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畫風不對

第三百八十三章 畫風不對

    當黑暗精靈貝克向我求助的時候,我倒是很鎮定,畢竟現在能夠幫助他的,似乎只有我們,甚至還有些小興奮。

    “終于,終于遇到了王道劇情了!我羅蘭,居然也有英雄救美,打擊奴隸販子的一天!難道說畫風終于要改變了,我也終于要走上龍傲天之旅了。”

    若真如我猜測的那樣,這個家庭的大女兒某個精靈奴隸販子拐賣走了,從某種意義上, 這實在是乏善可陳的老套奇幻劇情,往后走就是打打奴隸販子,打打幕后黑手,說不準還能收獲一些忠誠刷到滿的下仆,這劇情實在讓人覺得無味,但卻是異常王道的展開。

    “不,這明顯畫風不對,我們應該多想想。”

    而若是她和某個男性愛死愛活,決定拋棄家庭和種族的觀念來追尋自己的愛,大概就應該歸屬于韓劇、日劇之類的,而若是她被某個霸道皇子、霸道總裁看中了,恐怕就可以歸入女頻了,若后面還有宮廷爭權類的續集,大概就是這兩年大賣的宮斗類.....但似乎那里的畫風更加不對了。

    “我的大女兒叫尤蘭達,今年已經六十七了......”

    好吧,六十七歲的大女兒,貌似這個年齡上演宮斗有些太過頭了,難道是廣場舞太HIGH了被城管抓了,其實聽說廣場舞的隊伍中也有恩怨情仇和宮斗,還有情殺和黃昏三角戀.....咳咳,我還是正經點聽故事吧。

    現實永遠比故事離奇的根本,就在于現實并不需要講究邏輯,這世上奇葩何其多,以正常人的思維來推測奇葩的行徑,本就是是自找苦吃的事情,即使沒有見面,我也確定那個叫尤蘭達的半精靈絕對是奇葩。

    “你是說她身為一個市價超過一萬金幣的半精靈。跑去投靠某個皇子追求一場富貴去了?她就不知道自己的黑暗精靈血統會讓其飽受質疑嗎?說不準就直接賣到奴隸販子了,這個國家的奴隸交易可不違法,黑暗精靈奴隸永遠是超高價的暢銷貨,均價已經超過了六萬金幣。還有價無市!”

    此言一出,在場的黑暗精靈都很詫異的看著我,那個半精靈小姑娘還猛地后退了一步,看我的眼神很是危險。

    好吧,貌似一不小心暴露了什么......好吧。好吧,我承認,我的確心動過,也想過買一個黑暗精靈“腐敗”一下,倒不是有了某些方面的期望,而是現在女仆不在身邊,總是感覺空蕩蕩,什么都自己來也很讓人不爽。

    出門沒隨從幫忙就算了,就算吃完飯自己洗碗,衣服破了自己補。連洗澡水都要自己燒,這就是一個試圖改變整個世界的大佬的日常生活。

    英雄和傳奇怎么了,英雄就不用吃完飯洗碗嗎,傳奇就不用自己磨刀補衣服嗎......好懷念以前的腐敗生活,至少不用每天糾結是吃蘸了牛奶的黑面包,還是喝加了黑面包碎片的牛奶。

    沒法,出門在外,怎么可能時候都有大餐準備,面包、牛奶始終是整個世界的主食,我偏偏都不喜歡。就更是讓人難受了。

    嗯,我承認,我并不是一個堅定的無產階級革命者,我已經被封建社會的糖衣炮彈腐化......誰說我是女仆控。我就是女仆控了,怎么了!我就是封建地主大老爺,我女仆控我自豪! 至少我會付工錢的!

