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六章 嚇煞人香

第二十六章 嚇煞人香

    如水琴聲淌過。

    小屋中。

    一身白衣的美貌婦人,正笑瞇瞇的看著床邊一紅一綠兩個盤膝而坐的少女,少女膝上都模著一把暗紅古琴。

    “阿朱姑娘,你的基本功還不夠,古琴要彈好,現在要做的就是別貪多,先練好我說的這幾首,然后再說別的。”郭媛媛向左邊一身絳紗的俏麗少女說道,又看向綠衫少女,“阿碧姑娘這次很不錯,但是也要注意左手的位置,嗯?”郭媛媛看向門口。

    “二位姑娘,秦公子他們回來了。”外面聲音響起。

    “太好了。”阿朱一拍手,將古琴一推,“阿碧,別彈了,你快去廳堂候著他們,我給媛媛姐化個妝,大家一起好好玩哉。”

    阿碧咯咯一笑,停下彈琴道:“客人來得少,好久沒這么玩了,媛媛姊姊,阿朱姊姊的易容術可是能以假亂真的,你說,倒時得哄得你夫君向你磕一個響頭,還是三個響頭好呢?”

    “我夫君可沒那么容易上當。”郭媛媛淡淡一笑,今天一大早,便遇到了過來玩的阿朱,不過那時阿朱是扮成包不同身份出現的,郭媛媛如此眼力居然沒看出半點破綻,郭媛媛也好奇這精靈古怪的阿朱易容后調戲自家夫君,秦朝能不能看出不對。

    琴韻小筑大廳。

    一男二女聯袂走入。

    “秦公子你們回來了,啊!”阿碧迎了上來,一眼看到王語嫣頓時喜得眉眼都笑開了,“是王姑娘來了,王姑娘,你好久沒來阿碧的琴韻小筑了,怎么舅太太會放你出來?”

    王語嫣嫣然一笑:“阿碧,我媽媽讓我跟秦公子到外面見見世面。”

    “舅太太平日把你關在島上,像個金絲鳥一樣養著,今個兒倒是開竅了。”阿碧說道,她心思單純,又惦記著阿朱的事,根本沒多想,只是笑道,“王姑娘來得正好,公子爺回來了,先前說是要去找你,如今怕是在去你家的路上,看來你們沒碰上。”

    “真的?”王語嫣喜笑顏開,隨即俏眉緊皺。

    “王姑娘放心。”

    秦朝聲音響起:“我也想見慕容公子一面。”

    王語嫣感激看向秦朝,她最怕秦朝即刻出發,那就見不到慕容復最后一面。阿碧根本沒注意到這些,拉著王語嫣手臂,湊到她耳邊蚊吶般的聲音道‘告訴你,阿朱姊姊也在這里哦’說著又看了秦朝、秦雨一眼,咯咯笑了起來。

    “阿朱也在?”王語嫣瞥了眼秦朝、秦雨眼中也露出俏皮的笑。

    秦雨不知阿碧、王語嫣笑什么,可她冰雪聰明,也看出似乎阿碧、王語嫣隱藏著什么,不由連求助的看向秦朝。

    秦朝微微一笑,湊到她耳邊,低聲傳音道:“呆會有好戲看了。”

    “王姑娘,你一旁安坐,我讓王媽去拿五色糕點了,哦秦公子,秦夫人,你們也請坐,香茗很快就會送上。”阿碧笑語盈盈請秦朝、秦雨、王語嫣坐下,很快便有仆人端著瓷盤上來。

    “請。”阿碧說道。

    秦朝接過仆人遞上的茶碗,撲鼻便是一陣清香,揭開蓋碗,淡綠茶水中飄浮著一粒粒深碧的茶葉,便像一顆顆小珠,生滿纖細絨毛。

    “好!”

    秦朝也像書中段譽喝到這茶一樣,眼睛一亮。

    阿碧瞇著眼一笑:“秦公子贊好,不知好在哪里。”“這茶不知是不是阿碧姑娘的手藝,得了五分火候,非常不錯。”秦朝說道。

    “五分?”

    阿碧一瞪眼,這茶名叫‘嚇煞人香’,是出自太湖一帶山峰特產,江蘇一帶,雖然有不少人會做這種‘嚇煞人香’,可論技術,即便是進貢的貢品,都不比阿碧高明。

    這種‘嚇煞人香’上品因采摘緣故,十分希有,阿碧做的這一爐,向來珍惜,這次也是看在王語嫣和郭媛媛份上,才拿出招待秦朝,卻得了個才‘五分火候’的評價,阿碧心中又是委屈又是不服。

    “秦公子可知這是何茶?”王語嫣疑惑說道,她自是知道阿碧這‘嚇煞人香’天下除了阿碧找不出幾個做得比這好的。

    而秦朝。

    她知道他是大理人,按理不可能知道這‘嚇煞人香’名茶。

    秦朝微微一笑:“通常第一次喝這種茶的人會被茶的香味嚇了一跳,所以這茶叫‘嚇煞人香’,我說的可對?”嚇煞人香就是后世的碧螺春,綠茶是前世最流行的茶,秦朝對綠茶有不少研究,自是知道這十大名茶的碧螺春。

    “公子倒是懂得多。”阿碧輕哼了聲,瞪著秦朝脆聲道,“茶名確是如此,來蘇州的有點錢誰沒喝過這種茶,你聽說過也不算奇,可你說這茶只得了五分火候,必是茶中高手,阿碧不才,平日里要服侍我家公子爺茶水點心,我家公子爺于茶茗又十分挑剔,弄得阿碧也不得不學著炒這‘嚇煞人香’,如今算是略有小成,可也得了個‘五分火候’,今日倒要向公子請教請教,如何才能得十分火候?還請公子千萬不要堆詞推卻。”

    “秦公子。”王語嫣道,“這一批茶我看已經是上品的,不知公子為何?”

