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四章 燕子塢的歌聲

第二十四章 燕子塢的歌聲

    遠處屋頂上。

    “師父,你真不認識他們?”木婉清低聲道。

    秦紅棉搖了搖頭:“婉清,你去那邊準備船只,師父去去就來。”

    “師父,你……”木婉清正要反對,可是一瞥遠處少年,臉上又露出笑,“好的,我知道了。”飛下屋舍,幾個閃爍進入了黑暗中。

    “這孩子無緣無故來曼陀山莊作甚?”秦紅棉蹙眉,身子也落下屋舍,朝著秦朝所去西邊奔去。

    第二天一早。

    湖岸邊。

    “語嫣,你沒有功夫伴身,外面寒熱無常,出去后一定要注意身體。”王夫人淡淡說道,“還有,秦公子大才,多和這位秦公子學學,別一天到晚想著你那做白日夢的表哥,娘不羅嗦了,去吧。”“娘自己保重。”王語嫣踏上了船板。

    “秦公子,可否讓翠媽一路服侍語嫣。”王夫人看向秦朝,一指身旁的健婦。秦朝微微一笑:“夫人盡管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令愛的,這仆婦就不必了。”王夫人臉上微微失望,“那只好麻煩公子了,對了,那件事,還請秦公子多多注意。”

    “令父的事,我一定盡力的。”秦朝、秦雨踏上舟船,很快這一艘小舟便飛馳遠處。

    船尾王語嫣望著曼陀山莊的方向許久,微微一嘆氣,收回目光。

    “也不知表哥會不會聽到消息,會不會來救我,這秦公子年紀輕,就算身手不錯,應該是比不上表哥的。”王語嫣想著目光看向船頭。船頭秦雨悠閑搖著櫓,姿態嫻雅美麗,和這天地仿佛融為一體,而她身后緊貼著一人,秦朝從她背后伸出雙手插過腋下摟抱著她。

    兩人就這么摟著,仿佛完全忘了這船上還有另外一個人似的。

    王語嫣呼吸不由一滯。

    這樣的畫面。

    映照著千里一線,杳無人影的湖面,又顯得那么寧靜、美麗、浪漫和溫馨唯美。

    一時間,王語嫣感覺心中都悸了一下,接著俏臉浮起緋紅,“這秦公子也是,大白天的,怎么能這樣。”她目光羞澀移開,心中卻忍不住羨慕向往。

    天地一片安靜。

    “盛朝。”忽然秦雨輕聲一笑,“昨晚你不是說想在這湖面放歌么,沒媛姐管著你,還不趁機放喉高歌一曲?”秦朝下巴擱在秦雨肩頭:“急什么,反正有的是時間,我們走慢點不就得了。”“可是我想聽啊?”秦雨低聲道,“而且王姑娘還在這里,你這樣老摟著人家,可不好,人家還是大姑娘家一個哩。”“我們又沒干別的,就是摟摟,摟自己老婆,天經地義,難道大姑娘就能……。”“別胡鬧了。”“好,你想聽,我就唱給你聽。”秦朝松開秦雨,坐在船頭,脫去腳上鞋襪,將赤腳浸入水中。

    “風到這里就粘。”秦朝的嗓音并不大,可那優美的弦律讓他甫一開口,便吸引住了兩個女子。

    “粘住過客的思念。”

    “雨到這里纏成線。”

    ……

    這一首‘江南’是前世最流行的情歌之一,當年一出世便紅遍大江南北,前世那種音樂大爆炸時代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在現在這種娛樂極度貶乏的時代自不用說。

    歌聲隨風飄蕩在湖面。

    王語嫣雙眼迷蒙,她生在江南,江南算是歌舞昌隆之地,天龍八部中阿碧第一次露臉便是劃著小舟哼著小曲而來,書中講段譽一聽此曲,不由得心魂迷醉,當時江湖人士崔百泉、過彥之等前來找慕容復麻煩,阿碧姑娘拿著崔百泉的算盤,隨手便奏了一曲‘采桑子’,過彥之的‘鞭子’到了她手里發出的聲音便如琵琶一樣。

    江南女子大多能歌善樂,王語嫣自不例外,而且深受阿碧影響,雖然不說所有江南流行曲子都能唱得很好,卻是都曾聽過,眼界也是很高的。

    此刻一聽秦朝的歌,卻感覺這種曲調聞所未聞,新奇之至,偏又合情合景,完全一派江南之風,實在是動聽至極。

    “這位公子想不到還真會唱哥。”王語嫣不由自主的便沉入了進去。

    湖面上。

    小舟不快不慢向著遠方飄去。

    不知什么時候王語嫣目光落在秦朝身上,她和外人接觸不多,當年阿朱帶段譽入曼陀山莊,段譽第一次見王語嫣時,王語嫣就曾生氣的說‘我不見不相干的男子’轉身便走了,所以長時間和年輕男子呆在一起,除了慕容復外,秦朝算是第一個。

    而這個少年。

    一來莊中便殺了嚴婆婆,又打傷了那么多和她關系很好親近的莊中姐妹,王語嫣心中本來很是不喜。

    可是也好奇。

    “娘對男子向來沒好臉色,連表哥他,娘都不喜,這秦公子殺了莊中那么多人,娘好像還對他很和言悅色,還有……”王語嫣心中疑惑,秦朝和她母親說的話,她完全聽不懂,更弄不懂母親對秦朝完全全不同他人的態度。

    “他為什么不理我?”

