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十一章 老夫孟述圣

第三十一章 老夫孟述圣

    “這得多少書?”秦虎臉色一下就變了。

    張九才、楊啟先等一個個也都臉色微變,這些人雖然都是各地的精英,可畢竟年歲太小,十二三歲左右,在后世都只是剛入初中,整個初中加起來要學的書籍才多少本?

    古代書籍也不算少,可藏書多的都是大家族和皇家官府。普通百姓,即便是富裕的地主有時也沒藏幾本書,趙普半部《論語》治天下,這時期,讀了幾本儒家經典便可稱之為讀書人。此刻看到這么多書,要知道這可不是后世的白文書,而是惜字如金,字字珠璣的古文典籍。這情形就像你小學畢業了,去上初中,結果一開學去領教科書,老師開了輛裝滿書籍的大卡車,一指車上說,這一車就是你的課本。

    “不會真的全是我們要攻讀的吧?”驚恐的聲音忽然響起。

    “安靜!”門口那守門的青年僧人喝斥道,“這藏經閣內,是寺中重地,你們說話聲小一點。”

    “天啦!”秦虎沒理那僧人,又叫道,“早知道我就專習武。”不過他聲音還是小了點。

    “我早就聽說天龍寺藏書為大理第一豐盛,只是沒想到居然這么多。”楊啟先也感嘆道,“這下好了,以后怕是睡覺也得抱著書了。”王忠和一張臉都成了苦瓜臉:“這么多書,要讀完,這得多難?難怪沒人能夠滿分畢業!”攻文的色變,習武的人中高世霸也一搖頭:“我本來還想著習武之余,在這天龍寺也學點學問,現在看來,這事還是作罷。”“對,我本來看著字就頭痛,還這么多書,殺了我也學不了。”習武的看到這滿屋書,開始只是驚嘆,可震驚過后那些有意學點文的也一個個都產生了懼意,不想多分思在文上。

    “嗯?”

    忽然張九才看向秦朝。

    和眾少年一個個看著大量藏書皺眉不同,秦朝臉上似乎涌起欣喜。

    “海峰兄,怎么,這書不多?”

    “這……多?還可以。”秦朝看著一層層的書架,眼里閃著光。

    “當年的學校學習,一年要攻克數百本書,沒想到這古代居然……”秦朝心中都是興奮,“我前世,每一門學科要想學到高深處,要學的內容都是汗牛充棟。”經歷了數百年高速發展的現代文明,到了23世紀,科學技術已經達到了一種極高的程度,當時的學生,小學、中學、高中還好,從大學開始,特別是到了研究生、碩士、博士等,這學習任務就繁重起來,當時即便是二流學校,能上得了的,都是很厲害的角色,因為海量的知識要掌握,要想在一門學科發展點成就,大學只能算是勉強入門,碩士,博士才是基本。

    “當年我的智商也就115左右。”

    別看115在二十世紀是不錯的天才,可當時,秦朝也就能在二流學校中混了個大學。雖然是二流大學,可是做一篇論文至少要查閱十多本書,老師動不動就開出幾十上百本的推薦書單讓你閱讀,而且還規定得寫閱讀心得和筆記,一個星期分組課堂辯論至少要一次。

    可以說。

    沒有海量的閱讀記憶,不把那個課題掌握到極深,課堂辯論百分百會被人怦擊得體無完膚。

    秦朝115的智商,在那時也就是極普通,換一個人也就讀得了三流學校,秦朝能在二流學校混完一個大學,自己也是很得意的。

    “那時能讀完美大,完全是為了一口氣,不過還幸虧了那些學習方法。”

    秦朝能挺過去,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科學作息安排和學習方法,靠的就是向學習‘牛人’看齊,23世紀,大腦的研究進展相比21世紀雖然沒什么超級突破性進展,可比起古人來,終究是有著巨大優勢的。

    “不過那時的生活,還真夠懷念的。”

    二流大學的生活,像秦朝這種智力的普通學生,要挺過去,靠的就是一個詞——‘瘋狂’。當年普通學生,每天工作18個小時是生活的常態,學習10小時以下是萬萬找不到的,飯食營養都得跟上,吃披薩,油炸食品,垃圾食品那是自甘墜落,身體鍛煉每天必須得滿1個小時,睡覺還得用深度睡眠儀輔助,這樣八個小時的睡眠能減少到6個小時甚至更少,而且還是一天分兩次睡眠。

    “書越多越好,學習越繁重越好!”

    經歷過前世的知識轟炸,對著這不見盡頭的書籍,秦朝自然感覺親切,涌起了激情和渴望。

    “還可以?不愧是海峰兄!”南宮中說道,隨即搖了搖頭。

    “你們這幫少年,這就被嚇住了?”這時一道聲音響起。

    只見書架后面轉出一個戴著蒲巾的黑衣老者,這老者一臉嚴肅。

    “我聽說,你們昨天闖狀元樓,好漢堂很是取得不錯的成績?那段海峰甚至解出了你們師兄們都沒解出的算學題,是不是以為就已經很強了,比你們的師兄們還強?不用再多學了?”這老者聲音威嚴,這句話說出來,周圍似乎有一股沉重的壓力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眾少年一個個面如土色說不出話來。

    只聽老者又重重一哼:“神童,天才,妖孽,老夫見得多了,比段海峰、高明真更妖孽的老夫都見過,可不上進,照樣江郎才盡,泯然眾人。”

    “天龍寺為何有這名聲?”

