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八十六章 為你寫傳

第八十六章 為你寫傳

    韓絳這一個曾經與王安石一起當大宋宰相,主持變法一事的人,因朝廷不對秦仙傲及其所宣揚的學說及怦擊圣賢道德的行為處罰,義憤積于胸,三封朝奏接連失利之后,嘔血不止,以血書《辯奸雄》一書,痛哭而亡,這消息仿佛插了翅膀一樣,頃刻間傳遍天下。

    伊川書院。

    游酢面帶沉重,眼神卻是興奮和喜悅的將事情說給程頤聽。

    “好一個韓子華。”

    程頤渡著步子在院中快速的渡著圈,他的智慧當然一下便能直出韓絳一招給秦仙傲造成的傷害。

    “好,死得好呀!”程頤眉一挑。

    “是死得好呀,這一死便將了秦仙傲一軍。”游酢也笑道,他的身份資格自然也是知道韓絳并沒有死去,而是歸隱追尋天道去了,沒外人在場自然不必忌諱說‘死得好’之類的話。

    “難得。”程頤滿臉紅光,感慨道,“子華一生銳意進取,行事果敢,變法失利之后,我還以為他已經磨去鋒芒,寶刀生銹,沒想到這把刀反而越發鋒利,以死相逼,好辣的手段,當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殺。”

    “老師,我們現在就是只管看戲,看秦仙傲如何應對,看韓相公的后手倒底是什么?”

    ……

    “韓絳仙游了?”

    司馬光沉默許久。

    “韓子華比我年長七歲,也是該仙游了,其實我也早該歸隱了,只是這心里有一口氣咽不下,這才撐著。”司馬光低低道,雖然比韓絳小了七歲,可是在一眾同輩中,司馬光的年齡依然是最大的之一,比王安石大三歲,比程頤更是大上十四歲。

    “說吧。我們剛剛還在討論子華的奏折會不會來第四封,他居然就去了,恐怕這事沒這么簡單。”司馬光立馬便想到了韓絳這次歸隱定有內幕。

    “是這樣的,相爺。”旁邊的人連說起了外面的傳聞。

    “相爺。這便是韓相公臨終所寫的《辯奸雄》一文。”很快這人離開。

    司馬光矗立半響。

    “果然是給秦仙傲下套子,韓子華當真是越老人越辣。”

    司馬光拿起桌上的《辯奸雄》讀了起來,越讀眼睛便越亮,最后竟然眉飛色舞,許久司馬光放下手中冊子。

    “好一個韓子華。這一篇文章可謂是一把致命的尖刀,秦仙傲不是說文章必須嚴謹么,他偏不嚴謹,可是這種不嚴謹卻有著無窮的力量,我倒是要看秦仙傲如何對付。”

    江寧半山院。

    “王大人,秦仙傲這次可是享受了與你同樣的待遇呀。”

    “同樣待遇?”王安石疑惑看著覺海禪師,“大師莫非是說韓絳、孫固上折要求取締報紙及給予宰殺秦仙傲的事?”

    “是此事,不過事情又生變了。”

    覺海禪師連將剛剛來的路上聽到的關于韓絳仙逝的事說了一遍。

    “韓絳死了,嘔血而死?”

    王安石微微一愣便哈哈大笑起來。

    “好一個韓絳,先帝當年拜我為相時。亦任你當參知政事,一方面與我一起實施變法,另一方面也牽扯平衡我的相權,當年你表現并無太多出眾之處,只是這一次,倒出了一著好棋,秦仙傲得頭痛了。”

    “這是他臨死前寫的遺作《辯奸雄》,用來怦擊秦仙傲,介甫看看與當年怦擊你的文章比如何?”

    “哦?”王安石更是大起興趣。

    當年王安石為相實施變法,反對的不少。支持的不多,這些的反對者中不少名望極高之士都是寫文章打擊辱罵他王安石。這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蘇洵的《辨奸論》。

    蘇洵是蘇軾的父親,這人也是傳奇人物,二十五才開始發憤讀書。四十八歲時帶蘇軾、蘇轍進京應試,蘇洵寫了幾篇文章拿給歐陽修看,歐陽修看了大為驚訝,認為能與賈誼、劉向媲美,因此向朝廷推薦,一時之間。京城紙貴,人人爭相傳閱。

    蘇洵自此文名名動京城,第二年蘇軾、蘇轍參加科舉考試,兩兄弟同時應榜及弟,更是轟動京城。

    蘇洵與蘇軾、蘇轍并稱三蘇,同列唐宋八大家,他最為稱道的便是論辯散文,每每一文出,天下傳閱。

    其他名士寫文章怦擊王安石,王安石不怎么在乎,可是蘇老泉蘇洵,他的《辨奸論》對王安石變法的殺傷之大,可想而知。

    如今蘇洵的散文中有兩篇最為經典,其一便是《六國論》,第二篇就是這《辨奸論》。

    王安石連觀看起手中的《辯奸雄》一文。

    ……

    司馬光、程頤、呂公著、文彥博……一個個大佬們得知韓絳的死,以及各種傳聞,再加那篇《辯奸雄》,對于他們來說,秦仙傲的有獎征文,以及辦報以來的各種行動,都是在打擊他們這些人的學識神話,特別是那《論語》,那《神仙國游記》,《工具論》、《詭辯的藝術》以及最后那一篇有獎征文一出,可以說完全打破了他們的學問迷信。

    將他們,將圣賢學從天堂拉下地下,剝去神圣的外衣,這是讓他們無法忍受的。

    可是慈航靜齋支持秦仙傲。

    有慈航靜齋的支持,他們就不能用暗殺,取締或者主導報紙等卑鄙手段應付。

    而用事實,用文章這種堂堂正正手段又……

    可以說一直以來眾人都有一種壓抑感,這一次韓絳的手段一出。

    “韓子華出此毒招,很可能是窺到了秦仙傲的一個弱點,快去,這事別人不知道內情,孫固孫允中定然知道,你去詢問一下孫允中,倒底是怎么回事?”

