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章 館主的資格

第二章 館主的資格

    演武場上。

    秦朝玩累了,就打打太極版二郎斷門刀,打拳累了,就拿著刀當筆在沙子上寫‘毛筆字’,一開始還只有人訓練休息時視線被秦朝打拳吸引住,可不知什么時候,秦朝寫字,也有人目不轉睛盯著看。

    除了秦氏三姐妹。

    寫字的小秦朝仿佛也成了演武場上一道亮麗風景。

    人是很容易被感染的,漸漸的秦龍、秦虎等一幫男孩也喜歡在休息時到場邊沙地上寫寫劃劃,既練字,又練了文。

    而后眾人也慢慢發現。

    也就秦朝有吸引人視線的神奇能力,其他孩子秦龍、秦樹、秦啟、秦虎等,甚至一些少年、青年、大人疑惑之下親自上場寫字都那個熊樣,再怎么擺姿勢也沒有那個神韻。

    秦家人頭腦向來簡單,不喜多想,自然除了故意隱瞞的秦雪沒人去深思其中的道理。

    于是在有心人的制造下。

    “小秦朝愛寫字!”

    “小秦朝與毛筆有緣,與文字有緣!是文曲星轉世!我秦家有希望了!”這話在秦家寨開始流行起來,隨著這話的流行,秦朝書法和太極文武合一的功法也漸趨完成!

    八月六。

    秦家祠堂巨大的正堂內,秦樂刀、秦樂鷹、秦書文等族中精英齊聚一堂,老族長上首肅穆而坐。

    “此次鄯闡府出現事故。”老族長聲音威嚴,“老夫不想多追求事責,這次族會,只說一點,鄯闡府城的秦家武館需要一名女性館主坐鎮,派誰去?”

    “女性館主?”很多人皺起眉。

    鄯闡府是大理屬一屬二的大城,到那里當館主,即便只是一個副館主也絕不能寒磣,而秦家武館的館主又不可能派二代高手去,免得讓人笑話后繼無人,可三代秦家女性中,符合條件的就只有秦凝、秦雪、秦雨三姐妹。

    秦凝年紀太小,不合適。

    秦雨又另有要事脫不開身,那么就只剩下一個。

    “族長,只能讓秦雪去了。”

    “讓雪丫頭去吧!”

    秦書婁、秦書武說道,秦老族長微微一頜首:“我意以為也是她最合適,大伙可還有其他意見?”

    “雪丫頭么?”秦樂刀心中一忐。

    這時一旁秦樂鷹忽的一聲笑:“族長,派秦雪丫頭去沒問題,可是有一點得弄清楚明白,雪丫頭是什么身手,這一次去又是什么待遇?”

    “對,族長,鄯闡府只有秦雪合適去,可是她的身手……”秦書海也朗聲說道。

    秦樂刀眉頭更緊:“樂鷹,書海叔,這不明擺著么,雪丫頭第三代排第七位,這待遇就按此定,有何不對?短短不到一年,難道她身手還退步了不成?”

    “哈哈!樂刀你急什么?”秦樂鷹一聲笑,怪異的看著秦樂刀,“三代弟子的七師姐是秦雪沒錯,可我聽說這丫頭這幾個月來一直修煉你們家秦朝秘傳的二郎刀法,練得那個認真,說不準她就成六師姐,五師姐,甚至大師兄了!”

    “樂鷹!”秦樂刀臉一沉。

    “好了,真金不怕火煉。”秦老族長冷聲開口,眼里閃過一絲怪異的光芒,“我看大家對秦雪的身手都有些疑惑,老夫正好也有疑惑,既如此,測一下便是。”

    “也好!”

    “正該測。”

    “叫秦凝過來。”

    ……

    很快大堂正中,秦樂星、秦斗、秦亮、秦風等第三代排名前八的八個青年男女攜刀而立。

    “雪丫頭,你去和秦霜過幾招吧。”秦老族長開口。

    “秦霜?”

    秦樂刀心中一沉:“族長,雪丫頭排第七,怎么不叫排第六的凝丫頭上,而是讓第五的秦霜上?”

    老族長淡淡瞥了秦樂刀一眼:“凝丫頭和雪丫頭是親姐妹,她不合適!”

    “可讓秦霜上對雪丫頭也太不公平了吧?”秦樂刀還要說。

    “這樣吧。”

    秦書海開口:“十招,就以十招為限,秦雪只要接得下秦霜十招,便算過關,讓她以七師姐的待遇去鄯闡府。”“這法子好。”眾人也點頭,其實待遇什么的不重要,眾人就是想看看秦雪的身手會不會退步,畢竟寨中的謠言傳得很兇,而且,他們也都有目共睹,秦雪確實不怎么練刀了,練得最勤的反而是秦朝那套。

    “雪丫頭,秦霜,聽到了沒有。”

    秦老族長面無表情的沉聲:“秦霜,你要盡全力,十招若能拿下雪丫頭,老夫另給你重賞,好了,上去吧!”

    “是!”

