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六章 長生訣

第六章 長生訣

    清晨,武道般若殿內巨大的廣場上,陽光明媚,廣場中央一尊六丈高的天然千手觀音石,一行少年走在這觀音石下。

    “海峰,人說世態炎涼,可沒想到這武道殿……真是太熱情了!”秦啟感嘆道。

    “嗯!”

    秦龍、秦虎、段無丙也點頭。

    如今入主武道殿的除了他們和沒來的楊不才五位老寺生外,個個都是前輩,年齡最小的也足以當他們的父親,至于王建甚至更大了十多歲的李士奇等人更是爺爺輩了,可昨天卻一個個都放下身段和他們喝酒,甚至李士奇、王建這些人喝酒喝到后來都稱兄道弟,完全沒一點架子。

    “老師他們不愧天龍寺精英,倒是聰明。”秦朝卻是明白,秦虎、秦龍、段無丙、秦啟和自己五個都是少年,若是普通少年也罷,可偏偏還強得離譜,這樣的少年正是腦瓜子最靈活,才華最橫溢的階段,自然不能受拘束。

    再說‘科研’需要融洽安定的氣氛,才能更好的討論和觸發靈感,一加一等于二,而不是相互抵耗或各干各的。

    可偏偏郭敘真等人是年紀大,輩份高,屬于長輩,甚至師父輩。

    若不想辦法消除隔閡和代溝,只會讓秦朝等人做事時唯唯喏喏,縮手縮腳,顧忌太多,發揮不出自身應有的本事也罷,最怕就是長此以往,最后靈氣全消,變得泯然眾人甚至比普通還要不如。

    所以只有酒。

    中原人講究飯桌文化,大理也是,一餐飯,一頓酒,距離便近了。

    即便是昨天的二百多人,可輪流著灌酒下來,個個都覺得親近很多,以后打交道自然比較容易熟絡。

    穿過廣場來到后面的院子。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高歌聲響起,只見一人青衣大袖,立于搖晃的樹巔上作著歌聲。

    “呦,許大哥,你莫非專程等我們?”

    秦虎叫了起來,秦朝也笑了,這青衣老者是武道殿中逍遙派的許憑云,秦朝因為修煉了逍遙派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昨天酒桌上對他這研究逍遙派學問的人自然比別人不同,沒想到這樣一來也讓許憑云有些‘受寵若驚’,對秦朝自然更顯熱情。

    “沒錯。”許憑云一個飛身,飄然飛下,一把拉住秦朝的手,“哈哈,老哥我可是專程來找你們的,走,我們慢慢走,在去武經庫看內功之前,老哥給你們仔細介紹我們這里的派系。”

    “那敢情好。”秦龍連說道。

    秦虎、秦啟、段無丙也連張大耳朵,昨天雖然一起喝了一個上午的酒,聽得也多,可這武道殿中派系太多,很多事情當著大伙面也難以說清。

    “天下學問派系甚多,我們這天龍寺一開始是以佛道儒為主,諸子百家,天下各派學問為輔,那便是你們在藏經閣讀的學問。那時對你們的要求就是不擇精細,必須全部都讀完,可到了武道殿,便要選一個具體方向研究,這時便要分出派系,不同的派系的學問,有時是相沖突,有主次的,主要派系昨天你們也知道了,我這里重點要說的是這些派系的好壞。”許憑去微笑說道。

    “我們這里上等派系便是佛道儒,這三家每一家又分為很多小派。”

    眾少年點頭,武道殿中一個佛系,便有凈土宗、華嚴宗、法相宗、天臺宗、律宗、禪宗、俱舍宗、成實宗、四論宗、三論宗等派系。

    而道家也有上清、靈寶、樓觀、太乙、九華、五斗米、太平道、天心、正一、陰陽等。

    儒家更有氣派、洛派、孟派、顏派、西派等等。

    “這三家雖然看起來很強大,可里面也是有強有弱的,儒家最強的便是里面的洛派,這是新發展起來,源于周敦頤……”

    “除這三家外,其余都屬下等。”

    “而其中神農幫、茶馬幫、漕幫、論衡門則是下下等,幾乎不出像樣的成果,你們千萬不可加入……”

    ……

    說著話往左邊穿過一道長廊,遠遠的便看到前方樹林中一座巨大的石屋,石屋四面都是石壁,無窗,只有一個僅供一人進出的門,門口坐著一打瞌睡的老和尚。

    走過去后。

    “守經長老!”許憑云停住腳叫道。

    秦朝聽了心中一跳:“守經長老?天龍寺中和尚的輩份正常上一輩是‘本’字輩,再往下便到‘修’字輩,可在‘本’字輩之上其實還有兩三個更高的,而這些人被以‘名號’相稱,修煉‘枯榮神功’的長老,被叫做枯榮長老,許大哥叫這僧人‘守經’長老,那,這和尚怕是和枯榮長老一個級別的。”秦朝頓時神態恭敬許多。

    “哦?”那老和尚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唾液,睜著朦朧的睡眼看過來。

    “守經大師,我帶新來的七個師弟去武經庫,還請允許。”許憑云恭敬說道。

    “新來的?那幾個娃娃么?”

