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六章 畫角聲斷斜陽

第二十六章 畫角聲斷斜陽

    “你呀!”郭媛媛抓著秦朝的手輕輕推開,“平日里笑嘻嘻的,今天怎么多愁善感起來,別亂想了,我們出去找……”

    “找什么找。”秦朝說道,“我就在眼前,莫不是我不如你那姓高的情人?”

    “你又胡說什么。”郭媛媛臉一瞪,“你和他是不同的,再者,一入侯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這道理你以為我不懂,他早就是路人一個,你讓我說幾遍!”

    “他是路人?表面上的路人,心底里的自己人吧!”

    “不是!”郭媛媛啐聲道,“他心底里也是路人,你就別再胡攪亂纏了。”

    秦朝展顏笑道:“他是路人,我是什么人?”

    “你呀!”郭媛媛嗔瞪了秦朝一眼,笑道,“還用說。”冷不防秦朝一把猛的抱了過來,郭媛媛像受了驚的兔子般連跳了起來,要躲開,卻被秦朝一把緊緊抱住貼身摟在懷中。郭媛媛又急又羞,道:“你別這樣……放開呀。”,聲音尖利。秦朝摟得更緊:“媛媛,讓我抱一下,就抱一下,什么也不干。”“不行!”郭媛媛急得連搖頭,使勁掙扎,不過秦朝有北冥神功,臂力又大,郭媛媛掙了幾下,便如被老虎抓住的綿羊一樣,掙得滿臉通紅也掙不脫。

    “你怕什么。”秦朝輕笑道,“全世界都知道我愛你,老天爺都知道你郭媛媛是我秦朝的女人,我只是抱抱你,又不是吃了你,有什么難為情的。”

    “放開!”郭媛媛臉色一冷,沉聲道。

    “我會放開的。”秦朝說道,“等我再抱一會就放開。”這時郭媛媛一跺腳,狠狠的踩在秦朝腳背上,鉆心的痛從秦朝腳背傳出,讓秦朝身子都要疼得弓起來了,手上的力量自然便松了,趁著這機會郭媛媛猛的一把推開秦朝,飛也似的逃了出去。

    “你這人怎么這樣。”郭媛媛一張臉又紅又冷,胸脯劇烈起伏,“我郭媛媛不是不守婦道的人,嫁了你還惦記著他人的情意,可更不是不知羞恥的人。”說著直接沖出房門,飛也似的離開了。秦朝看著郭媛媛離去背影,站了半天轉過身抓起寫著凄風苦雨一詞的宣紙,燒了個干凈,搖著折扇出了房門。

    壽寧院前院中。

    “咦?”

    秦朝看著迎面而來的郭媛媛、秦雨、王語嫣、張巧爭。“秦公子。”張巧爭往一個方向走去,“先前我不是說要向你們介紹本門的人么,跟我來吧。”“盛朝,無相宗我和王姑娘去看了,沒人在,可能都出去玩了。”秦雨低聲說道,秦朝點了下頭看向一旁郭媛媛。

    郭媛媛板著臉,雙眼仿佛寒冰一樣。

    “咚!”“咚!”

    一個院子前,張巧爭敲了兩下門。

    “啊呀,來客了。”嬌脆的少女聲音響起,如幽谷黃鵬,“門沒鎖,貴客自己進來吧。”門吱的打開,露出一張艷如桃李俏臉,卻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語笑嫣然的,一雙顧盼生輝的美目看向眾人,落在張巧爭身上便驚訝的叫了起來,“張師叔祖呀,這幾位姊姊又是誰?”

    “琴丫頭。”郭媛媛板著臉,“連我都不認識了?”

    “媛姐?”

