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二章 圣上不任性了

第十二章 圣上不任性了

    聽到這扇面上是黃庭堅的墨寶,所有人都激動起來。

    大宋此時是整個世界的經濟文化中心,作為中原,儒家文化圈的核心,大宋的一切潮流對大理這種偏僻之地的彈丸小國,吸引力都是很可怖的,大宋來的東西,從日常用品到衣食住行都十分受大理歡迎,特別是詩詞歌賦等文化上的倍為追捧。大理國,越是上層人士就越是哈宋。

    因此大宋的墨寶,特別是名人字畫,很受天龍寺、大理官員、富貴人家的追捧。

    可要得到宋朝的名人字畫,幾乎是不可能的。

    大宋標榜皇帝與士大夫共治天下。

    大宋的士人地位之高在中國古代歷朝歷代都是最高的,那些名人根本就不可能賣字賺錢,因此別說他們的墨寶,即便是一些名氣很小的宋朝文人墨寶,也很難得到。

    可以說,除了極個別的能通過關系得到偶爾兩張名人字畫,向市場購買幾乎是不可能的。

    太極社的少年雖然年幼,可這種骨子里的哈宋也是不可或缺的。

    更何況書法這種東西于此時的文人來說就是一張臉,人不可不要臉,文人不可不寫好字。

    大理整體書法差大宋太多。

    若是能得到一兩幅來自中原的上乘水準墨寶,無論是作為收藏炫耀,還是自用來研習書法,一窺頂尖文化圈中高手的書法筆意……都是十分不錯的。

    而黃庭堅是詩詞書法樣樣俱佳。

    其書法十分精妙,歷史上也是能排到頂尖的,整個大宋黃庭堅書法只排在蘇軾之下。

    如今這憐公子拿出一把扇子。

    秦朝卻說那扇面上是黃庭堅的墨寶,是不是真的?一個個看著憐妙玉。

    “這段海峰認識魯直的筆跡?”憐妙玉看向秦朝的雙眼眨了眨。

    黃庭堅雖然在世,可他的墨寶絕不隨意外傳,市面上幾乎絕跡,大宋文人能見到的都不多,何況偏僻大理小國?如今天龍寺中,就算是孟述圣、郭敘真等人也沒有誰擁有黃庭堅的真跡。

    “段公子好見識。”憐妙玉贊了一聲。

    “沒錯,我這扇面上確實是黃魯直的手跡,而且絕非他人摹寫。”憐妙玉一收扇子,“這把扇子是本公子一次賭酒贏回來的,如今我也拿來作賭注,今晚誰能喝到最后,這扇子便歸誰,可敢?”

    “當真?”

    “憐公子真要拿黃魯直的墨寶做壓注?”

    一個個立時瘋狂了,不是沒人懷疑這倒底是不是真的黃庭堅手跡,可即便不是真的黃庭堅的手跡,能得秦朝這書法高手認可,甚至認定是黃庭堅的真跡的作品,其價值也絕不低,更何況喝酒本來就是喝得自家高興,就算喝贏了,那扇面上的不是黃庭堅的真跡又如何?

    “憐公子既然如此爽快,今晚我老高拼了!”

    “這扇不管是不是黃魯直的真跡,我都要搶到手,哈哈,本來是想先灌醉海峰兄的……”很快大堂中一個個自認酒量不錯,有贏的希望的少年開始了瘋狂的拼,時間流逝,外面下起若有若無的毛毛雨,大堂中還在拼酒的只剩下七人。

    “海峰兄,我記得上次你還喝不了幾碗,想不到一年多不見,都變得如此海量,嘖嘖……莫不是上次你藏了拙?”

    “世霸兄,我上次明顯是讓著你的,你沒看出么,今天我一定要……要讓你醉得連媽都認……”秦朝大著舌頭說著忽然頭一歪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這一次秦朝并沒有完全作弊,能喝到現在也算是海量了。“海峰醉了!”“能喝到現在,這酒量還真是……”四周一片笑聲,畢竟有不少喝了一會便自知酒量不行,早早退出了比拼,這時自然清醒。

    “這段海峰氣質倒是和酒色公子挺象。”憐妙玉笑瞇瞇的看著醉倒的秦朝,眼里閃過一絲光,“可惜和酒色公子比起來,無論哪一方面都差了一點,就連酒量也是不如。”

    ……

    狀元樓大堂中囂鬧直到五更天才漸漸息下。

    武道院內。

    上午的陽光斜射在被單上,清秀少年睜開眼緩緩坐了起來。

    “醒了?”

    “小龍?”秦朝看著窗前轉過身的少年,又掃了眼四周,眉忽然一皺,“我這是回到了武道院的住處,莫非是你把我弄回來的,對了,你這么一大早等在這,難道昨晚我醉了后發生了……說吧,是什么事?”

