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十章 我這拳法名堂多

第三十章 我這拳法名堂多

    藥香濃郁,這里是秦家寨西南山上最偏遠的屋子。

    屋前小路上。

    “兩只老虎,兩只老虎……”

    秦爭哼著秦朝經常唱的歌曲大步往家里走,驀的他臉上露出了笑容,屋前傳來“咚!”,“咚!”,“咚!”富有節奏的聲音,一個圍著黑頭巾的婦女舉著黑柴刀在釘板上快速剁著。

    剁的是一根根黑黃的樹根,可婦女就仿佛剁著豆腐白菜一樣,落刀非常干脆利落,而且剁出來的根節整整齊齊,長短仿佛量過一樣。

    這樣的刀法。

    拿到汴梁城也是一等一的廚工刀法。

    “娘!”

    秦爭大叫著,父親早逝,秦爭家中除了母親外再無他人,而且母親是近幾年唯一說他秦爭不笨的人,當然今天又多了? ww. 一個秦朝。

    婦女抬起頭看向秦爭,手中刀卻依然那么穩健,連綿不斷,“爭兒,回來了!”婦女慈愛的叫道,忽然眉心一皺,“爭兒,今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發生?”她感覺兒子的狀態有些和以往不對。

    “沒事,還是老樣子,娘,我來幫你!”秦爭快速跑進房拿出一把小一號的柴刀,往婦女身旁一蹲,在另一塊木釘板上也砍起那黑黃的樹根來。

    婦女皺了皺眉沒再詢問,兒子越長大就越喜歡隱藏心事,在外無論受了多大委屈現在回來后都露出一幅開心模樣,笑得比花還甜。

    她看向秦爭的刀法。

    “爭兒,你這落刀一定要力整,干脆,一刀兩斷,不然刀很容易缺口,用不了多久就要買新的了。”婦女提醒著,秦爭‘嗯’了聲,道:“我知道了,我們家不富,一把刀要當兩把刀用,我會小心的。”

    “那就好,你這右手手腕……”

    “就是練刀過了頭,吃完飯用藥敷敷,很快就好了的。”秦爭笑說道。

    秦家的刀法,兇猛霸道,練起來對筋骨關節的損傷非常大,所以秦家寨雖然有統一監督訓練,可這監督不是監督你偷懶耍滑,而是監督你的動作。相反,秦家訓練時間非常短,總是稍微練一會就要休息一下,這就是怕損傷身體。

    可秦爭,卻練得比任何人都勤。

    這損傷也最大。

    “幸好有娘的藥!”秦爭最佩服的就是母親治跌打損傷的藥,一些練功過度造成了損傷,用母親的藥方治治很快就能好。

    “是藥三分毒,你以后練功悠著點。”婦女笑說道,秦爭連笑道:“娘,‘是藥三分毒’那是秦朝說的,你也信?”“這孩子別的話娘不好說,可這句話娘還是很贊同的,不過這話你別到處說,娘還要做這藥生意了,好了,你也餓了,我去煮飯了。”婦女起身走入屋內,秦爭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

    “秦朝,你的刀倒底是好還是壞?”

    秦爭的腦中又浮現出那秦雪離去前欣喜雀躍的身影,“自我展露武學白癡后,這兩年,從來,從來沒有人真心對我,而這秦朝……”

    連續被打擊了幾年的秦爭,根本不相信有人會看得起自己,會對自己好,事實也如此,可今天的事,他糊涂了。

    *****

    炊煙裊裊,秦朝家老遠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

    “娘,讓張嬸把西邊廂的客房打掃一下。”秦朝一進屋就沖刀玉鳳叫道。

    “客房?打掃客房?”刀玉鳳從屋子里走出疑惑看著秦朝,“小朝兒,今天我記得沒客人要來吧?”

    “今天我和秦雪姐姐人約黃昏后,訂了個花前月下盟!”

    “花前月下盟?”

    “就是她要來我家陪朝兒玩,大概要住上一個月,對了飯菜好了么,我餓了!”秦朝說著往廚房跑去。

    “秦雪要來?”

    刀玉鳳更是愣神,老族長家和這里屁遠的距離,秦雪家里更是地方寬大得很,而且也有家仆奴人,又和自己家不親熱,怎么突然?

    完全不合常理!

    忽的刀玉鳳眼睛一亮:“對了,一定是老族長看中了朝兒,要給他特殊補課,又怕朝兒不愿意,便來了個曲線救國。”

    刀玉鳳可是知道秦朝的脾氣,硬的對他沒用,軟的也要看情況。

    “雪丫頭精靈鬼怪的,又夠細心,希望能降服朝兒。”

    刀玉鳳喜笑顏開的去準備房間了。

    ……

    吃過晚飯,秦雪就來了秦朝家。

    夜,月斜掛。

    秦朝的房中,秦雪坐在秦朝的床沿上,晃蕩著兩只秀腳。

    “說好了,在秦爭面前雖然說給你做一個月丫環,可你別真當我丫環。”秦雪打量著秦朝的臥室笑吟吟的說道,“按你的說法,我是天生的富貴命,不會洗衣服,更不會換尿片,你尿床了可別找我洗。”

    “放心,小朝哥幾時說話不算數。”

    秦朝跳上床也一屁股坐在秦雪身旁,嗅著秦雪身上似蘭非蘭的處子體香,道:“別把我當你,小朝哥從不尿床,尿布么,小朝哥打出生就沒見過,要不,秦雪姐姐,把你的尿布拿來給小朝哥開開眼,長長見識?”“胡說什么!”秦雪掩嘴一笑,笑得臉蛋都帶著紅艷,秦朝懂事的名頭她也是早有耳聞,不過從不用尿布卻是不信。

    “對了,秦朝,你就那么看重秦爭,居然讓我演戲。”

    沒錯,秦雪和秦朝所謂的苛刻條件的確是在演戲,在秦爭面前演一出戲,所謂的一個月奴婢,并不是真讓秦雪給秦朝遞茶倒水,僅僅是讓秦雪住到秦朝家一個月而已,至于其他苛刻條件根本就是子烏虛有。

    “你那刀法不錯,為什么非要傳一兩招給秦爭?甚至拉著我陪你演戲?”