    老和尚掃了眼秦朝等少年,秦朝心一顫,仿佛發現那瞇著的睡眼里似有金光射出一樣,這光一閃而逝,仿佛是錯覺。

    “好了,進去吧,以后進去出來自便就是,別打擾老和尚的春秋大夢。”老和尚擺了擺手,在躺椅上翻了個身,呼嚕聲頓時又響起。

    “走吧!”許憑云當先向著石門走去,“守經大師修煉的是陳摶一脈的睡夢神功,睡覺就是練功,你們沒事時不要打擾他,武庫中一切都是自便,筆墨紙硯沒了,自己準備……”

    石門非常深,越往里走就越暗,走了約一丈,便到了一個十分空曠的大房間,里面點著一些油燈,秦朝等人一走入。

    “過來,到這來!”

    只見昨天和他們喝酒的有五六十個都在門口周圍散落著沖他們點頭微笑,這時那郭敘真正沖他們招著手。

    “有老郭帶你們,我不多嘴了。”許憑云說了聲,便自顧走向一個書架。

    “老師!”秦朝等人連走到郭敘真前面。

    “小兄弟們,等會看完這武經庫里的資料,出來后先去我們孟派儒家。”郭敘真身旁一條漢子笑說道。

    “唐甄大哥,孟派儒家是我老師的派系,我們自然第一個去你們那。”秦朝笑說道,郭敘真微微點了點頭,拉過秦朝的手,“我們這武經庫和藏經閣不同,越是高深的學問便越放在外面,越是簡單的,反而在里面,你們跟我先去里面看。”

    “嗯!”

    秦虎等人點了點頭,想到馬上就能看到內功的創造方法,都有些激動。

    穿過一個個書架,秦朝也發現大部份書架上都是一卷卷錦帛,這些錦帛有的很厚,有的就如一塊手絹一樣,很少見到紙頁書,走了約十多丈。

    “咦?這是畫?”

    只見前方空出七個書架的范圍,置著七幅巨大的裸身人物畫,每一幅居然都是用最為珍貴的紫檀木做成框架鑲著。

    “看到這畫了么!”郭敘真瞇著眼一笑,“你們首先看看這七幅畫,最好都記住。”

    紫檀木裝好的畫,眾少年也意識到不簡單。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秦朝等人連看起來,只見那第一幅前面寫著四十九個字,眾人認識那正是《道經》第七章的內容,而后第一幅是個赤著身子,渾身有著經脈穴位的站立男子圖,那男子身材十分挺拔健朗,和這時世人都不同,胸肌十分發達,雙腿尤其修長。

    第二幅則是五心朝上的打坐圖,每一幅旁邊都有蝌蚪一樣的甲骨文,可以說這畫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意思。

    一幅幅看下去。

    “嗯,這第六和第七?”

    秦朝一怔,第六幅是奔走圖,第七則是仰臥。

    “奔走,仰臥……”秦朝腦中迸出一個名字——長生訣,一個被江湖史傳稱為天下第一奇書的寶典。

    “長生訣是七幅圖,分別是立、坐、蹲、仰,俯、走、臥,而這里,也是立、坐等七幅,而且這周圍都是看不懂的蝌蚪文。”秦朝的心怦怦急跳了起來。

    在前世很多‘武林’資料中。

    ‘長生訣’一致被公認為蘊含天地至道的絕世寶典,其玄奧深不可測。

    有人根據各種書籍中的長生訣描述歸納后得出一個道理,只要理解了一成長生訣的玄奧便能真正得道。

    可是,長生訣一直只是傳說。

    “這可是能引起腥風血雨的寶物,怎么可能?”

    秦朝心中疑惑,隨即眼里閃著光,“《大唐雙龍傳》中寇仲練的便是長生訣第六幅奔走,第七幅是徐子陵練的,兩人只練一幅圖,便成就了至高宗師地位,若這真是長生訣,而七幅都在……”此刻的秦朝對野史中,甚至一些武俠小說中的描寫,自然不會認為是無稽之談。

    秦朝連屏著息記著七幅圖。

    很快——

    “這七幅圖……”郭敘真的聲音響起,低沉而慎重,“記住,這圖為天下第一寶圖,叫長生訣。”

    “天下第一寶圖,長生訣?”秦虎等人愕然看向郭敘真。

    郭敘真的聲音低沉:“你們記住長生訣包含著冥冥大道,是一切神功絕技的基礎,據說天下第一套內功便是依此而成。”

    “一切神功絕技基礎?”秦虎等人連咋舌,這七幅圖看起來普普通通,而且除了經脈穴位和蝌蚪文外根本看不出什么。

    只聽郭敘真道:“這圖據說是上古黃帝的老師廣成子遺留,黃帝靠這圖最終修成大道長生,這事不可考,我們這里的圖也是復制品,可雖然是復制品,但你們記住,此事自己知道就好,千萬不可外傳,也絕不許復制出去,甚至包括帶回自己家族。”

    “家里也不能?”

    秦虎一瞪眼,隨即點點頭,秦龍等也連點頭,一套被稱為天下第一寶圖的東西,他們當然知道輕重,帶回家族,一旦傳出,是禍不是是福。

    “嘖嘖,真看不出……”

    秦龍等人又連看向七幅圖。

    “那些蝌蚪文,未必就是文字,如果把它當圖來看……”秦朝也在思索著。

    這時郭敘真一笑:“好了,這圖雖然包含著大道至理,可天下能揣測出一二的從來沒有,你們別白費心機了,嗯,這邊架子上便都是你們想要看的秘密,去看了就知道內功是怎么回事?”

    秦虎等人也知道長生訣若是容易勘破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名聲,連收回視線,看向郭敘真指的架子。

    對他們來說,內功創造方法才是眼前最重要的。

    “內功?”秦朝心跳也微微加速。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