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674章 讀書人也有猛士

第674章 讀書人也有猛士

    藍玉只帶了二十騎,從朱棣大營悄然離開。

    不得不說,滿朝名將何其多,但是能勝過藍玉者,絕無僅有。偏偏又因為特殊的身份,誰也不會料到,藍玉還能單獨領兵出戰。

    僅僅這兩條,就完全滿足了出奇制勝的條件。

    藍玉年過花甲,已經算很老了,但是他一身功夫,從來沒有撂下,在校場演武的時候,藍玉也是力壓其他幾位國公一頭。

    若非如此,朱棣也想不到啟用藍玉。

    藍玉也看得明白,自古以來的名將,能打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就足以彪炳青史了。捕魚兒海,是他藍玉的巔峰。

    如今又一個機會送到了面前,看起來是老天讓我藍玉成就威名!

    小小的阿魯臺,何足道哉!

    藍玉離開大軍,兼程前進,晝夜不休,直接奔赴西安。

    等他趕到之后,立刻召見了兩位大將,盛庸和平安。

    這倆人都嚇得不輕,看到藍玉跟見了鬼似的。尤其是平安,更是不敢置信,“老,老國公,你,你怎么來了?”

    藍玉斜了他一眼,“你什么時候添了結巴的毛病?把舌頭捋直了。”

    平安憨憨發笑,他是朱元璋的義子出身,早年的時候,跟著藍玉南征北戰,打過不少仗,對藍玉只有一個字:服!

    “梁國公,您來是什么事?”

    藍玉笑了,讓兩個人坐下,他沒急著說,而是問道:“怎么樣,這兩年日子不舒服吧?”

    平安咧嘴苦笑,“沒,沒什么。”

    藍玉笑得更開心了,憨直的平安都學會說謊,足見日子是真的艱難。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門派,如果說淮西勛貴是昔日的武林霸主,那么靖難新貴就是新進霸主,至于建文舊臣,則是不入流的炮灰門派。

    好事攤不上,處處受制于人,挨罵挨打,從來都逃不過,搞不好還會被推出去充當替罪羊……

    “老國公,說什么也別說了,我年紀也不小了,準備退隱林泉,當個農夫算了。”平安唉聲嘆氣道。

    “球!”

    藍玉上去就是一腳,踢得平安齜牙咧嘴。

    “你還有我老啊?以后少在我面前提年紀,不然我打死你!”

    平安訕訕點頭,藍玉又伸手,招呼他坐下。

    “你和盛庸別覺得不滿意,受點苦沒什么不好的。陛下把你們安排在西北,就是在保護你們,要識時務,明白嗎?”

    盛庸慌忙道:“天子圣恩,我等銘刻肺腑,旦夕不敢忘懷。”

    “這就好。”藍玉笑呵呵道:“你們倆立功的機會來了!”

    一句話,平安和盛庸激動地站起來。

    堂堂梁國公,不會輕易來西安,既然來了,那可非比尋常,絕對是有大事啊!

    藍玉不慌不忙,將朝廷的部署和盤托出。

    “這個局是輔國公,也就是我那個女婿布下的。他要引誘阿魯臺大軍南下,就在東勝衛,將韃靼剿滅!”

    “陛下正帶兵北上,要匯合北平人馬,出擊大漠。至于我們,則是陛下派出的一支奇兵,要去斷了阿魯臺的后路!”

    藍玉輕笑道:“你們說,這場大戰,究竟誰的份量最重?”

    平安和盛庸聽完,互相看了看,全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

    還用問嗎?

    如果說要挫敗阿魯臺,朱棣的戲份最重,可若是想全殲韃靼部,他們這支奇兵才是關鍵。

    萬萬沒有料到,天子竟然還愿意相信他們!

    撲通!

    兩人一起跪倒,朝著東方用力磕頭,涕淚橫流。

    “陛下圣恩大德,臣等唯有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磕頭之后,兩個人抹了抹眼淚,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天降大任,絲毫馬虎不得。

    “老國公,其實我覺得當務之急,還不是阿魯臺。”平安斟酌道:“我們應該提防瓦剌的馬哈木。”

    藍玉頷首,“此人的確有梟雄之姿,當初老夫曾經見過他幾面。這家伙表面上臣服大明,接受冊封。其實是想討大明的賞賜,然后借助大明的力量,削弱韃靼,他好趁機壯大。”

    盛庸道:“沒錯,這幾年瓦剌部遠離戰火,收攏了許多部族青壯,實力絲毫不在阿魯臺之下,而且瓦剌又善于隱藏實力,不可輕敵。”

    藍玉瞇縫著眼睛,整個戰局迅速在腦海中呈現出來。

    柳淳以成吉思汗陵寢為誘餌,不光是韃靼,瓦剌部也會出動的,很有可能阿魯臺會拉攏瓦剌一起出兵,這樣的話,想要全殲韃靼,難度就大了不少。

    藍玉眉頭緊皺,想了好半晌,突然把肋下的佩刀取下來,放在了桌上。

    “你們派個信使,帶著老夫的這口刀去見馬哈木,然后交給他。”

    盛庸和平安都不免驚訝,這么一口刀,就能嚇唬住馬哈木嗎?您老可別裝大了?

