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四章 好,不愧酒公子!

第二十四章 好,不愧酒公子!

    “這酒色公子上次在酒樓說自己什么都天下無敵。”北勝和酒樓拼酒,毛文秀也在場,別人不記得,她可是清楚記得秦朝和喬峰斗酒時曾說過‘我這人向來是因人而異,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斗雞走狗,骰子骨牌,吃喝玩樂逗蟋蟀,甚至走馬章臺,尋花問柳背后拿板磚拍人腦瓜子都是如此,酒量豈會例外?’

    盡管當時人人認為秦朝在胡吹。

    毛文秀卻很想看看這傲氣沖天的公子現在怎么應付測試。

    “兄臺。”畢守祥沖秦朝笑笑道,“輪到你們啦。”也站到一旁笑瞇瞇觀看。容派八人除了楊得外,都站到一旁看向秦朝。“下一個。”軍漢叫道。

    秦朝、張巧爭連上前。

    “這是我花間派秦公子,這幾位是他家眷和朋友。”張巧爭從懷中掏出一枚奇形怪狀的牌子遞了過去,那軍爺接過牌子后從腰間拿出個物什對比了一下,點了點頭:“誰先來?”

    一道道視線直接看向秦朝。

    郭媛媛看向那軍爺旁邊放試題的柜子,眼里有一絲渴望:“我要是上前,能過幾級?怕是比不過那姓毛的小姑娘,可這里輪不到我上。”

    這時秦朝折扇一收,一指郭媛媛,懶洋洋道:“媛媛,你上吧。”

    “啊!”郭媛媛身體一顫,轉過頭來看向秦朝,“我……我……”期期呃呃的眼中又驚又喜。

    “當然是你,這種小事還要本公子親自出手不成?”秦朝啪的折扇打開,一搖一擺的喝斥著,“你是本公子的女人,若是這種小事都做不了,難道真當自己是花瓶不成,快去,莫要再丟本公子臉。”

    郭媛媛鼻翼有些酸動。

    秦朝喝斥雖兇,但她豈不明白秦朝是在讓著自己,把這個成名的機會讓給她,雖然‘名’她郭媛媛已經不在乎,可她畢竟是昔日的江南第一才女,這么一個機會,一個全天下一個個國家民族的優秀人才都站在一起,公平測試才智高低的機會,只是要對自己才智信得過的人都不會放棄。她郭媛媛豈會不渴望,不想知道自己的江南第一才女是不是真像某些人所說的那樣,是青樓瓦肆,**中的才女,一幫紈绔子弟吹捧出來的,放到外面,什么都不是。

    越是出身卑賤,就越想證明。

    郭媛媛沖秦朝嫣然一笑,這才上前一步。

    “我先來,文考。”

    看到這。

    “這酒色公子居然不出手,讓他的妻子出手。”

    眾人皺了下眉。軍爺也失望了一下,而后笑了起來,“文考好呀?你選幾級的?”軍爺眼睛定定盯著郭媛媛,先前毛文秀選七級通過了,他對接下來的這個女子也有點期望。

    “本公子的女人還用問么!”秦朝哼聲,鼻孔朝天的道:“七級。”

    “七級?”

    眾人嚇了一跳。

    郭媛媛也嚇了一跳,她連搖頭:“軍爺,您給我二、三……四級罷。”

    “四級,那好。”軍爺只是眼里閃過一絲失望便不在意,這天下不可能都是毛文秀那樣的人,來這考核的人能通過三級也是極少的,而這女子選得是四級。“姑娘,這是四級試卷。”軍爺將紙卷放在桌上,又拿出一個大號的沙漏,笑道:“這四級是很難的,沒幾人能通過,時間是一沙漏,你自己小心。”將沙漏倒著放于一旁。

    郭媛媛連打開紙卷觀看地起來,只是看了一會,便低頭細細思索。

    時間流逝,周圍除了毛文秀一伙外,也聚集了不少其他人。

    “到時間了。”

    軍爺忽然看向沙漏,嘴角露出一絲笑。

    “軍爺,答案是這個。”郭媛媛這時抬頭指向紙上一處地方,她剛說完這話,那沙漏便掉下最后數粒沙。軍爺啞然失笑道:“你這時間倒是掐得好。”說著看向郭媛媛所指答案,只是一眼便嘴一翹,露出驚訝道:“還真是這答案。”旁邊觀看的眾人這時也不由仔細打量郭媛媛。

    “這娘子不錯。”

    “確實能耐不凡,難怪那公子讓他夫人上。”

    “四級通過者寥寥無幾,這娘子能通過,又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姑娘一個,怕也不是無名之輩吧?你看她像誰?”

    很多人低聲說道,郭媛媛嘴角露出笑。

    “四級,比我官人都要高。”張巧爭低著頭,這一次花間派她所擁有的兩個名額,另一個是她丈夫沈夢溪,沈夢溪成績真的非常不錯,可也只是二級通過,三級、四級都失敗了,而她自己只是過了一級,主要是做題時間太短了又不能用筆。

    “四級考題數十個文考者難得一個通過,這位娘子也是好本事。”軍爺不吝贊美道,而后看向秦朝。秦朝冷哼一聲:“丟臉!一個四級都差點搞砸了。”說著一搖折扇,“我們進去吧。”郭媛媛考的是四級,四級能帶三個人進去,秦朝、秦雨、王語嫣自然不用再考核了。

    “這還丟臉?”

    軍爺眉一皺,隨即笑瞇瞇看向秦朝:“這位風度不凡,應該就是最近風頭很勁的酒公子吧,你真不也來試試?”

    “咦?”秦朝轉頭看向軍爺,“不是說,不能再試了么?”