    至于為啥考慮精靈,還不是因為人類太脆弱、壽命太短了,找一個精靈能夠用幾百年......咳,此用非彼用。別想歪了。

    啥,死貓可以?我每天還要給她準備牛奶和雞蛋,忘記了就到處宣布我虐貓,我都懷疑到底誰是主人了。

    但考慮到個人形象,尤其是越來越把我當圣人看的城管精靈們,就算偶然遇到了奴隸買賣合法的國家,這個個人的小愛好一直沒有實現,本來還以為是王道的打擊奴隸販子展開,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收獲精靈女仆一枚,現在一聽劇情如此奇葩,我自然很是失望。

    當然,貝克是不知道這些變故的,他只是為自己的奇葩女兒而糾結。

    “尤蘭達覺得自己可以隱瞞自己的身份。”

    “總結一下,就是她騎士小說中毒,就偽裝身份,混進某個皇子招募的刺客隊伍里面去了。若不是侍女面試不合格,都跑去當侍女了?”

    說道這個不爭氣的大女兒的時候,黑暗精靈貝克也很有些無奈,他還有話不好說出口,比如這位大女兒原本在山里的時候還很正常,結果來了這座城市就成了騎士小說中毒的廢人,天天不工作不出門,在家里想著被某個霸道王子看上.....最近好不容易出門了,卻是追求自己的“真愛”去了。

    甚至當自己阻攔她離去的時候,她大概是這種偽裝身份揭穿相戀相愛的故事情節看多了,還說:

    “擔心被揭穿了?不會的,我可是天命真女,和故事一樣所有的危機都會化作機遇,被揭穿的時候,那我也應該會遇到心愛的王子了。”

    “哎,女兒就能不能正常點。”

    “哎,好想要一只女仆。”

    兩個男人的嘆息聲到了一塊,但其中的內容卻差距不小,但嘆息中的煩惱卻隱隱約約達成了共鳴,讓我不由得對貝克增加了些許好感。

    而對我來說,雖然不了解貝克的表情為什么這么復雜,我也差不多能夠理解貝克的無奈和擔憂了,畢竟熊孩子是那個家庭都會遇到的,而現在的形勢的確很危險,也難怪貝克會求我救人了。

    現在皇子米爾斯被黑暗精靈刺殺的消息應該已經路人皆知了,全城大索簡直是理所當然的,而尤蘭達若一旦被發現黑暗精靈血統,就是殺身之禍了,而若是尤蘭達發現自己的父親和妹妹居然是當事人。也很容易做出什么,而一旦暴露了身份,恐怕就是末日之期了。

    “這個,是她的聯絡地址。我們現在恐怕是無法進城了,請您給她帶一個口信......不,請把她帶出來,不管她個人是不是愿意。這座城市以后會變得更加危險,尤其對于我們這樣的精靈來說。”

    這是順手而為的小事。我又怎么會拒絕。

    “不愧是浪漫的精靈族,搞不好以后會給你多一個半半精靈的孫女。”

    看到氣氛這么難堪,我收下聯絡地址的時候,隨口開了一個玩笑,老貝克倒是滿臉苦笑沒說什么,而那個剛才咬在我手上死活不松口的小瑞婭卻突然出口了。

    “不可能的,我們姐妹是絕對不會找人類當丈夫的。”

    聞言,我笑了。

    “小家伙,別因為這件事恨上人類,人類中有好的。也有壞的。有惡毒的想殺死你的混蛋,不也有拯救你們的人嗎。至少我也是一個人類(大概)。”

    若這個小女孩懵懵懂懂的點頭,或是干脆的反駁“人類全部是壞蛋”,大概還是正常劇情,但她......

    “你是弱智嗎,這和人類的好壞有什么關系?”

    瑞婭翻了一個白眼,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個白癡,就如有時候海洛伊絲看我的眼神......

