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戲鬧初唐 > 第一六八一章 解釋

第一六八一章 解釋

    “你們兩個,還有你們的小姑姑,怎么能讓你們大姑姑一個人在那邊自己做研究呢!”

    “爹爹,不是讓大姑姑自己做研究,大姑姑她只是在做驗證的工作,額,不對,爹爹,你這又是轉移話題了,我們跟大姑姑小姑姑的事情,可是你安排的,你現在又提出疑問?”

    “額,嗬嗬,嗬嗬,我忘記了,是安排你們大姑姑做驗證工作的,她相對來說,識字比較簡單,最適合做這種事情,而且,當初這拼音推廣的時候,也是她做的這個工作。”

    楊喬繼續轉移著話題,不太想談這次交戰的事情,嗯,主要是丫丫的事情,還是那句話,開槍太多,這兩個姐姐不高興了。

    “爹爹,丫丫這,不會傷天和吧,總歸,這次你可,怎么能讓丫丫開那么多槍呢?”

    什么時間,鸞兒竟然相信這些事情了。

    而此時,丫丫還在傻呵呵的吹著泡泡呢!

    “姐姐,你看,倫家會吹泡泡了,可,倫家的腮幫子。”

    “丫丫,跟姐姐說,剛剛,你開槍的時候?”

    “開槍,不就是打死了壞人么,這壞人,要打死爹爹,那么,丫丫自然要保護爹爹了,而且,壞人還打的丫丫的腿痛呢,啊,對了,爹爹,快看看丫丫的腿,腫了沒有,丫丫受傷了,今天晚上,丫丫要吃好吃的,要吃小餅,要吃白米粥,要吃?”

    額,這要了好多的好吃的,真沒有聽出來,有什么是真正的好吃的,可,此時,楊喬也有些迷糊了,真正的好吃的,什么叫好吃的?

    “爹爹你看,丫丫小寶貝的腿啊,這是在多遠射擊上的,如果再近一些,會不會骨折呢?”

    此時,鸞兒給把丫丫的褲腿子掀開了,才發現,這小腿啊,一個中心點是烏黑,然后四周則是略淡了下來,明顯,這就是一支箭射上去的,嗯,是撞擊的。

    “這個,算是防御漏了的,本來,應該是雙層保護的,一個是丫丫的這腿部的皮甲,看這個樣子,明顯,皮甲是起作用了,你們看,這皮甲,并沒有射透,然后,我想,我的披風應該能夠防住,可是,就是一個疏忽,遮住了膝蓋,而忽視了這下面一小段,而正好,這箭枝就射到這里來了,要知道,這里,應該是有些薄弱的。”

    楊喬在一邊不好意思的跟丫丫道著歉。

    “丫丫,是爹爹錯了,是爹爹沒有保護住你。”

    “不怪爹爹,是他們的箭的數量太多了,這已經是很好了,爹爹挨的箭枝更多。”

    這一下,丫丫又給泄露了很多的東西。

    “很多,爹爹?”

    “放心好了,他們這只是散射的箭枝,到最后了,沒有力度的了,就是沒有盔甲,也不會傷人的了。”

    “爹爹,你說的簡單,既然到了眼前了,就有傷人的能力,聽你說的,丫丫這腿是怎么一回事?”

    “這個,算是漏了的一個直射吧,當時,丫丫應該是先瞄準他的了,而且,也是先射到他的,可,他同時,也松了手中的弓弦。”

    就是這么巧,如果早一點射到他,他這箭還不知道射到哪里去了呢,晚一點,楊喬的這披風就會擋過來,可就是因為丫丫的這一槍開了,才會有這樣的巧合。

    “郎君,夫人們來電,說要趕緊補貨,不知?”

    此時,有人前來匯報,就是說,夫人們要緊急補貨。

    “補貨,這個,不需要報到爹爹這里來吧,該誰負責,誰負責好了?”

    鸞兒在一邊插了一句。

    “公主,這個,不一樣,這是意外補貨,就是說,正常的貨物,都已經賣出去了,現在補的,必須要經過郎君批準的!”

