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覓仙道 > 第527章 居然有不愿意去靈界的修仙者

第527章 居然有不愿意去靈界的修仙者

    元嬰修士,壽元可達千年。

    而像他這樣的化神老祖,活上兩千五百歲是沒有問題的。

    再長也有,但不多。

    不過凡事皆有例外。

    比如他前面這位老祖,如今就已經活了三千五百年之久。

    老祖也是化神期,化神巔峰。

    雖然實力比自己強得多,但大境界沒有提升,壽元也就不會增長。

    按理,他不可能活得這么久。

    就算擅長養生之術,又獲得了一些增長壽元的靈丹妙藥。

    也不可能將壽元增長千年之久。

    可老祖做到了。

    靠的是他所修煉的一門功法。

    并非返老還童。

    盡管老祖現在看上去,非常的年輕,修為也只有金丹期。

    然而這并非掩人耳目。

    他現在真的就是金丹期。

    當然要比一般的金丹強的多,但境界確實就只是金丹沒錯。

    將自己真實的境界封印了。

    連同境界一起被封印的,還有他壽元流失的速度,所以,這才比普通的化神期,多活了一千年。

    不過,也已經到了極限。

    如果老祖的境界,依舊無法突破,成為煉虛期修仙者,那他最多也就還能活上幾十年,不到百年的光陰,便會作坐化掉了。

    唯一的希望,就是突破至煉虛。

    然而這談何容易。

    靈界,煉虛期修士都不是太多,妥妥的高階修仙者。

    人界,古往今來,說實話,能夠修煉到化神巔峰,那都已經是鳳毛麟角,少之又少,堪稱絕頂人物。

    至于煉虛,別多想,那真的是,一個也沒有。

    表面上看,這似乎也是一條絕路。

    至少對其他的化神修士是如此。

    但天云城主知道,對老祖不是。

    很久很久以前,老祖就修煉到了,化神巔峰。

    而眾所周知,修為到化神境以后,其實是有希望,破碎虛空,飛升到靈界去的。

    當然,具體怎么飛升,知道的人不多。

    但老祖肯定曉得。

    而且不同于自己。

    像天云城主樣的化神初期,甚至是中期修士,其實想要飛升到靈界,并不容易,要冒極大的風險。

    但老祖不同。

    他是化神巔峰。

    實力與自己相比,那是不可同日而語。

    他想要飛升到靈界,難度就已無限降低,不說沒有分毫危險。

    但一般情況下,不會有什么問題。

    成功率極高。

    而一旦飛升到靈界,以老祖的本事,提升到煉虛,那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可老祖沒有這么做。

    他一直滯留在人界之中。

    哪怕明知道在人界之中,無法將煉虛境突破,也在所不惜。

    甚至,為了活一些時間,而將自己的壽元與境界一起封印起來。

    至于緣由。

    以前老祖不說,他自然也不敢多問。

    但嘴上不追問,不代表心中不好奇。

    相反,他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明明可以飛升到靈界,為何不去?

    如果換做自己,早就破碎虛空,去靈界了。

    那里靈氣更濃,資源更多,機緣也更多,唯有到了靈界,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對方為何不做出這樣的選擇。

    當然了,這是老祖的私事,以前他不愿問,也不敢管。

    但現如今,老祖要與萬妖山合作,與虎謀皮,稍不留意,可能就是萬劫不復的結局。

    天云城毀于一旦也不稀奇。

    這他就不能不管了。

    所以心中雖然畏懼,依舊不得不硬著頭皮,委婉的向老祖建議。

    他倒不是,真對老祖有什么不滿。

    老祖也確實給他提供過許多幫助。

    只是,您老人家為什么一定要滯留在人界呢?

    去條件更好的靈界不行么?

    何況留在這里,戰戰兢兢,小心翼翼,一邊擔心壽元不多,一邊還要與虎謀皮,那絕巔妖王可不是好惹地。

    這又是何苦?

    這又是為什么?

    ……

    化神老祖也有自己的煩惱,而另一邊,秦炎同樣是一臉的懵。

    他十分疑惑。

    自己居然被輕而易舉的認出來了。

    怎么可能?

    一面之緣而已,百年過去,對方居然還能認出自己。

    這實在是讓秦炎意外以極。

    嗯,還有一點驚喜。

    莫非這就是緣分?

    秦炎心中詫然,而那少女,則偷偷的看了他一眼。

    別誤會,并不是害羞臉紅,而是撒謊后,感覺有些緊張。

    “唉,我這也是迫不得已。”

    小丫頭在心中嘆息了一句。

    她并不是故意撒謊騙人的,而是自己擺攤擺了這么久,都沒有招攬到一單生意,連一粒靈丹都沒有賣出。

    這實在是讓她大失所望,又很氣惱。

    這些家伙,一個個都眼瞎了么?

    本姑娘賣的,可是能夠增進金丹期修士法力的靈丹。

    這樣的寶物,平時拍賣會上都難得一見。

    你們干嘛不買?

    小丫頭心中氣惱,卻又無可奈何。

    最讓她生氣的是,現在連一個過來問價的人都沒有了。

    不,不是問價的都沒有,而是根本就繞著走。

    很多修仙者即便路過,也不會再過來詢問什么,望向自己的表情,更是充滿了憐憫。

    又仿佛在嘲諷,說自己煉制出來的丹藥是廢物。

    過分,這些人真是太過分了。

    小丫頭心中氣不過。

    明明是你們自己沒眼力,認不出寶物。

    至于家里的長輩,包括老祖宗,都說自己沒有煉丹的天賦,煉制出來的丹藥,都是廢物。

    對于這樣的評價,她是自動將其忽略過去了。

    怎么可能呢?

    本姑娘的愿望,就是要成為天下第一的煉丹宗師。

    居然看不起我?

    少女是既氣憤又苦惱。

    然而一粒丹藥都賣不出,這也是事實。

    可惡,這一次,自己可是偷偷跑出來的,這樣灰溜溜的回去,一粒丹藥都賣不出,又要被老祖宗他們給取笑了。

    少女心中不甘,然后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既然這些人不識貨。

    那沒辦法,自己就只好忽悠他們買了。

    嗯,這不能算是騙人。

    畢竟這原本就是非常珍貴的丹藥。

    騙他們買,也是為他們好。

    他們以后發現了,也應該感激自己。

    少女心中如此這般的想著,然后自己都信了。

    而恰在這時,剛好秦炎來到了面前。

    她也早就注意到了這名修仙者,有點傻頭傻腦的,嗯,第一個目標,就是他了。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