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三章 破譯,畫中奧秘!

第十三章 破譯,畫中奧秘!

    秦朝閉關,王建、許憑云等大都是聞過則忘,可李士奇、聞士達、劉豫等年紀最大有資格沖擊前七把交椅的36人卻心中暗暗警醒。

    文萃街大道上李士奇笑瞇瞇的走進一家酒樓。

    “這段海峰我還以為他要研究武道,沒想到……”李士奇想著先前拜訪秦朝,在秦朝書房所見一幕心中很是感慨,對于段海峰,武道院幾乎沒人敢忽視,雖然沒多少人認為半年時間段海峰能弄出點什么名堂,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李士奇、聞士達、易紹功,劉豫等都借著感謝秦朝在跪諫中出力的名頭前往探訪。

    “人的精力有限,這段海峰味口卻也太大,琴棋詩書畫,他還真想樣樣都成為宗師?這一次他宣布閉關,我本來以為他是全力攻研武道,沒想到是研習畫技。”李士奇很是無語,“我記得他臨摹的應該是高陽春的兩幅圖吧,高陽春是我大理的畫圣,那兩幅畫是他的頂峰之作,這段海峰選他那兩幅作原型,分析臨摹學習畫技,眼光倒是沒錯,只是武道上……”

    “好好的一個苗子,可惜了……”

    探訪之后李士奇,聞士達、劉豫等一個個都放心了。

    洱海邊一處安靜府邸。

    巨大的書房內上面橫著一根根繩子,繩子上掛著一幅幅圖畫,可以看到這每一幅圖畫都是畫著一個老和尚面朝里的坐在山洞中。

    窗前光線最好的地方放著一張大條桌。

    上面筆墨紙硯俱全。

    桌架上更是掛著一排各種型號的毛筆,此刻桌前肅立著一曼妙青衣美婦,美婦持著一管大號狼毫正入神的在宣紙上畫著,這赫然也是一張僧人石洞面壁圖。

    “盛朝,這一幅如何?”美婦一筆收尾,沾淡墨點了點畫中鱷魚的眼睛,頓時畫中景色似乎都活了過來。

    “媛媛。”秦朝苦笑一聲,“老字號的江南第一才女的畫技,那自然是沒得說的,你這一幅和高陽春的真作比起來也難分軒輊,只是……”

    郭媛媛媚看了秦朝一眼。

    “只是什么?是不是又要說教,說什么臨摹這畫作不是追求畫技,而是探索奧秘?我說盛朝,這畫中真藏有武道之秘?”

    “你夫君的預感什么時候錯了?”秦朝笑道。

    “尋找高陽春畫中武藏最好的方法就是臨摹。”史傳中,天龍寺那個發現高陽春《達摩面壁》、《為民請雨》兩幅圖中武道成果的人就是因為極度癡迷繪畫,便借了狀元樓高陽春的兩幅畫作,日夜揣摩其中蘊含的畫技才無意中發現了其中的武道奧秘。

    “你呀。”郭媛媛白了秦朝一眼,“還預感從不出錯,真當自己是老天爺的私生子?我臨摹這畫都差不多一個月了,半點頭緒都沒有。”“高陽春的畫要留下,不被當時他的仇人所毀,武道思想就必須藏得很深,你得留意其中的呼應,違和之處。”秦朝說道。

    “你就光會說。”郭媛媛瞪了秦朝一眼,轉頭看向身前掛著的一幅畫。

    “呼應,違和之處?”郭媛媛蹙眉,這掛著的一幅是高陽春的原作,被秦朝從狀元樓借了回來。“這畫中技術,意境都達到了極高的境界,這樣的畫作豈會有違和感?還有所謂的暗語呼應?”郭媛媛思索著,雖然話里對秦朝說這畫作藏有武道秘密不信,可內心郭媛媛還是比較相信秦朝的,畢竟聽了高陽春的歷史,郭媛媛也覺得高陽春留下這兩幅畫不是那么簡單。

    秦朝一旁臨摹著畫作。

    “嗯?”

    郭媛媛目光落在畫作上那老和尚身下的地面時忽然一怔,而后瞳孔變大了。

    “沒錯,這就是違和感。”

    郭媛媛心怦怦然而跳,找到了第一處違和感之后,她頓時來了興趣,連仔細觀察,很快目光又發現了幾處不對勁的地方。

    “盛朝,我發現了……”郭媛媛興奮聲音響起。

    “哦?”秦朝連放下筆。

    “你看這些地方的用筆,雖然整體上這幅畫并無違和感,可這用筆放在高陽春身上便不對勁了。這一筆對畫工技巧來說并不難,因為用的都是最基礎平常的,便如我們走路吃飯一樣,這樣最基礎的用筆對畫師來說,不可能有一絲失誤,可他這里的用筆,卻稍嫌生澀,和其他高難度筆技一樣,都離最高境界差一點點,雖然整體畫工無違和,放在畫師身上就不對了……。”郭媛媛侃侃而談。

    “顯然他這是故意的。”秦朝對于畫技是遠不如郭媛媛的,可郭媛媛這一指出,立馬便讓他也看到了這幅畫中一處處不對勁之處。

    “除了這里,還有這里也是違和,還有這一處落筆和對面那處落筆是相呼應的,這個呼應根本沒必要……”

    “這條鱷魚身上鱗片也不對勁……”

    兩人很快將這幅畫中一處處怪異之處都一一找了出來,可是這違和之處又代表著什么?

