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老先生,可對?”秦朝聲音落下。

    四樓五樓卻是一片寂靜,便如習武成癡者看到好的拳術便不由自主的手舞足蹈,心里手上不停比劃模仿分析一樣,這天下間到了一定層次的大儒、宗師級文壇人物,和正常讀書人不同,看到真正的好文章,也會完全下意識的品味、分析、默誦。

    秦朝這一篇是前世清朝大家從八股名篇中選出,編成書籍用來教導自家后輩的范文,水準自不用說。

    黃通明、孟述圣等人乍一看到這篇文章,便如唐初眾文壇人士齊集滕王閣,看到了王勃寫出《滕王閣序》時的感覺一樣,都沉浸在其中。

    許久,孔吉慶回過神來。

    “我出的‘皆雅言也葉公’這句話的典故。”孔吉慶看著塔閣上秦朝和秦虎神色復雜,“確實如先前那位孩子所說,是出自《論語》第十五篇和第十六篇,只是沒想到……”說到這孔吉慶一聲感嘆,“只是老夫沒想到,天下居然還真有一篇《皆雅言也葉公》的文章,哈哈,老夫偷了個巧,只是這個巧偷得值,若不是偷這個巧,還聽不到這一篇圣賢文章。”

    孔吉慶心中確實很感慨。

    他出‘皆雅言也葉公’只要想為難秦虎等人一下,為自己四樓眾大儒爭回點面子,可沒想到秦虎居然答上了,而秦朝更是……。

    秦朝問他‘可對?’。

    孔吉慶也想昧著良心點頭,可一來他讀圣賢數十年,打心底做不出這種事,二來也想通了,對方閱歷如此廣,自己沒必要枉做小人,這才承認沒看過這篇文章。

    “小孩,你今日說的這篇《論語》外篇,確實是一篇好文,從文章本身來說應該是《論語》外篇,只是奇怪,為何老夫等人從未聽說過《論語》有這么一個外篇?”

    “對呀,小孩,你這篇文章是從哪本書上看到的?”魏瑞東也叫道。

    四樓,五樓一個個的好文之人都眼巴巴看著秦朝,他們倒不是懷疑秦朝胡捏,而是聽了這一篇好文后,都覺得自己作為一個讀書人,不把其他外篇讀完,太可惜了。

    “老先生。”秦朝微笑著道,“這篇文章學生能讀到,也是個巧合,你們想讀怕是沒辦法了。”

    “哦?”

    孔吉慶、魏瑞東等一個個都臉露失望。

    “為何沒辦法?”孔吉慶問道。

    “因為當時只是學生來天龍寺路上,在市集上……上那個茅廁時。”

    “上茅廁?”

    很多大儒心中一跳,有些不祥預感。

    只見秦朝一臉遺憾的沉聲道:“學生從一店小二手中拿來的一頁張,那紙上寫著這文章,小子覺得很美,便背下了,而那張紙小子上茅廁自然是……用完了,用完之后才猛然覺得可惜,可終究……事已至此,反悔無用,小子便詢問那小二其余文章之事,才知道是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共七篇,都被用來做廁紙了,我那一張是最后一張,唉!”秦朝一聲長長的嘆息。

    整個五華樓卻是一片安靜。

    “這樣的文章用來做廁紙?”這時世人對書是十分看重的,甚至封建社會,圣賢書籍能用來辟邪,鎮宅,可居然有人……

    “無恥!”

    “無知,可惜了,這樣一本好書卻毀于無知小子之手。”

    ……

    明元臣捶胸頓足,一些大儒,文壇大家都忍不住嘆息,很多一二三樓的讀書人更是忍不住罵出聲來,倒不是針對秦朝,而是對這么好的一部書被店小二拿來給人當廁紙。

    “不對呀?”

    五樓上郭敘真、孟述圣等人眼里卻是閃過一絲疑惑。

    “會不會是段海峰那娃娃……”郭敘真、孟述圣等人都是看過秦朝年考的文章的,自然有些懷疑是不是那文章是秦朝做的,再胡謅做了廁紙,可都又心中搖頭,秦朝文章確實可以,可要說做得像那‘皆雅言也葉公’那么出色,不是短時間能做出來的。

    其實但凡名篇著作,即便真文失傳,可名字還是有些會見于典籍記載中的,像《孫臏兵法》雖然失傳了,但名字在《漢書-藝文志》中就有記載,秦朝說的《論語》外篇,和《論語》掛上鉤,卻不見于歷代典籍,眾人豈能不懷疑,只是凡事先入為主。

    蘋果落地,煙火上升,見慣了便習以為常。

    孔吉慶出題,眾人想不出答案,這時秦朝跳出來說出自《論語》外篇,眾人便下意識以為真是如此,不僅秦朝讀過,孔吉慶也讀過這才出這題。

    再一揣摩文章,心有預見下即便這文章差勁,也會被為有可取之處,何況本身就很好,直到孔吉慶說自己也沒讀過,眾人這時心中已經認定了這文是《論語》外篇,即便有懷疑,也只是懷疑是書作者假托《論語》的名號,而不會懷疑到秦朝身上。

