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七章 調戲

第二十七章 調戲

    “秦公子還真是多才多藝。”王語嫣贊道,秦雨也好奇的看了眼秦朝,兩人都不懂制茶,自是不知道秦朝剛才講敘的東西放在這時代有多么驚世駭俗。

    阿碧皺了下眉。

    “阿碧姊姊。”秦朝詢問道,“昨晚拙荊跟你一塊回來的,不知她現在?”

    “你是說媛媛姊姊呀。”阿碧嘴角一下彎了起來,“還真不巧,先前阿朱來了,媛媛姊姊和她一起的,阿朱姊姊好玩,如今也不知和尊夫人去哪里玩了,想必午飯前定會回來的……”

    “媛媛和阿朱玩去了?”秦朝嘴一翹,似笑非笑。

    “咳!”

    一聲咳嗽響起,只見一個須發如銀的老人,手中撐著一根拐杖,說道:“阿碧,你在和誰說話,又有人來拜訪公子爺了么?”

    “嗯?”秦朝五感十分敏銳,鼻翼一動,聞到一縷極淡的香氣,似麝非麝,十分幽雅。

    “這老人是阿朱喬裝的。”

    秦朝心中暗笑,天龍原書中,阿朱喬裝成叫孫三的管家時,在場崔百泉、過彥之、鳩摩志等所有人都沒發現,只有段譽,因為和木婉清在石室中經歷一段奇異歷程,練就了一身對處女體香感應比狗鼻子還靈敏的嗅覺才能發現。秦朝記得這段劇情,略加注意,以他的五感一下便聞出了那老人身上的體香,是一種幽雅的少女女兒香,和秦雨、秦雪、秦凝、林素、郭媛媛等諸女都不完全相同。

    “老黃伯伯。”

    王語嫣看向這老人,眼睛里都是狡獪的笑容,“阿碧是和我們在說話。”

    那老人看了王語嫣一眼,滿臉的皺紋都笑成了菊花,嘶啞著嗓子說道:“王姑娘來了,好,好,你和公子爺也有一陣不見了,小別勝新婚,你不去找公子爺,怎的抓著阿碧丫頭說話?打聽怎么服侍公子爺么?”

    王語嫣俏臉一紅:“老黃伯伯,你胡說八道什么,不跟你說了。”

    “呵呵,年輕人啦,就是害羞,明明想男人想得寢食無味,偏偏見了后又裝正經。”老人搖了搖頭,看向秦朝和秦雨,“阿碧,這是新請來的仆人么?這小哥長得太清秀,怕是挑不得大糞吧?倒是這位姑娘,長得俊俏又高大,屁股也大,倒是好生養,給公子爺做洗腳丫頭勉強夠了,只是見了老人家,也不行個禮,太也無禮貌了,得好好調教。”

    秦雨一皺眉,見這老人家弓背曲腰,滿臉皺紋極深,沒有九十也有八十,正要上前行禮。秦朝一拉她,似笑非笑看著老人。

    阿朱心頭微驚,不知秦朝是真看穿還是假看穿。

    “老黃伯伯,您老后面去歇著。”阿碧連說道,“這兩位是路過的貴客,可不是莊里請來的仆人,您老人家還是別瞎操心了。”

    “是客呀,你瞧我這老糊涂,老眼昏花的,貴客莫怪,莫怪!”老人轉過身子,搖搖晃晃走了出去,自言自語:“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如今的年輕人吶,一個個長得人模人樣,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到人家里蹭便宜,也不拜見真正老主人,盡逮著漂亮丫頭調戲。”

    “老黃伯!”阿碧跺了一下腳,連向秦朝、秦雨道:“你們勿要生氣,老黃伯伯這人呀,是個老糊涂,又愛開玩笑,自以為聰明,其實說不了幾句話就要得罪人。”

    秦朝哈哈一聲笑,若有所指道:“阿碧姊姊,我覺得這樣很好玩的。”

    “盛朝?”秦雨不解的看向秦朝,低聲道,“那位老黃伯伯年紀很大,我們這樣,是不是過于無禮了?”

    “無妨。”秦朝低聲在她耳邊傳音,“我教你一招,出門行走江湖,不能光用眼看和耳朵聽,有時還得注意鼻子嗅,等會如果再來人,你仔細聞聞。”

    “鼻子聞?”秦雨皺眉,瞪了秦朝一眼:“也罷,看你搞什么名堂?”這時阿碧吩咐仆人上了五色點心,眾人吃了一些。

    “阿碧姊姊,剛才那位老人家說家里有老主人。”秦朝笑瞇瞇說道,“我夫婦多得你們幫助,又受熱情款待,倘若不知貴莊還有老主人在世也罷,既是知曉,自該拜會,不知阿碧姊姊可否引我夫婦前往拜會?”

    慕容家族一脈單傳,別人不知,秦朝豈會不知,整個參合莊身份最尊貴的如今就是慕容復,豈會有老主人。

    “和原書一樣,老主人應該又是阿朱假扮的。”秦朝心里明白。

    “你們要拜會老主人?”

    阿碧眉角一挑,喜笑顏開,擺了擺手道:“我看還是不必了,老主人不像我們這下人般好說話,于禮節甚嚴,又身份高貴,旁人見了他老人家倘若禮數不周,便要發脾氣。”

    “秦公子。”王語嫣輕笑著說道,“阿碧家老主人,只要禮數到了,倒是很好說話的,我每次來都要拜見的。”

    “是嗎,王姑娘?”秦朝語氣怪異,看向阿碧,“阿碧姑娘還請帶路吧。”

    阿碧看秦朝眼色露出善意:“既如此,公子請隨我來。”秦朝、秦雨、王語嫣、阿碧穿過內堂,曲曲折折走了幾道彎,便見一間大屋子。

    “誰呀?”

