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八章 此心安處是吾鄉

第二十八章 此心安處是吾鄉

    這美麗少婦腰肢極細,一舉一動體態輕盈,如弱柳臨風,安靜立在那里又如嬌花照水,嫻美貞靜,她嘴角似乎總帶著一絲安祥的寧靜,這種寧靜祥和是歲月沉淀的美,再怎么浮躁的人站在她身邊也如見了母親的孩子一樣,不由心中安寧下來。

    ——這是秦朝最喜歡的女人氣質。

    “她是誰?”

    秦雨、王語嫣也看向這美麗少婦,兩人都感覺有這女人在身邊,便如塵埃洗凈,心靈回歸一樣,整個人身心上下不由自主的寧靜祥和起來。

    “宇文柔娘,一個被很多人稱之為神奇,嶺南人稱之為‘神醫’,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的女子,是她么?”秦朝思索著,目光盯著女人,忘了這樣一直盯著別人妻妾看是很無禮的,況且古代。

    宇文柔娘也看向秦朝。

    “這媛姐姐的相公……”

    宇文柔娘和郭媛媛是最要好的師姐妹,兩人各自的親傳弟子琴操、高容容都是相互著帶,毫不藏私,這才有了在郭媛媛面前撒嬌,依戀,視郭媛媛如姐如母的琴操。

    “媛姐姐性子極要強,總想著嫁的夫婿不是封侯就要拜相,又不聽門中吩咐,一意孤行,哪知世間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才有了當年的悲劇。這一次她總算聽門里一次,嫁了張師叔替她安排的人,只是張師叔給她安排的這個夫君,年紀這么小。”宇文柔娘打量著秦朝,心中和琴操一樣對秦朝這個好姐妹的夫婿很是好奇。

    “門中雖然沒規矩,可一慣的習俗是少妻配長男,媛姐姐這一次反其道而行之,長女侍少男,張師叔做事有時很過激,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嗯?”宇文柔娘明眸對上秦朝的目光,忽然反應過來,兩人這樣你看我,我看你眼神對視也太久了。

    宇文柔娘小臉上涌起一層紅暈,這紅暈一直延伸到她耳根處,她輕輕別過臉,輕笑一聲。

    “官人,一花獨放不是春,萬紫千紅才春滿園。”宇文柔娘沖王鞏柔聲道,“秦公子先前所說的‘既生瑜,何生亮’固然有理,可過于偏激。”“哦?”王鞏回過神來,連看向宇文柔娘,奇道,“柔娘怎么說?”

    秦朝看向宇文柔娘心中點頭,既生瑜,何生亮反應了古代的行事作風,這種‘零和博弈’作風在講究‘雙贏’的現代是很受怦擊的。

    “依奴家看秦公子所說的既生瑜何生亮,不太妥當,應改一個字。”

    “柔娘認為該改哪一個字?”王鞏道。

    “既生瑜,又生亮。”宇文柔娘道。

    眾人眼睛一亮,王鞏點頭捋須:“柔娘總是這么別出心裁,說的話都能進人心坎,你說的沒錯,倘若不是老天既生了英雄蓋世的周瑜,又生智算無雙的諸葛亮,哈哈,這三國之戰也未免太單調無聊了。”“山中無老虎,即便是猴子稱大王又有何趣?而且你沒聽過秦公子北勝和酒樓的事么。”宇文柔娘柔聲說道。“這位姐姐說得真在理。”秦雨也忍不住點頭,“我夫君常說‘有競爭才有進步’,就比如他平日里喝酒不多,可那日喝的酒都能裝滿缸了,可不就是遇人不淑,碰到了幾個酒鬼么。”她這一說,眾人忍不住都笑了起來。

    “嗯?”秦朝忽然看向這院門對面。

    掩著門的對面院子中。

    羅漢松旁,三人一石桌,桌上一棋盤,一壺香茶。

    “啪!”

    東邊坐著的男子在棋盤上輕輕按下一子,“師娘,你別再偷聽了,再不用心點,這次又得輸上一條大龍了,到時又得讓念奴取笑了。”男子輕聲笑著說道。坐他對面的女子四五十歲模樣,聞言輕哼一聲:“你這孩子,怎就不知道讓著點。”

    “師娘,這就是你不對了。”旁邊看棋的女子輕笑道,“官人他可是已經很讓著你了,只是剛才幾著,你走得太差。”“你呀,有了夫君就忘了師父。”中年美婦笑道,眼睛看向院門處,鼻子一皺,輕哼道:“那張巧爭也太過無禮,你這少門主在此,她帶媛兒的相公來,居然不先進你的門來請安。”

    “師娘,你別多想了。”男子低聲道,“這事是我吩咐她那么做的。”

    中年美婦眉一挑:“你是想先觀察一下,這樣也好,畢竟這秦盛朝將來可是要給你打下手的。”

    男子點了點頭:“如今看來,這秦師弟倒真有兩把刷子,咦……”他豎起耳朵。

    院門外。

    “來,秦兄弟,我給你介紹一下。”王鞏一指身旁宇文柔娘,說道:“這位是拙荊,宇文柔娘。”

    “宇文娘子。”秦朝含笑叫道,“久仰久仰!”

