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七章 娘這完全是瘋了

第十七章 娘這完全是瘋了

    穴位一沖開。

    “哼!”巢美雁眼中迸出火花。

    這時少年的眼睛也突然睜開了,而后一抬頭,和她眼瞪眼的瞪視了兩眼。“媽呀!小娘皮醒了!快跑!”秦朝低頭飛也似的在她右嘴角上啵了口,一躍而起,上了深溝,而后飛也似的奔跑向遠方。

    “篷!”

    深溝中一道麗影飛出,巢美雁雙腳踏地,剛剛沖開穴位,被人壓著這么久,身體雖然穴位被沖開,可氣血還是很麻木僵硬,不好動手,可沒想到偏偏這時秦朝就醒了,而且在她氣血還沒完全活絡時,便跳出跑了。

    “小猴嵬子!”巢美雁明亮的美目里射出火花,瞪著秦朝逃走的方向,“我不抓住你,我就不是紅雁刀。”一跺腳,身子箭射沖出。

    “轟!”

    以往她在追的過程中還注意形象。

    畢竟這不是毫無遮擋的平坦大地上。

    秦朝可以絲毫不顧形象,在這巨石、巨木、藤灌遍地的山谷中,上竄下跳,如野猴子一樣,甚至被追近了,逼急了,都可連滾帶爬,可她什么身份,特別是兒子還在追著,怎么可能做出失禮不文雅的舉動,這一束手束腳,還要拔開躲避的各種可能劃破衣服,擾亂發型的樹枝藤蔓等,速度自然便快不到極限。

    可這一次。

    “呼!”

    巢美雁的身形竄出仿佛都帶出殘影。

    不遠處。

    “嗯?”

    正奔跑著的關詩鵬忽然耳朵一動,立時眼角都是笑,轉頭看向左前方,“是傻小子的嚷叫聲,哈哈,總算逮住你們了。”右腳一斜踩,身影朝著左前方斜斜射出,穿過幾棵大樹,關詩鵬眼睛一亮。

    前面兩道身影突然從一棵樹后轉出,后面那一道,袖底褲腳鑲著艷麗紅邊。

    “娘!”關詩鵬連叫喊道。

    巢美雁根本不理關詩鵬,身形利箭般射出。

    “娘怎么啦?”

    關詩鵬怔了下,仔細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只見前面奔跑的少年一個縱躍抓起一根吊藤,整個身子便蕩了出去,可后面巢美雁,若在正常定然會從地面追過去,可這次。

    “呼!”

    巢美雁也是一躍,雙手一伸,仿佛只長臂猿般便抓住一根垂下的青藤,‘嗖’的一下便上了樹,而后踏著樹枝,甚至手腳并用的在樹枝間幾個飛躍,又下了地,對著一根攔在面前的樹枝,直接以身子沖撞了過去。

    “這……,娘這完全是瘋了,而且……”

    關詩鵬這時也發現巢美雁原本堆得整整齊齊,紋絲不亂的烏髻也亂了些,甚至上面都有雜草枯葉,頭發如此,衣服也是。

    “這么發瘋,根本不避開或拔開阻路的樹葉,難怪弄得像個乞丐一樣,不過也難怪。”關詩鵬一怔之后便笑瞇瞇的,自懂事以來,他的印象里母親就是行不回頭,語不掀唇,笑不露齒,極講究大家族千金小姐的規矩的,現在氣成這個模樣,跟著一個傻少年斗氣弄得完全拋棄一切形象規矩可以說是極為少見。

    “追了一天,都沒抓住一個十四歲的傻小子,哈哈,換作我也會惱火。”

    身形展動,關詩鵬斜著阻向秦朝,同時笑問道:“娘,你們先前追到哪里去了,可讓我一陣好找,還以為你們上天入地成精了。”

    “哪里?”

    巢美雁一轉頭,瞪向關詩鵬。

    “能去哪?”巢美雁臉色拉得老長,“就這谷中,你說去哪?你看看你,怎么搞的?巴掌大塊地方綴個人都追丟了,這眼睛長到哪里去了!還有臉問我,你不丟臉,我都丟臉!”噼噼啪啪一頓數落,身子已經急如火燒般沖到了數十丈外。

    “娘這……”

    關詩鵬被罵得都愕了一下。

    “娘這火氣,也大得有點不對勁吧,不行,這次我可不能再追丟了。”關詩鵬也被罵得來了火,連奮力沖兩人方向奔去。

    “篷!”

    “轟!”

    母親都發那么大脾氣,關詩鵬也顧不得形象了,小樹枝?直接撞過去,灌木?直接飛踏而過,大樹,手腳并用,這么一來,速度果然大增。

    可是——

    看著前面如箭般,還在迅速變小的人影,甚至都快要再次消失的人影。

    “怎么可能?”

    關詩鵬都有些懵了,要知道從早上到現在,巢美雁和那少年已經追跑了一整天。

    “一整天,我后來只是尋找人,根本跑得就不急,而他們,追趕了一整天還,這什么輕功……”

    莫名的,一股沉甸甸的壓力涌起。

    “虧我還沾沾自喜是關家后輩三師兄,原來,我和娘,和這十四歲的傻小子之間的差距是這么大。”

    “呼!”

