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十章 藏經閣

第三十章 藏經閣

    就在這時,大門口沖進一行人,是九個少年和一個看起來似乎是成人卻穿著新寺生衣服的人。

    長須和尚眼睛非常尖,而且他也是人精,一眼便看出這十個人走來時,很多老寺生都沖著他們滿臉含笑。“怎么回事?”長須和尚滿頭疑惑,先前進來很多批少年寺生,那些老寺生都是淡然的正常反應,怎么這一批一來,便個個露出親切平易近人的笑容?

    “九才,世霸!過來,這里!”

    “海峰兄,再不來,大伙都懷疑你是不是醉得沒起床哩!”

    ……

    此起彼伏的打招呼聲響起,那些正排隊的新寺生少年很多都叫著讓這一行人插隊。

    “海峰,難道就是那段海峰?”長須和尚訝然,仔細看向那十人,視線一落在秦朝身上便是一凝。

    “二王子?”

    長須和尚心跳都略微加速,雖然秦朝在十多丈外的人群中,可長須和尚還是一眼認出了。

    “二王子也進了這天龍寺?”長須和尚嘴角肌肉抽動了一下。

    上一次跟丟了秦朝,雖然事后傅思歸,段正淳并沒有責怪他,可長須和尚自己臉面無光,這些天除了正事外,想著都是怎么找到秦朝和秦紅棉,就昨天沒去狀元樓和好漢堂,也是因為大理南邊小鎮傳來信息,說有秦朝這種模樣的人出事,他急著趕去確認,可沒想到。

    “傅大哥,看,那段海峰來了。”旁邊和長須和尚一樣被聘來天龍寺的教員蔣大欽一指人群說道。

    “哦?”那傅熟常連看過去。

    “剛剛進來的十人中,氣質最好的那個少年。”蔣大欽說道。

    一群少年中,很多都是先沖秦朝叫‘海峰兄’,打招呼再向其他人招呼,而且秦朝的氣質也確實與眾不同,很醒目,蔣大欽一指,不僅傅熟常一眼便知道他指的是何人,那長須和尚眼睛也一下瞪圓。

    “二王子就是段海峰?”

    長須和尚嘴都微微張開了,段海峰有多么**,這兩天倒處都有人說,他怎不知道,長須和尚微微吸了一口氣,收回視線,嘴角露出一絲淺笑。

    “二王子進了天龍寺,而且還是那個妖孽的段海峰,這事要不要現在就告訴鎮南王?”長須和尚瞇著眼思索著。

    十多丈外,秦朝一邊應付著眾少年的熱情,眼神余光也稍稍一掃,打量這天龍寺大食堂,這一掃自然便看到中間排隊的教員和雜工等人。

    “嗯?是那和尚。”秦朝眼神凝了一下,而后便收回了。

    “這長須和尚怎么也在?”秦朝皺了下眉。

    “海峰兄,你們來這插隊吧,這一塊是我們寺生的,那中間是教員和雜工的,那邊都是天龍寺的僧人大師們。”在那排隊領飯隊伍前方燕飛高聲說道。

    “教員?”秦朝又瞥了那長須和尚一眼。

    “燕飛兄,多謝了,我在這排隊就是。”秦朝說道,便在隊伍最后面排起隊來,雖然這些少年,甚至那些師兄們都愿意讓秦朝等人插隊,可秦朝又不是真的小孩,自然按規矩來,不會真去插隊。

    “哎,你們看……”閻小柔忽然一指旁邊幾個隊伍中的人,那都是他們上一輩的天龍寺寺生,蔡文友、彭先建等人都在隊伍中排隊領飯,可這些隊伍中居然有三成人手里捧著書卷,邊排隊邊讀,一些還在念念有詞的背。

    “這些人還真夠認真的。”高世霸感嘆。

    “在天龍寺讀書,要這么苦?”段無丙驚訝道,甘逸夫、關詩皓、王忠和也滿是驚訝,“海峰兄,這是不是太過了?”秦朝也是疑惑,認真讀書,到了吃飯都捧著書,而且還不止一人,是三分之一的人都如此,也就是說書生中有七成人都在抓緊領飯時間讀書。

    “各位,別驚訝。”旁邊的楊啟先笑道,“到了這天龍寺,可不是來享福的,我們要學的東西可多著呢。”

    “哦?”眾人連看著他,楊啟先是大理城人,對這天龍寺的情況,他知道得最詳細。

    “天龍寺中,都是些牛人,不是牛人狠人,根本出不了成績。”楊啟先連說道,“我聽說外面天才學三年的書,他們一年就必須學完,就算這樣,一輪十二年的天龍寺學習,九成九的人都無法畢業。”

    “九成九無法畢業?”

