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素女尋仙 > 第1783章 千古難題

第1783章 千古難題

    給姑蘇涼親和氏璧遲來的加更,謝謝親~

    “咔嚓”一聲霹靂從劫云內傳來,黑暗的劫云被撕開一個耀眼的裂口,一條粗壯的閃電從裂口處躥下來,一端在劫云之上,另一端直插入半空中翻騰的身影中。

    “刷!”黑瘴山上空驀地一亮,翻騰的靈氣在耀眼閃電中被點燃般,雪亮中兩道清晰的人影緊緊地摟在一起,黑色的長發飛揚,閃電仿佛就是慶賀他們的禮花,照耀出他們健美的身軀。

    “轟隆隆!”雷鳴在頭頂響起,那是上天的咆哮,是上天對他們結合的震怒,可他們充耳不聞,兩條翻騰的靈氣迅速彌漫,掩蓋住他們糾纏在一起的身軀。

    靈氣消散的瞬間,張瀟晗清晰地看到閃電落在火狐的身上,仿佛看到那條閃電在火狐的身體內蔓延,看到她的身體內經脈在燃燒,黑發遮掩住火狐的容顏,她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她分明看到小寶的雙手緊緊摟著火狐,他們二人緊緊地貼在一起。

    第一道閃電仿佛是個警告,緊接著,數道閃電張牙舞爪同時落下,天空再次雪亮,轟鳴的雷聲緊隨其后,火狐與小寶的長發同時飛揚起來。

    閃電落入到他們的頭頂,點亮他們頭頂的天空,照耀出他們如神祗般強健的身軀,明亮火熱的雙眸,他們彼此欣賞著,愛戀著,融入著,寧愿因此承受上天的怒火,也寧愿共同分擔上天的震怒。

    張瀟晗再次后退一步,她忽然那么羨慕他們,羨慕他們可以坦然地做他們想要做的一切,沒有任何顧忌,哪怕是上天的不平。

    他們雖然一直生活在人族的環境內,卻沒有被人族污染,他們的心還是那么純潔,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可以昭示天地之間。

    雷劫在他們的愛戀之下算得了什么呢?他們就是要堂堂正正地在天地之間,要讓天地見證他們的一切。

    “咔嚓嚓!”又是一道閃電落下,火狐的身體內忽然被點亮,是真真切切地被點亮,肉眼就可以見到閃電落入到她的身軀內,在經脈內游走,她的身體忽然痛苦地痙攣著,圍繞著她的紅色靈氣忽然收縮到身體內。

    一道棕色靈氣緩緩覆蓋住她的身體,閃電忽然從她的身體內游入到小寶的身體內,棕色健美的身軀內數道明亮如筋脈,這些閃電并沒有消融在小寶的身體內,反而在他體內游動一周后回到火狐的身體內。

    “小寶在用他的身體化去霹靂,以減少對火狐的傷害。”宋辰砂的聲音鉆到張瀟晗的耳朵里。

    張瀟晗點點頭。

    “下一道閃電,估計小寶會開始承受了,再送到火狐的身體內。”宋辰砂話音才落,便又是一輪閃電,果然,小寶摟抱著火狐微微一轉,將閃電全都承受住了。

    張瀟晗的眼睛略微失神,這一刻她心里忽然出現一種莫名的情緒,腦海里莫名出現了一個問題,她要是和火狐同時掉到水里了,小寶會去救誰?

    好像知道張瀟晗心中的想法一樣,棕色靈力忽然濃密起來,遮蓋住半空中的身體,張瀟晗垂下視線,慢慢地落下來,落在水潭邊上。

    她緩緩地坐下來,只覺得格外孤獨,也有些酸楚,就像當媽的看到了兒子結婚喜悅,可看到兒子最愛的不再是自己,心內又有些嫉妒。

    她知道火狐會沒有事的,有小寶呢,哎,火狐也是她的女兒一般的吧,可是為什么就嫉妒呢?

    半空中的雷劫還在繼續著,可張瀟晗卻不那么放在心上了,有小寶呢,她操什么心,兩人在一起之前竟然都不告訴她一聲,枉她還在考慮送什么賀禮。

    是啊,送什么賀禮呢?張瀟晗的思緒又轉到賀禮上。

    宋辰砂瞄一眼張瀟晗,見到她呆呆地坐在水潭邊的草地上,只以為她是擔憂,又無法替小寶火狐做什么,哪里會想到她心中的這些糾結,別說是宋辰砂,就是小寶火狐估計也想不到吧,誰能想到在小寶火狐渡劫的時候,張瀟晗還會糾結一個前世難到無數男人的難題呢?

