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四十一章 秦仙傲應戰!

第四十一章 秦仙傲應戰!

    洛陽城一家茶樓。

    一身干凈整齊青衣的趙挺之獨坐著喝茶,自出現報紙這個東西后,他很喜歡在洛陽城各家茶樓閑坐聽他們閑扯,特別是最后段海峰挑戰伊川先生之事,鬧得沸沸揚揚,趙挺之這商容派自然樂意看洛派的笑話,更何況還是洛派領頭程頤的笑話。

    茶樓里閑得沒事的不管認識不認識都在討論著最近伊川先生發表在報上的言論。

    “這報上伊川先生居然拒絕,真想不通,真讓人心里堵得慌,我大宋武比不過人,戰場連連失利,既打不過遼國,又敗于西夏之手,到了文總該發威了吧,現在連文都……”

    “是啊,人家還是用我們大宋的文來比。”

    “呸,別在這胡言亂語了,沒聽伊川先生他老人家說么,不是不愿接受挑戰,而是沒意思也沒意義。

    對,我們可不能上段海峰的當,這學問本來就不像拳腳,能輕易分出高下的,段海峰就是利用這一點來借著伊川先生抬高自己的名氣。”

    “沒錯,伊川先生地位何其高,贏了不光彩,輸了更不用說。”

    “說得再冠冕堂皇,還不是一個意思,怯戰,理由誰都會找,大宋戰場失敗哪一次找的理由不是冠冕堂皇?怎么人家就沒這樣那樣的理由?”

    ……

    聽著爭議聲趙挺之搖了搖頭。

    最近一期的報上伊川先生接受了阿朱、阿碧長篇采訪,采訪中伊川先生說道:

    “學問之道是一種綜合能力,這是不可能從單純的比試中得知,如果能夠從單純的比試中分出高下,便沒有所謂的文無第一說法,就如蘇東坡、王安石、司馬光、我程頤,我們的學識真能從科舉的名次上分出高下么?憑分數,論成績,比我,比司馬相公、王相公、蘇先生高的沒有數十。也有十數,可是你真認為他們的學識就必定高于我們么?”

    “因此我不建議,也不會出門,或者派遣門人應戰。”

    “以我之見。真正要比的是比對天下,對黎民百姓所做的貢獻,你做出了什么成績,給后世,給世間留下了什么。這才是真正可比之處。”

    “我程頤創建了偌大一個伊川書院,所創的洛學天下也是薄有名聲的,更寫了一些書,雖然不入段海峰先生的眼,但終究是為后世留下了一些財富,我程頤此生,有這些便夠了,至于我有沒有才學,公道自在人心,無須通過比試來證明。”

    “段海峰高才。老夫也是很看中的,但是這個才是否用對地方,能不能給世間留下真正的財富,我程頤拭目以待。”

    ……

    采訪中程頤說得確實很有道理,也因此讓無數原本認為伊川先生該出手一戰的人紛紛倒戈。

    愚昧呀!

    趙挺之心中搖頭,文不好分出高下?程頤的狡辯也只能騙騙無知的人,若文真不能分出高下,那就沒有科舉,別人也不會認為你程頤學問高了。

    “報紙看似開啟民智,可還是不夠。民眾還是容易被蒙蔽呀。”

    趙挺之很感慨,也很佩服程頤能沉得住氣。

    “賣報!大理人又發話了!頭版消息,段海峰又開金口!”孩童清脆聲音響起。

    “快,過來。我們要買!”

    “小孩,先到我這來,一份報,我給你二份的錢,怎么樣?”

    ……

    “段海峰又開口了?”趙挺之連也搶了份報紙,攤了開來。

    “對于伊川先生近日所言。我不想多發表意見,因為答案很明顯,不過我發現大宋很有些所謂的權威人士,言則不實,總借著信息不通暢去欺騙他人,我段海峰所寫《論語正義》,有人說是集數百年之功,并非數月而就,甚至說此書數年前便已經出世,光印刷便是一兩年之久,以此怦擊我段海峰。”

    “所謂名譽無價,信義值天下,我段海峰原本是不屑反駁此類謠言的,但是這些日子來,我段海峰行走江湖各地,發現這些雖然是經不起推敲的謠言,民眾卻信者頗眾,幾找不到為我鳴冤者。”

    “嗚呼,天下事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此。”

    “忍無可忍,我段海峰不得不做出一些反擊,此《論語正義》不好證明,那么印刷術總可以吧,我發明的印刷術在我眼中是一座金山,現在我愿意以此作為賭注。”

    ……

    “段海峰竟然拿出印刷術作賭注?”趙挺之眉頭一挑,眼里露出笑容。

    印刷術看似不怎么起眼,可是對于真正求青史留名的人,像司馬光、程頤、蘇軾、王安石、他自己趙挺之……一個個都是寫了大量的書籍的。

    這些書籍礙于現在的印刷術成本過高,印刷成書太慢,除了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得到皇家出資印刷外,其他的大多都只能置于家中,供親朋戚友手抄,能流傳出去,主要看的是人脈,有多少人愿意手抄。