    “怎么?老夫的話都不聽了?快去吧!然后調集精兵,隨老夫北上。但愿你們別跟京城的那些白斬雞一樣,不然老夫剁了你們!”

    藍玉果斷下令,等一切都安排妥當,這位也不脫衣服,直接靠著墻邊睡了起來,眼睛一閉,均勻而響亮的呼嚕聲就穿了傳來,不緊不慢的,十分有節奏感。

    ……

    “敵襲!”

    負責探聽敵情的斥候扯著嗓子大喊,有一群士兵立刻被驚動了,他們的旁邊,有著一個深邃的大坑,周圍盡是挖出來的浮土。

    這個大坑足有十幾丈方圓,深度最淺的地方,也有兩丈還多。

    跟隨士兵一起挖掘的,還有幾名讀書人。

    他們穿著短打,臉上曬得嘿嘿的,雙手也格外粗糙。這幾位都是從各地調來的金石一道的高手。

    既然要挖掘成吉思汗的寶藏,怎么能少了專業人士呢!

    大明和蠻夷可是不一樣的。

    當聽到敵襲的時候,士兵們立刻保護著這幾位讀書人,迅速向后退去。

    此地距離主營地還有十里遠,稍微慢了,就逃不出韃子的魔爪。

    士兵讓幾個人上了戰馬,繼續向前跑,可沒跑出多遠,從兩翼就出現了韃子的騎兵!

    “不好!”

    韃子太多了,足足有幾千人之多,他們呈現一個扇子面的形狀,向這邊壓來。很快他們就會落入包圍,誰也逃不了!

    “你們保護高先生先走,我去抵擋一陣!”

    領頭千戶招呼著一百多名士兵,果斷迎著韃子沖了上去。

    “王千戶!王千戶!”

    一位姓高的學者拼命大吼,驚訝道:“王千戶你們打不過的,快讓他跟我們一起跑啊!”

    緊跟在他身邊的士兵瞪著通紅的眼睛,怒道:“廢什么話?讓你們跑就跑,死了誰,也不能死了你們!”

    老頭頓時一愣,好像被雷擊中了似的,難道說,他們為了掩護自己,要拼上自己的性命嗎?

    你們也太傻了,不值得啊!

    高老頭是柳淳派來的,平日里他自視甚高,根本瞧不起武夫,只是用鼻孔看人。倒是這些武人,對他們還算不錯,好吃好喝,畢恭畢敬。

    可是在高老頭看來,這幫人都是因為上面的吩咐,畢竟他們身份非比尋常,一定要照顧好!

    可是到了今天,高老頭懵了,就算有吩咐,也不能不在乎自己的命啊!

    他偷眼回看,王千戶和一些士兵,已經被韃子包圍了。

    兵器聲,喊殺聲,叫罵聲……就在耳邊環繞。

    “殺!殺光韃子!”

    “拼了!”

    每一刻都有大明的將士倒下去,兵器落在身上,鮮血迸濺,肢體斷裂,內臟流出,空氣中都是血腥。

    可只要一息尚存,就絕不放棄,哪怕十倍百倍的敵人,也無懼無畏!

    他們是那么年輕,有的人還不到二十歲,比自己的兒子還年輕哩!

    高老頭再度回身看了一眼,王千戶已經被韃子包圍住了,他拼盡全力,揮舞著刀,用力劈砍,不斷有韃子落馬,而他身上的刀傷也越來越多,鮮血染紅了戰袍,終于,他從戰馬上落了下去。

    可是依舊有一團人在圍著他,喊殺聲依舊。

    他沒有放棄,他還在拼命,為了別人拼命!

    這就是重義輕生,古之士人!

    真是慚愧,我們這些讀書人,竟然還敢以士人自詡,豈不是讓古人笑掉大牙?

    難道你王千戶不知道,這只是一場戲,一場引誘敵人的戲而已,你干嘛要假戲真做,干嘛要拼了自己的命?

    高老頭咬了咬牙,此刻四面八方,蒙古騎兵再度逼近,他們騎著馬,速度極快,在不停怪叫著,就像是一群兇殘的野獸。

    就是他們,殺了王千戶!

    殺了那么多忠勇的將士。

    老夫雖然上了年紀,沒法提刀殺人,但是我也不是毫無用處,需要別人保護的廢物!他瞧了瞧幾個年輕的弟子,金石一道的學問我都教給你們了,為師還能教你們的最后一樣東西,就是舍生取義,殺身成仁!

    就讓老夫也用命把這出戲唱好吧!

    他趁著身邊士兵不注意,猛地一扯韁繩,戰馬突然前腿抬起,將高老頭重重摔了下去。

    高老頭覺得渾身都要散架子了,五臟六腑,位置挪移,痛入骨髓,額角大顆大顆的汗水掉落。

    他聽到了有士兵返回來救他,他很想張開嘴,告訴那些士兵,不要管他,趕快走吧,可是他喊不出來。

    又過了一會兒,有蒙古人沖了過來,當有人將他放在了擔架上,高老頭終于放心大膽昏了過去,接下來會有很殘酷的刑罰在等著他,可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有韃靼一部給自己陪葬,值了!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