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 第三十四章: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第三十四章: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特娘的,誰和我說這運河沿岸都是繁華之地的?那次要搶天津,兵馬都動了,饒余貝勒一封軍令就要去打那又窮又倔的河間府。前后兩個牛錄丟了臉,偏偏要惹得兩萬大軍跟過去受罪。這河間府才剛剛打完,還沒想著去滄州撈一把,又要跟著來打德州。還以為德州能有幾分便宜,結果那狗屁太子沒個膽氣,都不敢出來野戰。什么最后的強兵,我呸!”瑚通格一通抱怨,走在通往孤城的路上,隔著三五里仿佛都能聞到那股子酸味。

    聽著瑚通格這么說,他這牛錄下的女真兵卻是氣勢鼓舞了一些。

    一名護軍大聲道:“還是章京仗義,帶著咱們出了軍營。要不然,趴在那德州打一個龜在城內的太子,那還不得白白耗了咱們一次出關的力氣?”

    “就是!哪里逼得出來搶掠來勁?”

    “這次打進故城縣,怎么也得給家里的田莊搶上百十個尼堪種地。”

    “還得有七八個漂亮可人的漢人女子!可惜這些漢人就是嬌貴,帶回了關外,十個未必都有三四個能活!”

    ……

    一干女真兵說得正熱鬧,也不管前頭一條官道已經通進了一片茂密的森林。

    只是,前頭幾個女真兵剛剛進了森冷,臉上原本還帶著笑容的瑚通格卻忽然眉頭一擰:“什么人!”

    話未說完,瑚通格手上的家伙也沒有落下,抬手就是彎弓搭箭,一箭射出,射向叢林之中。

    叢林之中,虎子臣一邊埋怨手底下人動作太大,一邊驚嘆瑚通格身為沙場老兵的素養:“不要再埋伏了,能瞄準的,都朝著剛剛那說話的人打!!”

    虎子臣話音剛落,叢林中之中便伸出了一根根火銃,無數火繩頓時被燃起。

    見此。頓時無數凄厲的叫聲接連響起:“是明軍偷襲!”

    八旗軍,尤其是滿洲國族的八旗軍,不愧是而今這個時代軍事素養最為高超的軍隊。

    只見這些沙場打滾最少也有數年的滿洲騎軍一聽示警,彎弓搭箭幾乎只在以呼吸的時間就完成。

    而無數沙場之中活下來的經驗更是給了他們幾乎第六感一般的預感。

    虎子臣幾乎剛剛拿起一道盾牌。就聽見尖嘯的風聲傳來,盾牌頓時一沉,隨后咚咚咚的聲音響起,一波箭雨就此來襲。

    緊接著,森林之中的慘叫聲接連響起。虎子臣一聽就看到竟然有三五十個火銃手被集中:“韃虜好強的箭法!火繩反應怎么如此之慢!”

    朱慈烺手中打造出來的火器雖然精銳。絕非什么粗制濫造之物。但火繩燃燒殆盡卻需要時間。

    這一刻,魯密銃作為火繩槍的先天弱點頓時帶給了虎子臣所部皇家近衛軍團近衛團第五步兵營慘重的殺傷。虎子臣痛在心中:回去就去找那李峻,一定要將燧發槍給弄出來!

    直到這么一個念頭轉了三圈,虎子臣苦等已久的火銃聲終于響了起來。

    砰砰砰……

    至少有三百桿火銃響起。

    這一刻,密集的鉛子帶著每秒兩百步的距離噴射響了滿清馬隊之中。

    方才這么一個時差過去,瑚通格已經反應過來,一個鐙里藏身,躲在了胯下駿馬的另外一邊。

    但緊接著,無數駿馬的哀鳴之聲響起,至少數十匹馬含淚倒下。

    隨后。依次響起的火銃手如期而來,這一回,再也沒有馬匹格擋的女真兵終于中槍十數人。

    就當虎子臣眼熱著這些首級時,卻見這十數人除了一人打中腦袋,兩人擊中胸口以外,其余人竟是仿佛沒事人一樣,尋找著還能跑動的坐騎,大吼著就要朝這邊殺來。

    虎子臣這一刻心中還沒來得急畏懼,卻是突然冒起一個念頭:“怪不得叔父對太子如此重視。領著千余親衛就敢沖擊兩千清軍,這本事與心性。整個大明,還有誰有這么一號人?”

    望著逐漸沖殺而來的滿清女真兵,虎子臣微微吞了口唾沫,望著左右百余親衛。怒吼道:“兄弟們!咱們的身后,是太子注視的目光!是孬種還是好漢,是帝國的勇士,還是一群懦夫。就在此刻了!”

    “愿意跟著我虎子臣沖的,上前殺啊!”

    “跟著校尉,拼了!”

    “沖啊!”

    有了主將領著百多人帶頭。其余人這一刻突然鼓起了無邊的勇氣,猛地沖殺了過去。

    頓時,當女真馬隊猛烈地沖森林之中廝殺的時候,從密林深處,從樹干上,從藤蔓上,各處奇奇怪怪地地方里沖出了無數穿著鮮紅明軍戰袍的士卒。

    而虎子臣,卻是凝視著瑚通格,雙目鮮紅:“狗韃子,納命來!”

    瑚通格想也不想,提刀迎戰。只是一打,瑚通格頓時心中一沉,無數問號冒了起來。

    “見鬼了!什么時候,明軍這么能打了?這還不是那明國太子的親軍啊!”瑚通格想不通,但身為滿洲勇士的尊嚴卻讓他無論如何無法承認自己可能會輸在這里:“殺了你這明將,誰都無法戰勝我們滿洲勇士!”

    想到這里,瑚通格身上頓時涌起了十二分的力氣。

    虎子臣越打越吃力,越斗越心驚。身上傷患多添了三處,你死我活的死斗卻依舊看不到半點勝機。

    但一想到虎大威那雙期待的眼神,想到河間府那流傳的一百多顆生女真的人頭,虎子臣卻無論如何都不打算放棄:“我大明男兒,絕不是亡國孬種!”

    噠噠噠……

    一陣清脆的馬蹄聲響起。

    寧威望著虎子臣道:“第五步兵營的兄弟們莫慌!殿下讓我告訴你們,身為大明軍人!你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皇家近衛軍團近衛團太子親衛營,來也!”

    “兄弟們,我們的兄弟在與建奴死戰!告訴我,身為大明帝國的勇士,要怎么辦?”

    “殺韃子,救兄弟!”

    “殺韃子,救兄弟!”

    “殺韃子,救兄弟!”

    ……

    聽著這齊聲怒吼,瑚通格忽然感覺自己心中的一份永世不敗的執念轟然破碎。而眼前,虎子臣變得格外猙獰。

    “狗韃子,去死吧!”

    一道剔透的劍光閃動,趁著這一愣神,一柄簇新的短劍直直捅進了瑚通格的胸口。(未完待續。)

    PS:  感謝會稽山人007打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