    “肅靜!”威嚴的聲音響起。

    “諸位,這問政還是繼續吧!”主持聲音響起。

    而后——

    “那個少年,我來問你……”四樓上魏瑞東、孔吉慶等大儒繼續發問,而明元臣也搶著提問,可這一次,沒人讓他,因此搶到的發問機會也不多,當然,塔閣上依然是秦虎在回答。

    兵陣、農事、算學、工匠、佛經、道典……

    一項項詢問,而詢問的內容正是先前眾人收集的各自的‘難題’,時間流逝。

    “這個……”

    忽然秦虎僵住了,傻眼了半天。

    “小啟。”秦朝低喝了聲。

    立時秦啟便站了起來。

    “老先生,這題由我來答吧,你問的東西出自《周公篇》,英:優異,杰出。雄:出眾……”秦啟娓娓說道。

    “靠,原來是《周公篇》的,這幾天不該一直玩的。”秦虎恨恨的一捶手,撅著嘴坐下。

    “有豐,別喪氣。”秦朝沖他點了點頭。秦龍、段無丙、郭奮發、秦樹也遞過一個安慰眼神,“有豐,你這表現可是夠好了。“

    “我知道,就是覺得時間馬上就要結束了,居然……,太可惜了。”秦虎嘀咕了聲,其實心里也知道,這一年,自己雖然長進大,可畢竟時間短,而能坐在五華樓四樓再差,也多少肚子里有點貨色,一認真,都拿出生僻的東西來考問,他秦虎能撐到現在,已經夠好的了。

    “老先生,我的回答可有錯?”秦啟說道。

    “沒錯,那下一題,依然你來回答,我問的是……”四樓的大儒又開始轟炸秦啟,一盞茶后,秦啟也被難住了,秦啟后,郭奮發接替,郭奮發難住后,秦樹接應,秦樹才回答三道題。

    “鐺!”、“鐺!”、“鐺!”、“鐺!”、“鐺!”

    五聲鐘響。

    “午時到,休息二盞茶后,繼續問政。”主持聲音響起,而后立即有人端著食物、茶水送上塔閣,而五華樓各樓大堂,也擺著食物。

    四樓。

    每一桌都是極豐盛,熱氣騰騰的飯菜。

    “哈哈,好吃。”

    “這藕片是我的,雞腿歸你……”

    段譽、喬靈皓、劉玨成等少年對著滿桌的飯菜搶得不亦樂乎,不遠處眾老夫子,大儒們看著滿桌的美味,很多都舉著筷子欲食無味。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文人都是相輕的,讀了一輩子書,在自己家鄉一帶小有名氣,這里很多人雖然地位不如孟述圣、郭敘真、黃通明等天龍寺渡金出身的,可內心里對什么大理文壇三圣,對那聞士達,李士奇、劉豫,根本就不怎么看在眼里。

    可今天。

    僅僅只是七個在天龍寺中讀了沒一年書的少年。

    “三次!”

    “僅僅三次!”

    一老者將筷子放在桌上,重重的嘆息著,雖然秦虎、秦啟、郭奮發都被問住了一次,可問了一上午,才難住幾個少年三次,而且那三次,若將太極社七人算作整體的話,是一次都沒難住。

    很多老者食之無味,可那明元臣,卻是滿面紅光。

    “香!嘖嘖,這道肉真夠軟爛的,沒想到這五華樓的飯菜一點都不輸于狀元樓呀,不會是把狀元樓的廚子請過來了吧?”

    明元臣大口吃喝著,仿佛打了勝仗一樣,除了他外,還有一些老夫子也同樣吃喝得很香,笑得嘴都合不攏,甚至邊吃還邊說著話。

    “老海頭,今天老朽算是見到了什么叫‘百聞不如一見’。”

    “是呀,天龍寺名頭一向很大,我以前還覺得有些名過其實,是占了‘皇家’的名號,吹出來的,今天一看,嘖嘖,連七個少年都……,老夫想好了,回家就得留下家訓,下一期天龍寺的招生,非把后輩小子送進來一兩個不可。”

    “你家那幾個小屁娃,我看他們未必進得了,不過我家睿兒倒是聰明伶俐,將來一定能進天龍寺。”

    ……

    進天龍寺。

    送自字后輩優異者入天龍寺,在受到秦虎七人的沖擊后,無論是吃得開心,還是食之無味的人都在心中定下了這個念頭。

    “明兄,你倒是看得開。”孔吉慶走到明元臣身旁一把坐下,看著吃得額頭出汗的明元臣說道,“我孔吉慶現在是服了你,考問了一個上午,沒考問住一個小娃娃,還像打了勝仗似的吃得開心,厲害呀!”孔吉慶一豎拇指。

    “是呀,元臣兄真是胸懷似海呀。”

    旁邊一些老者也都語聲怪異的夸獎著,豎拇指。

    “哦?”明元臣停下吃喝。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