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一章 梅時著成正果

第十一章 梅時著成正果

    雖然眼前的人易了容,可一來秦朝本身就是此中高手,兼且眼力十分強悍,就算是易容也不可能瞞過他的感覺,更何況眼前的高手易容也只是簡單的將皮膚涂黑,女扮男裝。

    “這人是馮小婉的師姐憐妙玉。”

    “憐妙玉在雷峰塔下是以清修人橫樣見人,在陰癸派隊伍中十分低調,就像一個隱形人一樣。”雖然憐妙玉表現得極為低調,有如透明人,讓大多數人幾乎忘了有她這一號人存在,可秦朝卻注意到了她。

    “史書記載憐妙玉善思善察,為人很有些眼光,和黃庭堅十分要好,雖然她不是陰癸派第一傳人,可陰癸圣女馮小婉對她很是看重,每臨大事總要聽聽她的想法,這憐妙玉出現在這大理。大理偏僻小國,根本沒什么大門大派,陰癸派派她這一號重量級人物來此……”秦朝腦中急思,忽然閃過一道靈光,“對了,天龍寺集齊百家學派,她來此,莫不是借機觀察考察天龍寺?”

    “書中記載,她此時應該和黃庭堅在一起,可為何孤身一人在這狀元樓,為何又纏上了我?”秦朝心念電轉著,臉上笑容依舊。

    “閣下倒是一表人材,還未請教。”秦朝端著酒碗走向憐妙玉,目光大膽毫不退縮的迎著憐妙玉的美眸,若對方是個真男子,盈盈秋波媚眼含情望來,秦朝自然惡心,可知道對方女子身份,又豈會畏懼。

    憐妙玉眼中閃過一絲怪異,她微一蹙眉,有如西子捧心,讓人忍不住產生一種心疼,想要好好愛憐她的感覺。

    “飄泊伶丁江湖客,在下憐妙魚,賤名微不足道,想必段公子是沒聽過的。”

    “憐妙魚?”

    秦朝一笑,意有所指道:“昔有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今有憐公子妙手抓魚,就是不知想要抓幾條,在下又是不是那條魚?”

    憐妙玉手背微微一跳,一聲輕笑。

    “段公子若是魚,定然是條大鯤,必能化身為鯤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霄天,哪里是我這等江湖小人物能夠抓住的?”憐妙魚說著一指身旁酒壇,“憐某要抓魚,也是抓醉魚醉蝦,段公子能喝幾碗,是否海量?若肯與小弟共謀一醉,即便是條鯤,憐某也是要抓住不放手的,不知段公子以為然否?”

    “哈哈,好一個只抓醉魚。”秦朝走到憐妙魚身旁,鼻翼不由微微一動,一絲似蘭似麝,若有若無的香味從酒肉香味中襲來,秦朝心中微微一亮,這種處女身上的幽幽體香秦朝豈能聞不出。秦朝抓起酒壇倒下一大碗,笑道:“我段海峰是不是醉魚,那就要看憐公子能喝多少。”一舉大碗仰脖子一干而盡,憐妙魚微笑著一點頭,抓起酒壇正要倒酒,忽然臉色一變。

    “段公子,請稍候。”

    憐妙魚沉聲,手一按屋子,整個人竟然輕飄飄的橫著飛起,花枝曼妙般飄然穿窗而出。

    “好漂亮!”

    大堂中一雙雙眼睛泛光,眾少年明知對方是男子,可依然忍不住側目,目光追著出了窗外,外面高翹欲飛的屋檐上,一個卓然身影臨風而立,憐妙魚仰望天空,臉色怪異。

    秦朝也連飛出窗外,輕輕落于屋檐,而后視線掃向天空。

    月明星稀。

    整個天空十分安靜,無一絲云。

    “這天空根本沒什么異常。”秦朝一皺眉,正要收回目光,忽然眼神一凝看向遠處屋脊。

    那是不遠處的崇圣三塔其中最大的‘千尋塔’。

    塔頂上肅立一人,背微駝,正背手望月,那人看了片刻,忽然高高飛起,雙袖展開,仿佛大鳥一般從數十丈高的塔頂飛下。

    “這塔高16層,他竟然就這么跳下……”秦朝心中一跳,“這又是一個先天高手吧。”他收回目光看向憐妙玉:“憐公子……”

    憐妙玉微微沉默,低語道,“是這感覺。”隨即轉頭看向秦朝,“段公子,還有諸位公子,今晚的酒席,你們還是快點散了好,不然的話……”“不然怎么?”“不然,酒散后回去時可能就要成落湯雞了。”憐妙玉輕笑道。

