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唐殘 > 第737章 長安少年無遠圖(下

第737章 長安少年無遠圖(下

    “見過阿母。。敢問安好呼”

    周淮安對著主動初迎的曹皇后拱手行了個禮數。說實話以一個現代人的認知和三觀,要對著這么個不甚熟悉的古人叫出來,實在還是有些羞恥和不自在。

    但是好歹對方與自己一貫親善可靠還出過大力幫過忙,更是有著特殊身份名義上的便宜長輩;哪怕身為一方大勢力的執掌這,稍加禮遇一些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所以他接下來的話就越發的流利起來:

    “諸事亢繁而未能早早前來拜會,倒叫阿母受驚了。。”

    “大都督言重了,妾身怎敢當的如此大禮。。”

    但是曹皇后卻是在聞聲之前搶先一步上前,把臂托住他的動作面容誠摯的道:

    “如今長安內外舉目無助的危亡之際,唯有大都督親自領兵來救,這份恩德與盛義卻是著世上最稀罕的事物了!!又何敢厚顏自居以尊長呢。。”

    “但無論如何,都是您將藥兒一手養大,又成全了我的這番姻緣不是;”

    周淮安亦是心中暗贊,而越發自然起來道。

    “如今藥兒因故既不能侍奉膝下,便就由我來代行問候和稍行孝敬之道,也是情理中事啊。。還請阿母不要介懷才是。。”

    “藥兒有心,你也夠用心了,卻讓妾身不勝快慰在懷了;既然如此,那就讓妾身僭稱一聲‘之行’可好?”

    曹皇后卻是越發動容,而眼中隱隱水色的嘆聲道。

    “本是自家人等的干系,理當如此了。。我這兒正好有幾封藥兒的手書以及特別交代的一些敬奉之物,好與阿母分說一二。。。”

    周淮安亦是點頭笑道:

    “這孩子有心了,只是之行你身負一方大業,行舉都是萬眾所囑,怎么也可以由著她的性子來呢。。”

    曹皇后卻是有些半真半假的責怨道:

    “也不過是順勢而為的舉手之勞而已,阿母無須介懷的。。”

    周淮安輕描淡寫說著心中越發贊許起來。至少這位便宜岳母的情商和人情事故,還是頗為知趣得體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早年義軍到處輾轉流離的兵馬戎碌當中,把紅藥兒養護成那個羊羔式害羞內斂的性子呢。

    而這一番話語攀談下來,曹皇后心中不免一塊石頭落地下來,對方既然肯稱呼自己“阿母”而并非“中宮”,那就是承認了身為女婿/半子的身份和立場,而不僅僅是大齊皇后這個看似榮耀尊貴,卻是危機無限的尷尬和虛浮身份。。

    而見到這略顯和睦而融洽的一幕,在場陪同的眾人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至少這也代表著那位便宜長公主,在對方的額家宅之中頗為得寵和看重;而各自表情變得更加寬釋和真摯起來,

    至少她們不用擔心下一刻就被拖去徇死,或是淪落在官軍手中生不如死的下場了;甚至還有人變得心思泛活起來;既然這位中宮都如此看重和卑躬虛膝與這位大都督,也許在他麾下代表了某種出路和機緣呢?

    好生陪著說了一些日常之后,周淮安才轉到某個正題上開聲問道:

    “敢問阿母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如今城南初定,但是城內尚有許多舊朝官軍。。。”

    “之行的好意妾身省的,然而身為大齊的中宮所在,受王上所托而看護家門和內眷的職分所在,固爾如今只要有所一息尚存,妾身自當要與之同在;若是出了這長安城又算得了什么呢?是以其他人可以暫避一時,但恕妾身就不能了。”

    曹皇后卻是委婉而堅定地搖頭,然后又寬聲道:

    “倒是有些事物,我欲交托之行以為萬一的。。”

    半響之后,周淮安被引到城樓側一個空間頗大的藏兵洞,兼做臨時倉房當中的時候,也驚訝的看見在被清理出來的火油柴碳背后,別有洞天式的赫然堆壓了許多大包小包的袋子和箱籠;像是座小山似得一直堆到了頂上去,而讓人沒有多少落腳之地。

    “不瞞之行,這便是我欲選的最終之所。。連帶宮中帶出來的一些雜亂物件家什,不虞淪于敵手就只能付之一炬了。”

    曹皇后輕輕嘆聲到。

    “如今如若來了一切便就好了,這些物件也與我別無他用了,便由之行聽憑處分了。。。”

    “阿母盡管放心,有我和藥兒在,必令您老余生無慮。。”

    周淮安亦是有所意動和心領神會到:

    然而,接下來在清點和整理這些物件的時候,他還是冷不防被其中顯露出來的珠光寶氣,而不大不小的吃了一驚。頓時明白了曹皇后要求自己親自點收的緣故了。

    因為這些所謂的家什物件,赫然都是帶有宮中銘記或是內造式樣的珠寶珍玩、金玉器物,甚至連字畫古董都有;就這么隨隨便便層壓疊高的堆滿了大半個倉庫。

    這怕不是她在倉促之下逃離時,把皇城大內能帶走的細軟輕貴之物,都給一股腦打包帶過來了吧?勿怪之前官軍會如此瘋狂的攻打過來,估計也有其中的緣故所在把!

