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八章 跟我入洞

第十八章 跟我入洞

    馬如龍,人如虎。

    書,樂,甚至盛字輩共二十一條秦家寨大漢外加秦冰速度飛快,很快便遇上了飛也似趕往秦家寨的秦雨。

    “寒玉?”聽了秦雨的敘說。

    “這天下居然有這樣的寶物?”秦樂刀、秦樂星、秦亮,秦書月等一個個都震得許久沒說話,這時他們都意識到了,如果秦雨說的‘輔助修煉’都得到證實,那對秦家寨來說將是多么大的一場超級機遇。

    “上天賜寶,將不取之,必遭災禍!”

    “一定!”

    “即便我們這一行所有人,我們秦家寨老一輩全部死光,也一定要得到這寒玉!”秦書月沉聲道。

    “諸位,這東西以后不是百分百安全的地方,誰都不許提起,在外只提玉石,內部只說藍玉。”很快一眾人等便達成了共識,而后又是一只信鴿飛回秦家寨求援。

    “現在就是小朝一個人在和關家周旋!”

    “他一個孩子……”二十二人外加秦雨飛也似的向著鄯闡府趕去,秦朝一個十四歲的少年,能不能不出意外的拖住關家之人,眾人也心里沒底,尤其是秦樂刀更是急得火燒似的。

    連夜趕路,第三天上午便到了鄯闡府,而后秦家一行便直奔山谷。

    六花谷。

    肉香撲鼻。

    寒玉石所在的崖洞出口處十丈外,寥寥青煙升騰,關詩鵬、巢美雁輕輕撕吃著一只烤兔。“這兔肉放了三葉紅草……”巢美雁目光悠悠,臉頰不知是被火烤得,還是吃烤兔熱的,帶著一絲好看的暈紅。

    “娘,這傻小子人雖傻,可也沒傻到極點。”關詩鵬吞下一口兔腿肉笑說道,這些天,他只是想探尋一下那秘洞,從傻少年嘴里套出他那‘寶貝’的真相,可是少年說了很多,關鍵處卻不知是故意,還是因為太笨總說不清楚。

    “而且這崖洞居然被這小子……”

    那天晚上,巢美雁瘋狂一般追著秦朝,雖然秦朝和巢美雁都是走S型兜圈子,而關詩鵬只是直線追擊,比兩人要輕松多了,可時間一長,還是大為吃不消,所以便勸母親,而巢美雁只是一股火想發泄,時間久了,自然也知道根本不可能抓得住那輕薄小子,也就順坡下驢,停止了抓捕,到了次日,便與兒子一起去探那崖縫。

    可就在他們來到崖縫前不遠時。

    少年出現了,守在崖縫口,這一次即便是兩人上前,甚至關詩鵬拔出大刀嚇唬也不走了,反而不許他們進洞偷他寶貝。

    這自然更引起了關詩鵬的興趣。

    可是——

    “那傻小子武功應該不怎樣,可一身內力太強了。”關詩鵬感慨著,少年坐在崖縫口,兩人一上前,便像個被嚇著了的孩子一樣狂扔石子,雖然笨手笨腳,可扔出的石子又銳厲又兇猛,若少年只是坐在崖縫口扔石子,兩人倒也不怕,大不了也以石子對石子,可是他們母子一有扔‘暗器’的征兆,那少年便嚇得龜縮進了崖縫內。

    “如今我們,再加上爹和詩鶴,四個人都無法寸進,這還真是見邪了。”關詩鵬嘆息著,他旁邊一堆燃得正旺的火堆旁坐著兩人,其中一人虎背熊腰,鬢角有一絲白發,正是巢美雁的丈夫關明通,當天正是關明通疑惑巢美雁母子倆數天不回武館,才出來找,而后關詩進,關詩鶴也接連跟著來了這谷中。

    “嗯?”忽然關詩鵬看向左邊林子。

    “哈哈,你們幾個怎么回事?”一個五十多歲的青衣人大笑著飛步而來。

    “七爺爺!”

    “咦,七叔來了,這下好辦了。”

    四人連站起身,便見關陽華幾個大步便到了四人所在處,略一寒暄后。

    “進兒說你們被這崖縫里的傻小子給阻住了,哈哈,就是那天盯著雨妹看的那個傻小子?”關陽華淡淡打量著不遠處的崖壁上的崖縫。

    “七叔,你可別小看那傻小子。”鬢角有一絲白發的關明通雖然知道自家這個七叔非常強悍,可還是沉聲道,“這傻小子,若說傻,只是說的話有些冒傻氣,可這守洞,那是守得滴水不漏。”

    “滴水不漏?”關陽華眼里露出一絲嘲諷,瞥著遠處的崖洞。

    可以看得出那崖縫入口極窄,僅供一人能站立,崖縫里黑黝黝的,從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況。

    “嗯?”

