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十一章 飛速蛻變的七師姐

第三十一章 飛速蛻變的七師姐

    內家拳向來是‘事少功多’,看著簡簡單單沒什么,里面要做的東西多著了,而太極拳作為內家拳中最兇猛霸道的拳種之一更是如此,秦朝只教秦雪一個月,自然不可能處處都教到,只挑簡單或者重要的教她。

    這一學,秦雪才發現自己以前所想完全錯誤了。

    她秦雪是什么人?

    秦家寨這一代第七高手!雖然比不上她妹妹秦凝的資質,可習武的天份也是驚人的,往常要學刀法,除非真正高深奧妙的刀法,差一點的,只要有人教,往往幾天就完全可以記住每一個細節,之后要的就是練習了。

    可這秦朝創的刀——

    閉五行!

    較二十四法!

    較內外三合!

    或練五臟,由內入外,或演身形氣質{ ,由外入內,或內外統合,單單一個簡單的站立,便要注意很多東西。比學一套新刀法還讓她傷神!

    而且,這些東西大都是以前她學武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想都不想不到的東西!

    清晨,朝霞滿天。

    白衣少女迎著朝霞,雙手前伸,半屈半張似抱著一個球,如果有懂行的一定能看出,那是內家拳法中的樁法。

    “二姐。”

    少女旁邊略矮半個頭的秦凝笑意盈盈,圍著站樁少女轉悠著,妙目中異彩連連。

    “秦朝小屁孩倒也有點手段,別的且不說,你這站姿呀,嘖嘖,還真是挺漂亮的,看起來很精神,就是不知是什么名堂?”秦凝笑說著又一指秦雪的雙手,“對了,站著時干嘛要雙手空抱?那是抱什么,有意義么?”

    凝雪雨三姐妹最為親近。

    知道秦雪和秦朝學拳法,秦凝、秦雨一方面瞞著父母,一方面也好奇,今天一大早便抽空跑來了秦朝家,而后一到后院,便看到金色陽光下,少女迎著朝陽一直這么雙手空抱著,一動不動的一站就是一盞茶時間,至今都沒換姿式。

    秦凝學刀這么久,又是老族長的親孫女,也算是見多識廣,什么樣的練功方式沒聽說過,可傻站著,而且雙手空抱練拳法卻從沒聽說過,這時自然好奇。

    “姐姐真想知道?”

    脆亮的童聲響起,那是少女旁邊也雙手似抱非抱肅立站樁的小男孩。

    只見秦朝一收手,眼睛笑得都瞇了起來:“六師姐啊,小朝哥的拳法那可是從來傳女不傳男,傳妻不傳妾,傳妾要傳漂亮的,六師姐你沒胸沒屁股,好在臉蛋將就得過去……”

    “啪!”

    秦凝直接一揮手,敲在秦朝腦袋上:“小屁孩,別說廢話!來,跟六師姐說說,為何要罰二姐站?還要雙手空抱?”

    “什么叫罰站,那叫站樁,有點文化好不好?拳法講究由易入難,由靜入動,小朝哥發明的樁法講究的是……”

    “啪!”又是一記彈指敲在秦朝小腦袋上。“六師姐,你這么潑辣,以后會嫁不出去的……”

    ……

    “二妹。”

    秦雨也好奇的看著站樁的秦雪和秦朝:“你學的這,是拳法么?你不是說跟朝兒學那套二郎斷門刀的么?”

    “這就是刀法呀!”

    秦雪嘴角露出一絲興奮的笑容。

    “大姐,朝兒的東西雖然很麻煩,不過我覺得這麻煩,是將武想到了深處才有的。”秦雪興奮說道。

    “想到了深處才有的?”秦雨一怔,這吹得也太夸張了吧?

    “嗯!”秦雪重重一點頭,臉上有一種撿到寶一樣的興奮,“秦朝的刀法,很細膩,所以看起來怪異,才有了這樣的練功方式。”

    秦凝也連看過來:“二姐,你也太看得起這小屁孩了吧?”

    “大姐,三妹。”秦雪吸了口氣說道,“我嘴笨,說不清楚,總之,如果你們信我的話,不妨也學學,這套刀法,我真的感覺不錯,說不定有異外驚喜。”秦雪確實很自信這一次向秦朝學刀,絕對沒錯,要知道她秦雪別的不行,可論武學眼光那是極有自信的。

    秦朝傳的東西,乍看起來不是畫蛇添腳就是無關緊要,可這幾天她一有空就將每一個學的內容,即便是站立中的頂抱扣等都細細思索,想多了就發現一些初始覺得不對勁的,其實推衍到極深極微妙處是非常符合武學道理的。

    這些道理平時你站著傻想,是想不通的,只有學了,而且真正做到身體合了才能感覺到。

    可以說。

    這,就是將練武細分化!

