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六十二章 他是我們的人

第六十二章 他是我們的人

    洛陽自古人才薈萃,尤其是北宋時期,李清照的父親李格非曾在《洛陽名園記》中說“且天下之治亂,候于洛陽之盛衰而知。”意思是說,看天下興亡,先看洛陽興衰。

    這個時期洛陽一帶可是臥虎藏龍。

    董汐嚴、董嚴泓、麗正書院,各個書院的書生學子,老師都看到了這一份報紙,同樣的洛陽城程頤、李格非、李清照、司馬旦、楊時、羅從彥……一個個大名鼎鼎的也都看到了這一張報紙,同樣一個個震驚于文章還能用如此白得不能再白的白話寫,而且看起來絲毫不賴,可是有著董汐嚴那樣敏銳的見識的畢竟只是少數。

    高手看行道,外行看熱鬧。

    洛陽城的茶樓酒肆,這些日子也失去了往日的寧靜,變得格外熱鬧。

    “看了今個的新報了么?”

    “還沒,我派小二子去買了,結果慢了一步,新的都賣完了,聽說在加緊印刷。對了,上一回報上講到了李肅說呂布,你說呂布真那么厲害?”

    “呂布厲害,可是人家關羽、張飛也不是吃素的,劉備雖然弱一點,可一手雌雄雙劍,也是難逢敵手的,現在將呂布夸到天下,等到遇到關云長,一刀便能砍了他。”

    “哈哈,這你可錯了,最新一期的報紙到了第五回,這一回叫做‘發矯詔諸鎮應曹公,破關兵三英戰呂布’這三英就是桃園結義的‘劉關張’,三人齊戰呂布,都打不過呂布……”

    “真的,關羽的春秋偃月刀可是重達……”

    ……

    滿城的人,不管是挑夫走卒,還是長袍書生,見了面打了招呼,往往沒說幾句便扯到報上了。

    跑堂的酒倌,茶倌往往忘了添酒加水,嘴巴張得大大的聽著茶客們的議論。而掌柜的自己大多時間也都是趴在柜臺上面豎著耳朵聽,遇到熟人說這事,還會專程湊上去發表一些自己獨到意見。

    整個洛陽一時‘劉關張’不絕于耳,當然說這些報上連載的《三國演義》的大都是識些字。卻又懂得不多的普通市民,懂得的多,尤其是一些讀書人,說的是報上連載的《邊城》,說的是報上的白話史評。白話散文……至于連載的《三國演義》他們也說,因為讀過《三國志》因此說得比普通市民更瘋狂,很多人甚至對后面的劇情作出預測。

    洛陽城中一間酒樓西角一桌人六個女子,全都蒙著面紗,但是透過面紗上的眼睛可以看到這六個女子,至少有五個都是絕色。

    “阿朱姊姊,那呂布是誰?”

    “木姑娘,你知道誰又是關羽,劉備、張飛?”

    幾個女子嘀咕著,其中眼睛最勾魂的那個美婦看向一女子:“郭母。你的學問應該是很高的,你知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么?”

    “呂布、關羽、劉備、張飛這些人是漢末三國時期的人物。”郭媛媛才識過人,自然熟知歷史,她輕聲說道,“劉備是蜀國的開國君主,我知道的只是這些,至于他們說的……”

    “小二。”阿朱向那跑堂招手,連叫了幾聲,那跑堂才跑過來,“幾位客官有什么吩咐?”

    “我問你。那些人說的什么三英戰呂布是怎么回事?”

    “我說姑娘。”跑堂連笑道,“這事兒起源于酒色公子。”

    “酒色公子?”郭媛媛臉上露出古怪,她們和秦朝才分開幾天,居然秦朝跑到洛陽又弄出這么一件事來。而且這事弄得滿城風雨,她們一路走來,劉關張不絕于耳。阿朱、阿碧、王夫人、木婉清、葉二娘自然是不知道酒色公子的。阿朱眉微皺:“酒色公子,一定不是個好家伙。”

    郭媛媛嘴角一笑:“那確實不是個好家伙。”

    “二位姑娘。”跑堂笑道,“酒色公子是不是個好人我這等小民無權發表意見,但他前些日子弄出一個‘報紙’。大伙如今說的話題都是報紙上的東西。”

    “報紙?這報紙都說了些什么?”阿朱不由好奇。

    跑堂笑得更開心:“上面說的可多著呢,我一時半會也說不清,不過姑娘若是想了解,小店倒是有報紙賣,如今這報紙出了五期,姑娘若想看,最好五份一起買,一份我算你五十文,加起來就是二百五十文,不知姑娘是否?”

