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六十八章 皆雅言也

第六十八章 皆雅言也

    “嗯?”忽然孔吉慶瞥向一旁。

    “呼嚕~~”

    聲音響起,只見左前方欄桿處段譽、高明貞、喬靈皓、姜司等兩伙人,一些都已經睡著了,打著震天的呼嚕,那鎮南王世子段譽更是嘴角流著口水,也倚著桌子睡得正香。

    “這些個不是王公貴族,就是孟、郭、黃等大儒家的公子小姐們,怎么?”孔吉慶搖了搖頭,隨即看向塔閣上,塔閣上,秦虎懶洋洋的回答著話。

    而秦朝、段無丙等六個孩子要么在睡,要么玩手指,弄衣角。

    “馬上就要到時間了。”孔吉慶眼里閃著光,“一到中午,這一場結束,若還難不住這些娃娃們,丟臉的是我們整個四樓的。”

    這一次問政,雖然時間是三天,可給他們四樓的大儒們只有一個上午。

    一個上午一個問題都沒難住被問政的,若是像南掌國‘桑耶’,吐番國的‘贊薩摩’,或者孟述圣、高升泰等成名多年才來五華樓接受問政的人還好說一點,可這些,尤其是七個少年,才十二歲左右,到天龍寺還沒滿一年。

    “只能取巧了。”孔吉慶瞇著眼看著塔閣。

    這時——

    “所以‘圣人之弘也,而猶有慙德’就是圣人那樣弘大,尚且感到慚愧。我的回答完了。”秦虎懶洋洋道。

    “還……”明元臣正要說話。

    “小孩!”

    孔吉慶一聲更大的厲喝,搶先說道,“小孩我問你,‘皆雅言也葉公’出自何典籍?”

    “皆雅言也葉公?”

    秦虎一皺眉,經過秦朝的訓練,瘋魔般學了這么久,凡是真正掌握的典籍,他一般都是他人一說出,腦中便很快有了答案,可這一次。

    秦虎大腦飛速運轉,一頁頁的讀過的書整張圖案飛速在腦海中閃現。

    “咦,這孔吉慶?”

    不止秦虎皺著眉,整個五華樓,四樓一些沒睡覺的公子小姐們,那一個個的大儒,魏瑞東,林輔芹,甚至明元臣也是瞠目瞪眼望著孔吉慶。

    五樓的孟述圣、郭敘真、黃通明等文壇高手宗師級人物們,一個個文武官員,包括李保和也相互探詢,孔吉慶這一問,他們也摸不著頭腦。

    “皆雅言也葉公?”

    秦朝瞇著眼,也坐直了身子。

    “古文中‘也’字多用于斷句,放在句末,這一句‘也’字卻是在中間,皆雅言也葉公按字義,應該是……”秦朝反復心中吟誦著,剖析話句的意思,再從意思去推斷句子所謂的類別,而后……推衍著。

    可是讓秦朝疑惑的是即便這樣推理,在腦海中的資料庫也找不到原句的出處。

    “咦?”

    猛的秦朝腦中閃過一道靈光,而后眼睛頓時迸發出明亮的光芒。

    “哈哈,原來是截搭,差點被這老先生給難住了。”秦朝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好氣,“若不是我來自前世,還真弄不明白他居然拿了個截搭來考問人。”

    中國古代選仕是采用科舉制度,而科舉制度在明清時節考的是‘八股文’。

    八股文的題目只能選自《四書》,可是從明朝到清代中葉,三四百年中,府、鄉、會試,大小考試,出的八股文題不知有幾千幾萬,四書從頭到尾,所有的句子都曾被出作題目,而這產生的名文是很多的。

    于是。

    有些考生便專門背熟了一些名文,考時照抄一篇,如果閱卷官看不出,取中了,被檢舉出來,閱卷官可是要擔重罪甚至殺頭的,所以為了防止考試抄襲成文便有了這‘截搭’,就是將不相干的兩句話合在一起。

    “明清時截搭類型很多,這老先生的‘截搭’算是最簡單的。”

    想到這,秦朝低著頭叫道:“小虎。”

    秦朝的聲音極低,隱隱約約的似有似無,不過秦虎是身懷內功的,耳力自然強,而且他向來遇到難題自己怎么也無法解決時,便傾向于找秦朝,這時聲音一入耳,他耳朵便豎起來了。

    “小虎,這老先生耍了詐,他的話出自《論語-述而》十五,十六章。”

    “《述而》十五和十六兩章?不是一章?”

    秦虎對經典自然是非常熟的,秦朝這一點破,他很快眼睛便亮了起來。

    “這一題,居然是將《論語-述而》中的十五章的最后一句,和十六章第一句放在一起,難怪邏輯不通,不知所云,靠,這死老鬼!”一想通秦虎興奮得臉都紅了,孔吉慶的‘典句’是將兩篇文章的話合起來作為一句話,若是別人這么提醒他,他定然不信,可秦朝。

    “這位老先生。”秦虎的聲音又一次懶洋洋響起。

    “怎么,小孩,你可答得上?”孔吉慶沉聲道,心中也有些緊張,這一次他確實是如秦朝所猜那樣,耍了個詐,這種‘截搭’,雖然語句邏輯不通,可畢竟出自經典,就算事后捅穿了也不能算錯,只能說你自己腦子笨,是死讀書,可‘截搭’一旦說穿了,要解答起來就容易了。

    “你說的這句話,語出《論語》。”秦虎的聲音響起。

    一聽到這《論語》兩個字,孔吉慶腦袋便嗡的一下,都有些空白了。

    “論語?”

