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翡翠之塔 > 第八百九十九章 救援 1

第八百九十九章 救援 1

    飛艇之上。

    德羅.雷霆異常熟悉的駕駛著飛艇,迪恩站在一旁看著年輕人面對著數十個按鈕和四五個操縱桿游刃有余的模樣,不由微微驚訝。

    即使有著家鄉的經歷,對于機械并不陌生的迪恩,在這個時候也只是大致弄清楚了眼前操控臺上一些按鈕和操縱桿的作用。

    像是德羅.雷霆這樣游刃有余的使用,迪恩自問至少需要數天的培訓才行。

    “圣者大人!”

    德羅.雷霆看到了迪恩驚訝的目光,不由露出了一抹苦笑,他說道:“這可不是我的本事,只是我在先祖的記憶中看到的……我昏迷的時候,或許在您看來只是幾分鐘,但我卻感覺經歷了幾十年先祖的人生——那種從開始到結束!”

    說到這,年輕不由一頓。

    面容上再次出現了黯然、愁苦,他先又在操控臺上按下了幾個按鈕,確定了方向,讓飛艇能夠自行飛翔后,就以一種鄭重的口吻,向著迪恩說道:“圣者大人,有些事情我想向您訴說……不、不是這次的行動!是、是我們雷霆家族,不、不,是我個人的!”

    年輕人的話語有些顛三倒四,再加上面容上的鄭重,足以告訴迪恩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重要到已經讓眼前的年輕人的心徹底的亂了。

    “好的!”

    迪恩沒有拒絕。

    在之前圣盔城的時候,他就已經發現了年輕人的不對勁。

    而此時他們所要面對的事情,絕對不能夠在這樣的情緒下進行。

    至少,迪恩不希望原本的助力變成了拖累。

    所以,盡可能的解決眼前年輕人的問題,才是最佳的選擇。

    德羅.雷霆在前,迪恩在后,向著飛艇的下層走去。

    當走過最后一個臺階的時候,眼前豁然開朗,有一個足球場那么大。

    迪恩并沒有意外。

    能夠以空間技術隱藏這艘飛艇。那么用這樣的技術擴展飛艇的內部也就是理所當然的,更何況,眼前的德羅.雷霆竟然選擇了這艘雷霆號做為救援,那么必然要有著足夠的運載空間。

    當然了。迪恩看著四周,依舊是驚訝的。

    對于空間的使用,迪恩一向是陌生的,與其搭邊的,也就只有一個次元袋了。

    “真是讓人驚嘆的空間技術!”

    迪恩贊嘆著。坐在了一張椅子上,看向了德羅.雷霆。

    聽到了這樣的稱贊,年輕人并沒有如同往日一般露出驕傲,相反臉上的神情越發的黯然、苦澀起來。

    “圣者大人……”

    德羅.雷霆猶豫了片刻后,這才繼續的說道:“我的先祖并不如我與您想象中的那樣偉大……他是一個盜賊!”

    經歷了猶豫,在說出這句話時,年輕人似乎松了口氣。

    然后,語速也變得極快起來:“先祖最初只是一個小毛賊,混在一個盜賊團內,接著因為一次.盜.墓行動。盜賊團的所有人都死在了那所墓穴內,只有先祖因為資歷不夠守在最外圍,才逃過一劫,然后,先祖挖出了盜賊團的積蓄,開始變換身份——貴族!”

    “改換了身份后的先祖,獲得了極大的便利,不僅財富越來越多,實力也越來越強,最終反叛了當時的領主。建立了屬于自己的雷霆城邦!接著,以雷霆家族為名義,征伐周邊,擴充著整個雷霆城邦的領土。修建了雷霆城、圣盔城——在此期間,任何擋在他前面的人,不論是朋友,還是親人,都難逃他的處死!面對敵人時,更是手段殘忍……剝皮、炮烙這些刑罰都在當時的雷霆城邦興起!”

    “這與我知道的先祖完全的不一樣!我的父親曾經告訴過我。我們的先祖是英明、偉大、勇敢、正直的男人,他追擊盜賊團,清除土匪、強盜,反抗暴政的領主,建立雷霆城邦,讓更多的平民過的富裕、自由……但、但這一切都是假的!先祖本人就是盜賊、土匪、強盜、暴政的領主,當時的平民們聽到他的名聲更是能夠嚇止小兒啼哭!”

    “一切的一切都是騙局、謊言,所謂的雷霆的榮耀,就是自欺欺人的遮羞布!”

    年輕人縮在椅子中,整個人淚流滿面。

    一副信仰完全崩塌的模樣。

    看著德羅.雷霆的模樣,迪恩不由嘆了口氣。

    顯然,之前的經歷,刷新了這位年輕人的三觀,只不過,刷新的有些太過徹底了,對方的年紀不足以接受的地步。

    對方雖然是雷霆城邦的少主,也有著一定擔當,且初步明白了取舍。

    但是,距離明白所謂的‘黑暗’,還差了很多。

    如果再過上十年,不,哪怕是五年,只要對方成為了真正的上位者,那么,一切的一切就會變得迎刃而解了。

    只是,以對方現在的狀態,不要說五年了。

    恐怕,連一年都無法等下去了。

    而且,一旦發生了什么觸及到內心最脆弱部分的事情,絕對會扭曲對方的觀念,徹底陷入到瘋癲之中。

    這可不是迪恩愿意見到的!