    “嗯,可以補,主要是那酒,看看,那小酒瓶有多少,不夠的話,讓工廠這幾天加急生產一批出來,至于生產多少,詢問七夫人好了,然后,都給我裝上酒,算了,也不要用新酒,把那些高于一年,低于三年的酒都給裝出去賣了吧!正好,我正犯愁,這一部分酒生產的有些多,應該怎么處理呢!”

    酒,生產多了,會多了么?

    那個,楊喬這里,可是有一個穩定的供應鏈了,就是說,每年,要固定的出窖多少的年限酒,多少新酒,以讓熟人儲存,而且這價格,都是固定下來了,這就是一些高端的產品,嗯,不能多,只能少,可是呢,前幾年,因為這個糧食的產量增多,還有楊喬需要進行一些其它的試驗,額,他這里試驗可是不少,這不,就生產多了這種酒了,這不,生產多了,也是一個煩惱,儲存,需要有地方啊,你一年的儲存多了,那么,其它年的地方,就要背占用了啊。

    “爹爹,這酒,算了,我自己查看記錄吧!”

    還好,這通信記錄全面,這不,鸞兒本來需要詢問楊喬的,接著,不詢問了,就開始拿起一邊的通話記錄查看了起來。

    “通知漲價,通知漲價,已經銷售完畢,銷售完畢,出現搶購,出現搶購,為什么,難道,這是所謂的甜棗不成?”

    “嗯,你理解的不錯,就是甜棗,而且,他們反應很快,知道失敗了,那么,就要盡快的彌補這次的事情,來做收尾工作,其實,主要還是做給圣上看的,而且得益,卻是我們了,為啥如此,那個,我們拳頭大啊,如果我們的拳頭小的話,那么,此時收尾的就是你們了。”

    “爹爹,你也知道拳頭小的話,收尾的就是我們了,如果你,那么,讓我們怎么活啊,怎么,我跟妹妹們進入山林不成,我們楊家,還要不要了,奶奶那里,能不能保住。”

    鸞兒是相當的不高興,這又說回來了。

    “這,你能怎么辦,敵人亡我之心不死。”

    “想辦法滅了他們啊?”

    “怎么滅,我倒是知道是誰要對付我,可,怎么辦,殺上門去,先不說兩敗俱傷吧,就算是我把對方全滅了,那么,是不是我們的敵人會更多了。”

    “可以震懾他們啊?”

    “震懾,你以為我這不是震懾啊,而且,這次是丫丫出的手,就不是震懾了,有用么,不過,還是有用的,就看著購買速度,跟之前比起來,算是用處大了。”

    “爹爹,這就是你用丫丫的原因?”

    “家族初建,總歸,你們姐妹,沒有享受的權利的,所以,你們姐妹辛苦一些,也是必須的了。”

    “哦,爹爹,我明白了。”

    “爹爹,倫家也明白了。”

    “還有倫,還有倫。”

    “你小丫頭,知道什么,就倫倫倫的。”

    “嘻嘻,幫爹爹打壞人,揪一聲,一個壞人就倒下了,揪一聲,一個壞人就倒下了,很簡單的,就是人家的小手手好累的。”

    “丫丫好樣的,這就幫爹爹的忙了,等丫丫長大了,就更加的厲害了。”

    “嗯,丫丫好厲害的,丫丫有雞肉。”

    丫丫一抬胳膊,來了一個握拳的動作,有雞肉。

    “嗯,是的,丫丫有雞肉。”

    “可,爹爹,難道,我們每次都是這么被動防御,難道沒有別的辦法,或者,給他們一個警告,不要襲擊我,襲擊我,沒有效果的,爹爹,你說,他們是不是傻啊?”

    “也不能說是傻,只能說,我們呢,是懷璧其罪的意思,還有呢,我們呢,破壞了他們的一些事情,盡管,此時,他們掙的好像更多,可是,誰又嫌棄錢多呢,他們需要的會更多,更多,其實,他們不知道,一旦把我給滅了,也許它們掙的會少上很多的,不過可惜,他們的腦子,不會往這邊拐彎的,就算是有些認識,也裝作沒有認識,利益這個東西,是說不透的,而且,前面發生的事情,永遠是無法預料的,而想法,永遠都是最好的。”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