    把練的過程掰開來,揉碎了,又重新組合!

    可這掰開組合。

    秦雪瞥了眼秦朝,美目閃著佩服的光芒。將練武細化,掰開揉碎,道理看起來簡單,可是秦朝傳的東西怪就怪,秦朝不點破,你再怎么思索也想不到。

    秦朝點破了,你也想不到。

    只有照著秦朝講的練,練到了一定程度身體合了才能感覺到。

    “算了。”秦凝一捌嘴,“我可不和這小屁孩學。”

    秦雨也是一笑:“我倒是想學,可你看看我,寨子里這么多事壓在身,可不像你一樣,能抽出時間,算了,我先不學,以后看吧,嗯,我們先走啦,爹娘那里我們會解釋的。”

    沒多久秦凝、秦雨便離開了。

    “大姐、三妹還是信不過我,不過,我絕沒做錯。”秦雪練得反而更帶勁了。

    ……

    太陽高照,演武場。

    “秦雪師姐倒底發了什么瘋?”

    演武場上眾演武者正在休息,秦爭一刀一刀苦練著刀法,聽到這話不由停下動作看了過去,說話的正是以喜歡夸大其辭危言聳聽聞名的秦肅。

    “秦肅,你又胡吹什么?秦雪師姐好好的,怎么發瘋了?別又在這里滿嘴跑馬了,我們誰不知道你說的話沒一句能信。”一眾男孩譏笑起來。

    那秦肅一下子臉漲得通紅,憤怒的揮著拳道吼道:“秦為,我可沒胡說,我可是親耳聽到刀嬸子說秦雪師姐以后就住到她們家,替她們管教小朝!”

    “管教秦朝?”一眾男孩頓時來興趣了。

    “那秦雪師姐還真可能瘋了!”

    “嗯,秦雪師姐和小朝倒是般配,可管教?小朝是那么好管教的么,說不準誰管教誰?真是瘋了!”

    一眾男孩七嘴八舌,童養媳在秦家寨也是比較流行的風俗,出于經濟,出于善心等等,甚至有一些家里男孩子特調皮的,父母管不了,往往便嚇唬孩子說要給他找個媳婦來管教,甚至真的領養一些比孩子大的女童做童養媳。

    這些孩子一聽‘秦雪住進秦朝家管教秦朝’,小孩子見識有限,自然一個個都想歪了。

    秦爭冷笑,什么童養媳,明明只是一個月奴婢,秦爭繼續揮刀。

    ……

    秦雪確實是武學天才,而且也有股子韌性和傲氣,越是困難,她反而越起勁,越瘋狂!這樣一來,雖然秦朝的名堂多,可學起來她也不算慢,當然一個月想學全是完全不可能的。

    于是不知不覺間,秦樂刀、刀玉鳳驚訝發現,家里又多了一個怪人!

    早上,秦朝起床在院子里慢悠悠的打著刀法!

    旁邊便傻站著一個青春美少女!

    或雙腳并立,垂手肅立!

    或腳與肩寬,背手而立!

    或弓步而立……就那么傻傻站著,便能站上一個早晨,甚至一個上午或整天!

    吃飯!

    別人認認真真挾菜扒飯,秦雪卻在那被秦朝喝斥著不停調整著坐姿,端飯的端姿,扒飯的扒姿!甚至打個哈欠,小朝哥都要上前,滿臉嚴肅的指點一下如何伸懶腰,姿式將更優雅!

    ……

    看著秦朝一次次喝斥秦雪,在秦雪面前一口一個‘小朝哥’,連秦樂刀、刀玉鳳都看不過去,偏偏他們一說秦朝,秦雪還反過來瘋吼他們!

    無語!

    完全的武癡,比秦朝當年還武癡的武癡。

    是武癡他們頂多驚訝一下,畢竟秦朝武癡,秦樂刀、刀玉鳳夫妻倆也是武癡,可這秦雪,癡的不是正宗的功法,也是秦朝那套二太爺爺版的二郎斷門刀就怪異了。

    秦朝的那套刀法。

    他們當然知道,當年秦朝就是用了一個月從他們那里偷的招,而后又花了兩年亂琢磨出來,雖然用了二年,可小孩子瞎胡鬧,不懂事,以為耍得漂亮就是好,結果……做做戲子出去表演是不錯。

    可拿在真正的武林中——太軟了!

    若不是這癡迷的人是秦雪,是寨中有名的冰雪聰明女子。

    他們都以為對方腦子進水了。

    夫妻倆完全是凌亂了!

    發現自己完全弄不懂現在少女們的心思愛好了。

    ……

    每天,夫妻倆怪異的眼神看著秦雪,卻沒發現,秦雪一點點在變化著,偶爾站在那里,那地方就仿佛變成了一幅畫,有時瞥來一眼,能讓人感覺精神一振,和她在一起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