    可就算他們猜到了張瀟晗的思緒,也猜不到張瀟晗的想法會轉得那么快,前一刻還在嫉妒,后一刻就轉到賀禮上,并且接著就想到宋辰砂說的那句話,火狐靈脈改變,他們才會誕下神獸的后代。

    心內忽然有一處柔軟被觸動了,小寶的后代,該還是一個毛茸茸的小松鼠吧,她要做奶奶了。

    怪不得小寶的空間內有那么大的藥園,種著那么多的靈藥,肯定是給他的后代準備的,她要做奶奶了,自然也要給孫子準備禮物了。

    張瀟晗腦海里亂七八糟地想著,對火狐和小寶的妒意很快就煙消云散了。

    半空中的雷劫還在繼續著,張瀟晗轉而又擔憂起來,再次飛上半空,劫云落下的閃電越來越粗,被靈力包裹住的小寶和火狐全都看不清身影。

    她也不敢神識查看,也不敢出手干預天劫,誰知道小寶火狐的身體要承受到什么程度的雷劫才會被改變靈脈呢?這個算是重塑肉身吧。

    神識試著與小寶聯系在一起,卻還是被遮擋在外邊,她怔怔地等待著,只盼望著雷劫盡快結束。

    忽然間,小寶和火狐所在的靈力團中忽然傳來兩聲清亮悠長的長嘯,一聲高亢一聲低沉,就好像是喜悅的長吟般,隨著這兩道長吟,棕色靈力團中忽然再次涌出火紅的靈力,兩團靈力交融翻滾在一起,迅速融合到一起,劫云中正在蓄勢的一團閃電忽然消散,密布的劫云仿佛失去了目標般翻騰片刻,忽然也迅疾消散。

    藍天重新出現在黑瘴山上空,就如劫云到來時那般突然,張瀟晗大睜著眼睛望著靈力團,就看到那團翻滾的靈力在漸漸降落,就在張瀟晗的期盼中沉入到黑瘴山黑色的瘴氣內。

    這,戰斗力也太強悍了吧,神獸的身體都這么……偉岸?張瀟晗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空空如也,接著感覺到宋辰砂臨近。

    “恭喜師妹,”宋辰砂笑呵呵的:“火狐應該是重塑靈體,如今師妹身邊算是多了一只神獸了。”

    張瀟晗側頭向宋辰砂,眼神還在火狐小寶消失的位置:“他們現在還要做什么?”

    “他們剛剛身體多少也受到了傷害,”宋辰砂道:“你看雷劫之后沒有誕下瓊漿玉露,就是天意不喜他們,雖然承認了火狐靈脈改變,卻不愿意治療這種改變受到了損傷,所以現在他們應該還要療傷,我會吩咐下去的,這段時間黑瘴山嚴禁出入,不會有人打擾到他們的。”

    張瀟晗點點頭,這才眼神移過來:“大師兄,你以前也是這樣嗎?”

    “是啊,經歷過了,就不覺得有什么可怕了。”宋辰砂淡淡地道。

    “你,現在還好吧。”這句遲來的關心讓宋辰砂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下。

    “我是在下界發生的,雷劫的威力比這小多了,不過小寶和火狐的第一次雙修還沒有結束,正好可以療傷。”宋辰砂似乎不愿意多談自己,話題重新轉移到小寶火狐身上。

    還沒有結束,真是天打雷劈都阻擋不了他們的雙修,張瀟晗腦海里再次冒出來這么一句,也知道幸虧還沒有結束,可終于忍不住嘟囔出來:“妖修的雙修都這么恐怖的啊。”

    宋辰砂沒有聽懂張瀟晗的意思,笑著道:“也不都是這樣的的,他們應該是個例外,我想你再見到他們的時候,會有驚喜的。”

    范筱梵在小寶和火狐沉入黑瘴山瘴氣內的時候就離開了,張瀟晗也覺得不該繼續這個話題了,望望范筱梵離開的方向道:“范道友沒去找巫行云嗎?”

