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八章 怎不磕頭?

第二十八章 怎不磕頭?

    “阿朱雖然像個皮猴子。”

    老太太笑瞇瞇說道:“可這丫頭孝順,糕點也做得好,隔三差五便做著糕點討老身歡心,我還是挺喜歡這姑娘的,少年人,你這送的是什么禮物?拳頭大的珠寶么?快拿來讓老身看看,是不是阿朱喜歡的?”

    “珠寶?”

    秦朝眉一挑,說道:“老太太喜歡珠寶的話,我下次一定購來,這回送給老太太您和阿朱姊姊的禮物,雖然不是珠寶,但價值也不下于珠寶……”手中冊子揚了揚,只見青皮書封面上,‘小云雨訣’四個館閣體行書十分漂亮。

    “小云雨訣?”

    秦雨眉微微一皺。

    郭媛媛心中一顫,眼中滿是疑惑。

    秦朝得了白玉京所有傳承,其中‘玉狐圖’是至邪至惡的死采采補功法,能將女子采得脫陰而亡,可這功法雖然淫邪,卻是天下最頂尖的療傷功法之一。

    陽主生。

    陰主死,陰極則生陽。

    死里孕育出的生機才是最強大的生機,玉狐圖先將人采補至死,然后奪取女人剛死之時那一絲死里孕育的生機。

    秦朝得了這功法,結合白玉陽的‘火鼎煉玉蓮’、‘妙法蓮華’、‘歡喜禪’等功法及自己于創功的各種經驗,創出這門‘小云雨訣’。

    小云雨訣是專門的療傷功法。

    秦朝創出此功后曾自殘相試,與‘玉狐圖’相比,療傷效果差了不以道里計,可畢竟安全,算是非常不錯的療傷功法,秦朝自然也將它教與了秦雨、郭媛媛、霍青三人。

    “夫君是瘋了嗎?”郭媛媛、秦雨瞪著秦朝。

    “這是一門奇功。”秦朝說著走上前。

    “功法?”

    老太太身子明顯一顫,搖著手顫悠悠道:“這可不行,老太太收點金銀珠寶這些銅臭之物,已是受之有愧,這功法,老身可受不起,還是快快拿回去,莫要讓老身為難。”阿碧也是臉色一緊,連叫道:“秦公子,別開玩笑,快快收回,禮物可以沒有,千萬別送功法,這我們可受不起。”

    “秦公子!”王語嫣低叫道。

    她自幼見遍天下武功秘芨,而且她曼陀山莊和慕容家的參合莊都藏有天下各門各派武功功法,按理說見得多了,對功法也不怎么看重,可她畢竟不是蠢人,當然知道一門功法的價值。

    “老太太,我這功法只是送予您老人家和我仰慕的阿朱姊姊,可不是給貴莊的,而且您老人家收下也未必會習練。”秦朝將冊子往阿朱手中塞去,阿朱擺著手,可她現扮的是老太太,就算不是老太太,以她的身手,秦朝硬要塞過來,她也躲不開。

    秦朝手一伸便抓住了她右手,直接將冊子塞到她手中,手卻抓著她右手不放:“您老人家就安心拿著。”

    阿朱臉色脹得通紅,被秦朝強行抓住玉手,雖然手上涂了易容物,可她終歸是個少女,她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正要甩手不玩。

    “我聽說貴莊的‘還施水閣’藏有天下各門各派所有功法。”秦朝說道。

    阿朱一怔。

    還施水閣藏著天下各門各派的功法,慕容山莊自己又不是笨人,藏著揄著這事還來不及,怎么這少年知道?