    “照他所說,如果贏了他,則免費替人印刷書籍,其質量不亞于他那一版《論語正義》,而且百萬字的巨著不超過半年,十萬字巨著不超過半月即可付書。”

    “這段海峰畫的餅太大了……”

    趙挺之一顆心怦怦而跳,他可也是有一大批書想刻印成印刷本售販天下的。

    “不行,這個當我可不能上。”

    很快趙挺之眼里的狂熱壓抑下來,以印刷術作賭注,這挑戰規則也相應變了一下,變成十局制,而且選題是雙方各選五題,這便堵上了一些漏洞,也就是說沒有真材實學,是不可能贏得了段海峰的。

    而段海峰的學問,趙挺之作為商容派領頭羊,知道的并不比司馬光、程頤少。

    “不知誰會上當?”趙挺之收起報紙,出了茶樓。

    而此時,一個個看了報紙的。

    “他說要證明自己沒撒謊?”

    “這明明說的就是伊川先生、司馬相爺、文大人他們嘛,他們當時就指段海峰成書不止二個月,印刷更是至少一年之久。”

    “這段海峰說用什么自己發明的印刷術作注,哼,耍得好花招,誰知道他那印刷術是真是假?”

    “他是知道反正沒人會去應戰。所以用這種方法,而且即便應戰又怎樣?伊川先生說過,文無第一,文很難比得清誰高誰低。到時只要對比試結果不服氣,便可以推脫。”

    ……

    對于段海峰所言自己二月成書并且印刷是大實話,根本沒幾人相信,即便有說相信,也被周圍一個個群起而攻之。認為這人腦子進了水才會相信段海峰無稽之談,這一次段海峰的申屈之言,不僅沒得到同情,反而激起了一個個讀者的反感,很多原本不認為段海峰所展現的能力真如程頤所言,是靠背后團隊,是大理舉國之力的,這時也開始認定是那么回事,認定這一次大宋之所以不應戰是因為不想讓大理太過難尷。

    輿論一邊倒的認定段海峰品德不行,是個小人。

    自然對于段海峰這第三次挑戰。也有無數人真正火了。

    一而再,再而三,死纏亂打,任誰都會火!

    很多人開始轟吵著這一次無論如何,即便是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也該站出來壓壓段海峰的氣焰,讓他知道一下天高地厚。

    可是——

    民間火熱,廟堂清冷,程頤、司馬光、文彥博、范純仁……一個個仿佛沒看到這一則通告似的。大宋的百姓終究是溫順的良民,那些大人物不作反應,他們談多了也冷了,即便心里偶有懷疑。也會打消。直到秦仙傲在報上放出消息。

    “如文字的發明,如筆、墨、紙、硯的出現一樣,印刷術,尤其是好的印刷術功在當代,利在千秋!段海峰所言印刷術,一月即可印刷十萬字的書籍。而且印制精美,此事看似不可能。”

    “然則,真不可能?”

    “我秦仙傲祖上,有高祖姓秦名仙敖,曾乘船入南海經商,偶遇大風,大船直往南而去,恍恍惚惚,一日不知多少萬里,徑來到一國度,稻米流脂,歌舞升平,從皆安樂長壽,此國度高祖謂之神仙國,便有印刷術,其神奇莫測比之段海峰所言高明百倍。”

    “他人能做到,段海峰天之驕子,為何不能?”

    “在此我秦仙傲絕對相信段海峰所言,更想得到他的印刷術。”

    “然而我秦仙傲并非無事之人,不可能抽出時間來與段先生面對面,一對一的長久比拼,而且伊川先生上次所言亦有道理,能者多勞,我們這些攻研學問之輩,應該做些有利于世人,利于后世的大事,不應該把有限的生命浪費在爭強好勝之上,因此我有一建議。”

    “愿與段海峰先生來一個君子比試。”

    ……

    文章一出。

    “秦仙傲應戰了!”

    “秦仙傲居然相信那個段海峰,相信他有那樣的印刷術,還說什么神仙國度有更好的?”

    “秦仙傲為什么要相信?段海峰不過一大理小人?”

    “不過秦仙傲應戰了,倒是有骨氣。”

    “嗯,不愧是狂妄無邊的酒色公子,我大宋朝也就他敢出來應戰段海峰了!就是秦仙傲更改了比試規則,不知是不是怕了?”

    “怕?笑話,秦仙傲會怕了段海峰?怕就不會出來應戰,而且他不是說了么,這是按伊川先生的意思,文人之間的比試,是一輩子的,是比對天下,對世人,對后代的會留下什么有益的東西,這才是關鍵。”

    “一時的高低只是運氣,長久的高低才是真正的實力。”

    “嗯,有理有據,這秦仙傲做得很好,就看段海峰應不應戰……”

    “段海峰是有真才實學就該應戰,不然就是耍詭計,那印刷術怕是秦仙傲借故捧殺段海峰,讓他下不了臺的。”

    ……(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