    真不要低估了女人的偏執心啊!周淮安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起來;然后又為她果斷亦然丟給自己處理的決心,而感嘆不已,這位便宜岳母倒是給自己出了一個大難題啊。

    而在另一個地方,已經回到自己下榻之所的曹皇后,也像是抽空了全身的精氣神似得而又如釋重負的躺倒在軟榻上再也不想起來,而任由一名近侍女官連忙揉捏其肩背來。

    畢竟,面對自己那位征戰掃平了大半個南方之地,而不知道灰飛煙滅多少大小勢力,讓無數大族豪姓家破人亡的“佳婿“,讓他當面親口喊上一聲”阿母“,也是令人頗為亞歷山大的事情。

    ”娘娘,您不惜舍命帶出來的這些什物,難道就這么都交出去一點兒不留了?“

    這名近侍女官悠悠然的開口道。

    ”留?,為什么要留?,留下來又有什么用處?難不成你以為眼下還能守得住這些么玩意么?“

    曹皇后突然睜眼瞥著她連問到:

    ”難道。。“

    女官不由露出驚色,

    ”沒有什么難道,”

    卻被曹皇后毫不猶豫打斷道:

    “以人家半有東南的格局和氣量,也未必看的上這點東西;但是咱們也要有眼色和態度,更不要有有多余的妄想和授人以柄。我更怕的是繼續壓在手里,身邊會有眼什么皮子淺的動了心,而生出什么不該有的想念來,那就真面上里子都得難看了。。“

    ”那。。。娘娘就真不留一點以為傍身么。。“

    女官沉默了片刻又道:

    ”摳摳巴巴這點利頭作甚,你好歹也是隨咱見過富貴大場面的,“

    曹皇后愈發不以為然:

    ”咱有個好女兒,就算此時此刻什么都不用做,也能衣食無憂榮華體面贍養余生了;可是你們呢,你們這些跟了我也有些日子的老人呢。。人家憑什么好生供養著你們。。我這也不是想要順勢為你們謀條出路而已。。“

    ”娘娘。。。“

    女官不由表情哀泫的低頭下來。

    ”難不成你還想著是尋機躺倒王上的榻上去,好叫我一聲姐姐不成?。。“

    曹皇后突然有些誅心道:

    ”奴婢萬萬不敢,“

    女官頓然大驚失色的撲倒在了腳邊哀聲道:

    ”就算你繼續留在大內,終究有天還是得被人給指出去的,不是給王上身邊那群老東西做姬妾,便是賞給哪個粗鄙之夫,你真的甘心么。。“

    曹皇后這才緩下口氣道:

    ”至少咱女婿那兒,可都是一群年富力強功名成就的少壯郎君啊;其它的不說,至少比那那些富貴之后,就不拿女子當東西的老家伙好上百倍了。“

    ”我原本還想和小曹(師雄)好好聯宗,眼下也都不成了,就讓你嫁過去如何?或者說你有什么看中的年輕俊彥,也可以說來聽聽,是否可以成全呢?“

    曹皇后瞅著腳下不再說話只是微聲抽泣的女子,心中卻是暗自嘆息著下定了將她嫁出去的決心;正所謂是危難之中見人心。但是現在反倒是事情緩和下來之后,自己身邊的人先產生了別樣心思么。

    她自然還有沒繼續說出來的另一重意思和用心所在。在這長安城里享受貴為皇后的富貴榮華之余,在黃王的那些老兄弟面前,也不過是一個更有地位更加光鮮的擺設和贅附之物而已,又有誰真正放她在眼中呢。

    相比之下在太平大都督府那邊,無論是柴平、曹師雄、王蟠、王重霸。王重隱等人,還是朱存、張居言之流,莫不是義軍出身的小字輩,或是底層將校的出身,其中也不乏受過恩澤和有所淵源的存在。

    她當然也不指望籍此謀求更多的權勢,或是以此為后宅干涉政事的發端,只是要作為某種潛在的保障,和必要時候據有一定傾向性的間接援力而已。

    畢竟她也只是一個鄆州歌姬出身,能夠在亂世中努力的學著適應和改變自己,才得以與黃王相互扶持著一步步走到現在,而不是像那些其他病死、失蹤、走散的姬妾一樣,泯然無名于道途而貴為新朝大齊的皇后。

    但是現在經歷了這么多之后她真是身心俱疲的累了,更不想強顏歡笑著讓別人的孩子喊著口不對心的“母后”,而繼續疲于對付那些各懷心機的女性;所以才動了進一步依靠自己女婿的心思。

    當然了,這些聚附在身邊未曾離棄的人等,有機會她也不吝給順帶某個出路,或能派上個用處也是不介意的。曹皇后就如此思量著在越發密集起來,卻又讓人格外安心隆隆轟鳴聲中,沉如夢、鄉想當中。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