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超凡黎明 > 第0710章 車站

第0710章 車站

    與之前需要隱藏的深淵世界不同。

    在這個世界,蘇魯可以肆無忌憚地傳遞自己的神力,制造神跡!

    畢竟,目標就是要吸引月女士出來。

    自己這個化身當然得先露面,不然的話,以白易這個區區穿越者的實力,恐怕還沒有殺到死亡教徒面前,就被詛咒與亡靈弄死了。

    “來了!?”

    蘇魯的目光忽然一動,望向遠方。

    在城市之外的迷霧中,一道光芒猶若閃電,刺破了濃密的霧氣,現出一截列車的車頭,繼而是一串長長的車廂。

    這是亡靈列車,唯一通行于各大城市之間的安全橋梁。

    “在靈界之中,各個物質界的碎片有若‘孤島’,只有靠著這個列車系統才能互相連接……即使如此,有的孤島支撐不住,就會被‘死亡’征服,變成廢棄之地……這個安西城,就是如此。”

    “而這些列車系統,似乎有著‘禁絕死靈與詛咒’的特性?不……應該是普通危險等級的,遇到那種毀滅級的,還是沒有辦法……即使如此,這套系統也可以算是‘超大型神奇物品’了,甚至幾乎可以媲美半神器,不知道是哪位煉金大師的作品……”

    蘇魯想了想,降臨于郊外荒野之中,變成了本世界普通人的相貌。

    ……

    “快……馬上就要到‘車站’了。”

    另外一邊,新晉的‘除靈師’白易,帶著小荻與小星、小艾三個,在郊區艱難地跋涉,不時望著手表:“下一班列車會在今天‘到站’,如果錯過的話,必須再等半個月……”

    在這個逐漸死亡的城市中呆上半個月的時間,除了白易這個非凡者之外,其他人恐怕都得死!

    “前面不能走,繞過去!”

    天空一片昏暗,白易望了望前方一幢便利店,皺了皺眉。

    身為除靈人的他,感受到了靈體的存在。

    一般而言,普通的死靈都有比較頑固的‘領地觀念’,輕易不會走出某個區域。

    比如之前的‘水中怨靈’,就一直在醫院位置徘徊。

    而詛咒的爆發,需要滿足特定的條件。

    因此,這時白易依靠自身能力,所選擇的線路,就是一條不斷彎曲的路線。

    ‘除靈人——能感知靈體,用自身鮮血與其它材料制作‘驅靈符咒’,特定條件下,可以利用‘除靈儀式’,除去普通死靈……’

    白易一邊走,一邊回憶著自己獲得的除靈師能力。

    ‘只有不斷除去死靈,或者凈化壓制詛咒之物,除靈人才能成長,晉升成為強大的除靈師……即使如此,在遇到真正可怕的詛咒與惡靈之時,還是兇多吉少……這個世界,真tm的絕望。’

    除靈師,這是普通人在面對詛咒與惡靈之時,唯一能掌握的力量了。

    除此之外,不論科技還是神秘,以及這個世界流傳的漫天神佛信仰,最后都證明根本沒用。

    ‘唯有靈主,才是真神?’

    ‘這樣的話……或許我應該……做個教宗?’

    白易摸了摸下巴,帶著小荻等人繞過便利店。

    就在這時,便利店內似乎有些動靜,某臺無人售貨機突然亮起。

    里面琳瑯滿目的食品,讓小星跟小艾有些心不在焉。

    “快走,不要看!”

    白易心里一冷,連忙催促。

    就在這時,小艾回過頭,似乎看到了什么誘惑的事物,竟然一言不發地轉身,沖向便利店。

    “不好!”

    白易慢了一步,沒有拉住她,心里一寒:‘這是……觸發了惡靈的某個殺人機制?’

    死靈們就好像沒有意識的‘程序機制’,有的隨機殺人,有的只會按照一定程序動手。

    這便利店內的靈,就明顯是后一種!

    “不!”

    小荻跟小星望著妹妹跑進便利店,臉上露出絕望之色。

    “我……靠!”

    白易呆呆望著這一幕,臉上的肌肉扭曲,狠狠一咬牙,抓住了想要飛奔過去的兩人:“不能去,一去就是死!”

    能略微感應靈體的他,知道便利店的惡靈不是他這個區區學徒級的除靈人能對付的類型。

    “走!”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殘酷。

    拉著兩個人,白易飛快脫離便利店范圍,看到前方的‘車站’。

    那是一片位于溫暖橘黃色燈光中的巨大建筑,隱約有人聲傳來。

    “安西城的下一站是鎮北城,那里還沒有淪陷,可以正常地生活……”

    白易心里泛起一絲希望。

    但他的腳步卻突然一頓。

    在前方,一名穿著白色長裙,黑色長發散落,遮住臉龐的女人,正攔在了必經之路上。

    她沒有雙腳,懸浮于半空,黑發的眼睛已經盯住了三人組,令白易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知道繞路都沒有用了。

    “驅散!”

    他飛快掏出自己新制的‘驅靈符咒’,念動咒語,扔了出去。

    女人略微向后退了幾步,但沒有消失離開。

    “該死……你們拿著,我要準備除靈儀式。”

    白易咬咬牙,將另外一塊符咒交給小荻,自己則是咬破手指,在地上描繪陣法儀軌。

    在這個過程中,第一塊符咒的時效過去,白衣亡靈再次上前,被小荻用符咒逼退。

    “好了。”

    白易堪堪描繪完法陣,一陣頭暈目眩,嘶聲道:“讓它過來……”

    三人站在鮮血繪成的圈子內,望著女幽靈慢慢飄進法陣范疇。

    “就是現在……”

    白易雙手飛快描繪著符咒,啟動陣法。

    嗚嗚!

    一陣吸力在他掌心形成,撕裂的疼痛感襲擊而來。

    “啊!”

    在白易驚駭的目光中,他的右手撕裂開一道大口,里面布滿了鋒利的牙齒,還有一條充滿黏液的舌頭。

    呲啦!

    地上的鮮血法陣一下懸浮,沒入女亡靈體內,形成一道道符文,將她定在半空。

    這舌頭只是一卷,就將這亡靈卷起,不斷變化縮小,吞入大口之中,還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

    “這……”

    白易額頭冷汗淋漓,劇烈的痛苦與寒冷從體內傳來,讓他不自覺地顫栗。

    與此同時,更是明白了‘除靈’的真實涵義!

    ‘用自己為囚籠,封印一頭頭怨靈?那到最后,如果除靈人死亡……只會衍變成更加可怕的災難啊……’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