    關詩鵬發了瘋的追過去,不過因為前面秦朝和巢美雁這一次奔跑走的不是直線,而是S型,關詩鵬只要吊住大方向,便能直線追過去,倒是讓他勉勉強強吊住了。

    一處山崖下。

    樹葉暴射,兩道人影穿過樹叢迅速接近,巢美雁一身輕功的確非同小可,她這一不顧形象,將實力完全發揮出來,秦朝雖然先起步,可似乎還是被她綴到了近身。

    “哇哇!漂亮小娘皮快追上來了。”

    秦朝一瞥身后迅速接近的身影,似乎極驚慌的叫了起來,而后眼睛一亮,“媽媽呀,不行,小娘皮要追上了,我要吃包子,要吃包子!”

    “吃包子?”巢美雁愕然。

    只見少年嘴里大喊大叫著,不知什么時候從身上掏出一只黑黑黃黃,煨熟了的野兔肉,這野兔肉散發出一種極濃的香味,誘人之極,偏又是她從沒聞過的。

    少年一抬手,抓著這野免肉便咬下一塊來,狼吞虎嚼著沒多久便吞下了腹,這才將野兔肉往袖內一塞,飛也似的向前跑。

    巢美雁微微一皺眉,沒一會便竄到了秦朝身后極近處。

    “嗯,就這時……”

    玉手一探,巢美雁美目冒火的抓向秦朝衣服。

    “這次看你還玩什么名堂?”這一塊地面都是硬邦邦的石面,別說樹,連草都少,至于雙腿相絆,跌倒,有了準備的巢美雁自然也有對付方法。

    可突然。

    “呼!”

    前面的少年速度猛的便增加了一節。

    “哈哈,漂亮小娘皮,我有包子,你追不上我的!”少年大呼小叫著,連撲帶爬一下又將巢美雁拉開了一段距離。

    “嗯?”

    巢美雁看著前面速度大增,三兩下便將她甩開一段距離的少年,眼里迸出一絲異色。

    “他先前……,難道還……”

    巢美雁咬著唇,不知不覺中日頭已經落山,這時似乎少年速度也略略減慢了些。“這一次,哼!”巢美雁又到了秦朝身后不遠,這時,“小娘皮,我不要你做媳婦了。”只見秦朝大叫大喊又慌忙掏出野兔肉,撕下一塊大嚼著吞吃下去,而后很快速度又刷的一下提升了起來。

    “這猴嵬子……”

    巢美雁蹙著俏眉。

    “娘!好東西。”后面遠處關詩鵬興奮的大叫著,“娘,我聽說這世上有一種藥,有興奮作用,甚至還能補充內氣,吃了能立馬力量大增,那傻小子的兔肉里肯定含有那種東西,我們得套出來。”

    “興奮藥?”

    巢美雁冷哼一聲,她當然不能告訴兒子,這小子十有八·九是裝傻的,你娘已經被他抱著臉貼臉的睡了一整天,連嘴都親了,就差脫了衣真個做夫妻了。

    “傻小子。”

    只聽后面關詩鵬喝叫著,“你那兔肉里都放了什么?”

    “放了什么?”少年仿佛極緊張,“不行,那是好東西,娘說過絕不能告訴外人那里放了三個葉子的紅草。”

    “三個葉子的紅草?”關詩鵬興奮得渾身都是勁,連又道,“除了三個葉子的紅草外,你娘還說不能告訴外人放了什么?”

    “娘說過,真不能告訴外人。”

    “……”

    看著少年逗弄著兒子,巢美雁又是好氣又是無語。

    與此同時——

    秦家寨。

    祠堂正堂中,三寸寬半尺長的灰紙在秦樂刀、秦樂金、秦樂星等一個個秦家高手手中傳遞。

    這紙上垂直一線,仿佛尺子量過一樣,寫著一列列秀氣的繩頭小字。

    上首秦老族長微垂著眼,似寐非寐,片刻后,眼微微一睜。

    “各位,這信是雨丫頭她們三個發出的,現在雨丫頭正在趕回我秦家寨的路上,你們都說說,有什么想法。”秦老族長說道。

    “族長。”秦樂星雙眉一揚,朗聲道,“這上面雨師妹畫了六虎爭食的圖案,嘖嘖……足足六只白虎呀,有什么好說的,我只有一個想法,立即動身。”

    “對,六虎爭食的圖案,家族信件數百年難得一次,這一次居然,雖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過我老金也很好奇,倒底發生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用得著這種標記?”秦樂金高聲道。

    信鴿傳遞信件,越是重要的事情,為防被人劫到,就越是不可能說清楚,這紙卷上說了讓家族派高手,大量高手,甚至要傾巢而出,要爭奪一種級別為‘六虎爭食’的寶貝,自然引起了族中這些人的好奇心。

    老族長眼神掃向秦樂刀。

    秦樂刀這些日子不知受了什么刺激,閉關苦修刀法,很多族中要外出的事是能推就推。

    “族長。”秦樂刀抬頭一笑,“雨丫頭這上面說,事情與朝兒大有相關,而且十萬緊急,我豈能不去?”

    “族長,寨中只留下留守人員,其余能派的都派出吧,雨丫頭說涉及了關家,可千萬別出事了,寶貝讓人奪走了,讓其他人奪走還好,若讓關家,那真……”

    “對,我們秦家寨損失不起!”

    “老夫也走一趟吧,我們這些老家伙也得為后輩留點好東西,哈哈……”

    ……

    大堂中秦樂刀、秦樂金等樂字輩不說,很多書字輩秦書月,秦書武、秦書海、秦書文等都一個個叫著要出去走一趟,發揮點余熱,最后連已經八十八歲,滿嘴掉牙,說話都走風的秦書婁都吹胡子瞪眼嚷著一定要前往。

    “那好,樂刀、樂金……”

    很快老族長一聲令下,而后二十二匹馬,流星也似的出了秦家寨。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