    秦雪看出秦朝對秦爭非常看重。

    可秦爭,資質如何是有目共睹的,秦雪完全想不通,為何秦朝對這小孩特別好。

    秦朝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秦爭這個娃娃,是個好苗子呀,走上了一條正確的路。”

    “好苗子?他是好苗子?還正確的路?”秦雪瞪眼。

    “嗯。”秦朝點頭,“苦練基礎刀法,這條路只適合悟性超群,又癡迷于武者,秦爭資質悟性皆是上佳,又癡迷于武,以小朝哥的眼光,培養得好他就是我秦家寨將來的頂梁柱,不過他的路,別人走不了。”

    秦爭肩有問題,連基礎刀招都練不標準,可正因為這樣,導致他不得不苦鉆基礎,用基礎刀法對敵,偏偏秦爭又癡迷于刀,腦子其實也很有靈性,長久之下,其結果和秦朝前世故意用五年時間練基礎劍法一樣。

    一旦出師,天下將無不可破之招。

    關家這一代強到了逆天,按正常情況能救秦家寨的只有秦爭,而且還是四十歲后的秦爭,那時關家已經因凝雪雨三姐妹等事損失大半力量的情況下。

    秦龍是帶領秦家寨興起的領袖。

    可功勞,復興八將中秦爭絕對要占第一,正是因為他的強大鎮住了四周對秦家虎視眈眈的仇敵,包括關家,秦家寨的重新建設崛起才那么順利。

    秦爭所說的滴水之恩,他已經對秦家涌泉相報了,這話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沒錯。

    “頂梁柱?”秦雪撇撇嘴,不以為然。

    “小朝,你覺得今天我表演得怎么樣?”秦雪晃著腳笑吟吟詢問。

    秦朝一白眼:“馬馬虎虎,基本及格啦,奧斯卡影帝不行,可金酸梅獎還是拿得到,對了,我真的只教你三十六招,而且只教一個月,一個月后我們倆人貨兩清,互不相欠,到時可別跟小朝哥談感情,否則我翻臉!”秦朝將‘一個月’三個字吐得非常重。

    一個月,

    正常情況下,別說三十六招刀法,就是三百六十招也能輕易教會,秦家刀法,大師兄秦樂亮教秦朝時就沒超過三天,而秦朝偷師學‘二郎斷門刀’,也就半個月。

    所以一個月按理是很寬裕,但秦朝還是擔心時間未必夠。

    秦雪自動忽略他前面亂七八糟的話,白了他一眼,敲著床沿道:“你真以為我是秦爭那傻子呀,區區三十六招,一個月都學不會?”

    “那就好!”秦朝笑了,手一撐床沿,跳下床,往房中央一站,“小朝哥的拳法有仙氣,你是俗子凡人,不能和小朝哥比,要學好這,名堂就很多,只能一步步來,從易入手,把每一項都學好,最后才能教你打刀法的動作,知道么?”

    秦雪咯咯一笑,眼睛更亮:“名堂多?”

    秦雪是武學天才。

    什么是天才?

    天才就是對容易上手的反而興致乏乏,越是有難度就越來勁,別人越是學不會的有挑戰性的,反而心里癢癢的想要去嘗試。

    “看好了,小朝哥第一個教你的是——‘站’!”秦朝一臉嚴肅的說道。

    秦雪懵了一下,‘站’誰不會,這還用學?這叫有難度?

    秦雪也是少有的武學眼光極高之人,不然也不會看出秦朝拳法的高明,她沒亂說話,只是仔細的觀看,可是秦朝的身形,垂手,挺胸,頭正,身正,雙腿夾攏腳并立,除了感覺非常舒服自然,并無什么值得注意之處呀?

    “舒服,他這一站,就仿佛與整個室內環境完全合而為一,一點也沒有正常的突兀感,可是為何會與環境渾然一體?天人合一一樣?”秦雪皺著眉等著秦朝的解說。

    “這一站的名堂很多,我先跟你講內家拳‘八字訣’,即‘頂、扣、抱、圓、擺、垂、曲、挺’,這每一字又分三個要訣,等下再跟你講,你先過來站一下……”

    “好咧!”

    房中間,秦雪并立雙腿筆直站立,而秦朝則一旁指指點點,以‘八字訣’糾正著她的站姿,秦雪的站立一點點被糾正完美,而秦雪整個人精氣神都在沒人察覺的一點點變化。

    隨著最后一個錯誤糾正。

    “這……”

    秦雪精神莫名的一震,她感覺人仿佛一下子清爽了幾分,就像早上剛起床,精神上就是一陣愉悅爽快!

    “這這……怎么會這樣?”秦雪驚愕欣喜。

    秦朝也是眼睛一亮,眼中原本漂亮的秦雪仿佛憑空多了一分仙氣!

    “接下來,我給你細說這‘八字訣’……”

    ……

    秦朝開始教秦雪練拳。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