    “二百五十文,不算貴,小二,你……”阿朱正要說購買。

    “賣報,賣報,最新一期的報紙出爐,劉關張三英戰呂布,只要七文銅板便可買一份……”孩童的聲音響起。頓時——

    “小孩,快快過來,這里有買的。”

    “小娃娃,我要買一份。”堂中很多食客叫起來。

    阿朱一愣,跑堂小二尷尬笑了笑:“姑娘,那小孩賣的是今天的,我這里有前幾期的,四份算你五十文如何?”“第一期的報紙拿一張來,至于其他的就算了。”郭媛媛說道,她倒不是沒錢,只是知道是秦朝弄出來的東西,就沒必要在這里花冤枉錢。很快那小二送來了報紙。

    “咦?”郭媛媛目光一掃,稍微看了片刻,便心頭震動。

    ……

    報紙銷路出奇的好確實很出乎秦朝的意料的好,其實有這原因也很正常,這個時代不是后世,無論是普通市民還是官紳階級,娛樂項目極為有限,而那些有限的娛樂活動,也都是有錢人,有悠閑時間的人才玩得起的,不怎么接地氣。而此刻這報紙一出,只要懂字的都能讀,又兼之沾上‘學問’這個高大上的調調,能讓人裝裝逼,偏偏還不貴,不轟動才怪。

    當然秦朝也知道這種亢奮不正常,可是至少有一點,以后就算回歸正常,這報紙的銷路也低不到哪里去。

    麗正書院人人敬而遠之的荊公府院子。

    一個赤著玉腳的女子笑吟吟的走著。

    “王師姐又在發脾氣了。”馮小婉臉上露出俏皮的笑,來到一間書房,推門而入,便是一愣,書房中滿地扔的都是紙張。

    一張椅子上王旖癱坐著一臉頹廢,見到馮小婉也只是眼皮子一抬。

    “師姐,怎么一年不見。你這……”馮小婉微微蹙眉,“你這是怎么啦,不就是荊公新學暫時式微么,用得著……嗯?”馮小婉看向王旖身旁幾上。那里一張報紙,馮小婉看得出那是第一期的報紙。

    “師姐,你也看了這報紙,覺得如何?”馮小婉連詢問。

    “如何?”王旖一下跳了起來,抓起報紙:“馮師妹。你難道沒看,這里……他這里寫的分明就是在指責我父親的變法。”

    “哦?”馮小婉目光一掃,只見她手指處寫著:

    “《史記.六國年表》序秦獲‘天助’說值得玩味:‘……秦始小國僻遠,諸夏賓之,比于戎翟,至獻公之后常雄諸侯。論秦之德義不如魯、衛之暴戾者,量秦之兵不如三晉之疆也,然卒并天下,非必險固便形勢利也,蓋若天所助焉。’而秦獻公實為任用商鞅變法的秦孝公的父親。《史記》明確自他之后‘常雄諸侯’也告訴我們一個事實:秦國的由弱變強并非自商鞅變法而始,反要上推數十年到一直被低估的獻公時代,而他所受到的‘天助’自然不該是神跡。”

    這是報紙中的一個欄目‘重讀歷史’。

    ‘重讀歷史’是后世歷史學家靜下心來利用現代的歷史學知識對古代的歷史進行數據化,科學化,嚴謹化,理性化的重新解讀。

    因此與古代帶著感情,為官方,為自己理念,進行春秋筆法的解讀不同,也與后世教科書上為官方政治服務的歷史不同。這種現代專業的解讀非常嚴密,可這種嚴密往往會顛覆人正常的歷史觀,讓人看了后一方面心服口服,另一方面又覺得很怪異。很震憾,怎么歷史真相會是這樣?