    “落湯雞?”張九才、段無丙等少年瞪著眼。

    秦朝卻是心中一動。“倉頡造字,天地粟,難道她說的是天要下雨,那么豈不是說……”秦朝看向東北方向。

    此刻東北方。

    一處府邸燈火通明,其中東邊書房內一個精瘦漢子正揮筆疾書。

    “蒼天不負有心人,我老梅終于快要成功了。”梅時著雙眼閃動著星辰般的亮光,他旁邊戴經世也是滿臉紅光。“哈哈,總算及時趕出來了,為了這一天……”戴經世手舞足蹈的,這一次的武道成果,多年前便有了眉目,原本以為用不了多少時間便能成功,可是新問題一個個冒出,每一次都要阻隔他們數月,甚至數年之久,直到今天最后一個問題也解決了,整個工程便剩下最后的掃尾。

    “圣上將天龍寺一分為四,第四把交椅袁明德不要,別人誰都沒資格,圣上才指定段海峰。可段海峰沒有拿得出手的武道成果,即便是圣上指定,也是不能服眾的,如今……”

    沒有人選時,皇上指定人,眾人跪諫還多了一層顧忌,可有了人選,皇上再亂來,這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第四把交椅老梅坐定了,而我在其中出力也頗大,同樣好處很多……”

    此時梅時著府邸不遠處。

    “果然人就是要逼,這天龍寺長年不長勁,如今一逼,這才多久,就有人出成果了。”悅來客棧一客房窗口站著一白發女子。

    龍神宮變故,靈氣潰散,本來沒一兩個先天高手的大理城,因為天龍寺的緣故,多了很多來自各家各派的先天高手。這些先天高手此刻一個個都如憐妙玉一樣,感應到了天地異常。

    皇城內。

    “圣上,剛才那位爺讓我稟報您,這大理城有人在武道上出成績了,引起天地異動。”一老太監向著保定帝恭敬道。

    “天地異動?”

    保定帝臉色一變,整個人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這段海峰,還真讓他說對了。”保定帝眼神冰冷,腦中想著的是秦朝上的第一封信,信上就說跪諫之所以如此僵持,有一個極大可能,就是有人快要出成績了,讓保定帝盡快實施那個方案,不要等到有人出成績了再去下旨。

    “這個時候出成績,是誰,什么時候不好,偏偏這個時候……”保定帝捏著拳頭。秦朝信上說的他壓根就沒信過,所以更不可能下旨。

    狀元樓。

    “這一次引起天地感應的人。”秦朝收回目光,“不是王建,就是梅時著,不過梅時著的可能性最大,既然梅時著成果出來,按照天龍寺的慣例,第四把交椅只能由他來坐,保定帝如果礙于慈航靜齋,和天下諸位的壓力,必須起用我,就只能……”

    秦朝心中嘆息,保定帝若是一早就按秦朝所說做,便占據了主動。

    可現在……

    大義歸于梅時著,隨便怎么補救都不免落了下乘。

    “梅時著出成績,這跪諫也快結束了吧。”秦朝心中搖頭,轉身飛入大堂。憐妙玉也屋檐飛起,穿過窗戶飛落于先前的坐位。

    “段公子,可還要喝?”憐妙玉笑看向秦朝。

    秦朝瞥向憐妙玉:“是醉魚還是醉蝦,不喝過怎么看得出來,喝,大伙都來喝個盡興。”“對,好好喝個夠!”“海峰兄,我高世霸今晚就是喝死,也要舍命陪君子。”大堂一個個也嚷叫著。

    “段公子豪氣,諸位也是妙人。”憐妙玉笑得眼睛都彎了,“不過這么干喝太單調了,不如我拿點東西作賭注。”她手從袖中一摸,拿出來是一把精致的折扇。“啪!”折扇打開,扇面上似乎寫著一首小詩。“各位,這是我一位朋友送給我的,是本人心愛之物。”憐妙玉扇面向眾人晃了兩下,秦朝眼睛頓時亮了。“這是……黃庭堅的書法?”扇面上的書法既沉著痛快,又氣宇軒昂,看著這筆跡,秦朝腦中不由閃出一幅幅圖像。

    《李白憶舊游詩卷》

    《砥柱銘》

    《松風閣詩帖》

    ……

    來自后世的一張張黃庭堅的傳世名帖出現在秦朝腦海中。

    后世最大的好處,就是無論多么寶貴,甚至對古人來說,沒有機運,甚至連皇上都很難看得到的名家字帖,只要你想查看,就能輕易的在網上查看到,而且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而且能流傳千古的書法作品,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黃庭堅的書法作品在后世不算多,可每一張都代表著他的精華,秦朝看多了,此刻一眼見到憐妙玉扇面上的字,立馬便認出這是真正的黃庭堅手跡,而非臨摹的贗品。

    “憐公子,這莫非是山谷道人的墨寶?”秦朝連激動詢問,其實秦朝在雷峰塔下時和黃庭堅照過很多面,可討要墨寶,以‘酒色公子’的高傲,自然是做不出來的,再加上其他各種原因,秦朝一直沒和黃庭堅打交道。

    “黃魯直的墨寶?”

    “不會吧,海峰兄居然說那是黃庭堅寫的扇面?”

    大堂中眾少年頓時沸騰了,一個個連沖過來,更多的則是連看向憐妙玉。

    (謝謝‘會咬狗的人’、‘V5木木’打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