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四十二章 好,我替你掃尾

第四十二章 好,我替你掃尾

    院中秦朝一路拳剛剛打畢。

    “秦盛朝,你倒底要做什么?”

    高天籟推門飄然走進,她身旁馮小婉輕輕笑著:“秦公子,這一次莫非你又要自己和自己打擂?”段海峰發出挑戰,秦仙傲應戰,馮小婉也好奇,秦朝怎么就這么有精力,什么事都自己一手包干。

    “馮姐姐猜中了,可惜沒獎。”秦朝笑看向兩女。

    “我不是問這。”高天籟冰冷看著秦朝。

    “好吧,我說,不過先把帳還了。”秦朝手一伸。“帳?”高天籟微一皺眉,“放心,不會賴你的。”她現在欠秦朝的除了上一次答應的‘增力為1’的那個東西外,似乎沒別的。

    “其實這一次我與段海峰要比的就是與那東西相關的。”秦朝沉聲道。

    “你是說……”高天籟臉色變了,“你要把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人的東西拋出來?”

    “什么?”

    馮小婉尖叫。

    “秦……秦公子,高天籟說的沒錯?”她做為陰癸派的傳人,自然也是知道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人,更是深知古希臘所創立的那些學說與長生訣不匹配的真相的。

    秦朝微微一點頭。

    馮小婉跳了起來,一下便沖到秦朝身邊:“你瘋了,你知不知道那些東西都是脫離了長生訣憑空胡思亂想而來的,與真理相距甚遠,幾乎便是反真理而行,那東西合長生訣根本合不上,就算合上了,增力也頂多一二,絕不超過五……”

    秦朝的行動,無論做什么,馮小婉都是笑嘻嘻的支持,因為秦朝要做的幾乎全是慈航靜齋心驚膽顫,看不明白。甚至直接顛覆她們傳統世界觀,人生觀的。因此,即便是上次秦朝在宣布寫《論語正義》拋磚引玉,偷偷寫上她馮小婉的名字。馮小婉雖然乍一看到,心里一跳,狠狠咒罵了秦朝一頓,可之后一看到整個慈航靜齋高手群涌而出,一個個為了那《論語正義》頭痛得要命時。心里又不禁樂開了。

    而這一次。

    馮小婉都感覺秦朝真在發瘋。

    “我知道,高仙子早勸過我……”秦朝說道。

    “高天籟,你怎么勸的?”馮小婉打斷秦朝的話,直接瞪向高天籟。高天籟臉色難看的看著秦朝:“秦公子,你這是在玩火,蘇格拉底那一帶的學說,可不止我慈航靜齋與陰癸派知道,這武道界不知道的沒幾個,你即便拋出,也不會起效果的。”

    “既然不會起效果。你何妨讓我一試?”

    “不可能的,我讓你試,但其他人呢?我不可能替你阻擋天下人的反對,而且我自己也是反對的,我不想成為千古罪人。”

    “你反對,才真是千古罪人。”

    ……

    秦朝、高天籟、馮小婉爭論起來,許久,秦朝臉色極其難看:“高天籟,你們慈航靜齋做人要講良心,天下人才。九成九都入你們彀中,占盡天時地利人和,千年發展,卻弄得如今這幅模樣。別把罪過當功勞,沾沾自喜不自覺,別人敬你是敬你的武力,不是敬你能力,這一次,我秦盛朝。即便用盡手段,又能從你們口中搶得幾成人才?而且我只需要六十年,六十年時間,在你們掌控的時間長河中,不過是彈指之間而已,如此小小要求都不行,什么都得讓你們作主,那還用我秦盛朝來做甚?”

    高天籟雙眼冰寒,沉默數個呼吸:“好,我會盡全力替你掃尾,但是你這事是冒天下之大不韙,我希望你節制一點,不然……”

    “多謝高仙子。”

    ……

    秦仙傲的文章雖然提議更改比試規則,但并沒有就此說得很細,但無疑,秦仙傲的應戰,讓整個大宋無論是學富五車,身居高位的頂層大佬,還是一些有身份的讀書人,亦或是普通富商、豪紳、財主、地主亦或是一般的平民百姓都齊齊松了一口氣,都期盼著段海峰答應下來。

    伊川,程頤府邸。

    “老師。”楊時笑著走進程頤家院子,“這秦仙傲答應與段海峰交手,兩人算是狗咬狗。”

    “狗咬狗?”

    程頤也滿面春風,擺了擺手:“你這次用詞可不怎么妥當呀,這兩人可都是不亞于你的年輕俊杰,這應該叫做將遇良才,棋逢敵手呀。”

    “對,對!”楊時笑了起來。

    “新報紙出了么?段海峰可應了?”