    王語嫣看著秦朝和秦雨,秦朝唱著歌眼神不時和秦雨對視,兩人情意綿綿,眼里都只有對方,仿佛忘記了還有另一個人存在。

    “他唱的歌真好聽,都是我從來沒聽過的,表哥就不會唱歌。”

    “表哥也不會哄我。”

    “可是他唱的歌都是為那個女人唱的,哄那個女人開心。”

    “表哥眼里只有復國大計,他眼里就只有那個女人,那個女人真的那么好?”王語嫣蹙著眉。

    “王姑娘,你沒事吧?”忽然秦雨聲音響起。

    “啊,沒事。”王語嫣說著看向秦朝,秦朝唱著歌,眼睛都沒往王語嫣看一眼,王語嫣不知為何心里有些失望。

    秦雨看到王語嫣望向秦朝,當即一笑:“盛朝,別唱了,你把王姑娘弄來,又不理她,好歹跟她說說話,別冷落了客人。”

    “哦!”秦朝停下歌聲,看向王語嫣。

    王語嫣撅著嘴看向其他地方,秦朝一笑,心中自是明白,天龍中段譽隨便被別人怎么欺負都不生氣,可王語嫣、阿朱、阿碧對他很有禮貌,沒有做錯任何事,段譽反而心里氣得難受,大發無名火,原因就是阿朱、阿碧、王語嫣眼里只有慕容復,說的談的都是慕容公子,讓從小便萬眾矚目,含著金鑰匙長大的段公子大大感覺受冷落了。

    王語嫣和段譽一樣,從小整個曼陀山莊都圍著她轉,就算慕容復對她不是百依百順,慕容家的其他人阿朱、阿碧、包不同、風波惡等把她當成未來的慕容夫人,百般討好,如今突然受冷落了,自然和段譽一樣心里不好受。

    “王姑娘,我姓秦,名盛朝。”秦朝走到王語嫣身前坐下,眼睛看著她說道,“這一次讓王姑娘陪我行走江湖,實在多有得罪。”

    王語嫣心中哼了聲,轉頭見秦朝直勾勾盯著自己,不由俏臉微赧,皺眉道:“秦公子,你老盯著我看干什么?”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秦朝微微一笑,“當年李白描寫楊貴妃天生麗質,連漢朝趙飛燕都比不上,如今我看姑娘容貌,便是楊貴妃見了也要自愧形慚,姑娘如此天仙也似的人兒,天下男人誰見了不得癡癡呆呆,看得魂兒都找不著南北,我若視而不見,把姑娘你當成路邊稻草一樣,豈不是讓人懷疑我有眼無珠?”

    “你說我美,我真的那么美嗎?”王語嫣疑惑。秦朝先前一直和秦雨情意綿綿,眼角都沒瞥她一下,現在又說她美。

    “哦?”秦朝怪異看著王語嫣,“不知子都之美者,無目者也。于男子尚且如此,何況如姑娘這般驚世絕艷,難道就沒人贊美過你容貌么?”

    王語嫣緩緩搖頭,目光中露出了寂寞之意,說道:“從來沒人對我說美還是不美,這曼陀山莊之中,除了我媽之外,都是婢女仆婦。她們只知道我是小姐,誰來管我是美是丑?”“也對,你莊內都是女子,又都是見慣了你母親和你的,久入蘭室不聞其香,姑娘你若是到了外面……嘖嘖……”秦朝嘖嘖連聲。

    “外面怎么樣?”王語嫣睜大眼睛疑惑。

    秦朝一笑:“似你這樣天仙般的美女,突然出現在外,會引起武林混亂,血流成河。”

    “啊!”王語嫣張著嘴驚訝出聲,她一直住在曼陀山莊,而且這時代也不像前世那樣說話既夸張又新奇怪異有趣,一時不慣,自然沒弄懂秦朝的意思,看著秦朝連道:“為何我到了外面,就會引起武林混亂,血流成河?別人從來沒告訴過我,我媽媽只是不許我出去,我也不想出去。”

    秦雨咯咯一笑,嫵媚瞥了秦朝一眼。

    “因為你一出現在外面。”秦朝說道,“天下間的男子看了你的美麗,都忍不住想擁有你,天下男人都要來搶奪,別說武林大亂,就連大宋、西夏、契丹、大理等國也會發起戰爭,因為他們的皇帝都認為,只有王姑娘這樣容貌的女子才配做他們的皇后,紅顏禍水,禍國殃民這兩個成語你以為指的是什么人?”

    “啊?”王語嫣一怔,反應過來秦朝話里的意思,忍不住像秦雨般笑了起來,只覺得秦朝說話風趣,遠不是慕容復能比的。

    “我不信你,你胡說八道逗我開心的。”王語嫣笑過后,低聲說道,心里也確實疑惑,“我若真這么美,為何表哥心里都是復國,你也先前一直不理我?”秦朝不答王語嫣的話,向秦雨嘴一呶:“我妻子叫秦婉雨,你可以叫她婉雨姐姐,婉雨,你把面紗去了,王姑娘不是外人。”秦雨笑著拉下面紗。

    王語嫣頓時全身一震,眼前所見,如芙蓉出水,海棠含露,嘴角淺笑梨渦隱現,丹鳳眼含著媚意,一張臉端莊中偏含著無窮艷媚。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