    “然而這一門功法是我親自創出來的。”秦朝說道,“想必貴莊是不可能藏有的,老太太就算您想不要,阿朱姊姊未必也不愿收。”

    “你親自創出來的?”阿朱心中頓生好奇。

    “那老身就見識一下,若是過于貴重,老身只能代表阿朱推辭了。”阿朱說道。秦朝松開手,退后一步,阿朱連去翻這書,只見她低著頭,將書湊得幾乎挨著鼻子才顫顫巍巍的翻開一頁,定眼看去,只見上面一行字。

    “此乃雙修功法,須得男女同修。”

    旁邊有一赤裸牽手男女圖像,男子陽剛,女子嫵媚,畫得活靈活現。

    阿朱雖然是慕容復的侍婢,可老夫人對她很好,并不真當她為侍婢看待,至今仍是處子一個。

    此刻一看到這成年裸男圖像,頓進臊得慌。

    “啪!”

    書冊掉地,阿朱壓抑著一顆怦怦跳得慌的心,嘴里叫道:“哎呦,你看我這人老了,連書都拿不穩,要功法拿著也沒用,阿朱那姑娘有她家公子爺教的功法,這功法他是不會收的,哦對了,我老人家好像忘了什么事?咦,忘了什么?”

    “老太太。”阿碧連插嘴,“兩位貴客已經磕過頭了,您沒忘。”

    “哦,對了,他們還沒磕頭。”阿朱仿佛想起什么,看向秦朝,“你這少年送上如此貴禮,一看就是個懂禮貌的好孩子,孩子,你不必磕九個頭,三個就夠了。”這話一出。整個屋子,阿碧、王語嫣,假扮二老爺的郭媛媛,已經知道內情的秦雨都似笑非笑看著秦朝。

    “磕頭?”

    秦朝看著眼前的老太太。

    天龍八部中說到女子,阿朱無疑是其中最善良的一個,丐幫遇難,王語嫣、阿碧只是想著去見表哥,阿朱卻用計幫忙,扮成喬峰救丐幫,一幫了喬峰,二幫了丐幫,為了慕容家去少林寺偷經,有勇有謀,只是運氣不好,碰到了喬峰躲在少林寺,這次偷經雖然說不對,可比起天龍中其他女子,木婉清隨手殺人,鐘靈兒用閃電貂殺人,逍遙派童姥、李秋水、段正淳的女人偏激行為,算得上只是小錯。

    無論善解人意,還是深明大義,處處為他人著想,亦或知識淵博,聰明善說方面都是佼佼者。

    也正因此,阿朱在慕容家是地位僅次于慕容復,高于四大家臣、阿碧等人的。

    當然阿朱也有缺點。

    像關心則亂,明明平時極聰明細心,卻沒發現自己父親根本不可能是當年的帶頭大哥,從而枉送了自己性命。

    可總體來說,她是天龍中第一奇女子。

    對這樣的女子,秦朝非常有好感,就像段譽一樣,對美人磕幾個頭也無妨,可這只是心里想,外面自然是不能這樣做的。

    秦朝沖阿朱一笑:“老太太,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你要問什么?”阿朱說。

    秦朝道:“我一直聽說參合莊阿朱姊姊長得風華絕代,又聰明透頂,善良賢惠,偌大的一個慕容莊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條,誰要娶了她做媳婦,后半輩子就幸福了。”“這丫頭有這么好么?”阿朱笑著打斷。秦朝繼續說道:“我來這琴韻小筑,又見識到了阿碧姑娘這樣的美人兒,我就問一句,阿朱姊姊可跟阿碧一樣俊雅美麗么?”

    “啊喲!我這種丑八怪算得啥介?”阿碧插嘴,“阿朱姊姊倘使聽得你這么問法,一定要勿開心哉,我怎么比得上人家,阿朱姊姊比我齊整十倍。”

    “當真?”秦朝看向阿碧。

    阿碧笑道:“我騙你做啥?”“比你俊美十倍,世上當無其人,除非是………”秦朝笑著搖頭,“除非是那位玉洞仙子。只要跟你差不多,已是少有的美人了。”

    “哎唷。”阿碧紅暈上頰,嗔叫道,“老夫人叫你磕頭,啥人要你瞎三話四的討好我?”

    “阿碧呀,他還沒磕頭么?”阿朱叫道,側過頭,伸手掌張在耳邊,仿佛要聽得更清,“如今的少年呀,一代不如一代,磕個頭都不響,老身老眼昏花,也不知他磕了沒有。”

    “咯咯!”