    琴操驚訝叫了起來,接著小鳥似的撲到郭媛媛身上,一把摟住郭媛媛,“媛姐,你怎么這幅模樣?不好看,沒以前好看,哦,對了,你旁邊這幾位姊姊是?”“這位是婉雨大姐,是我的……我姐姐。”“姐姐?”“我官人的正室。”郭媛媛年齡比秦雨大了一輩,平日里稱秦雨為妹妹,秦雨叫她姊姊,可按身份,秦雨是大婦,郭媛媛這妾室應該稱她為姐姐,而秦雨應該叫她妹妹才名正言順。

    “婉雨姊姊好。”琴操連沖秦雨露出笑容道。“琴妹妹好。”秦雨溫婉一笑。“這一位是王姑娘,她比你大一二歲。”“王姊姊好。”“琴妹妹。”王語嫣也點頭含笑。郭媛媛淡淡看向秦朝:“這是我妹子,琴操姑娘。”

    “琴操?”

    秦朝心中一跳,隨即眼中露出笑容。

    “久仰大名!”秦朝說道。

    “久仰?”郭媛媛哼了聲,冷冷瞥著秦朝,“琴操揚名也就這幾個月,你什么時候久仰過她的大名?”琴操一怔,久仰這個詞向來是初次見面時客氣的說法,郭媛媛這么說,顯然是故意為難這白衣公子哥。

    “媛媛姐一向人好,便是對故意刁難的粗人也是應對有禮,從不生氣,為何對這白衣公子哥?奇怪!有內情……”琴操連看向秦朝,秦朝這時收起了幾分傲氣,可他一身白衣,文質彬彬的搖著紙扇,身形氣質又極好,當真是玉樹臨風賽潘安。

    “長得不錯。”

    琴操美目連連,眼里更來了興趣,她向來古怪精靈,當即笑瞇瞇的看著秦朝:“這位公子啊,琴操小女子一個,無才無德,向來名聲不顯,不知你久仰琴操的什么名聲?”

    “這個么……”

    秦朝微愕,腦中隨即跳出歷史上琴操的資料,紙扇啪的一收,按在掌心笑道:“我聽說有人唱秦少游的《滿庭芳》,最喜歡唱‘畫角聲斷斜陽’,莫不是那人不是琴操小姐?”

    琴操一怔,明亮雙眼瞪大看著秦朝。

    琴操姓蔡,原藉華亭,因當官的父親受宮廷牽誅,才被籍沒為妓。

    大宋名妓譜中,琴操是非常有名的,不僅因為她受到很多同期的名人追捧,更是因為她本身鐘天地靈秀,聰慧精靈,可以說就算沒有后來永樂帝墓中挖掘出的歷史記載,琴操的名字和李師師一樣,會因為名妓的身份為歷史所記住。

    而琴操最初揚名是因為一首詞。

    一次有人在西湖邊上閑唱宋詞名品《滿庭芳》,偶然唱錯了一個韻,把“畫角聲斷譙門”誤唱成“畫角聲斷斜陽”。剛好被初出茅廬涉世不深,沒太多心機的琴操聽到了,便直言說:你唱錯了,是“譙門”,不是“斜陽”。那人當即詢問:“你能改韻嗎?”

    這一首《滿庭芳》是秦觀的精品。

    秦觀字少游,是歷史上婉約派宗師,就像提起豪放派詞便不得不說蘇軾一樣,說婉約派就不得不提秦少游。這樣宗師級高手填出來的詞,還是他的精品之作,詞中每一句都極盡洗煉,雕琢,看似天然平淡,實則字字珠璣。

    要改他的詞?

    你自認為文才高于秦少游?

    別說是一個**,就是對蘇東坡來說也是個刁難。

    琴操此時剛剛出道,遇到這種明顯的刁難,就算不理會也不會損及她的名聲分毫,不過琴操向來性子烈不服輸,又是初出茅廬,不懂謙虛,當場改詞,輕易間便將其改成陽字韻,成了面貌一新的詞:

    “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斜陽。暫停征轡,聊共飲離觴。多少蓬萊舊侶,頻回首煙靄茫茫。孤村里,寒煙萬點,流水繞紅墻。魂傷當此際,輕分羅帶,暗解香囊,漫贏得青樓薄幸名狂。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余香。傷心處,長城望斷,燈火已昏黃。”

    琴操這一改。

    換了不少文字,但仍能保持原詞的意境、風格,絲毫無損原詞的藝術成就。

    這種驚人的大手筆,自然引起轟動。

    尤其是在詩詞界。

    不過那一陣子秦朝、郭媛媛、秦雨等人每日忙于趕路,稍有時間也要用功,沒聽到這事,而回到杭州,龍神宮之事又惹得人心惶惶,更是少人提起這事,秦朝不過是知道歷史試探著說出‘畫角聲斷斜陽’,,不料一發打中。

    “嗯?”

