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三章 你母親叫李秋水

第二十三章 你母親叫李秋水

    王語嫣看著眼前的少年。

    曼陀山莊雖然都是女子,可王夫人手下眾婢常年在外尋找‘負心漢’和‘大理人’帶到莊內作花肥,‘負心人’自然大都是美男子,不然也不可能輕易的拈花惹草,王語嫣也算是經常見到來莊內的美少年,往常都是很好奇的打量幾眼,和自家表哥比較一下,便不在意。

    可今晚。

    對上少年那雙視線,看著少年的身姿氣質,王語嫣少有的眼神移不開,醒悟過來后,俏眉便微微一蹙,少年人的視線很大膽,盯著她看了許久還不離開,更怪異的是對此一向很反感的母親沒有呵斥他無禮。

    “像。”

    秦朝忽然開口,“想必這位姑娘就是王姑娘了,我見過你父親一面,你和他倒是有點像。”

    “像?”王夫人眼露震驚,王語嫣的親生父親是段正淳,而不是王夫人的丈夫王家莊主,這事王夫人從未告訴過任何人,本以為天下就自己一人知道這秘密。

    這一刻王夫人感覺眼前的少年越來越神秘莫測。

    “見過我父親?”

    王語嫣眼神疑惑,她父親在她剛出生沒多久就過世了,秦朝年齡看起來和她相差無幾,王語嫣自己都不記得父親是什么模樣。

    這時——

    “段郎他……還好嗎?”王夫人以大理話低聲開口。

    “夫人放心,他除了這些年不再胡亂拈花惹草外,倒是風采照人,快活愜意得很。”秦朝微笑說道。

    “是么!”王夫人低嘆。

    “娘?”王語嫣瞪著眼,她完全聽不懂秦朝和母親的話。

    王夫人看了王語嫣一眼:“你來干什么?”

    “我……”王語嫣這時才想起自己的來意,“我聽警鐘響起,這才趕來,這兩位是什么人,為何闖我山莊,弄傷那么多姐妹,又殺死了嚴婆婆。”王語嫣看向秦朝、秦雨,眼里有著痛恨和厭惡,畢竟外面那些莊人很多都是看著她長大,甚至一起玩大的,如今很多都受了傷。

    “王姑娘,我是來救人的。”秦朝淡然說道。

    “救人?”王語嫣眼睛看向王夫人,“娘,我們抓了他的人么?哦,他是大理人……”王語嫣黛眉微顰,也知道自己母親不時在外抓大理男人回來做花肥,“娘,你把人給了他吧。”

    “不用你多嘴。”王夫人哼了聲,眼睛定定看向秦朝。

    “王夫人。”秦朝沉聲,“所謂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如今人在貴莊失蹤,讓我實在難以安心,因此我有一提議,就是請夫人隨我走一趟,什么時候我見到那朋友活著,自然讓夫人毫發無損回莊。”

    “你要以我為人質?”王夫人臉色大變,雖然明知那蒙面女子可能逃走了,還活著,可讓她這么一個在曼陀山莊向來養尊處優的人做人質俘虜,而且萬一那女子遇難了。沉默片刻,王夫人沉聲:“也罷,誰讓我這些年得罪人太多了,我隨你走。”王夫人也明白,形勢比人強,根本沒選擇。

    “娘!”王語嫣聲音響起,“讓我去吧,我代替你去。”

    “你?”王夫人看向女兒,眼中有一絲涌動,隨即一瞪臉,“語嫣,你說什么胡話?”

    王語嫣神情淡淡:“讓女兒隨他走一趟,這莊中還要娘來主持大局。”“不行!”王夫人沉聲,“這事是我惹出來的,豈能讓你去,而且你這孩子從小沒出過莊,也不會武……”“可是娘你這些年殺人不少,你要是離開,莊內沒有高手鎮壓,讓江湖中人知道,欺上門來,女兒恐怕更加危險。”“這……”王夫人皺眉,也知道王語嫣所說有道理,其實她也不是沒想過靠慕容家族保護王語嫣,可慕容復為了復國大業,根本不可能留在莊內保護王語嫣。

    秦朝一笑:“夫人,讓王姑娘隨我走吧,她從小到大從沒出過莊,這可不好,我看還是讓她跟我出去見見世面,將來嫁出去才不會受欺負,我的身手,諒來也不會讓她出事的,放心,她這樣冰雪一樣的人,我見猶憐,我不會虧待她的。”

    “哼!”王夫人冷哼。

    “王姑娘你先出去,我和你娘說些事。”秦朝說道。

    “語嫣,你出去吧。”

    “嗯。”

    很快房內只剩下秦朝、秦雨、王夫人。“說吧,你倒底還有什么事?”王夫人淡淡道。

    秦朝微微一笑:“夫人,你應該很久沒見過你母親了吧?”