    秦雨忍不住一聲笑。

    “咦?”阿朱慢慢轉過頭來,道:“阿碧,你把鳥兒也帶來了么?這聲音好聽,不像斑鳩,又不像是黃鸝,你又抓了什么鳥?”

    “不是鳥兒。”阿碧忍著笑,“阿碧可不抓鳥的,這一位是秦公子的愛人,他和秦公子是一路來的。”“什么情公子愛人?阿碧你的情公子哥哥么?他愛你還是你愛他?”阿碧連擺手說道:“老太太你別取笑阿碧了,這一位是姓秦的公子,她和夫人一路來看您的,可和阿碧沒關系。”阿朱點了點頭:“嗯,你成天公子長公子短的,盡記掛著你家的公子,想必也不會到外面處找情哥哥。”“老太太就是話多。”阿碧臉上一紅,“阿碧不要跟你扯長扯短了。”

    “你這丫頭,就準你成天想著公子爺,不許老身說。”阿朱緩緩轉過頭,向秦雨道,“你這女娃娃,見了老太太怎么不磕頭?”

    秦雨笑瞇瞇的:“老太太,小女子跟著我家夫君來的,女子三從四德,我家夫君磕頭,我就磕,我可不敢逾越半步。”

    “那你家夫君磕頭了沒有?”阿朱說道。

    秦雨笑得更是甜了:“稟老太太,我家夫君先前不是詢問尊府的阿朱姊姊容貌么,你不想知道他為何如此詢問?”

    阿朱心中好奇,臉上不動聲色:“男子個個花心,有了美貌如花的妻子還不夠,吃著碗里望著鍋里,不是好東西,老身見多了。”

    “老太太明見。”秦雨笑道,“我家夫君詢問阿朱姊姊容貌正是如此,只因他一生除了只跪天跪地跪父母外,就只跪一樣東西。”“什么?”“這剩下的一跪就是跪老婆。”秦雨忍著笑說道,“他詢問阿朱姊姊容貌,想必是動了心,若是阿朱姊姊花容月貌,說不準他就會給老太太您磕頭的,就當拜那個堂成那個……咯咯……”

    刷!

    阿朱耳根一下泛紅,她瞪了秦朝一眼,又看向秦雨。

    “秦夫人,我這裝扮可有什么錯誤?”阿朱詢問,她這一恢復聲音本色聲音和阿碧一樣入耳極動聽。

    秦雨微微一笑:“你應該就是阿朱了吧,發現你的人可不是我。”

    “哦?”阿朱是十分聰明的,她連看向秦朝,“想必是秦公子發現我了,對了……”阿朱忽然想到先前第一次扮老黃伯伯時,秦朝就露出一副怪異模樣。

    “秦公子,你不該是我扮老黃伯伯時就發現了吧?”阿朱驚聲道。

    “阿朱姊姊的易容術天下無雙。”秦朝點了點頭,“我雖然第一眼便看穿了,可讓我找破綻和不對的地方,除了有一次你眼珠子轉動得像個少女神情外,還真找不出。”

    “那為何?”

    “阿朱姊姊雖然動作、神態、聲音、外貌皆沒有任何錯誤,堪稱完美無缺,可我有一項本領,叫做‘聞香識女人’。”

    “你是說?”

    “阿朱姊姊你這美人兒的體香你再怎么用玫瑰花露、茉莉花露也掩蓋不了。”

    “體香?”

    阿朱只覺得臉發燙,瞪了秦朝一眼。

    “你鼻子比狗還靈,那這一位,應該也知道是誰了吧?”阿朱一指郭媛媛。“阿朱姊姊別說我,我這人只是對女人體香靈敏,不像阿朱姊姊,隔著十里八里都能聞到茉莉花露、玫瑰花露、寒梅花露的香味。”秦朝笑說道。

    阿朱怪異的看了秦朝一眼:“我這本事很少有人知道,你倒是懂得多。”一拉郭媛媛,悻悻進了內房。

    (謝謝‘書友150528114705342’打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