    崖縫洞中一雙眼睛也正瞥著外面。

    “關陽華總算來了,這老東西還想娶我雨姐,真是癩蛤蟆吃天鵝肉。”秦朝眼里閃過一道冷芒,這些天對陣關家的關明通、關詩鵬、關詩鶴等人,他都沒用全力,可以說表現在外的實力,內力頂多才達到四流。

    “不過這關陽華,也不能就這么真下毒手,嗯,給他點苦頭嘗嘗便是了。”微微一瞇眼秦朝便打定了主意。

    洞外。

    “七叔你應該看到那入口的平臺只能站一人,可是你仔細看看那平臺下的巖石。”關明通沉聲道。

    “巖石?”

    關陽華連看向平臺下,這一認真,眼睛頓時便微微一漲。

    “這斷口顏色和別處微有不同,而且比較光滑,仿佛是新的,難道……”關陽華驚訝道。

    關明通一點頭:“這入口據我們的分析,原本是應該能站兩個人的,可現在,顯然被這傻小子用刀給劈砍成了這樣,這傻子雖然腦子看似有些犯渾,可這一招……”

    “是啊,這招太狠毒了。”關詩鵬也說道,“我們現在沖上去,都只能一個個上。”

    關陽華眉微微一皺,斜瞥著關明通似乎有些想不通:“即便一個個上,鵬兒、鶴兒是經驗武技差了點,可明通你的本領,難道還沖不進去?”

    關陽華這問話雖然不很嚴厲,可那種不可思議的語氣還是讓關明通老臉微微一赧,他關明通也是成名已久,江湖中響當當的角色,如今被一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年給阻住了,乍一聽起來,確實顯得他關明通有些浪得虛名。

    “七爺爺。”

    這時關詩鶴插嘴道:“那小子里面扔石子,也不知哪里冒出來的野小子,一身內力強模無比,那石子力道快得嚇人,又大得邪門,通叔每次還沒沖上平臺就……”

    “什么?”

    關陽華聽到這,看向關明通眼神更怪了:“連平臺都沖不上?”

    “嗯,我爹連腳邊都沒沾上平臺,我們也……”關詩鵬也說道。

    這時關陽華鼻孔中似乎有冷哼聲。

    “明通。”關陽華看著關明通,“你真連平臺邊都沒踏上!”沒等關明通回話,便又一笑道:“明通,你這些年安穩太久,被人奉承太久,功夫落下了,以后得加把勁呀,不然我們這些老骨頭百年之后,還真不敢將關家交給你。”

    “是,七叔!”關明通連低頭,其實這些年他練武沒一刻停下,只是,能說什么。

    關陽華又淡笑了一下:“好了,明通,詩鵬詩鶴你們收拾一下,把火滅了。”

    “火滅了?”

    詩鵬一怔,隨即驚訝的看著關陽華,“七爺爺,你弄錯了,這傻小子可不簡單……”

    “什么弄錯!”關陽華一皺眉,“要是簡單也輪不到七爺爺出手了,好了,趕緊把火滅了,大伙兒立馬就要全部進洞,還要火干什么,要生火也去洞里,這里風大,又是大冬天的,要是把周圍的枯葉引燃了,那我們跑都跑不了,嗯,七爺爺先進洞,你們埋了火灰便跟在我身后都進去吧。”說著一步步朝著崖壁走去。

    關陽華嘴里說得不在意,可真正行動起來,卻是抱著十二萬分謹慎。

    “能攔住明通,這傻小子應該還有幾分實力,我得打他個出其不意。”關陽華瞇著眼,嘴里狂,對敵時,即便是不入流的,也將其當成平生勁敵向來是關陽華的習慣,也是他縱橫數十年的保命手段。

    “好了,這傻小子不可能攔得住七叔的,你們,嗯?……”關明通喝叫著一刀挑起一塊石頭壓在火堆上,可是一看旁邊,頓時一怔。只見巢美雁淡然抓著一把枯枝正往她身前那堆火里添著,而一旁關詩鵬則是尷尬的搓著手。

    “美雁,你……”關明通低聲道。

    巢美雁鼻中似乎發出若有若無的冷哼,瞥了一眼走向崖縫的關陽華。

    “那‘傻小子’的身手可不止表現出來的那么一點點,而且即便是已經表現出來的,就不可能是你七叔揮手之間便闖進去的,你七叔還得在這外面跟我們生火烤兔肉。”巢美雁眼里有一絲淡淡的嘲諷。

    “美雁,把火滅了,跟七叔進洞吧。”關明通彎下腰,低聲求道,忽然——

    “咔吱!”“咔吱!”