    郭媛媛看著琴操的表情,不由疑惑,連低聲詢問道:“琴兒,你一驚一詐的干嘛,難道他說的‘畫角聲斷斜陽’有什么特殊么?”秦少游《滿庭芳》能流傳千古,郭媛媛也是能倒背如流的,可沒聽過有什么‘畫角聲斷斜陽’這一句。

    “媛姐。”

    琴操轉頭看向郭媛媛,笑道:“這是小事一樁,不值一提。”

    “小事一樁?”郭媛媛疑惑。

    “就是我被人刁難,逼不得已改了一首詞。”琴操低聲道,“這詞是‘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斜陽……”琴操將自己所改吟朗了一遍。

    郭媛媛一聽便明白了,雙眼發亮。

    “這首詞本是秦少游能傳千古的精品,字字珠璣,實無法改,豈能再改,你改的不是一字兩字,而是整個韻,最妙的是改了后居然無損這詞的成就分毫,琴妹妹,就這一詞,你可名揚千古了。”郭媛媛說道,若不是琴操是她指導、培養,視如子女般看著長大的,心里恐怕都會嫉妒。

    “琴兒,我那容兒不如你多矣。”

    “運氣罷了。”

    “運氣?你這丫頭這時知道謙虛了,改詞時怎么不知?我現在倒是很想看看秦少游知道你這么改了他的詞會是什么表情。”郭媛媛笑說道。“琴兒什么時候不謙虛,主要是當時東坡先生在,所以我才一時忍不住……”琴操摟著郭媛媛笑瞇瞇說道。“蘇東坡也在,難怪你會應了這樁刁難。”郭媛媛眼睛發亮,“東坡先生是奇人也,對我們這些姐妹不像其他臭男人一樣不屑一顧,因此才得王朝云姊姊傾心一輩子,我們花間派一脈很多姐妹都得了他的贈詞,你在他面前改了這么一首詞,怕是得他看重,如今已經是朋友了吧?”

    琴操笑盈盈點頭:“東坡先生人真的好,朝云姊姊也很好。”

    “東坡先生是個好人,可惜也難逃世俗偏見,朝云姊姊她……”郭媛媛低聲感慨,忽然感覺不對勁。

    “琴兒,這什么時候的事,怎么我沒聽說過?”

    花間派的事,尤其是琴操的事,郭媛媛不可能不知道,而且這一件事更是大事,一個青樓女子改了秦觀的名作,而且改得天衣無縫,藝術成就絲毫不減,這種大事,完全能引起轟動,即便是江湖普通人,民間百姓也都可能聽說,她郭媛媛居然不知道。

    “是月前發生的,那時呀,你和姐夫怕還在只羨鴛鴦不羨仙,兩個人男男女女,鶯鶯燕燕翠翠紅紅處處融融洽洽,恩恩愛愛纏纏綿綿卿卿我我親親!”琴操咯咯笑道,“你和姐夫過神仙日子,豈會注意到琴兒這種小事。”

    “誰會跟他只羨鴛鴦不羨仙。”郭媛媛敲了琴操額頭一下,低聲道,“月前發生的事,可惜了,要是早幾個月,或者晚幾個月,憑這首詩便能將你推向天下第一才女的位置,偏偏碰上這次杭州龍神……,咦,還是不對……”郭媛媛終于反應過來,看向秦朝,“我們一直在一起,我都沒聽說過,你怎么知道的?”

    秦朝扇子一搖:“本公子的能耐,你知道多少?你能和我比么?”

    郭媛媛臉一冷。

    琴操嫣然一笑道:“媛姐,你還沒向我介紹旁邊這位公子哥呢,還有姐夫怎么沒來?”

    “你姐夫……”郭媛媛哼了聲,低聲道,“他就是你那不爭氣的姐夫。”

    (謝謝‘會咬狗的人’打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