    眾人也疑惑,先前毛文秀通過七級,她那一伙的人中楊得要去測試一番,軍爺便直接拒絕,這一次怎么反而。

    “有趣!”

    很多人都笑了起來,他們留下還不就是想看看這似乎很牛氣的公子哥有幾分本事。

    “能不能試,還不在我一句話。”軍爺笑說道,“我說你能試,你就能試,酒公子莫不是怕了?”

    “我怕甚么?”

    “怕連自己女人都不如,所以不敢出手?”軍爺笑說道。

    秦朝看向那軍爺眼睛,嘴角一翹:“無知的人,看來你是不服本公子?也罷,給本公子拿七級文考題來。”

    “七級?”

    “好!”

    “不愧是酒公子。”

    軍官拍掌贊道,旁邊一個個人也眉飛色舞喝起采來。

    “這一道就是七級試卷,時間一沙漏,請吧。”軍爺笑瞇瞇的拇指一彈,一個紙卷飛向秦朝,隨即放出一個沙漏,秦朝手一伸接過紙卷,打開一看,整篇密密麻麻的都是數字,上面是一個開平方的題,只是數字非常大,要想算出,若是普通智者,怕得一手拿筆,一手拿紙,邊演邊推算,而且還要很長時間,而下面則是百多個選擇答案,顯然想通過一些小手段,或者碰運氣胡猜出正確答案是不可能的。

    “我早就懂開平方的公式,題倒不難,難的是一切必須通過心算。”秦朝眉一挑,心中快速計算起來。

    “這酒公子說不定真有幾把刷子。”

    “難說,說不定就是在裝。”

    “毛娘子,你做過七級題。”畢守祥笑問道,“你覺得這位兄臺能不能做得出?”一些人也看向毛文秀,對七級題的難度,毛文秀是最有發言權的。

    毛文秀微微一笑:“七級題自然是極難的,可是再難也終歸是人能做出的,這位公子能不能做出,這就得看他本事了。”說了等于沒說。

    “他的本事么,應該還是有那么點的。”

    “嗯,他那夫人能過四級,他應該比自己女人要高那么一點,不過就算高……”

    “至少有三級題的把握。”

    “咦?沙漏時間到……哦,我看錯了,還有一丁點沙子沒漏完……哎呀,就快漏完了……”

    ……

    和毛文秀、郭媛媛做題時四周一片安靜,生怕打擾了她們不同,這里圍聚的除了和秦朝拼過酒的外,大部份都七嘴八舌的,甚至很多人故意一驚一乍的叫嚷著時間到了,故意將聲音說得很大,顯然秦朝一慣的態度,高傲神情讓每一個人都不喜,因此有些人故意搗亂。

    “這些人也真是的……”

    秦雨、郭媛媛氣鼓鼓瞪著那些發出怪聲搗亂的人,可這些人笑嘻嘻的根本沒理她們,王語嫣看著秦朝,“七級題?”王語嫣眼中都是好奇。

    二重門樓內。

    “聽說了么,剛剛出現了一個通過七級的高人,你絕對想不到,是個女孩子,而且還是個豆蔻年華的姑娘家。”“哦?十四歲的姑娘家,天啊,先前出現了一個雷惠芳,也是小姑娘家一個,沒想到又出現一個這樣鐘天地靈慧的小姑娘?對了她叫什么名字?”“她叫毛文秀,尚未婚配。”……很多人興奮的說著,一些人還往門樓外走去,“不僅那姑娘家,聽說酒色公子也來了,正在接受七級測試,就是不知他有沒有那本事。”

    “酒色公子?那是個有趣的家伙。”

    “走,去看看!”

    這跟著眾人往外面走的人中間有一個老者。

    “毛文秀?”

    老者皺眉:“這毛文秀、雷惠貞比我家真丫頭年齡還小一二歲。”聽到眾人吹捧毛文秀、雷惠芳。高升泰心里很不服氣。“我家明真聰慧靈秀天下無人能比,也就那段海峰能壓她一頭,若不是身體不好,正在生病,來不了這次的龍神宮,哼!”

    “還有那酒色公子。”

    “酒量倒是不錯,身手也很強,偏偏鼻孔長在額頭,也罷,反正沒事,去看看也好。”

    高升泰跟著眾人走出門樓眼神一掃。

    忽然他身體一顫。

    “是她!”

    “是媛兒!”

    高升泰的目光落在郭媛媛身上,如今郭媛媛已經易了容,而且身形舉止和當年大變樣,可是,數十年來的思念,一輩子的愧疚,離別后的魂牽夢繞還是讓高升泰一瞬間便認出了那個身影。

    “真像,是她么?是我認錯了么?……”

    這時——

    思索的秦朝抬起頭,嘴角一翹:“沒挑戰性啊,什么頂級難題七級題,這也算難?丟人現臉,浪費本公子精力,吶,這位軍爺,答案就是這個。”他說著手指向紙卷上一個答案。

    “沒挑戰性?”軍爺冷哼著看向秦朝指的答案,只是看了一眼身體便僵住了。

    “怎么樣?”

    “這位軍爺,酒公子答案正確否?”聲音響起,一個個都看向那軍爺。

    軍爺微微閉了下眼,再次睜開雙眼發亮,重重一點頭:“這位公子的答案是正確的,嗯?”他說著看向一旁沙漏,到了這時沙漏中都還有一半沙子沒漏完。“一半!”軍爺一伸手,抓過沙漏連收了起來,心頭十分吃驚,七級題來龍神宮的也有七八個人都做了出來,可時間大都是掐在快結束時。

    (謝謝‘會咬狗的人’‘梓符’打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