    至少,在與對方同行的這段時間,迪恩希望對方是正常的。

    “歷史,是以勝利者來書寫的!不論過程怎么樣,結果才是最為重要的——這樣的話語,你聽說過嗎?”

    迪恩反問道。

    “聽說過,但是……”

    年輕人下意識的反駁道。

    “沒錯,但是誰也無法否認在過程中付出努力的人,不論是失敗者,還是成功者——所以,一部分的真實,總是被人們追尋著,即使這個追尋的道路布滿了荊棘、刀劍、火刑架也是一樣的!因為,他們的內心堅定不移!”

    “追求真實?!”

    年輕人一怔。

    “不,你不需要追求真實——因為,你已經知道了真實!而你需要做的是,讓這份真實,變得更加真實——你要去救援雷霆城的俘虜,因為你有著雷霆的榮耀,你是雷霆城邦的繼承者!而雷霆城邦的人們也愿意追隨你的腳步。你的先祖被人歌頌只是因為暴政的虛假,而你如果被人歌頌的話,則是因為每一次的努力!”

    迪恩一步步的引導著對方。

    “全心全意的為了自己的臣民而努力著——我來自的那個世界,就有著一位大人。她就是這樣做的,所以,在她的身邊聚集了無數志同道合的人來幫助她!”

    “您的世界,一定很美好!”

    年輕人的雙眼露出了向往。

    “美好?”

    迪恩自嘲的一笑。

    “人心**的蝶姐,怎么可能美好?那位大人也曾戰死。追隨者一同慷慨赴死,但卻又有什么用?只不過是在勝利者的榮耀上添加了一筆功勛!而殘余者,只是茍延殘喘,被冠以反叛者、刺客等名頭!”

    “這、這……”

    原本面色緩和,臉露向往的年輕人徹底的呆愣在原地。

    他此刻的大腦徹底的一片混亂。

    “怎、怎么會?那樣的大人怎么會戰死?她不是完全的為臣民全心全意的服務著嗎?”

    年輕人喃喃自語著。

    “她是為臣民全心全意的服務著,但這并不代表她不會戰死——一些臣民認同著她,而一些臣民則視她為仇寇,因為……利益!那位大人的存在,阻擋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當時的她必死無疑!”

    迪恩淡淡的說著。

    似乎一切都已經和他沒有關系了一般。

    “曾戰死?那位大人又復活了?”

    年輕人思維混亂著,過了好半晌才發現了迪恩話語中的矛盾之處。

    “嗯,那位大人又復活了,她的追隨者們也復活了!那位大人的志愿不變,追隨者們也都是如此,只有一個家伙有了些改變,就如同那蝴蝶的翅膀一般輕微的閃動著,讓一切變得不一樣了——那位大人成神了,追隨者們也都安穩的生活著,一切的一切都變得美好起來!”

    迪恩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圣者大人您在騙我,對不對?人怎么可能會死而復生?更何況是那么多人的死而復生,還有扭轉時間,就算是神也無法做到那種事情!”

    年輕人苦笑起來。

    “嘖。被你看穿了啊!枉我還這么努力的編故事!”

    迪恩一聳肩,整個人靠在了椅子中。

    看著迪恩的模樣,年輕人收斂了苦笑,他正色的看著迪恩,一字一句的道:“謝謝您,圣者大人!”

    “謝我什么?我就是給你講了個故事!”

    迪恩微瞇著雙眼笑道。

    “但是。我在這個故事里知道了很多的事情——我是雷霆城邦的繼承人,我有責任保護自己的臣民不受外敵的傷害!哪怕我的麾下也有著不認同我的人,我也不能夠改變自己的初衷!因為……即使我戰死了,我也不孤單,我有著同行者,也有著……那些會思念我的人!那些思念我的人,一定會希望我復活,就如同您的故事中描述的那樣,我會被人們認可,成為‘神’,我的追隨者們也會永生——即使都是以另外一種方式!”

    深吸了口氣,年輕人站了起來,臉上的黯然、苦澀全部的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堅韌與頑強。

    “榮耀絕對不是靠著文字和話語來維護的,它有著更深一層的含義——榮耀即吾命!”

    德羅.雷霆緩緩的說道。

    然后,再次沖著迪恩鞠躬施禮。

    做完這一切后,德羅.雷霆大踏步的向著飛艇上層走去。

    “好像有些說過頭了啊?”

    看著對方的背影,迪恩嘀咕著。

    不過,下一刻,他就被一直惦念的那張卷軸轉移了注意力——

    【是/否消耗1000XP,進行辨認?】

    “是!”

    迪恩肯定的回答道。

    PS 第一更~

    呃,頹廢睡午覺睡過了……

    抱歉的說!(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