    宋辰砂搖搖頭:“沒有,我對范道友了解不多,他在黑瘴山內很少露面,這一次出現,我也很意外。”

    “他的實力現在如何了?”張瀟晗皺皺眉。

    “不清楚。”宋辰砂眉頭也鎖了下:“他和木槿一樣,根本看不出來修為。”

    “你也看不出來。”張瀟晗加了一句。

    “咦,剛剛他沒有出來。”張瀟晗環視一下黑瘴山,忽然想到一個人。

    “誰?”宋辰砂問道。

    “我從西海帶回來的修士。”張瀟晗隨口道:“對了大師兄,如果師尊飛升了……”

    按說燕道該飛升了,下界的靈氣越來越充沛,燕道就算沒有宋辰砂和她那樣的機緣,按部就班的修煉早晚也會飛升的,并且張瀟晗一直懷疑著,燕道不會一點機緣都沒有的。

    “我與他,早就沒有了師徒之情。”宋辰砂面色平靜。

    張瀟晗在心里嘆息一聲,她和他的師徒之情也早就盡了緣分。

    半夜的時候,黑瘴山再次傳來悠綿的長吟,接著蓬勃的靈力在瘴氣中涌出來,四下里都仿佛被神識掃過一樣,張瀟晗感覺到這神識之中熟悉又略略帶著陌生。

    小寶和火狐從山外飛過來,即便在夜間,火狐的紅衣也是那么明顯,她的身體內好像多出了小寶的氣息,兩個人并肩走過來,臉上都洋溢著幸福快樂。

    “恭喜你們。”經過一天的心理跌宕起伏,張瀟晗見到兩人安全完好的,心里剩下的全是喜悅。

    “我想了一天,也準備不出賀禮,暫時記下了,等我哪天閉關給你們補過來。”

    火狐眼睛一亮,笑嘻嘻的:“多謝主人了,我要靈器。”

    接著在張瀟晗面前轉了一圈:“主人,我的靈脈也改變了,如今我也有了一半的神獸血脈,以后我和小寶的孩子也是神獸呢。”

    “還說呢,天劫都招來了,把黑瘴山的修士都嚇壞了,你和小寶都修養好了嗎?”張瀟晗覺得她現在像個婆婆。

    “嘻嘻,當然好了啊,有小寶呢。”火狐笑嘻嘻的,不以為意。

    本來有好多話要問的,可忽然間就問不出來了,小寶和火狐是道侶了,在張瀟晗眼里他們就該是最親密的了,以往她可以和火狐笑鬧,也可以自由支配小寶,現在她忽然發覺,小寶該是火狐的,火狐也屬于小寶的,面對他們,她是外人了。

    “本來想要找你們去妖族那里,你們就不聲不響地新婚了,過幾天的吧。”張瀟晗覺得她的話干巴巴的,有些奇怪,她也覺得有些毛病,可是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說話了。

    “好。”回答她的是小寶:“過幾天的。”

    小寶拉著火狐的手離開了,張瀟晗覺得心里怪模怪樣的,嘆口氣躺在草地上。

    火狐被小寶拉著手重新進入到瘴氣內,隱沒進去之后,火狐詫異地對小寶道:“主人好像不開心呢。”

    小寶哼了一聲,轉身摟住火狐,剛剛他們所進行的是雙修,先是小寶同化火狐的精元,然后兩個人的精元和神識交融,這個過程中的痛苦大于歡樂,不算是真正的魚水之歡,接下來還要面對雷劫,兩個人的身體內更是傷痕累累,最后二人的原陽和元陰才徹底交合,共同修補身體的傷痕,算來他們的首次雙修只是修煉,提升了雙方的修為和神識,但根本就不算嘗到魚水之歡。

    小寶摟住火狐,火狐就熱情地回應著,兩個人的身體這才算頭一次嘗到歡愉。

    直到興盡,二人躺在草地上,火狐翻身趴在小寶身上,胳膊拄著他的胸膛,再次說道:“主人好像不開心呢。”

    小寶伸手慢慢摟住火狐:“她不是不開心,只是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長大的我們。”

    火狐詫異地睜大眼睛。

    “她一直把我們當做她的親人,你說,她最親的兩個人結為道侶,成為更親密的一對,她要怎么做才好呢?她只是不知道該把她擺在什么位置上。”

    “可她是主人啊,主人就是主人,有什么要怎么做呢?”火狐不明白這個問題,手指無意識地在小寶的胸膛上畫著圈。

    “她是人族,”小寶忽然低沉地笑笑:“你知道的,我和她的神識可以互相感知到的。”

    “那你剛剛也被主人感知的嗎?”火狐睜大眼睛。

    小寶使勁將火狐摟在懷里,一翻身將火狐壓在身下:“你說呢?”

    ——8000字繼續求正版閱讀。我發現在盜文中,寫在作者的話里的內容是不發上去的,所以只能占用些正文的內容來懇請大家支持正版,只有正版閱讀正版支持才是我寫下去的動力,謝謝大家了。

    ...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