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青玄道主 > 第148章 從山里來,白云深處

第148章 從山里來,白云深處

    朝小雨瞧著漸漸枯敗的沙羅雙樹,她道:“這些葉子都要掉了,沙羅雙樹會不會像彼岸‘花’一樣開‘花’?”

    她終歸是個‘女’子,既然找不到太乙神劍劍經,就想著這兩株神樹要是開‘花’,那也是極好的。.┡m

    沈煉點頭道:“會開的。”

    他們又在沙羅雙樹下守了十天,在這期間,妖師降臨了地府,除卻幽冥血海外,九幽其他地方都遍布了妖師的榮光,甚至修羅血海歸在妖師統治下,那也是遲早的事。

    不過在此之前,妖師宮的妖族還得先將地府的事情整理清楚,畢竟涉及到諸天萬界大部分生靈的輪回,還是要慎重對待,至少不能一開始就‘弄’出很大的差錯來。

    靜姝照著上古的做法,分封了十個閻羅天子,這些都是鯤鵬一族的佼佼者,論法力神通,比上古時候的十殿閻羅都不會差。

    沈煉沒有關心地府的事,而且‘陰’山似乎有一種特殊的力量,以至于妖師都沒法覺察出里面的究竟。

    到了這一天,沈煉和朝小雨都從定境中醒來,沙羅雙樹的葉子已經落干凈,上面真的開出了‘花’,‘花’是淡淡的血紅‘色’,樣子有些像人間的桃‘花’,只是顏‘色’更深一點。

    朝小雨瞧著滿樹的‘花’,頗是喜歡。

    她對著身旁的沈煉道:“我參悟了沙羅雙樹里飽含的智慧,原來羅摩竟是如此高明,他的遭遇實在令人惋惜。”

    沈煉道:“一切都會歸于塵土,說起來,也不值得惋惜。”

    朝小雨不滿地瞪了沈煉一眼,道:“你非要掃我興?”

    沈煉微微一笑,不再言語。

    他不說話,可朝小雨還是要說話的,沙羅雙樹有許多玄妙,但此時朝小雨都不太感興趣,她喜歡兩株樹開的‘花’,像桃‘花’,卻有恰好好處的‘艷’,以及不可方物的美。

    朝小雨說道:“這‘花’會謝。”

    她見葉落時,并不覺得傷情,可是如果‘花’要謝,她就有些不樂意了。

    沈煉道:“會的。”

    朝小雨道:“在什么時候?”

    沈煉沉‘吟’了一會,說道:“血海漲‘潮’的時候。”

    朝小雨以為血海漲‘潮’要許久,可是晚上就漲‘潮’了。幽冥本來很難分辨白天夜晚,但是這里還是有月亮的,那是朦朦朧朧的血月,乃是太‘陰’法則所化,應當跟某位修煉太‘陰’之道的大能有關。

    今晚的血月尤其飽滿,無數摻合生靈怨氣的太‘陰’之力降下,落在滔滔血海上,甚至能聽到許多生活在血海里的修羅族在咆哮。似乎這樣的日子,也是他們的節日。

    血海漲‘潮’了,漸漸蔓延上‘陰’山。

    整座山都被血海海水澆灌,如果從外界來山有了一種別樣的神采,如同一塊石頭漸漸有向‘玉’石變化的趨勢。

    沙羅雙樹的‘花’開始墜落,落的時候也像桃‘花’飄零。

    朝小雨心里一嘆,她嘆息的不只是這些落‘花’,更嘆息自己,既然‘花’開,必然‘花’落。既然緣聚,必然緣散。只要身處世間,就會有她和沈煉緣盡的那一天。

    希望那一天,有此刻落‘花’飄零的凄美。

    只是,只是她永遠不希望有那么一天出現。

    沈煉的聲音突然響起,“小雨,好好‘花’。”

    沙羅雙樹的落‘花’飄零,本來就是無比凄美的。但此刻朝小雨得了沈煉提點,漸漸靈臺通明,不一樣的東西。

    每一片落‘花’的飄零,都什么來,但是組合在一起,就像天上的星辰互相串聯,成了星宿一樣。

    這些落‘花’的組合,正是在詮釋一種難以言喻的玄妙。

    很快這些玄妙開始在朝小雨的道心中涌動,她兩個人,正在沙羅雙樹落‘花’的時節舞劍。一個是面目的道人,一個是面目的‘女’子。

    雙劍飛舞時,既有‘陰’陽造化,亦有天地山澤水火風雷的異象,森羅萬象,人世沉浮也在其中,骨子里的道韻,可以用一句詩來總結——“道是有情還無情,道是無情還有情。”

    道人和‘女’子之間便是這樣的情感,也像極了她和沈煉之間。

    但終歸有些不同。

    朝小雨按捺住涌動的思緒,靈臺陷入神而明之的境界,將一切落‘花’的玄妙,涌入清澈如水晶的道心里,這一下子就過去了一個月。

    現在也已經是人間的四月,沈煉和朝小雨俱從那種妙悟中退出,心頭還殘留著此前體會的種種玄妙。

    朝小雨將阿鼻殺劍拔出,血光盈盈,她道:“天得一以清。”