    秦霜眼中發亮。

    “七師妹,師兄這次得罪了!”秦霜向秦雪賠笑說道,一震身,飛落在大堂下中央,秦雪不練正經刀,寨中誰不好奇她這么幾個月身手退步了沒有?

    “沒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師兄全力出手就是。”秦雪嫣然一笑,自家知道自家事,現在別說十招,就是一百招,秦雪也不擔心。

    厚背刀一閃,從天摟頭而下。

    秦霜一出手便是五虎斷門刀中的大招。而這時秦雪身形也動了,一邁步,落腳腳尖先著地,悄然無聲,柔軟得仿佛無骨,而后刀光一亮,姿式漂亮得仿佛藝術。

    “咝!”

    整個四周一雙雙眼睛都亮了起來。

    秦雪刀法退步沒有且不說,至少有一點,動作和去年年比比,大方、舒展、自然,隱約有了一絲秦朝打慢版二郎刀那種行云流水般的悠然。

    “好刀!“

    秦樂鷹眼睛都笑瞇了起來。

    秦樂刀心卻一沉:“這丫頭,朝兒臭嵬子那刀法居然被她練到了……”

    四周的老人很多眼中也露出異色,秦雪學刀七八年,七八年,且是打小七歲就開始學,早就有了屬于她自己的根深蒂固的固定姿式。

    小時候學的東西最頑固。

    她學秦朝的刀,也就那么幾個月,幾個月平時慢慢練習時不出錯就已經非常難做到了,可現在,激烈打斗,動輒傷亡的極度危險時刻,這時做出的動作往往就本能。

    “這得修煉朝兒的刀法有多勤?”秦樂刀臉沉如水。

    “鏘!”“鏘!”“鏘!”“鏘!”“鏘!”

    刀光劇烈變化,秦霜沉著臉,一刀比一刀猛,越出招臉上的猙獰就越狠,秦家刀法,不論是二郎刀,還是五虎刀,都有一個‘斷門’兩字,所以又統稱斷門刀,就是絕門斷戶的意思,自然最是兇猛、慘烈、霸道、狠辣,秦霜就算沒將秦家刀法使到最高境界,可絕對能給小兒輩作教科書似的示范。

    這樣的招法原本是很讓長輩可喜的。

    可此刻。

    一些老者看向秦霜時突然眉心蹙起,教科書似慘烈的刀法這一刻,落入眼中偏偏總讓人有一種無比的違和感。

    “是雪丫頭!”

    秦老族長腰背微微挺直,眼里有著微笑的看向自家孫女。

    “雪丫頭的刀法如行云流水,秦霜的刀,不管再怎么狠猛慘烈,她都像不帶一絲煙火氣便化之于無,在她這種神仙般的刀法面前,再慘烈,再狠辣都仿佛成了小孩子過家家似的故作兇惡,能將我秦家斷門刀的慘烈,變成過家家似的兒戲,嘖,老夫這是第三次看到了。”

    老族長微微點了下頭。

    十招真打起來只在頃刻,很快兩道身影便分了開來。

    相距一丈,秦霜劇烈喘著氣,通紅的雙眼狠狠看著對面的秦雪,臉上獰猙漸漸消逝,眼里卻浮現出一絲不可置信的光芒。

    “秦霜,怎么回事?”秦樂鷹冷喝響起。

    “叔,我……”秦霜咬唇。

    “霜兒。”秦書海也一皺眉,沉聲道,“我知道上次周廣同之事對你打擊很大,這幾年你一直都把主要心思放在培養,挖掘,打磨小兒輩們的武學上,能為我秦家帶出一批人,讓我秦家后繼有人,這是好事,可是你自身的武藝也得用心點,嗯,下去吧!”

    “是!”

    秦霜不甘應聲,而后秦霜、秦雪、秦樂星等第三代前八的師兄弟一一退出大堂。

    “諸位,怎么看?”老族長淡然開口。

    秦書文眼睛閃著光吐出一個字:“好!“

    其余眾人則是一片沉默,那秦書月,秦書經等眼力十分高明,經驗又極豐富的老人都雙目異彩連連,秦書武、秦書婁等則是還沉浸在剛才電光火石的打斗中那秦雪應對的十招刀法。

    “剛才,秦霜已經盡全力了,霜兒他這幾年雖然精力在培養小輩們身上,可刀法,并沒有退步。”秦書月淡然開口,“霜兒全力,雪兒應對得,如果老夫沒看錯的話,雪兒應對時還有余力。”

    “霜兒原本就比雪丫頭強不少,這次又全力出手。”秦書武也含笑開口,“這都讓雪丫頭舉重若輕的抗下了,不錯!”

    “舉重若輕?”

    很多人眼睛一亮,能坐在這里的都是精英,眼力何等高明,秦雪的刀法除去那種仙氣般的神韻外,本身也似乎很有種余力無窮的感覺。這種余力無窮,在短時間打斗中作用不大,可持久戰,甚至能把比自己強的對手給活活拖死。

    (謝謝‘長尾景虎’,‘982880980’打賞,‘強悍男人的心’評價票!)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