    “高手不敢當。”秦朝眉峰一挑,若是別人秦朝自是不會多賣弄,但阿朱、阿碧面前,天龍中說到女主角份量,阿朱是和木婉清、王語嫣并列的。

    阿碧份量雖輕,原書也是花了大量筆墨描寫,雖然阿碧因愛慕慕容復,一直到書結尾都在服侍慕容復,卻也是和段譽結拜成過,是段譽的義妹。

    “王語嫣、阿朱、阿碧早期有一個特點。”

    秦朝啜了一口茶,早期的王語嫣,阿朱、阿碧都是一切以慕容復為中心,甚至認為自家公子琴棋書畫,武學無一不是天下一等一的,沒有同齡人比得過,都對慕容復極度關心,像阿碧甚至有些崇拜。

    “阿碧姊姊,我沒親手做過茶,不過是平日讀書練拳之余紙上談兵式的玩玩而已,也算是有點心得,說得不好,還請不要見笑,這種茶要做好,需得‘采摘’、殺青、揉捻、搓團顯毫、烘干這五道工序。”

    “采摘有三個講究,須得‘摘得早’、‘采得嫩’、‘揀得凈’……”

    “殺青時以抖為主,雙手翻炒……”

    “炒時一定注意手不離茶,茶不離鍋,揉中帶炒,炒中有揉……”

    ……

    秦朝口氣雖然謙虛,可講出的內容卻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來自前世二十三世紀科學總結出來的碧螺春炒制方法,極盡詳細的被秦朝講敘出來,甚至一些簡單的科學內在原理都進行了介紹。

    唾沫四濺中。

    秦朝雙手時抓時揚時旋,如蝴蝶翻飛,這是前世一些高級炒茶師的秘傳手法。

    前世要想學點東西,不是特別高科技的,都能在網上找到視頻學習,秦朝即便沒有拜過師,可從各種付費視頻中也知道了如何正確炒制綠茶,這手法演示起來雖然生澀,但動作絕對沒有錯,而為了震住三個女子,秦朝更是毫不藏私。

    王語嫣眨了眨眼,秦雨笑盈盈的,她們于炒制茶葉完全不懂,可聽秦朝這么一講,也有種感覺,仿佛真的炒茶就該這么做。

    “咦?”

    隔壁房間,阿朱換衣換到一半便動作嘎然而止,豎著耳朵聽著廳中秦朝的講解,臉上都是震驚的神色。

    郭媛媛也懂點綠茶炒制,這時美目放光。

    此刻大廳中。

    “葉形如雀舌、這采摘時期,葉子長度,光澤……”阿碧心頭翻起驚濤駭浪,“這些都是我自己總結出來的,他怎么知道?而且他說的這個采、挑、炒時間安排,都是我沒注意到的……”作為江蘇‘嚇煞人香’頂級高手,阿碧自然也有她獨到的秘訣。

    可現在秦朝卻不僅將她的秘訣隨意說出來,還講得更為詳細,透徹,特別是那原理,阿碧本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秦朝這么一講,她才算是真正明白自己那些秘訣為何如此管用。

    “這制作步驟居然如此復雜……”

    “這抖、炒、揉確實是如此,可這顯毫用他這方法……”

    阿碧眼睛不時閃著亮光,秦朝講的有些是她完全沒想到的,此刻乍一看似乎不對,可細細一想,便覺得大有道理,當然盡管秦朝能剖析原理便剖析,可也有一些東西即便是講了,阿碧也感覺無法理解,不知秦朝說的是對還是錯,一切就只能以后自己去親身試驗了。

    半盞茶后。

    “阿碧姊姊,讓你見笑了。”秦朝說道,眼睛看向阿碧,不由皺起眉。

    “九成干時要攤在桑皮紙上,這桑皮紙的做法,我得記住……”阿碧歪著頭思索著。

    王語嫣輕笑起來:“秦公子,阿碧這個死呆子,遇上了開心喜歡的事,一思索起來,就發懵。”說著走上前,輕輕一推阿碧,“快醒醒,大伙兒還等著你點評哩,秦公子說的,我可是不懂的,得你來評評。”

    “哦。”阿碧醒悟過來,看向秦朝眼神和以往都不同了。

    “秦公子看起來文質彬彬,書生也似的,想不到除了武學外,于炒茶這一道也有如此高深的造詣,你講的這些,我聽了很是不錯,即便有些我沒有想通的,想必也定然道理,阿碧受教了。”阿碧慎重的深深行了個禮。

    “阿碧姑娘?”王語嫣不由疑惑。

    “王姑娘,秦公子炒茶技術應該不在我之下,阿碧受益良多。”阿碧說道。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