    頓時間,巨魔雙眼迸射出兩道百丈的漆黑魔光,同時巨魔手中也出現了一把沉重的巨尺。

    動用元神,這基本上是每一個破碎級武者最后的手段。

    正魔兩道的破碎級強者,看到四大至強者都使出元神,他們也紛紛施展出自己的元神,然后瘋狂吞噬起天地元氣,將元神的力量徹底施展出來。

    這一刻,四大至強者的元神,與正魔兩道差不多二十多個破碎級強者的元神,懸浮在半空之中,匯聚起來的元神威壓,簡直堪稱恐怖。

    浩浩蕩蕩的元神之力,橫掃方圓數百里,讓方圓數百里內的天地元氣暴動。

    戰場外許多旁觀者看到這一幕,都差點嚇暈過去。

    戰場上空懸浮著的這些元神,一旦爆發出所有威能,只怕不但整個戰場會被摧毀成廢墟,就連整個江州,估計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

    “這里太危險了,已經不適合觀戰,快離開這里。”

    許多旁觀者認識到危險后,連忙離開了。

    只有一些極為大膽的武者,依然留了下來。

    戰場中,四大至強者與正魔兩道的破碎級強者釋放出自己的元神之后,并沒立即對寧缺發動攻擊,而是指揮下方的軍團對寧缺進行圍攻。

    他們打的注意很明顯,就想先消耗寧缺的一部分力量,他們再親自對寧缺發動攻擊。

    這樣有兩個好處,一個是可以試探一下寧缺的實力底線,另一個則是可以減少他們的死傷。

    至于……那些軍團的死傷,那叫死傷嗎?那叫犧牲!

    在正魔兩道高層眼中,他們辛辛苦苦培養這么多武者,不就是為了讓這些人為他們爭取利益嗎?

    有道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現在用兵的時機顯然已到了。

    在正魔兩道的高層命令下,剛剛停戰沒有多久的正魔兩道軍團,不得不對寧缺發起沖鋒。

    “殺!————”

    浩浩蕩蕩的正魔軍團,如同無邊無際的潮水一樣,向寧缺淹沒而去。

    吸星魔教的武者看到這一幕,都都臉色大變……只是,他們也有心無力,敵人數量實在太多了。他們還沒趕至寧缺面前,替寧缺抵擋,就被浩浩蕩蕩的正魔聯軍沖散了。

    正魔兩道匯聚起來的聯軍,一起沖鋒,那情形太過恐怖了。

    仿佛整個天地都要被淹沒。

    任何一個破碎級強者,乃至至強者,只怕都不敢硬抗這接近一千七百多萬的正魔聯軍。

    寧缺望著從四面八方向自己淹沒而來的人潮,眼皮都不撩一下,沒有半點慌張,甚至嘴角還噙著一絲絲欣然的微笑。

    他有很多種方法避過正魔聯軍的絞殺。

    最簡單的一種,他可以用他那近乎天下無雙的速度飛升天空,然后再進行挪移躲閃,就可以輕易避開正魔聯軍的攻擊。

    當然,他一旦飛上天空,也將要面對四大至強者與眾多破碎級強者的圍攻,但那樣的話,至少面對攻擊也少了。

    不過,寧缺為什么要躲?

    這都是送上門的潛能點啊,他這個時候不收割,難道還等著過年嗎?

    說實話,寧缺雖然覺得自己的臉皮有那么一點點厚……但若無緣無故的,就對眾多魔道武者下殺手,他的良心也有那么一丁點過意不去。

    但現在好啦!

    大家既然是敵人。

    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們既然要殺我,那么我殺了你們也沒錯,對不?

    至于呂洞真等人,想要通過正魔聯軍來消耗他的功力,這簡直是笑話。

    不知道,他的吸星**可以吞噬天地萬靈的力量為己用嗎?

    “吸星**!”

    寧缺沉聲一喝,他身后瞬息間浮現出一道與他有九分相似的身影。

    而那一道身影腦后,則懸浮著一個被一圈圈星云環繞的半徑數里大小的恐怖黑洞,一道道手臂粗的紫電在黑洞表面流竄。

    這是寧缺首次在主世界對敵時,使出他的黑洞元神。

    當他的黑洞現身的那一刻,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橫掃整個戰場,沖至身前的十數萬正魔聯軍,瞬間被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卷起,如同無數餃子一樣,落入黑洞之中消失不見。

    “嘶!”

    所有正魔武者,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沖向寧缺的步伐,也不由微微一頓。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