    “要到明天,不過只有秦仙傲畏懼段海峰,段海峰是絕不可能畏懼秦仙傲的,而且,段海峰沒有絕佳的拒絕理由。”

    “嗯。”

    ……

    次日新報紙出爐。

    各大城池紛紛搶購。

    程頤家。

    楊時拿著報紙臉色難看的走進院子。“嗯?”程頤眉微微一皺。

    “中立,莫不是拒絕了?”程頤沉聲道。

    “那倒沒有。”楊時恭敬遞上報紙,“段海峰應戰倒是應戰了,不過……”“還是我自己看吧。”程頤連接過報紙,翻開,第一版最醒目的地方便是段海峰的回話,程頤連看起來: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真正的鴻學之士,從不固于一地一家之見。我段海峰……”

    “識海無涯樂作舟,為攀學問高峰,近一兩年,我行走于宋國,尋道于山野,市井,耳邊常聽人說起大宋有鴻學儒士,伊川先生如何了得、司馬相公如何厲害,蘇大人又如何淵博……”

    程頤臉色很有些陰沉,他沉臉往下看。

    “聽多了宋國人的講敘,不免神為了之往,故而借著這一次《論語》之擂,三大主編意欲以《論語正義》拋磚引玉之際,也加入進來,為的確實是拋磚引玉,引出真正的高手。即便后來受到某些人的怦擊,說我段海峰《論語正義》如何不好。”

    “我雖言語狂妄過激,更以狂妄不可一世的姿態發出挑戰,但真實意圖,還是希望引出真正的高手。”

    “然而以報紙的影響力。持續半年之久,至今不見高手蹤影。”

    “是高手‘忍者無敵’,亦或是其他?不得而知。”

    “然則宋國高手倘若寧可忍受國家大辱而無動于衷,便真有那么幾分才學。也不過是讀了書,有文化的腐儒,不值一提。”

    程頤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他繼續往下看。

    “至于這一次秦仙傲應戰。”

    “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他的本事,還不是很夠格,我本是不愿應戰的。但一來,大宋確實無人,二來,秦公子多次說我好話,這一次在印刷術方面,又開口相挺,本人很是承情?更讓我感到驚喜的是,他在文中說到一個‘神仙國度’。”

    “神仙國度?”程頤冷哼。

    段海峰道:“神仙國度。我亦曾在一位老人口中聽聞,此國正常方法去不得,需得在大海之上巧遇五百年難得一見的神風,方可去得,此國富裕、安樂有如天堂。”

    “人雖然與我等無異,植物、風貌皆與我東方國并無太大區別,然其政體走的是另一條路,其人民智慧通天,能制神具,田地皆以鐵牛犁耕。不需絲毫人力,即便船舶、行路,皆是鐵車、鐵船,其鐵車無鞍無馬。自動而行,其船,可以不用帆,不需人力而行……”

    ……

    揚揚灑灑三千字。

    沒多久程頤整篇看完,他緩緩將報紙移開,置于一旁桌上。

    “中立。如何看?”程頤看向楊時。

    “老師,段海峰應了挑戰,這是一件好事,不過他這文中說,要用印刷術與秦仙傲合作,作為技術參股,加入報社,這恐怕……”楊時滿臉憂色,若是先前段海峰說自己印刷術如何,以之為賭注,楊時還懷疑他在耍陰謀手段,可一而再,再而三,如今更是要將印刷術給秦仙傲印報紙。

    楊時心里隱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我懷疑他的印刷術是真的,真能很短時間印制大量書籍。”楊時沉聲道。

    程頤面色淡然:“中立,你心有些亂。這段海峰,即便印刷術是真又如何,況且未必,不可先自亂陣腳。而且老夫眼里,此人有小聰明而無大智慧,其人越是得志,離敗亡越是不遠。”

    “哦?”楊時連恭敬傾聽。

    “圣人之道,在于真,在于誠。此人寫《論語正義》,向天下發起挑戰,其好名之心路人皆知,其爭強好勝之心,昭然若揭,他卻在文中說自己實質在于拋磚引玉?”

    “學問達到他那種程度,連老夫有時都不由……”程頤說到這沒說下去,心中卻微微一嘆。

    “沒錯,這可是有名的顛覆魔王。”楊時輕笑道,“他名字一出,武道界不害怕頭痛的怕是沒幾個羅!”

    程頤微微點頭:“學問上他已是宗師級,武道界人人皆知,卻還說什么拋磚引玉,此人與秦仙傲一般無異,錯在虛偽。爭一時之利,可以虛,但爭千秋百代之利,則必須誠,是以你看司馬君實,平生只六歲說一次謊,王介甫性子耿到極點,即便他有大錯于天下,后世宋之名臣,終有他一席之地,便在于誠,其余王介甫之下呂惠卿,其才不弱王介甫,不弱司馬君實,但此人百年之后,必入奸臣傳,再看沈括,此人百藝諸工,無所不通,才智之高絕,未必在于秦仙傲之下,然則如何?……”程頤滔滔不絕,許久方才停下喝水。

    “老師,他這文中還說一個神仙國度,說其國代步是鐵車,不需牛馬,能自動而行,又說有鐵船之類的,秦仙傲的《三國演義》中諸葛孔明巧手無雙,也不過是制造木牛流馬,你說此事……”楊時笑瞇瞇的詢問。

    “鐵車鐵船代步?”

    程頤放下杯子,慢悠悠吞下一口茶,才微微一笑:“子不語怪力亂神,鐵車、鐵船之事,荒謬之極,以后切莫在外道起。”

    “老師,我看未必,當年秦仙傲不也制造了飛天球?這段海峰也是個能人,說不定也能……”

    “他若能,你也能!”

    ……

    一師一徒說著忽然都笑了起來,神仙國度?鐵車鐵船?只能騙騙市井百姓,普通讀書人,對于他們這些見多識廣,讀遍古籍的人來說,用屁1股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