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滄狼行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回 陰影中的徐林宗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回 陰影中的徐林宗

    錦衣衛總部外,一棵大樹后,四雙眼睛冷冷地盯著耿少南在陸炳和十幾個錦衣衛士的簇擁下,騎馬而出,向著城中的方向奔去,兩頂斗笠之下,徐林宗和鳳舞的臉漸漸地顯露了出來,神色各異。

    鳳舞看著耿少南離去的背影,眼神中愛恨交加,銀牙不自覺地咬得格格作響,徐林宗冷冷地說道:“怎么,這個男人狠心拋棄了你,你還是對他難忘舊情嗎?”

    鳳舞沒有接這話,嘆了口氣:“愛的是非對錯,又有誰能說得清呢?如果他不是這么喜歡何娥華,也許,我也不會愛上他。”

    徐林宗勾了勾嘴角:“你是不是有些猶豫了,后悔了,不想完成計劃了?這可不止是愛的事情,而是關系天下蒼生命運。我們之前已經說過,那個太祖錦囊,是絕不可能憑之得到天下的,一個太祖遺詔,又怎么可能號令現在天下的蒼生?耿少南如果沒了太祖錦囊的希望,一定也不會善罷甘休,必然會起兵奪位,那就是全天下的災難了。”

    鳳舞咬了咬牙:“那是你們這些名門正派考慮的事情,我沒有興趣,天下是太平也好,是戰亂也好,跟我也沒什么必然聯系,我現在心已經死了,只想報復這個狠心的男人。”

    徐林宗微微一笑,說道:“其實咱們以前的約定還是可能實現的,你心里還是愛他的,對不對?”

    鳳舞的眼中光芒閃閃,沒有說話,粉拳卻是緊緊地握了起來。

    徐林宗點了點頭:“嗯,看來我沒有猜錯,只可惜,他滿心都是我師妹,只要他們還在一起,你的想法就永遠不會實現,在武當的時候,我們就相約過,我來揭穿耿少南的真面目,那樣師妹一定會離開他,他失了師妹之時,你再趁虛而入,就可以達到你的目的了,只可惜最后出了點岔子,要不是你騙我說澄光道人的武功蓋世,我也不會在最關鍵的時候去設局擒拿澄光道人,反而讓耿少南有機會劫持師妹逃離。鳳舞,這是你自己種下的惡果,只有你自己品嘗了。”

    鳳舞咬了咬牙,喃喃地說道:“難道,這世上真的有因果循環嗎?”

    徐林宗冷笑道:“善惡終將有報,你和耿少南,這不都是在為以前的行為還債嗎,他作惡多端,本就該死,但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以私下放他一條生路,這已經是我,作為武當掌門,能作出的最大讓步了。如果不是考慮到你跟我合作,也幫了我不少忙,擊殺了澄光道人這個禍首,我是不會開出這樣條件的。”

    鳳舞轉過了頭,死死地盯著徐林宗,說道:“我問你最后一遍,你若是得手,毀了他的皇帝夢之后,真的可以放過他嗎,可以放過我嗎?”

    徐林宗勾了勾嘴角,說道:“你放心,他現在只是一門心思地要當皇帝,這個是我絕對不會允許的,除此之外,畢竟我跟他同門二十多年,上次你打我下懸崖的時候,他也是舍命來救,這份情意我還是記得。現在我別的不多想,只想兩件事,一個是阻止耿少南的皇帝夢想,另一個,就是救出小師妹,除此之外,也算是跟耿少南恩怨兩清了。”

    鳳舞咬了咬牙:“可是他要是沒有了何娥華,會怎么樣?真的會跟我在一起嗎?他那么愛她,會不會。。。。”

    徐林宗笑著擺了擺手:“不用擔心,這耿少南如果真的這么愛師妹的話,那沒有了權力,他無法保護小師妹,只怕會親手把小師妹送回武當的,到時候他只剩一個人了,孤獨寂寞,你再趁虛而入,不就可以達到你的目的了嗎?”

    鳳舞的眼中光芒閃閃:“當真如此?”

    徐林宗收起了笑容,說道:“究竟我要怎么跟你解釋,你才會信?要是你不信我的話,那我現在就走,你就自己去想辦法奪回你愛的男人吧。”

    鳳舞連忙說道:“等等,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

    徐林宗收回了剛準備邁開的腳步,回身看著鳳舞,平靜地說道:“說吧,我的時間不多,你若不肯助我,我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鳳舞咬了咬牙,說道:“就算你肯放過他,太子呢,那些大臣呢?會不會仍然把他要斬草除根?你現在想從我這里知道太祖錦囊的事,還想見到何娥華,自然一切都好說,可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東西后,我便再無利用價值,你真的會依約踐諾嗎?”

    徐林宗冷冷地說道:“你若不信我,為何要來找我?我徐林宗為人光明磊落,言出如山,這是我們武當弟子必須做到的,如果我出爾反爾,早就取你性命了,還會等到現在嗎?我再說一次,耿少南的事,太子現在還不知道,如果我們提前破壞了他的陰謀,那太子都不會知道有這么一個人的存在,這件事我現在連我爹都沒有告訴,清流派的大人們也不會知道。你還有什么可擔心的呢?”

    鳳舞看著耿少南的身影消失在了遠處的大街拐角處,眼中光芒閃閃,還是在作著復雜的思想斗爭,終于,她一跺腳,沉聲道:“好,徐林宗,我就信你這回,若是你言而無信,害了他,那我鳳舞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徐林宗點了點頭:“說吧,太祖錦囊里到底是什么東西,還有,師妹在哪里?”

    鳳舞正色道:“太祖錦囊里,只有一個無字的黃色絹帛,要靠朱氏子孫的血,才能顯現字體,耿少南用自己的血讓字現形,上面寫著,持此詔書者,可攜此詔,去后宮文史殿,取出地字號第九百八十七號文字,翻至第十七頁,同樣以朱氏子孫之血沃之,即可顯示太祖遺詔,持之者可得天下。”

    徐林宗長舒了一口氣:“地字號第九百八十七號文字,第十七頁,記下了,看來這應該是什么藏寶圖之類的東西,哼,果然不出我所料,萬一這東西讓耿少南得了,最后還是會走到起兵奪位這一步。”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