    光陰似箭。

    洱海邊僻靜宅子中,一青年和尚正忙碌著準備飯菜,這和尚不時看向東邊兩間房子。

    東邊房子墻壁被粉成黑黃色,此刻幾乎寫滿了白色的字,房內也是處處放著‘粉筆’,墻壁上都是文字,‘白板文化’也被秦朝弄到自己的住處,此刻這書房內,擺著數張書桌,以及一個巨大的書柜,書桌上秦朝正伏案疾書。

    “明明已經找到了畫中所有的違和之處,可要破譯這些違和之處的真正用意。”

    “倒底是什么意思?”

    秦朝翻開案上一本冊子,這冊子上寫著文字和圖案,這文字和圖案正是來自于六花谷的石洞遺刻。

    “我記得高陽春的武道思想來自于深厚的古典經學思想,要想破譯,還得從古籍中尋找,可是真正研究起古籍,卻一次次有新發現,又一次次有新迷惑,特別那本《奧子列問》。”

    任何學問做到深處都不容易,和真正的古人相比,秦朝畢竟只讀了數年古書,雖然已經算是學富五車,可火候還是不太夠,至少在秦朝自己看來不夠。所以趁著這一次探索高陽春遺秘的機會,秦朝也整理起古籍來。

    “這一處講敘的意思倒是表示什么?”

    “第一重意思是……”

    “第二重是……”

    可以看到宣紙上秦朝正快速書寫著,《奧子列問》用的是商約之時的古文語言,其晦澀難懂更甚《周易》《歸藏》《連山》這三部書。

    神農的《連山》、黃帝的《歸藏》、周代的《周易》是用‘卦’來說明宇宙萬事萬物循環變化,其高深玄奧已經是只有極少數學問通天之人才會去研究的,至于更深一層次的《奧子列問》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研究這樣的古籍,最讓人頭痛。

    秦朝用的方法是‘費曼技巧’,這個技巧的靈感,源于1965年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理查德·費曼,在前世是專門用來應付各種極度艱深繁雜知識點的。

    其原理大體就是一旦糾結于某個知識點,那么先分而化之,從易入手,先掌握周邊相關的知識點。

    屋子中,一摞摞的宣紙上都寫得滿滿的,可以看到這滿頁的紙上并不是只寫有字,而是乍一看仿佛是一張美麗的圖畫,這些圖畫有的如大樹,有的如城池,那是文字與畫面完美結合。

    “孩童都能聽得懂才是真正的科學。”

    把一個問題要說得連六歲小孩都能聽懂,那就表示你在這方面已經真正學到手了。

    秦朝不斷在紙上疾筆寫著。

    這有疑惑,也有相關的知識點,即便是這些知識在秦朝原本的想法里早已經解決了,可依然還是按費曼技巧的方法寫下,依然回顧、反思,嚴查其中的邏輯漏,而后用自己的話,各種不同的語言去表敘出來。溫故知新,天下事就怕認真,在這反反復復嚴查思索中,一個個學識漏洞、盲點,錯誤被補上,一處處艱深知識點被攻克。

    而秦朝對古典經學知識的整體掌握也在飛速的加深著。

    秦朝進步,郭媛媛這秦朝的嫡傳弟子,同樣采用了費曼技巧,古典經學的掌握也同樣進步飛速。

    漸漸的兩人似乎有些懂了高陽春畫作中的一些暗意。

    懂了一點,可細微處,很多結構性的還是不甚明了,于是乎,秦朝、郭媛媛開始了合作性探討,爭吵,理不辯不明,兩人爭論越多,思維也越發清晰,直到一天郭媛媛停下爭吵,走進自己的書房。

    月高懸。

    屋脊上少年面朝東方盤膝而坐。

    “媛媛已經找到了那個武道秘密,可是她找到的,我不很認可。”秦朝閉著眼,腦中閃現著一幅幅圖畫,其中兩幅正是高陽春的畫作,其余的則是六花谷遺刻,以及各種古典知識,這些圖不斷在秦朝腦海中滾動,被分解開來,又被以各種方式組合,分裂,衍變,形成一個個新的方案。

    可這些新方案在秦朝一次次推算中,又被拋棄。

    月漸漸西沉。

    紅日升起,一縷紫芒射在秦朝額心。

    “對了,就是它!”

    猛的秦朝腦中所有變幻圖案凝固,而后化作一幅巨大的圖,這圖又分化為兩幅,這兩幅圖有一部份完全相同,可另一部分則是有些相反。

    “這……”

    秦朝睜開眼,眼里都是喜悅的興奮,“我要找的就它了,所有邏輯推測都合情合理,不可能會錯。”

    “方案確定,那接下來……”

    秦朝深吸一口氣,對武道研究者來說方向方案有時是最耗時的,這就像科學研究,結論最難,往往是有了結論,再用數學推導論證這個結論,如今秦朝有了‘結論’,雖然后期的‘數學’推導同樣耗時耗力,可心情上,精神上反而輕松很多。

    “接下來是繁復的合長生訣,只是……”

    興奮的秦朝也有些苦惱。

    “我這一次總算找到了路,可是這路卻有兩條,而且兩條路都符合規則,無論走哪一條都有可能是正確的,我該選哪一條?”

    秦朝望著遠方的紅日,微一思索,便咧嘴而笑。

    “不能太離經判斷,還是先選符合這時代人口味的那個吧。”屋檐上少年飄然而下。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