    “為何天龍寺出來的人都是人中之雄?這天下從來就沒有不勞而獲的。”

    “今天是你們正式加入天龍寺第二天,老夫告訴你們一個道理,天龍寺中向來不認聰明,只認努力,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男子漢大丈夫豈能畏難?若是這樣,現在你們就可以退出,天龍寺不要孬種懦夫,不要投機取巧,不肯發狠的人。”老者說到這,目光看向秦朝。

    “老先生!”

    秦朝雖然感覺到這股壓力和氣勢,可他太極拳法有成,再加內力深厚,只當這壓力是春風拂面,絲毫沒影響。

    “學生段海峰,還未請教老先生大名?”秦朝行禮恭敬道。

    “嗯?”

    那老者看向秦朝,眼里閃過一絲訝色。

    “這段海峰文能闖狀元樓八關,武聽說也闖了二關,這武力……看來,他在好漢堂還真保留了不少。”老者心中閃過念頭,臉色依然嚴肅,淡淡道:“老夫孟述圣。”說完這話,他瞥向眾少年。

    孟述圣,作為大理文中三圣之首,名聲自然是遠揚的,這些少年學文的不可能沒聽說過,倘若要拜師,拜他是最好的。

    果然這話一出,大半少年都神色一動。

    “孟述圣?”

    秦朝也是眼睛睜大瞪向那老者。

    孟述圣何許人也,江湖史傳中可是花了不少篇幅來描寫的,而金庸老爺子的天龍八部中,也是點到了這位文中圣杰的,孟述圣,字繼儒,天文地理經卜醫術無一不學,最為精通的是易經。

    天龍八部中曾為段譽的師父,教段譽易經、佛學、棋弈,段譽出場時見神農幫幫主司空玄時,被問及師承何門何派時,段譽報的就是孟述圣的名號。

    秦朝正要行禮。

    這時老者微微一笑,這一笑便如春風拂過,冰雪化解一樣,眾少年只覺心頭一松,頓時——

    “孟圣人,學生瞿有豐愿拜孟圣人為師!”秦虎第一個吼了出來,他這一開口。

    “學生愿拜孟圣人為師。”

    “孟圣人,請收學生為徒!”

    赫連敏、耿亞文、王忠和等一個個書生也連行禮叫道。

    孟述圣目光掃過眾少年,最后落在秦朝身上。

    “學生亦愿拜孟圣人為師。”秦朝連也說道。

    “孟述圣和本梵相比。”秦朝低著頭,“某些方面本梵也許要強一點,可某些方面卻不如孟述圣,兩人可謂各有千秋,而且本梵會不會收我為弟子還難說。”

    “哈哈,看來老夫這名號,還真有幾分威力。”孟述圣哈哈一笑,臉色沉了下來,目光落在第一個開口的秦虎身上,“瞿有豐,老夫記得你先前不是抱怨這里書太多了,要從學文轉到習武?”

    “稟孟圣人。”秦虎連說道,“先前是學生胡鬧,不過這事您也別當真,學生也就是過過嘴癮,就和抱怨菜不好吃,再也不吃了,可下次餓了照樣吃一樣。”

    “孟圣人,學生先前說錯了。”

    “孟圣人,學生也和有豐兄一樣,先前只是表達驚嘆,并不是真的畏懼。”其他很多書生也連解釋道。

    “別當真?”

    孟述圣淡淡一笑,聲音有些肅穆:“畏難并不算什么,老夫第一次走進這藏經閣,也曾畏難過,可很快,老夫就醒了過來,反而更加開心,人生在世,要的就是迎難而上,若是一切平穩,反而沒了意思,你們這種能被選入天龍寺的,若還讓你們學的和外面一樣,你們自己想想,走出去臉上有光嗎?”

    “對!”

    “我們是天龍寺寺生!”

    孟述圣這話一下激起了眾人的傲氣。

    “書夠多才夠勁!”張九才笑了起來,“來之前,我還擔心這里的書太少了,不夠我讀,現在總算放心了。”

    “嗯,有挑戰才爽!”魯寶佳也大聲道,他眉一挑,看向南宮中,又掃向秦朝,眼里都是挑釁,“南宮兄,海峰兄,諸位,我們來比一比,看誰學習得再快。”

    “比就比,誰怕誰?”

    “大伙比一比,我就不信別人都能學得了的,我就不行!”

    “嗯,這一次狀元樓、好漢堂我們這一期能這樣,這天龍寺的學習,也要比其他期的寺生們強!”

    ……

    能被選入天龍寺,眾少年早就將自己看得與眾不同,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而且這些人每一個從小便被家人親友捧著長大,自然傲氣,先前只是被看起來無窮無盡的海量藏書給一時震住了,這會被孟述圣一激,自然個個激動。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