    我這才想起半精靈是出名的偽蘿莉一族,他們的肉體速度成長堪比精靈,但靈魂卻只比人類稍緩。一個看起來是幼女的半精靈就應該具備成人的知識和人格了,搞不好那個騎士小說中毒的姐姐外表也沒成年。

    “普通人壽命這么短,我們的壽命這么長,從一開始就注定是悲劇的戀愛。我又怎么會傻的碰。”

    說這話的時候,瑞婭還滿臉憤怒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從媽媽滿臉皺紋的和父親相處的時候,我就覺得這未必是正確的選擇了。媽媽十年前就這么丟下我們那天起,我就立誓不會找人類作為未來的伴侶了,也只有那個不著調的姐姐才是這么傻,這么天真。等她回來,我會好好教訓她!‘

    面對小女兒的憤怒,貝克老爹滿臉無奈和內疚,在他自己看來,和心愛的人相處一世就夠了,但對于女兒們來說,看著母親老死離去,卻帶來了很多困擾。

    我卻想起了另外一個問題.....

    “那你居然有成年人的思維,為什么咬我?”

    “我最討厭把我當小孩子看的家伙了,尤其是你這一看就知道是蠢蛋的家伙。”

    “蠢蛋?我?”

    “ 我已經六十歲了,已經快進階煉金、附魔的大師(黃金階),十二種語言,若不是情況特殊早就擁有了學士的稱號,你最多不到二十,不就是憑著出生獲得較高的地位,會些什么?你不是不學無術的蠢蛋是什么。”

    從某種意義上,半精靈的確是天眷之族,他們的成長速度堪比人類,加上精靈打折后的壽命,只要不太懶惰,遲早在某個方面步入巔峰,但或許也正是這超越血緣源頭兩族的天賦,讓他們在兩族中并不受歡迎。

    而身體都沒有發育完全,自然無法在戰職上取得成就,要學習術法的話,又沒有渠道,在偏向知識的學術領域努力的確是較為合適的選擇,但能夠達到雙料大師,無疑證明了她天賦和努力都不差。

    我還是第一次被人指責不學無術,當即卻有些氣樂了,但接著,卻想到了一些其他瑣碎。

    若這個瑞婭真的有成年人的心智的話,又怎么會傻的在我的地盤得罪我,現在激化矛盾,無非是展現自己的價值,引起我們的重視,一個即將突破的黃金階雙料大師是很值錢的,而一個沒有自保能力的大師卻只能成為珍惜的財物。

    或許。她也看到了現在的形勢,想到了可能被當做兇手交出去的可能性,被人榨取價值總比被綁上火刑架來的好,否則也不會冒著危險暴露自己的價值。這么一考慮的話,她的心智和行動力都已經遠遠超越了她尚未成熟的外表。

    “海洛伊絲,貌似是你的同類,看似純良實則腹黑的偽蘿莉。為啥我就不能遇到一個傻點的,可愛點。正常的。”

    “切,比我差遠了,不過的確是個好苗子,我打算做幾個小測試,若是可以的話,說不準你會多個師妹。”

    “得了,我師兄妹多的去了,能夠活到現在的還有幾個。你的導師癖又來的話,就自己和小女孩玩吧。”

    把在空中打滾尖叫的死貓丟給小丫頭,丟下一句“小丫頭。別想太多了,拜爾還沒有能耐讓我交人,順帶一提我已經三百多了,你手中死貓最少一萬多了”,看都不看滿臉驚詫的瑞婭,我就打算去忙自己的事情。

    既然已經和“拜爾皇室”達成了初步的一致,自然就不用窩在狹窄的突擊艇中了,在讓他們進行一下調整的同時,而我也是時候去看看留在住宅的人員的情況了。

    留在使節團駐地的,都是一些從法師之國跟來的真正的“外交人員”。兩國交鋒不斬來使,他們留著也是探探拜爾的態度。

    而我剛剛出門,背后卻追出來了一個人。

    “格林.....葛麗娜?”

