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巫神紀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戰爭花絮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戰爭花絮

    浮空堡壘上,虞‘惑’分身若有所思的看著天庭的方向:“冥魔……一尊杖號……但是看他的實力,比冕號圣尊排名靠后的那幾位還要強出許多。。: 。???真是能夠隱忍啊!找了這么個機會,妄圖一次跨越兩個階位,成為冕號圣尊么?”

    古怪的笑了一聲,虞‘惑’揮了揮手,輕描淡寫的說道:“不過,的確是個好機會,在我們盤虞世界的征服歷程中,從未有過如此慘烈的損失。如果他能夠在這個時候斬殺幾個敵人的高級腦,那么這份榮耀,足以讓他成為冕號圣尊。”

    虞‘惑’的聲音雖然輕微,但是他身邊的很多虞族貴族都聽到了他的話。

    一名白蒼蒼,胡須幾乎能拖到地上的虞族老人‘陰’沉著臉哼哼了一聲,他輕蔑的掃了一眼虞‘惑’分身,冷淡的說道:“耶摩天……根據我們的了解,你雖然是血冕圣尊的兒子,但是你母族的血脈卑微,所以你的知識微薄,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冷笑了幾聲,這個渾身每根‘毛’里都透著濃濃書卷氣息的虞族老人微微抬起頭來,傲然說道:“類似眼前的慘敗,在我們虞族的歷史上還有許多次。不說太久遠的事情,就在一千三百萬年前,盤螺世界,在大夢荒原上,三位冕號圣尊的直屬家族‘私’軍聯手,被土著利用地利一戰覆滅。”

    “九百七十萬年前,盤咼世界,在黑明流沙,七位璽號圣尊的直屬家族‘私’軍,同樣被土著利用地利優勢,短短三個時辰被黑明流沙吞噬了正兵、仆兵和奴兵合計八百億人!”

    “還有五百四十三萬年前,在……”

    ‘噗嗤’一聲,一柄‘精’美的虞族刺劍從白老人的后心刺入,從他的‘胸’口刺了出來。持劍的一名虞族青年手腕一卷,將白老人的心臟絞得粉碎,一股黑‘色’的電流順著刺劍轟入老人的身體,將他的靈魂瞬間打得煙消云散。

    “沒有在我族典籍上記載的事情,就從未生過,這是我虞族至高法典最為神圣的規定。”悍然出手的虞族青年拔出長劍,向后退了幾步,退到了一尊冕號圣尊的身后,那冕號圣尊慢吞吞的說道:“所以,我一直強調,要約束好各族族人,尤其是衍月一脈的書呆子們。”

    冕號圣尊淡淡的說道:“有些捕風捉影的傳說,沒生過,卻被這些書呆子當做曾經生過的事實,偷偷‘摸’‘摸’的記載在了他們所謂的秘密檔案中,時不時的這些秘檔流傳出去,就引起了太多族人的躁動和不安,這種事情,我們必須嚴厲杜絕。”

    一名杖號圣尊笑著點了點頭:“所以,對這些胡說八道的人,必須嚴加懲罰,不管他是什么人,有多高的身份,多特殊的地位……任何人說了不該說的話,他必須受到懲罰。”

    虞‘惑’分身笑了,他看著這些灰頭灰臉,還沒從剛才的恐怖轟擊中恢復過來的圣尊笑道:“所以,今天盤古世界的這一戰,是英勇善戰的冥魔圣尊向無能的土著們動了最神圣的挑戰……在這之前……”

    所有的虞族圣尊同時笑了:“在這之前,什么都沒生過!”

    幾個‘精’怪奴隸小心翼翼的走了上來,將被殺的衍月一脈的老人尸體拖了下去。幾頭兇猛的戰獸張開大嘴,一通瘋狂的撕扯,這個‘膽大妄為’,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當著一群錯誤的人,說出了一大通錯誤的話語的衍月一脈的大賢者,就此煙消云散。

    一如他剛剛所說的那些事情一樣,這個衍月一脈的大賢者從未出生過、從未存在過,關于他的一切資料,會被某種神秘的力量迅的抹去,他存在過的一切痕跡都會迅消失,用不了多久,就不會有任何一個虞族貴族記得他、想起他、提到他。

    “只不過,如果髏杖圣尊能夠勝利,那么在這次征服戰爭中,他應該獲取足以匹配他勝利的榮耀。”虞‘惑’分身輕輕的笑著:“畢竟,這將是異常輝煌的勝利。”

    一眾虞族的圣尊相互望了一眼,他們紛紛點頭,認可了虞‘惑’分身的提議。

    雖然虞‘惑’分身侵占的是耶摩天的‘肉’身,現在他是以耶摩天的身份開口,在這些圣尊看來,耶摩天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但是按照虞族莫名其妙、拐彎抹角、虛偽荒唐、滑稽可笑的諸般法典,就算是這些圣尊,也無法忽視‘耶摩天’的任何意見。

    畢竟耶摩天為代表的那些虞族家族,是他們現了盤古世界、侵入了盤古世界,他們擁有某些被虞族的潛規則所認可的隱形權力。

    陽光普照大地,姬昊以陽光為眼線,欣賞了下方一幕荒唐無恥的悲喜劇,他上前了一步,向冥魔圣尊笑道:“你們知道血冕已經死了?所以,有空位子留給你們了?”

    冥魔瞇著眼,有點驚疑不定的看著姬昊:“你也知道,血冕隕落了么?”

    姬昊笑著點了點頭:“但是我認為,你現在不該冒險來挑戰我們……我建議,你現在去召集你麾下的將士,組織一支更加強大的軍隊。”

    輕蔑的掃了一眼冥魔,姬昊冷聲道:“殺死你們的戰士,我們將獲取大量的功德。功德是件好東西,所以,你不該死在這里,你應該回去多召集一些人來送死,給我們送上更多的功德……這才是你應該做的事情!”

    姬昊的話簡直無視了整個盤虞世界的所有異族,他根本將盤虞世界的虞族貴族們當成了送‘肉’上‘門’的‘肉’豬。冥魔惱羞成怒的咆哮了一聲,手中髏杖突然燃起了灰‘色’的大火,他揮動著髏杖狠狠的向姬昊打了下來。

    姬昊隨手一拳轟在了髏杖上,冥魔的臉‘色’驟然一變,一股巨力震得他連連后退,他手中髏杖都差點被姬昊一拳打飛。他駭然看著姬昊,驚聲喝道:“好大的力氣!”

    笑著向冥魔‘逼’近了兩步,姬昊壓低了聲音笑問道:“我很好奇,你們虞族是不是把你們在遠征中的所有失敗全部給抹去了?嘖,剛剛我們消滅了你們多少戰士?似乎你們并不心痛?你們似乎有過更加慘重的損失?我對這些事情很感興趣,能給我說說么?”

    冥魔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仰天長嘯了一聲,髏杖中頓時有無數灰‘色’的人影飛撲而出,帶著尖銳的嘯聲向姬昊涌了過來。8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