    “還是瞞不過你。”秦龍走到桌子前倒了杯茶,遞給秦朝,“昨晚的賭酒是閻小柔贏了,不過我懷疑那憐妙魚是故意輸的,因為他并沒有完全醉倒,而是以再也喝不下了為理由自動認輸的,那把扇子若真是黃庭堅的真跡,這價值……他故意輸給我們,其用心……。”秦龍沉著臉,“而且他雖然說是喝不下了,已經醉了,可談吐間若有若無的是在套話。”

    秦朝喝了口冷茶,不置可否:“那么說,那把扇子到了閻小柔手中?”

    “小柔不僅得了那把扇子,而且還被他忽悠得和他結拜了。”

    “結拜?”

    “我擔心這憐妙魚是另有險惡用意。”秦龍沉聲,“這憐妙魚太會做人,我們這些人經過這一次喝酒,好像都對他很是有好感,昨晚一些人不知不覺間便被他引得說露嘴了,說出了一些我們太極社的內幕,如今他和小柔結拜成兄弟,若是再從小柔那里,他那人很詭異,小柔根本不是他對手,我怕……”

    “沒事。”

    秦朝一笑:“小龍你感覺很靈敏,這憐妙魚就是來打探我們天龍寺,特別是太極社內幕的,不過事無不可見人。”

    “可是……”

    “你放心讓他去套話,就算套到你身上,只要關于天龍寺和我們太極社的也有什么說什么,只要不透露我們的真實姓名和身份即可。”

    “呃……”秦龍頓時愣了。

    “小朝,你是不是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秦龍忽然眼睛一亮,連詢問道。

    “我是有些猜想。”秦朝一笑,“你別多問了,我該告訴你自然會告訴你的。”“又賣關子!”秦龍瞪著秦朝,“小朝,我跟你什么關系,這些事難道……嗯?”

    “鐺!”“鐺!”“鐺!”“鐺!”“鐺!”

    巨大鐘聲傳來。

    “這鐘聲?”秦龍臉色一變,看向窗外,“這鐘聲的節奏,還有傳來的方向,是有人拿著武道成果去觀音閣評鑒,難道說我們武道院又有人出成績了?”

    “是觀音閣評鑒!”秦朝肯定道,刷的站起身,“走,去觀音閣!”

    ……

    梅時著踏入觀音閣。

    梅時著、戴經世出成果了,其評分自評為人級18品,孟圣人給的評語更是十分漂亮。

    整個天龍寺武道院都轟動了。

    午門。

    “什么,梅時著出成果了?”李士奇一張臉冷得透著寒氣,“我就說這梅時著為人向來低調,可這一次跪諫卻一反常態上竄下跳,到處騸風點火,原來就是為了這一天。”

    “哼,這梅時著真夠藏得住氣的,連他自己派中一些人都瞞住了,也難怪我們上當。”午門前同樣跪諫的聞士達拳頭捏得冒青筋。

    “如今大伙都是在為他作嫁衣,可惡。”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圣上,看圣上怎么辦,如果圣上還堅持著讓段海峰上位,那便只能將天龍寺一分為五,而不是一分為四,可既然能一分為五,那就可以一分為七,甚于更多……”

    ……

    梅時著、戴經世的突破如同一記冷棍打在整個武道院跪諫眾人頭上,也打在保定帝頭上,可很快保定帝便下了新旨意。

    “這旨意完全遵叢了我們讓段海峰呈上去的奏折所寫。”

    “嗯,圣上這一次總算不任性了,做得很對,將武道院一分為七,就需要七個領頭,除去有成績的三圣加梅時著外,還有三個名額,這三個名額我們幾個都有可能得到,這樣一來,我們跪諫這幾個月也不算完全為梅時著作嫁衣。”

    “圣上旨意中唯一讓人意外的就是將武道院一分為七的開始時間定在半年后,不知圣上為何非要拖上半年。”

    “也許是為了再逼出一個梅時著吧……”

    梅時著打了眾人一記冷棍,可保定帝的圣旨卻迎合了武道院幾乎所有人的歡心,就連梅時著、戴經世雖然心里有些小不樂意,表面對這圣旨也是持歡迎態度,交口稱贊的,唯一讓人想不通的是保定帝將正式為天龍寺分家的時間定在半年后。

    “這很可能是為了段海峰。”

    “這圣上先前一意孤行,就是要讓段海峰上位,可如今發生了梅時著之事,他大義上無法再堅持了,所以便想拖上半年。”

    “以為段海峰不是普通人,一定能在半年時間內弄出武道成果。”

    “真是可笑,別說半年,就是十年,二十年,能不能有成果也得看老天爺愿不愿意幫扶他一把。”不是沒人想到保定帝是為了秦朝才延遲半年,可這想法實在太過荒謬,因此就算心里想到了這一點,也立馬便推翻了這想法。

    整個武道院的老人,尤其是那些年紀排在前36名的,一個個不再專心于學問上,而是訪朋拜友,四處活動拉關系。

    也就在這時。

    秦朝不再處理太極社具體事物,開始閉關。

    (謝謝‘V5木木’打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