    “你這是第一期的重讀歷史,這一篇我覺得寫得很好,讓人耳目一新。”馮小婉笑說道。

    “好!沒錯,這里寫得是好!”王旖眼睛都有些紅了:“可是……可是……”她退后數步,坐在椅子上。“我這些天來,一直在想著寫一篇反駁這文的文章。”

    “結果怎么樣?你若是寫出來了,只要是白話寫的,我可以擔保它一定能在報紙上發表。”馮小婉笑說道。

    王旖沒意識到她話里的另一層意思。

    “我史書也讀得很多,商秧變法一直是父親極力推崇的,對于這一段歷史我是熟知的,可是看了這篇秦仙傲的文章才知道,錯了,錯了,一切都錯了!哈哈……千載誤讀商君書,強秦變法另有人,原來真正使秦朝變強的不是商秧變法,而是商秧之前的墨家對秦國的變法,商秧變法反而造成了一系列不該有的悲劇!”王旖聲音低沉。

    馮小婉心中搖頭,別說王旖,就連她馮小婉看到這一個重讀歷史,秦朝寫的《千載誤讀商君書,強秦變法另有人》也是嚇了一跳,可是仔細一讀文章的內容,卻又不由自主的被對方所羅例的各種證據,對證據的理性分析所折服,反復觀看了典藏的講敘商秧變法的各種資料后,不得不得出結論,秦朝的分析十分公道。

    “這秦仙傲杭州時便說我父親變法的壞話,如今雖然沒明說,可是這重讀歷史一出。”王旖臉色冰冷,“他說變法的壞話,我可以很輕松的反駁回去,可是這重讀商秧,我這么多天,雖然寫了不少文章,看起來如花似錦,可和他的一比后,總感覺差了那么點,真是急死了人,對了,師妹,你有事么?”

    “我能有什么事,不就是來看看你么。”

    “沒事就別打擾我,我一定要把這文章寫出來,對了,這報紙是那秦仙傲辦的,看他這模樣,似乎是要和我們陰癸派作對,師妹你也不要閑著,去暗查一下,他背后是什么勢力,如果沒什么后臺的話,想辦法封了這報紙吧,這種妖言禍眾之物,沒必要留著。”

    “封了?”馮小婉嘴角抽了抽。

    “師姐,你難道沒看這報紙上的主編名字么?”馮小婉怪異說道。

    “主編,難道不是秦仙傲么?”王旖一愣,連查看起來,很快找到‘主編’兩個字,只見后面寫了三個名字‘秦仙傲’‘天竹’‘小婉’。“天竹,小婉,小婉……”王旖怔住了。

    “師妹,小婉不會是……”王旖瞪著馮小婉不敢置信的詢問道。

    馮小婉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這秦仙傲也算是我們的人。”

    “我們的人?”王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那他為何?”

    “那上面‘天竹’的名字,其實是高天籟。”馮小婉說道。

    “啊?”王旖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你說他也是……”要知道陰癸派從來不與慈航靜齋合作的,這也是為何司馬光與王安石雖然交情好得很,可一涉及到理念治國等問題上,便處處作對。

    “嗯,他也是慈航靜齋的人,所以他這報紙不會特別偏袒誰,他這寫重讀歷史,其實你擔心什么,最擔心的是司馬光。”

    王旖身子一震,忽然眼睛放光:“沒錯,歷史是司馬光的地盤,這秦仙傲卻來一個‘重讀歷史’還推翻史書上固有的歷史觀點。”司馬光用了19年來寫《資治通鑒》,王旖又豈能不知道。“他這是和司馬光打擂呀,對了,師姐,司馬光現今被召到汴京當丞相了,怕是看不到這報紙,我們是不是該寄幾份……”

    “沒必要,他一定會看到的。”馮小婉笑說道,“你這些天一直沒出去,不知道如今這報紙火到什么程度,從官員,士紳,到地主,普通市民幾乎都有閱讀這東西,頂多這兩天司馬光便會看到這一份了,別說他,就連皇上……”

    “司馬光是歷史大家。”王旖笑了起來,“我真好奇他看了秦仙傲的這個歷史欄目,這些與他所推崇的觀點不同,甚至完全相異的歷史時會是怎樣的表情。”

    “那一定很精彩!”馮小婉飛身離開。(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