    “稟老太太,家中來了客人,聽說老太太在此,特地前來請安問好。”阿碧恭敬說道。

    “是阿碧呀,你家老爺朋友可真多,每次來一個個送金又送銀的,我老太太一個,哪花得了那么多錢,還不是賞賜給了下人,算了,老了就是羅嗦,阿碧你帶著他們進來吧,終究是一片誠意,我老太太也不好不接見。”聲音極為蒼老,仿佛是個老得掉牙的老太太在顫顫巍巍說話。

    “秦公子、秦夫人,王姑娘,請!”阿碧低聲,上前推開門。

    四人進入一間大廳堂,阿碧請三人坐下,便聽到佩環叮鐺,內堂走出一位老夫人來,人未到,極淡的幽香已先傳到。

    “這香味,和先前老黃伯伯一樣,嗯?還有一股……”秦朝看過去,只見老夫人身穿古銅緞子襖裙,腕戴玉鐲,珠翠滿頭,打扮得雍容華貴,臉上皺紋甚多,眼睛迷迷蒙蒙的,似乎已瞧不見東西。

    一個精神矍鑠,身高比郭媛媛要高半寸,仙風道骨的老人正扶著老夫人。

    這老人眼睛一掃眾人,神情極冷。

    “阿碧呀,客人來了么?”老夫人說道,腦袋東轉西轉,像是兩眼昏花,瞧不見誰在這里。“老太太,客人來了。”阿碧恭敬說道。“來了好。”老夫人點頭道,“金銀綢緞什么禮物的讓他們拿回去吧,我老太太用不著。”

    王語嫣連上前一步:“老太太,這是我送給您的,還請不要推辭。”手中拿著一枚玉佩,硬塞到老太太手中。

    “唷,這位姑娘?”老太太說是不收禮,手卻抓著玉佩緊緊的直往懷里兜,那猴急模樣,仿佛生怕別人又把送上的禮物收回一樣。

    阿碧咯咯一笑,連向秦朝、秦雨低聲道:“老太太平生有兩大愛好,一是收禮,二是喜歡別人向她老人家磕頭行禮,不過嘴頭總要謙虛推辭兩分的。”

    “老太太,我是王語嫣呀,好些日子不見,您老人家還是這么健朗精神,我給您老人家磕頭……。”王語嫣說著仿佛真要磕頭,那老太太卻一把抓住王語嫣的手,“啊唷,是王家閨女家,你就不必客氣,老太太知道你懂禮貌,每次來都磕頭,弄臟褲子,阿碧家公子又要暗里埋怨老身,老太太現在可不想看你磕頭了。”“為什么呀?”王語嫣說道。“這種平常的磕頭就算了。”老太太手一顫一顫的,“我老太太如今是半截身子進土了,可等不及了,等不及喝你和阿碧家公子爺的喜酒,那時你再向我磕頭,我老太太才真正高興哩。”

    “老太太您又取笑了。”王語嫣跺了腳轉身跑回自己座位。

    “二子。”老太太轉頭看向扶著她的老人,“阿碧帶來的客人就是王家閨女么?”

    “這一位是我家老爺的堂兄,我們叫他二老爺。”阿碧連介紹。

    “二老爺?”秦朝笑瞇瞇的看向那仙風道骨般的矍鑠老人,從這老人身上散發出的幽幽體香,秦朝熟悉得很,正是郭媛媛的體香。

    郭媛媛板著臉:“老叔母,這一次來的客人有三個,王姑娘只是一個,還有兩位是我們沒見過的年輕人。”郭媛媛這一開口說話,用的是夾帶官話的蘇州土語,聲音洪亮,若是只聽聲音秦朝絕對會認為開口的是山野間的高壽老人。

    “還有兩位年輕人吶,怎么不見禮物送上?”老太太說道。

    秦雨皺了皺眉,經秦朝的提醒,她如今也嗅到了老太太和老人身上的體香,只是那香味太淡,似有似無,她也無法確定。

    “盛朝?”秦雨身上摸了摸,懷中只有一些銀票,銀票自然不能當禮物。

    “老太太好。”秦朝出聲,“我聽說老太太很喜歡阿朱姊姊,不知是不是?”

    “阿朱?”

    那老太太眼里閃過一絲異色,隨即又恢復到迷蒙狀態,“你說那個丫頭呀,成天上竄下跳的,沒個安份,像只皮猴子,還是阿碧姑娘好,又文靜又斯文,除了做正事外,平日里便是撫撫琴,吹吹笛,我老太太還是喜歡阿碧,你這少年,是客人么,你的禮物是什么,老太太眼睛不好,都看不清你的禮品。”

    “這么說老太太不喜歡阿朱姊姊?”秦朝說著掏出一本冊子,“老太太,我是仰慕阿朱姊姊的風華絕代才來參合莊的,這送的禮物,有老太太一份,也有阿朱姊姊一份,這兩份是合在一起的,沒想到老太太不喜阿朱姊姊,這可不好辦了。”

    “哦?”老太太眼中精光一閃,烏黑的眼珠子骨碌碌一轉,神態完全像個少女一樣,雖然轉瞬即逝,可秦朝還是立馬發覺了,連秦雨眼中也閃過疑惑,她是極聰明的,眉一挑已是明白過來,也不說話,只是嘴角帶上笑,看秦朝和那老太太表演。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