    一個個都興奮起來,同時派人去詢問韓絳家人及河南府府尹孫固。

    這些大佬一個個明白內情,普通士子階層,普通市民,黎民百姓卻是完全措手不及,韓相公這樣的人居然為了搞死秦仙傲竟然把自己活活氣死了。

    不就是一篇文章么?

    不就是講圣賢書里的道德沒有經過嚴謹的論證么?

    秦仙傲所指出的都是事實,你們這些人成天圣賢道德文章,治國也未見國家如何好。別說秦仙傲《神仙國游記》中的一條狗比不了,就是讓大部分的人能夠基本溫飽都做不到。

    現在老大一把年紀,有這么必要氣得嘔血而亡。

    難道……

    在迷惑中。

    《辯奸雄》一文瘋狂的傳播開來。

    幾乎短短時間內,可以說大中城池附近凡有井水處。必有人談及《辯奸雄》一文,對里面無數意有所指,卻又未完全說清的明喻暗喻,各種道理進行深度解讀。

    為何韓相公如此認定秦仙傲是大奸雄?

    真的有那種巧舌如簧,句句在理。實則是奸滑滿腹的么?

    好像這社會上這樣的人還真不少?

    秦仙傲真的是這樣的人么?

    ……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所謂人死為大。

    秦朝在報上發起的檄文雖然熱血沸騰,讓一眾‘憤青’恨不得一洗天下烏煙瘴氣,可是韓絳這么一死。

    將秦朝辦報以來的努力一下便打掉了一大半。

    不說百分百都倒向韓絳的觀點,可是有一點卻是實實在在的,無人不開始懷疑秦仙傲,懷疑報上文章,秦仙傲所拋出的《工具論》所倡導的一切真的就那么必要?

    遇到這樣的事,逼死了老相公,秦仙傲又將怎么做?

    要不要去吊孝?

    該怎么對韓家人進行交待?

    這一天正是新報紙發刊日。

    “走。隨我去街上走走。”程頤微笑著對楊時說道,楊時一笑,“老師,看來你也想早一點見到秦仙傲在報上會做何等反應呀。”

    “去吧,買到報紙后直接送到和豐樓。”司馬光向老仆人吩咐道。

    “你說,秦仙傲為捏著鼻子贊揚韓子華,還是會大罵出口?”文彥博笑瞇瞇的。

    ……

    無論是大佬們,還是民間普通百姓,士子們一個個人都翹首以盼新的報紙,很快新報便出爐了。這一期果然有韓絳逝世的內容,不過這內容。

    頭版第一篇是一則訃告。

    “韓絳,字子華,開封雍丘人。韓億第三子。生于大中祥符五年。慶歷二年高中進士甲科第三名探花,除太子中允,通判陳州……”

    “直集賢院,為開封府推官。有一個男子叫冷青,妄言稱說他的母親曾在后宮得到皇帝的寵幸,懷孕生下自己……”

    這與其說是一則訃號。更不如說是為韓絳立傳。

    沒錯就是像寫史書一樣寫傳,秦朝不過是將原本元代人寫的《宋史》中的韓絳傳拿出來而已,當年為了研究天龍網游,秦朝是反復研究過這一段時期的宋史的,因此也讀過元朝丞相‘脫脫’所寫的宋史,并且記得韓絳的不少事。

    不過古代寫史可不如現代。

    只有像王安石、司馬光、蘇軾、歐陽修、范仲淹等大人物才寫得比較長,可就這些大人物也不過是那么幾千字。

    韓絳遠遠比不上這些人,自然能說的就更短了,韓絳雖然做到了宰相,可實質上看《宋史.韓絳傳》根本沒什么意思,或者覺得他有多么偉大。

    秦朝這寫來自然也是如此。

    而且這些事,比如說第一件事,就是說有人說自己是皇上的兒子,其他官員都建議將這口放狂言的人流放以示懲罰,可韓絳卻認為他散布流言,迷惑百姓,因此殺了他。

    這在《宋史.韓絳傳》中也是這樣寫的,可是秦仙傲寫的訃告上,卻總讓人覺得怪怪的,因為這一次韓絳也是認為秦仙傲的報紙迷惑百姓,敗壞道德風紀,將引起天下大亂,這才請求取締報紙,宰殺秦仙傲等主謀。

    第二件事倒沒什么說的,可第三件事,道士趙清貺出入宰相龐籍家,因為行賄事情敗露,趙清貺被判流放,可是在路止死了,然而韓絳說是龐籍讓開封府殺死趙清貺的,因此龐籍與開封府尹都被降職離京。

    宋史中那樣寫很正常,可秦仙傲也寫在這,再加上《工具論》提倡的嚴謹,眾人便不免懷疑了,人家宰相暗示開封府尹殺死趙清貺,這兩人都是頂級大官,你一個小小的五品官員,他們的密謀你如何得知?

    不是撲風捉影,就是想當然,或者故意踩人上位。

    第四件,黃河決口,朝廷命韓絳安撫河北,結果韓絳又是彈劾他人……

    ……

    秦朝既然是按宋史所寫的,韓絳算作王安石一黨,但宋史并未將他列為奸臣傳,因此也是很公正的,可以說已經把韓絳一生能夠寫上史的事情都以冰冷不帶感情的方式統統寫上了。

    換一個人來寫,再怎么絞盡腦汁也是寫不得的,除非胡亂安造事情,可那樣便無法服眾。無疑這篇訃號對韓絳一生的描寫是很公正的,可這種公正由秦仙傲寫來……(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