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一劍飛仙 > 三百七十四、云帥

三百七十四、云帥

    白秋練知道許了心情不好,輕聲安慰道:“作為妖怪世界最尊貴血脈的傳承者,卻只能像個普通妖怪一樣生活,幾乎沒有半點特權,所有人都躲開了他們家,也沒有人會尊敬他們,有這種心理失落感的人,如果還沒法做到奮發向上,就一定會變成這種樣子。”

    許了微微一笑,說道:“他們是覺得,自己本來應該享受七大純血世家一樣的生活嗎?”

    七大純血世家除了敖家,是傳承上古青龍血脈,其他六大純血世家的血脈都止于妖神級,徐府院君也是妖神級,這家人如果有如此想法也不奇怪。

    白秋練神色微微黯淡,說道:“就算是七大純血世家,也不是人人可以過最好的生活。覺醒了血脈的人會被視作家族的人,沒有覺醒的人,就只能被當作外人,最多也就是在家族的支持下,混到一份對普通人來說,還算不錯的工作。”

    許了握了握白秋練的手,問道:“所以你想要離開白家?”

    白秋練點了點頭,輕聲道:“我不想自己以后有了孩子,因為血脈的關系,被分成三六九等……我還沒有辦法。因為他們作為白家的子孫,必須要守白家的規矩。”

    許了拍了拍白家女孩兒的手臂,柔聲說道:“不會的!”

    白秋練強自忍耐,但眼眶卻微微發紅,許了這才想起來兩人的關系,不由得十分尷尬,只能示意安慰,卻不知該如何才好,倒是把剛才那戶人家給拋在腦后了。

    曲蕾,趙燕琴和林寧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這邊的情況,只有曲蕾偶爾回頭,發現白秋練始終都陪在許了身邊,才微微警惕,她已經習慣了獨來獨往。就算在學校的時候,也很少為了某些事去遷就別人。

    曲蕾并沒有刻意去陪許了,被林寧拉著就走了,這會她已經覺得不大對勁了。就揚手沖許了打了一聲招呼。許了也拉著白秋練,一起快步趕上了她們,但還是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

    許了心底暗暗忖道:“妖槐街的秘密還蠻多,有機會倒是應該探究一番。”

    一個非常帥氣,望之三十許。高瘦瀟灑的中年男子,非常悠哉悠哉的看著許了剛才和徐家的人沖突,嘴角始終都洋溢著淡淡的微笑。

    直到許了壓下了怒火,才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快走了幾步,很快就追上許了他們一行人,然后沖著許了微微一笑,說道:“我是云帥!京都妖怪事務院的院務理事。”

    許了倒是早就覺察到了云帥的存在,但對反沒有做任何針對性的動作,他自然也沒可能去投入更多關注。

    他也很詫異云帥找到自己想要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表示了解對方的身份。

    云帥和崔盈,還有槐婆婆,作為徐府院君的直屬部下,雖然地位還不及京都妖怪事務院的兩大妖帥和十大妖將,但這些老家伙們都不怎么出面,實權就掌握在這三頭巔峰妖王手里。

    他剛剛跟徐家的人起了沖突,云帥就出現了,自然會有些特別的聯想,甚至有些警惕。

    云帥倒是沒做掩飾。非常瀟灑的笑了笑,說道:“本來我和崔盈,還有槐婆婆有些爭議,但最近的一次會議。我們已經達成了一致,準備讓你做京都妖怪事務院的警事部長。”

    許了對這種送上門來的“職務”,并沒有特別的抗拒,因為妖怪世界早就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關系網絡,獨來獨往,雖然說起來瀟灑。但終究會有各種不方便。

    比如他建立玉鼎門的事兒,如果自己有權限,根本就沒有任何麻煩,但之前就只能輾轉托人。

    只是許了也很好奇,為什么云帥會忽然來跟他提起這件事兒,之前一直都是趙燕琴的干姐姐龍七兒跟他聯絡。

    云帥似乎也知道許了的疑問,微笑解釋道:“因為是我提出來要考察一下你的能力,必須要解決三大案子,才能晉升京都妖怪事務院的警事部部長,不然就只能聘請你做高級探員!”

    云帥做了一個非常歉意的表情,微有些自嘲的繼續說道:“事實證明,我做了一件完全多余的事兒,所以這次是我出面,希望能彌補未來跟同事之間的關系!”

    許了這才明白,為什么云帥會出現,原來是在這個任命上,崔盈和槐婆婆投了贊同票,他卻投了反對票,所以才親自來致歉,也算是非常有誠意的作派。

    許了對云帥頓時生出了幾分好感,好奇的問道:“究竟是哪三大案子?如果不難,我順手解決了也好!”

    云帥笑了一笑,說道:“有一件你已經解決了,就是黑暗法庭的那件案子。我們早就監控了一切,有意把那位女孩子引導去見你,后來的結果令人十分滿意。”

    許了哦了一聲,他大致知道萬妖會的勢力,所以這件事并沒有讓他覺得奇怪。

    萬妖會對北都市的統治,是那種水銀瀉地,無孔不入的姿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疏于管理,但實際上沒有任何一件事能夠脫出這些大妖怪的眼睛。

    許了反問道:“另外兩件案子呢?”

    云帥伸手一指徐家的方向,說道:“一件是積年舊案,孫家被滅了滿門的案子。兇手恰好打了一個時間差,當時幾乎所有的大妖怪都被絆住,沒能夠及時出手,他做了案子就逃出了北都市,并且偷渡出了中國,如今在歐洲的某個城市定居。”

    許了微微一震,這才明白就連今天的事兒,萬妖會也有安排,這種安排實在太不露痕跡了,就連他也沒發現他們是怎么引導。

    白秋練肯定不會參與這件事兒,趙燕琴或者有份,但也做不到如此細膩,甚至也未必知情。

    至于徐家的人怎么恰好出來,他原本在妖槐街來回過無數次,也沒見這家人有人出門過,才是最為關鍵。

    這件事兒的各種細節,讓許了對萬妖會凜然生出了懼意,萬妖會的確不愧是龐大無匹的怪物,世上最強的妖怪組織。(未完待續。)

    PS:  ps:零點有加更,大家記得把新一周的推薦票留給俺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