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滄狼行 >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回 怒毆孕婦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回 怒毆孕婦

    房中的三人全都臉色大變,黑石道長一聲怒吼:“耿少南,你這個叛徒!”他一揚手,就要回身撲上去,卻給徐林宗猛地擋住,順手把那匣子塞到了他的手上,低聲道:“師叔快走,我來斷后!”

    黑石道長咬了咬牙,飛身就從窗子撲了出去,外面響起幾聲叫聲:“有賊人!”然后就是幾聲破空之聲,配著著幾聲慘叫和身體撲地的聲音,很快不見了下文。

    耿少南的滿眼盡是淚水,緊緊地盯著床上的何娥華,甚至沒有看飛出去的黑石道長一眼,他的臉上,盡是痛苦與絕望之色,甚至撐著門,隨時象是要倒下:“到了最后,你還是,你還是為了這個男人,為了這個男人,背叛我,你對我說的話,你說你會愛我,做我的妻子,全是假的!”

    何娥華慌得語無倫次,徒勞地開口道:“不,不是這樣的,大師兄,你,你誤會了,我只是。”

    徐林宗冷笑道:“耿少南,昔日因,今時果,你怎么害武當,怎么欺負彩鳳的,今天我原樣奉還,師妹,跟我回武當,我最后一次問你。”

    何娥華突然大叫道:“不,你走吧,我不會跟你走的。”

    徐林宗嘆了口氣,手一揚,一樣鯊皮鞘的匕首就落到了何娥華的床上枕邊,他冷冷地說道:“保護好自己,師妹。”

    徐林宗的眼中冷芒一閃,飛身就要向著黑石道人飛出的那個窗口飛去,耿少南突然全身上下騰起了熊熊的烈焰,那憤怒的吼叫聲幾乎要把屋頂給掀塌:“不許走,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徐林宗的臉色一變,厲聲道:“你當我怕你不成!”他渾身的青氣猛地一漲,背上的太極劍“嗆”然出鞘,頓時就抄在了手中,兩只眼睛,也變得深藍一片。

    耿少南咬牙切齒地說道:“好,今天就是你我決戰之時!”他周身的紅氣兇猛地暴溢,整個室內,變得烈焰滾滾,讓人如置身火山,何娥華突然嚶嚀一聲,飛身撲上,緊緊地抱住了耿少南,哭道:“大師兄,別這樣,我求你了,師妹求你了,求你看在我,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要出手,求你了!徐師兄,快走啊!”

    徐林宗的眼中藍芒一退,嘆了口氣:“師妹,珍重!”他的身形突然倒飛而出,一下子就不見了蹤影。

    耿少南狂吼一聲,幾乎要噴出血來,猛地掙脫了何娥華的一對玉臂,這一下他用了全力,掙得何娥華飛出兩丈,重重地摔到了床頭,痛得捂住了小腹,痛苦地哀號了起來,耿少南本能地想要追出去,可是一聽到何娥華的叫聲,眼中的紅光頓時就退了,藍光劍落地,他一下子跑去扶住了何娥華,急道:“師妹,你怎么樣,沒有事嗎?”

    何娥華掩著自己的小腹,滿頭盡是冷汗,沉聲道:“我,我,我肚子好痛。”

    耿少南嘆了口氣,把何娥華抱上了床,說道:“沒事,不會有事的,師妹,我現在就去找御醫,我是皇子,我一定能找天下最好的醫生來看你的。你把冊封詔書給我,我現在就去恢復身份。”

    何娥華突然停止了叫喚,神色中透過一絲慌張,扭過了頭,耿少南微微一愣,他的心猛地向下一沉,這會兒他終于回想起來,剛才徐林宗遞給了黑石道長一個木匣子,看起來好生眼熟,可不正是何娥華放冊封詔書的那一個?!

    耿少南激動得全身都在發抖,吼了起來:“難不成,難不成你把我的太祖錦囊和冊封詔書,都給了他們?!”

    何娥華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慌亂,她不敢面對耿少南那火山噴發般的目光,扭過了頭,閉上眼睛,輕輕地點了點頭。

    耿少南只覺得兩眼一黑,胸前的一股血氣上涌,頓時就塞得他整個腦袋都是,一股不可阻止的力量,直沖他的喉頭,他一張嘴,“哇”地一聲,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染得何娥華的胸口棉被上,整個開了一大片血花。

    何娥華這一下也慌了神,連忙扶住耿少南,急道:“大師兄,你不要,你不要這個樣子,我這是,我這是為了你好,你只有斷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夢想,才能。”

    耿少南突然一陣無名火起,他猛地把何娥華往床上一推,把師妹重重地摔到了床上,吼道:“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徐林宗說什么你就信什么,對不對,為什么,為什么你就不肯信我的話?我沒跟你說過嗎,這錦囊是我們唯一能保命的東西,是唯一能保住我們孩子性命的東西,你不知道嗎!!!”

    何娥華腹部一陣劇痛,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她痛苦地捂住了肚子,厲聲道:“耿少南,你瘋了嗎,你,你怎么,你怎么可以打我一個孕婦?!”

    耿少南沖上前去,緊緊地抓著何娥華的肩頭,十指幾乎要隔著衣服掐進了她的肉里,他的聲音如同雷神一般,在何娥華的耳邊回蕩著:“為什么,你告訴我為什么,為什么你要背叛我,我已經把我的心都交給你了,我把我最重要的東西都交給你了,這還不能證明我對你的心,對你的愛嗎?為什么你要把我的命交到徐林宗手上,把你的命,把我們孩子的命交出去,任人宰割,為什么?!你以為他們會放過我嗎,你真的以為他們會饒過你嗎?!”

    何娥華肚子痛極,肩膀開始劇烈地扭動起來,大聲道:“放手,你給我放手,別碰我,你別碰我!”

    耿少南越來越怒,大吼道:“對,我不可以碰你,徐林宗可以,他一來你人就軟了,就撲到他懷里,對他千依百順,就是他要你殺了我,你也會毫不猶豫,來啊,你把我的錦囊,把我的詔書全給了他,何不順手推舟,把我的命也給他啊,啊哈,他不是給了你刀嗎,來,殺我,殺我啊!”

    耿少南一邊吼著,一邊抓起徐林宗留在枕邊的刀,猛地一拔,一股腥氣撲鼻,藍光閃閃,顯然刀身上淬了劇毒,耿少南把這刀柄硬塞到何娥華的手里,吼道:“來啊,殺我啊,殺了我你就可以回武當,跟你的徐師兄長相廝守了!”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