    這‘久仰’兩個字一出口,琴操忍不住笑出聲來,郭媛媛哼了聲道:“呆頭呆腦的,你除了‘久仰’外就不會換兩個新鮮的詞么,還好意思說自己琴棋書畫無所不通。”王鞏、秦雨、王語嫣、宇文柔娘也笑了笑,宇文柔娘溫聲說道:“秦兄弟,柔娘才是真正久仰你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風采照人,我那媛姐姐性子好強,別看她處處和你作對,其實也是個豆腐心,只要你平日里多擔待多讓著一點,敲破了她那層偽裝的堅冰后,包管有你享用的。”“柔娘!”郭媛媛臉一紅,惡狠狠瞪向宇文柔娘。宇文柔娘輕笑一聲,向秦朝道:“剛才這個便算是我的見面禮吧,不過我因此得罪了媛姐姐,你是不是也得給個回禮?”

    “好哇,好哇。”琴操拍手笑道,“姐夫千萬不要再來小調了。”秦雨解圍道:“盛朝要不寫首詩詞?”

    “詩詞?”

    秦朝感激看了秦雨一眼,紙扇一搖,“聽好羅,‘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

    一開口,眾人便豎起了耳朵。

    王鞏、宇文柔娘對視一眼,眼中都有著一絲驚訝。只聽秦朝繼續道:“‘自作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萬里歸來年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定風波!”

    對面院子中對弈男女對視一眼。

    男子低聲道:“這是一首《定風波》,他這轉眼之間便寫出一首如此精妙絕倫的定風波,而且你看這詞,說的是王師兄、宇文師妹去嶺南的事。”

    “他先前說的‘久仰’可能并非禮貌性的堆詞。”中年美婦也點頭,“他這首詞,最妙的是最后一句‘此心安處是吾鄉’當真是點睛之筆。”

    “宇文師妹心性修養境界極高,性子恬淡安寧,四海之內皆可為故鄉,他能一眼看出宇文師妹心境修養,而且做出這詞,果然有急才。”男子微微一笑,彈身而起,“沒必要再觀察了,我們也出去見見他們吧。”

    院外秦朝一首吟罷。

    “姐夫大才。”琴操拍著掌,她是詩詞名家,自然一眼就看出這首《定風波》的高妙,心中很有些驚訝。

    郭媛媛低著頭,嘴角微翹。

    “王兄,宇文娘子,這下你們知道我并非胡吹,而是真正久仰二位大名了吧。”秦朝笑說道,秦朝剛才吟的《定風波》其實并非秦朝自己所寫,而是蘇軾的詞。

    此心安處是故鄉。

    這一句是千古流傳很有名的話,一直以來大部份人都以為此話是蘇軾所說,真實情況卻是‘烏臺詩案’王鞏轉入此案中,而且受懲最重,后來總算受赦歸京,蘇軾覺得因自己的案件,而使王鞏無辜牽連進去,心里很過意不去,去探望王鞏,卻發現王鞏反而精神身體狀態都比烏臺詩案前要好,仿佛返老還童了一樣,因此奇怪而詢問。

    這事本就是宇文柔娘的功勞。

    所以王鞏指著旁邊的宇文柔娘據實相告,因此蘇軾又詢問宇文柔娘。

    而這時宇文柔娘說了一句話,讓蘇軾大受震動。

    這話便是——吾心安處是吾鄉。

    意思是‘只要內心平靜,天下何處不是自己的故鄉呢?如果你把它當成了自己的故鄉,你的內心又怎么會波動不已呢?’

    蘇軾心中震動之下便寫了一首詞,便是秦朝所念,這首詞是蘇軾專為歌頌宇文柔娘而寫,這時尚未公諸于外,因此除了宇文柔娘、王鞏、蘇軾外,外人暫時是不知道的。

    “秦兄弟高人。”王鞏點頭,對于秦朝如何知道這詞的,王鞏并不怎么在意,畢竟交游廣泛的人往往知道得比別人多。宇文柔娘很是歡欣,柔聲道:“秦公子這禮物柔娘真的很是喜歡,咱們也別站在這外面說話……”她聲音嘎然而止。

    對面院門打開。

    “這位便是秦兄弟啦!”只見一高冠博帶的中年男子出現在門口,當秦朝目光看過去時,他腳步輕輕一邁,秦朝只覺一恍惚間,這男子出現在身前一丈處,正滿面春風對著自己微笑。

    “先天!”

    秦朝眼皮一跳。

    “博通!”

    “章師弟!”

    “章師叔!”

    張巧爭、郭媛媛、王鞏、宇文柔娘、琴操連恭敬叫道,男子只是點了下頭。“這?”秦朝、秦雨、王語嫣對視一眼,這郭媛媛、宇文柔娘稱呼‘師弟’的男子出現,張巧爭這做師叔的居然先神態恭敬的招呼那男子,而那男子只是淡淡點了下頭,仿佛理所當然一樣。

    “博通?”秦朝一瞬間心里便明白了男子的身份。“只有那個數年后花間派的門主,如今的少門主‘章博通’才有這資格讓張巧爭這師叔都先打招呼。”

    (謝謝‘冰海清水’打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