    “我也想出門轉轉,剛剛來就遇到這種事。還沒有在拜爾逛逛。”

    和過去相比,雖然一樣邪氣眼的帶上了眼罩,帶臉色已經好了很多,雖然看起來依舊年幼,但穿著打扮多了些女性的柔美可愛,這不單單我輸血壓住了魔脈的效果。而是卡文斯和我的默契。

    “兩個后代子孫,一邊一個,誰的弟子成就大,就說明誰厲害。”大概卡文斯就是這么想的吧。

    暫且不論那個中二的想法對不對,至少沒有了血脈上的呼喊,葛麗娜每夜都能夠睡的安眠了,至少性格也成熟了不少......看著她熟練的跳進了那“格林式”鎧甲之中,手指輕快的點擊各個開關,滿臉興奮的啟動這具機械鎧甲,我當即決定收回這句話。

    “老大,現在的‘格林’的功率可是以前的五倍以上,還有空間裝備儲備的火藥庫,戰力至少是以前的三倍以上。下命令吧,讓我們大干一場。”

    厚重的男性嗓音從鎧甲中傳出來了,一個個燈從鎧甲中亮了出來,各類炸藥和火炮被拿出來整理調整,手臂下的輪轉機槍自動裝填彈藥,聽著這因為戰斗在即而興奮若狂的少年音,我再度確定了那個民間關于司璐威爾女王的傳言——女王是雙重人工,只要她穿上機甲,性格就會自動切換。

    搖了搖頭,不去想太多,我又不是卡文斯這樣的中二和海洛伊絲的教育癖,葛麗娜會變成什么樣子,還是順其自然吧。

    但眼下我差不多能夠理解為什么她會自動跟上,她估計不知道是我們和拜爾還有的談,看到我出門了還以為有干架的機會,就直接跟來了。

    但我也沒有拒絕的打算,正好聊聊了解一下老家的變化,雖然手中的情報不少,但怎么比得上當事人的親身感覺。

    而在預料之中的,當葛麗娜發現居然沒有仗打的時候,很是沮喪。

    “我的新武器需要實戰檢驗的機會.....”

    但談到北地的情況的時候,她還是認真了不少,畢竟如今的她已經在女王的位置上待了近一年了,而和有諸多輔助者的蕾妮不同,葛麗娜大部分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

    “只要新的農作物能夠取得豐收,今年的情況再差都不會差到那里去。而野蠻人的圣山那里好像發現了一個新的秘銀礦,就是那些老家伙還在扯皮不讓開采,但我覺得在你商會的銀彈攻勢之下,他們點頭只是時間問題。當然,我猜你最想知道的,還是北地的輿論導向和人民的精神面貌,我只能說比預期的好得多,現在士氣很旺,民心可用.....”

    敞開的鎧甲中幼女滔滔不絕的說著公事,小手卻在把弄著一把把槍械和炸藥,分解、組裝、調試,分心兩用一點都沒出錯,在感嘆這女孩子的性格越來越奇怪的同時,我卻有些開心,畢竟如今的北地已經成為了我們的根據地,那里一切順利的話才是最好的消息。

    從某種意義上,葛麗娜比她的表親蕾妮正常多了,至少比起越來越有“活動印章”稱呼的蕾妮公主,擅長政務和睿智的葛麗娜女王的名聲越來越響亮了。

    而作為一個天才工程師,葛琳娜本就對魔動機械學有著極深的了解,甚至她已經著手用魔動機械學的造物改變司璐威爾王國人民的生活,再加上軍事和政治上的出色才能,或許卡文斯的想法沒有錯,比起愈來愈“蠻力”化的蕾妮,葛麗娜才是雜學頗多的我最適合的繼承人。

    當然,這并不是我“年紀輕輕‘就打算退二線了,而是提前選一個后備是很有必要的,誰也無法擔保我會不會突然走在路上被某個真神轟殺,或者遇到什么刺客.....

    “那個,突然我覺得自己的確很烏鴉嘴。”

    “呵呵,我倒是覺得運氣不錯......是時候讓他們看看我們的新裝備了。”

    離臨時駐地只有一條街了,但街道上卻突然人煙稀少起來,而那刻意隱藏的呼吸聲和黑暗中的影子,卻已經把來者的身份暴露無遺——刺客。

    “喂,葛琳娜,記得留兩個活口問問情況。”(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