    “母親?”王夫人一怔,腦中浮現出一個美麗的身影,王夫人微微一點頭,“是啊,幾十年了。”忽然她一顫,連驚喜看向秦朝,“你這么詢問,難道你知道我娘?她還活著?”數十年舉目無親,和段正淳的情事又無瓜果,孤零零帶著女兒住在這曼陀山莊,王夫人又不是真正冷血動物,自然極度渴望親情,可以說正是那種孤獨寂寞才造成了她變態的性格。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你母親叫李秋水,自然活著。”秦朝微笑著。

    “李秋水!”

    王夫人眼中忽然閃起晶瑩的光芒,“沒錯,我母親確實是姓李,以她的身手,活個上百歲也不希奇,你見過她么?”王夫人驚訝期待的看著秦朝。

    “我倒是沒見過,不過我知道她在哪里,而且她應該也知道你在曼陀山莊。”

    “她知道我么?”王夫人先是一喜,又一皺眉,“那她為何不來看我?”

    “李秋水現在應該是在西夏皇宮,她不見你,倒不是不想你,只是……各人有各人的緣份。”秦朝說道。

    “西夏皇宮么?”王夫人默立房中,許久無語。

    忽然王夫人爍爍看向秦朝:“你既然知道我母親,那我父親,你可曾知道?他在何方?”

    “你父親?”秦朝微一蹙眉,“我倒是聽說過一點,你父親數十年前便遭人暗算。”

    “我父親遭人暗算?”王夫人臉色大變,隨即瞪著秦朝,“他那樣的身手,豈會那么容易被人暗算?”

    “應該是親近之人,熟悉之人暗算,我知道的是,他被暗算后掉下了深崖,全身筋骨寸斷,不過他那樣的人,不散功的話就不會死,所以應該還活著。”

    無涯子的事秦朝倒不是不記得。

    “王夫人的心性,若是讓她找到了無涯子,練了一身頂尖武功,這江湖怕是……”秦朝心中搖頭。

    “掉下深崖,筋骨寸斷?”王夫人聲音低沉,許久沒說話。

    “夫人,我的話便是這些,算是打擾了貴莊的陪罪。”秦朝說道。

    王夫人黯然的眼神看向秦朝:“你這少年,真是看不出,懂得倒是挺多,和那自高自大的慕容復比起來,無論身手還是見識,比他強太多了,若不是我看你有了妻子,又不是個專情的人,還真想把我那閨女嫁給你,對了,還未請教?”

    “姓秦,你叫我秦公子就是了。”

    “秦公子,我有一件事拜托你。”王夫人說道,“你在江湖時能否替我打聽一下家父下落。”

    “哦?”秦朝疑惑看著王夫人。

    “我知道,這世間若論能打聽到他老人家的消息和所在,恐怕也只有你了。”王夫人嘆聲,心中一開始是想借助自己莊內的力量,可后來一想,既然有人能暗算到自己父親,那仇人的實力定然極為強大,自己父親就算沒死,也一定躲起來了,而且他那樣的人一旦躲起來,又豈是普通江湖人能找到的,連慕容家族未必可能,萬般無奈之下才想起眼前的少年。

    “秦公子,我雖然不肖,可畢竟不是真無情,家父受罪,我這做兒女的豈能無動于衷。”王夫人低聲一嘆,語出真誠。

    “可以。”秦朝點頭,向秦雨一使眼色。

    “夫人,還請為我們準備一般小船。”秦雨說道。“小船?”秦朝看向秦雨。“夫君,先前你許久沒回,后來又響起警鐘,大伙都擔心你,那姑娘更是怕見到莊里人,吵著要離開,所以我便讓她和媛姐先走了。”秦雨說道。

    “二位貴客,既如此,不如在我莊內暫住一晚。”王夫人說道。“暫住?”秦雨蹙眉,秦朝一笑:“如此甚好。”秦朝是藝高人膽大,根本不怕王夫人下暗手。

    見秦朝答應了,秦雨雖然擔心也只好默認下來。

    三人出得房。

    “小翠,你帶二位貴客去西房,好好招待。”王夫人沉聲。“是。”小翠恭敬道,又看向秦朝、秦雨,“二位貴客,請隨我來。”轉身往一旁走去。王夫人看著秦朝、秦雨離去的背影,眼里閃著疑惑光芒。

    “這少年,明明看起來很年輕,可這身手,這見識?兒時父親說過,天下間有些武功,能返老還童,莫不是他也是……”王夫人搖了搖頭,轉身往屋內走去。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