    樹枝踩斷的聲音響起,眾人包括關陽華連轉頭看向西方,幾個呼吸后。

    “進兒,你慌慌張張干甚么?”關陽華沉臉沖著遠方飛奔過來的青年漢子喝叫道。

    “七爺爺。”關詩進很快便沖到了眾人身前,喘著粗氣連說道,“關于秦家的事,有了新的消息,所以館主讓我趕來相報。”

    “說吧!”關陽華淡淡道。

    “這些天秦家武館一直都在秘密走訪各家玉石金器鋪,據湯九說,他們是真想花大價盤下一個玉石金器鋪面,而且他們還在四處張羅尋找上等的玉器匠師。”關詩進說道。

    “玉器?”

    關陽華眼中露出一絲疑惑,忽然一怔,想起關詩鵬等人說的這傻小子的寶貝,似乎也是玉。

    “另外,七爺爺,我們剛剛得到秘報,秦家大批高手朝這邊趕來了。”關詩進又說道。

    “朝這邊趕來?”

    關陽華一怔,瞪著關詩進道:“你是說,他們朝我們現在這山谷這里……”

    “不太清楚,但有可能。”關詩進點了下頭,連道,“就是因為這兩個消息館主懷疑是有聯系,甚至懷疑這洞中就是……”

    “什么?”

    關明通驚訝出聲,而后關陽華眼睛也一下瞪得滾圓,仿佛一只要吃人的老虎一樣瞪著關詩進。

    “你是說……”關陽華的聲音都有些顫抖,“是說那秦家高手是沖這山谷,沖這洞來的。”

    關詩進微微一點頭。

    關陽華胡須都顫抖起來:“明皓是不是推測這洞中就藏著一條玉礦脈?”

    他這話一出。

    不說已經想到原因的關明通,周圍關詩鵬,關詩鶴,甚至連巢美雁都呼吸粗重起來。

    “七爺爺。”關詩進微微一點頭又一搖頭,“館主推測是這洞中未必是大型玉礦脈,但一定有不少玉礦,可能是極稀薄或者微弱的小玉礦脈。”

    “小型的?”關陽華眉一揚,片刻后微微一點頭,“還是明皓思維縝密,沒錯,秦家只是盤下玉器鋪,而不是走官府買地,顯然這里有玉礦也不多。”他這一說,關明通也低聲道:“沒錯,就算真有大型玉礦脈,也不可能是我們這種級別的武林世家能保得住的,百分百便宜官府,只有小型,或者極少的礦脈才能快速掘出帶走。”

    “不過就算是小型的……嗯?”猛的關陽華便瞪向一個方向。

    “哈哈哈哈……”

    只聽西邊傳出朗朗笑聲,這笑聲初時還很遠,可漸漸便往這邊來了。

    關陽華臉色一下便變了。

    “七叔?”

    關明通看著關陽華。

    “這聲音你們聽不出,我倒是很熟悉,是秦書月那老東西來了,嗯,詩進你避開回去報信,其余人,走,趕緊跟我入洞。”關陽華沉聲說了一句,便大步朝著崖縫走去。

    “秦書月?”

    立時關明通、關詩鵬、關詩鶴、關詩進臉色齊齊變了。

    “秦家人來得好快。”關詩進嗖的一下沖入南邊林中,關明通、關詩鵬、關詩鶴則是一個個連緊跟著關陽華走向崖縫,這時都明白,只有搶占那一個傻子都能擋住他們數天,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崖縫,才能更好的抗住大批到來的秦家高手,守住洞中可能的礦脈。

    “搶洞?”巢美雁皺眉看著往崖縫沖去的眾人,微一躊躇便慢吞吞跟了上去。

    “他們根本不可能從那孩子手中搶占到,可我……”雖然明白,可巢美雁也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得太怪異了。

    不遠處。

    秦書月仿佛一只利箭般朝著崖縫方向射去,而他身后,一道道人影也飛速奔來。

    (謝謝‘青符文’打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