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尊上 > 第2633章 雕刻經文的缽盂

第2633章 雕刻經文的缽盂

    此時此刻。

    九種禁忌大道若隱若現,仿若隨時都會煙消云散。

    三大霸主的化身也扭曲模糊,仿若隨時都會被放飛。

    在場的眾位老祖都知道,不管是九種禁忌大道還是三大霸主,雖然現在并沒有被古清風放飛,但也只是藕斷絲連。

    問題是自打古清風決定放飛自己的時候,九種禁忌大道還有三大霸主的化身一直都是這種狀態,足足持續了很長時間都沒有發生變化。

    大家也都在等著古清風放飛三大霸主,一旦放飛,他們會立即出手,叫眾位老祖崩潰的是,等了又等,等來等去,等到現在也沒有等到古清風放飛三大霸主。

    就好像一個將死之人,只剩下一口氣,只要咽了這一口氣,立時就會死,可偏偏這一口氣一直吊在那里,就是不咽,著實叫人著急,也恨的牙根直癢癢,更叫眾位老祖進退兩難,動手不是,不動手也不是。

    若是現在動手吧。

    古清風還沒有完全將三大霸主放飛,換句話說,三大霸主與古清風的心神之間的神識之念依舊藕斷絲連,莫要兩者之間只是藕斷絲連,只要三大霸主與古清風的心神依舊有神識之念,三大霸主就還是古清風的化身,只要他愿意的話,仍然可以主宰三大霸主。

    誰也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斬斷三大霸主與古清風心神之間藕斷絲連的神識之念。

    如果古清風明顯無法放飛三大霸主的話,在場的眾位老祖也不管能不能斬斷三大霸主與古清風心神之間的神識之念,直接就會動手。

    奈何。

    三大霸主與古清風心神之間的神識之念只是藕斷絲連,隨時都會放飛,這又給人一種希望。

    正因為如此,所以眾位老祖才如此糾結。

    盡管大家都覺得等古清風放飛了三大霸主再出手搶奪,更為妥當,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動手。

    怕就怕有其他老祖沉不住氣,搶先動手。

    所以。

    場內老祖們的心弦一直都緊緊繃著,一邊死死盯著三大霸主的化身,一邊提防著其他老祖。

    就在這時。

    虛空之中突然傳來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

    說是不合時宜,是因為那聲音像極了吃飽之后的打嗝聲,緊接著打嗝聲又傳來。

    此間。

    無論是原罪老祖還是大道老祖,無論是原罪之子還是大道天命,也無論是應劫定數還是原罪變數,所有的存在都盯著古清風,全場尤為安靜,在這種情況下突然傳來一陣陣打嗝聲,實在是太過詭異。

    眾人尋聲望去,只見一座孤峰之上,一位頭戴破舊僧帽,身穿破舊僧袍,腳踏破舊僧鞋的和尚,此刻正抱著一壇美酒,仰著頭往肚里灌著。

    大家都認識這和尚,正是被譽為世間活佛的大行癲僧。

    傳說中大行癲僧游遍諸天萬界,懸壺濟世,普度眾生。

    不過。

    有的傳說是真的,而有的傳說則是假的。

    比如像大行癲僧懸壺濟世普度眾生的傳說,很多人都認為是假的。

    大行癲僧游遍諸天萬界不假,可要說他懸壺濟世,普度眾生,從古到今,從來沒有人見過他懸壺濟世,更沒有人見過他普度眾生,倒是見過大行癲僧整日喝酒吃肉,哪有熱鬧往哪湊,根本不像一位得道高僧,更像是一位整日只知玩樂享受的酒鬼。

    可要說他不是高僧吧,偏偏大行癲僧師承禪宗,聞名諸天萬界的白眉圣僧正是他的師兄,更叫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大行癲僧還得到了燃燈古佛的真傳,手里那把大慈大悲扇就是燃燈古佛所賜。

    “嗝!”

    大行癲僧猛灌一通后,又打了一個飽嗝,他看起來醉眼惺忪的樣子,滿臉通紅,就好像喝醉了一樣,許是發現大家都在看著自己,大行癲僧報以歉意的嘿嘿笑了笑,打著飽嗝,說道:“不好意思……嗝!這酒勁兒太……太他娘的大了,老衲喝的有點多,有點上頭,還他娘的有點醉意……”

    不知大行癲僧是真喝醉了,還是假裝喝醉了,他似乎連站都有些站不穩,東倒西拐,舉著手里的酒壇,放在眼前仔細瞧了起來。

    說是酒壇,但看起來更像一個生銹的缽盂,而且缽盂的表面似乎還雕刻著奧妙的經文,大行癲僧一邊歪著腦袋轉動著缽盂酒壇,一邊瞧著缽盂酒壇四周雕刻的經文,說道:“這玩意兒是……是老衲……當年……從燃燈老祖那里偷來的……后來被燃燈老祖發現之后,他也沒收回去,反而是……送給了老衲……”

    一邊說,大行癲僧一邊打著飽嗝,醉醺醺的樣子活脫脫的就是一個酒鬼,連說話都有些不利索,道:“老衲至今還清楚的記得,燃燈老祖說……如果有一天老衲迷失了……就讓老衲把這壇美酒一飲而盡,至于為什么,老衲問了問,可惜,他老人家并沒有搭理老衲。”

    “這事兒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久的老衲都忘記了還有這么一壇從燃燈老祖那里偷來的美酒,就在古小子……選擇放飛自己之后,老衲懵了,腦子也糊涂了……”

    “這場浩劫的水太他娘的深了,老衲越想越迷糊,也不知道迷糊算不算迷失,老衲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當是迷失吧,也不知道怎么地,就突然想從燃燈老祖那里偷來的這壇美酒,于是就喝了下來……”

    “別說!這酒勁兒還真他娘的挺大,一口酒下肚,老衲當場就蒙了,而且越喝越蒙,越蒙越醉,越醉越迷糊。”

    “這玩意兒到底是什么美酒,老衲不知道,喝了這么多年的美酒,老衲是頭一回喝醉,用古小子的話來說,也算大姑娘上轎頭一遭了,不僅如此,老衲也還是頭一回見到用缽盂當酒壇。”

    “燃燈老祖不愧是燃燈老祖,的確叫老衲佩服至極,也不知道這玩意兒是不是老人家釀制的,如果是的話,那燃燈老祖定然是古今天地第一酒鬼,不然的話,釀制不出酒勁兒這么大的玩意兒!”

    大行癲僧縱身一躍,并未躍至虛空,反而像失足從懸崖上摔落下去一樣,好在墜落的時候,大行癲僧左腳踩著右腳,又是一躍,這才沖了上來。

    “他娘的!老衲看起來醉的不輕啊……差點就丟人了。”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