    四樓魏瑞東,明元臣等人,五樓孟述圣、李保和、郭敘真等一眾官員,文壇宗師都瞪著眼看著秦虎。

    “論語中有這一句?怎么我們不知道?”

    《論語》是儒家經典中的經典,不僅真正的書生要讀,即便是粗識筆墨的普通百姓也很多都讀過,因此不止四五樓,三樓、二樓、一樓,以及外面的書生,讀過《論語》的都愣住了。

    只聽秦虎懶洋洋道:“‘皆雅言也葉公’這句話應該分成‘皆雅言也’和‘葉公’兩句,這‘皆雅言也’出自《論語-述而》第十五章,原為:‘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而下半句……”

    秦虎的聲音響起,隨著一句句披露。

    “哦,原來如此!”

    “是那孔吉慶偷了個巧。”

    很多人,特別是四樓、五樓這些真正有學問的大儒大宗師們都微微點頭。

    可也有一些皺著眉。

    “那瞿有豐說的,真的是答案,莫不是他找不到孔大家所出典故的出處,便亂解,不過他這樣解,倒也不算錯,真夠聰明……”雖然秦虎點破了,可對自己學問沒自信的都有些懷疑。

    “‘子路不對’,我的回答完了,可對?”很快秦虎便說完了,嘴角帶著淡笑看著四樓方向。

    “你這一次……”孔吉慶吞著口水,沙啞著喉嚨說道,忽然——

    “老先生,我再來補充一下。”秦朝清朗的聲音響起。

    “補充?”

    孔吉慶一愣,秦虎已經完全把答案都答對了,還有什么補充的。

    “你說。”孔吉慶沉聲道。

    “‘皆雅言也葉公’除了剛才有豐兄的解釋外,他另一個出處則是來自于《論語》外篇的一篇文章,標題就是‘皆雅言也葉公’。”秦朝淡淡的聲音響起,《論語》自然不可能真有‘皆雅言也葉公’這篇外篇,秦朝這么說,也是想起前世的一篇名家例文。

    前世秦朝學語文中的古文時,自然是要講到‘八股文’的,‘八股文’雖然名聲臭,但拋去意識形態,其中名篇也是很多,那些文章拿到任何時代都是一等一不輸于經典的美文。

    這些名篇中,秦朝接觸到的唯一一篇例文就是這‘皆雅言也葉公’,秦朝當時為了訓練記憶,也背過這篇雄文。

    因此,孔吉慶一說到‘皆雅言也葉公’,他才能想到截搭。

    “什么?”

    孔吉慶完全懵了。

    “外篇?《論語》有這么一個外篇么?”

    四樓、五樓一個個大儒又一次滿頭霧水,你看看我,我看著你,以他們的學識和見識,居然沒讀過這么一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明圣訓之有常,而楚大夫又可記矣。夫雅言而曰皆……’……”秦朝聲音清朗動聽,帶著一種韻律,隨著文章緩緩展開。

    “這……”

    普通書生和百姓聽不懂,可四樓、五樓的大儒、文官、文壇宗師們卻是學問中浸淫了一輩子的,豈能看不出好壞。

    “論語中居然有這樣的文章……”

    孟述圣耳朵豎得老高,生怕聽漏了一個詞,郭敘真身子微微前傾,眼睛都瞇著,整個五樓的文中高手一個個都屏著息聽著。

    八股文的源流,能追溯到北宋王安石、蘇轍諸家的經義。

    有一句話說八股文是一摑一掌血,一鞭一條痕,八股作得好,要詩有詩,要詞有詞,要賦有賦,這話是絕對沒錯的。

    八股文在清朝中后期,以及之后的年代名聲很臭,可為何清朝不取消?

    只因一點,八股文是天下格式最嚴,要求最多,最難做好的文章。

    典籍經義,音律,字韻,對仗……每一個都要掌握到極高深處。

    最難做好的文章,一旦做好了,這人便是真正的人才,也正是如此,才讓清朝時期雖然怦擊八股聲音不斷,卻沒有取消,明清一直八股取仕,人才卻層出不窮。

    當然,這樣一來,好的八股文,在文學上也是上乘之作。

    秦朝這么將后世的八股名篇背出,八股文本來就是‘代圣賢立言’,這些不知道‘八股文’這回事的人乍一聽,那觸動之大。

    “吾黨覆案之,蓋皆雅言也”

    “可與周公魯公之訓辭,同藏于故府。”

    ……

    一個個大儒豎著耳朵聽,一些嘴里甚至還跟著反復默念,一個個如飲瓊漿,只覺渾身痛快。

    “然而,夫子又不能無言矣。”很快秦朝便背完了。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