    但見得滿空殺劍,湛湛似青天。

    沈煉不動如山,回道:“地得一以寧。”

    元屠劍并不出鞘,但殺機厚重,如微塵聚集為大地,無休無止,無窮無量。

    配合著阿鼻殺劍,一時間天清地濁,‘陰’陽分明,竟有生生不息的長河涌現,藏著沒法斷絕的道意。

    而這長河里的‘波’濤,亦是將世間一切法都包攬,無論學佛學道還是妖魔,都可以從其中窺到自身。

    兩人稍稍演示了一番雙劍合璧的玄妙,便將殺劍收回。

    他們悟得的玄妙,自然是太乙神劍了。

    朝小雨忍不住贊嘆道:“這太乙神劍劍經,竟似將世間一切法都包攬了,似乎只有你阿賴耶識大成后,才能做到這一點。”

    沈煉頷道:“難怪清水道君說練成太乙神劍后,便可以抗衡玄都,她確實沒有說錯。”

    朝小雨道:“只是必須得我們兩人一起才能施展,若是分開,那便不行了。”

    沈煉微笑道:“我可沒覺得你是累贅。”

    朝小雨悠然道:“可是我不及你啊。”

    沈煉道:“小雨你的天分才情本不下于我,只是我比你多了些機緣巧合而已。”

    朝小雨輕輕一笑,說道:“我們先回青霞山。”

    …………

    人間的四月,各處的桃‘花’已經落盡了,山上的桃‘花’才開始盛開。青霞山本來是沒有種桃樹的,只是后來顧微微施展道法,在上面種了許多。她覺得山上只有松竹,到底有些清冷。

    顧微微不但種了桃樹,還開鑿了池子,種了許多蓮,然后還種了桂樹和梅樹。

    于是桃‘花’謝了,還可以,蓮‘花’敗了,還可以,桂‘花’賞盡,梅‘花’也就開了。

    只是現在才四月,還來不及經歷這樣一個‘春’秋與冬夏。

    覺心懶洋洋地躺在一株桃樹下,呆在人間這幾年,他道行的‘精’進且不提,至少學會了享受時光。

    大抵這是跟沈煉學來的,畢竟沈煉也不是一個苦修士。

    真正的得道之人,一般都不是苦修出來的。

    桃‘花’上還有昨夜聚集的‘露’水,滴落在覺心的眉頭,清清涼涼,還有淡淡的香氣,很是讓人享受。

    只是覺心從耳畔的清風中,聽到了外來的足音。

    這個足音響起在他心頭,讓他聯想到天上輕柔淡然的云。

    他睜開了眼,方,前方的山路上空無一人,兩旁也開著桃‘花’。

    覺心將神識展開,還是沒有現其他的存在,可是那足音沒有消失。而且足音既沒有越來越近,也沒有越來越遠。

    時間一長,覺心就被足音攪得心煩意‘亂’。這本是極難生的事,畢竟他也修過天魔法,對于心靈的微妙把握,還勝過一些仙佛。

    終于覺心忍不住道:“你什么東西,有本事出來一見。”

    他只是泄一下,本不指望能‘逼’得那存在出現。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那個足音的主人出現了。

    這是個說不清多少年歲的人,頭上戴著一頂畫著九宮格的紫金冠,月白‘色’的道衣著在身上,和附近的桃‘花’相得益彰。

    無論是誰,第一眼都會想起一個詞來,那就是凡脫俗。

    覺心正‘色’道:“你究竟是誰?”

    對方灑然一笑,道音油然而至,“貧道清虛。”

    覺心在心中思索清虛的來頭,卻一時難以想出來,因為清虛二字做道號的人很多,這是個很常見的名字。

    他道:“你從哪里來?”

    清虛道:“從山里來,白云深處。”

    覺心道:“你這說了,等于沒說,能痛快點么,你來青霞山想做什么,莫非不知道這里是誰的道場?”

    清虛笑了笑,道:“我當然知道,這里是沈煉的道場。”

    覺心道:“你既然知道,就不要來生事。”

    清虛道:“可惜我今天來,本就是要生事的。”

    覺心心頭一凜,卻虛輕輕拂袖,一股無可抗拒的巨力,平推在他身上。一時間不知道砸倒了多少桃樹,碰塌了多少巖石,最后他整個人鑲嵌進了青霞觀外面的石壁上,一身法力,半分都提不起來。

    他只得奮力傳出一聲大吼道:“老板娘快走。”

    顧微微從定境中驚醒,她聽到了覺心的吼聲。

    還不來及動作,就外神光湛湛,‘亂’石飛天,風流云卷。

    整個青霞山都在晃動。

    而鑲嵌在石壁里的覺心清楚,因為在剛才短短一瞬,清虛就跟守護青霞山的護法夜摩天對了三掌。

    每一掌,都有令人驚顫的巨力出現,撼動青霞山這座有莫大仙力的神山。

    夜摩天退了三步,神形消散了三次,最后倚靠在‘門’柱上,竟一時間凝聚不出絲毫法力了。

    清虛倒是咦了聲道:“你這魔王,居然能受我三掌,修為真是不淺。”

公告:uc書盟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