    眾人更加驚訝,張九才更是眼中露出不屑神色。

    “一年學了他人三年的課,學了十二年,九成九都不能畢業?你開什么玩笑?”閻小柔尖叫起來。

    楊啟先還沒說話,那書生隊伍中幾個聽到這話的青年沖這邊一笑。

    “這位胖師弟,如何稱呼?”其中一個青年笑問道。

    “閻小柔!”閻小柔笑說道。

    “閻小柔師弟,你是不是認為九成人在天龍寺學了十二年都無法畢業是很夸張的事?”那青年說道。

    閻小柔一笑:“我倒不是覺得夸張,而是想不通。”

    “別說你想不通,我第一天來,也和你一樣,不過,很快你就會想通了,哈哈,記住我叫田中濂。”這青年哈哈笑了聲,轉過頭不理眾人了。

    “等會兒想通?”眾人一皺眉。

    楊啟先微笑說道:“沒什么好想的,這天龍寺一般來說很少有真正畢業的人,因為真正要畢業必須將天龍寺藏書都讀得滾瓜爛熟不說,還得對其中的經義都弄得了如指掌。”

    “天龍寺藏書很多?”

    “多?”楊啟先揚眉一笑,“要用一輩子時間來攻讀,你說多不多?”

    “一輩子?”

    “你還別嫌夸張,有七成人在這天龍寺讀滿一甲子,可他們都沒達到真正畢業的程度,所以,真正滿分的畢業在天龍寺幾乎是很難出現的。”楊啟先說到這,壓低聲音道,“即便是天下人人稱贊的善闡侯高相,他也沒達到真正通熟天龍寺所有經義的程度。”

    “高相都沒?”閻小柔、高世霸、關詩皓等個個乍舌,一甲子就是六十年,而高升泰是公認的大理最聰明的人,闖狀元樓,甚至就因為他的存在,闖過了一次,可他在天龍寺讀六十年居然還沒達到真正滿分畢業。

    “這豈不是說我們也得在天龍寺中學一輩子?”王忠和沉聲道。

    “這就看你,你要想真正攻學問,那是定然的,若只是渡點金,那只要學滿十二年,便能出寺。”楊啟先說道。

    說著話沒多久,便領到了飯,吃著飯眾少年也同樣閑聊著。

    “諸位,今天第二天,還是給我們熟悉寺中情形的,沒有正式課,我們先去哪?”閻小柔說道。

    “依我看,首先去文華院,文華院匯聚了師兄們的文章,正好看看前輩們的學問到了什么地步。”那王忠和笑說道。段昌業也是眼睛一亮,“文華院好,這些師兄們這么苦讀,我想看看和他們差多遠。”

    關詩皓哧的一笑:“要看師兄們的學問,未必非要到文華院,還可以去講經壇,那里才有趣哩。”

    “講經壇,我也覺得那地方不錯。”甘逸夫說道,眼神看向秦朝,“海峰兄,你有什么建議?”好漢堂、狀元樓一事后,秦朝隱約成了眾人的頭,眾少年也都看向他。

    “我么,隨便,不過我想先去藏經閣轉轉。”秦朝微笑著說道。

    “藏經閣?”楊啟先眉角一聳,“我早聽說天龍寺有天下最大的藏書樓,便是這藏經閣,只是外人一直無法去得那里,我也贊同先去那里。”

    “對,天龍寺的藏書,武功功法大部份都在藏經閣,我也覺得先去藏經閣好。”張九才笑說道。

    “諸位。”秦朝微笑道,“我們可以先去藏經閣,然后再去文華院,講經壇的講文,要到下午,文華院轉完后,下午便去講經壇,可好?”

    秦朝開口,高世霸、關詩皓、甘逸夫、王忠和等也附和,吃完飯一伙少年便沖著藏經閣所在方向而去。

    “藏經閣,那里可是藏著一位牛人。”

    秦朝眼里閃過一絲精光。

    少林掃地僧,天龍抄書匠!

    一提天龍寺名人,秦朝第一個想起的不是天龍八部中大名鼎鼎的‘枯榮’,也不是本觀、本因等人,而是藏經閣內一位抄書雜役的服事僧‘本梵’。

    和天龍八部中少林寺的藏經閣的掃地僧一樣,這本梵也同樣是個操執雜役的服事僧,同樣是默默無聞,甚至連方丈都不知道有這么一個人,或者知道,也只是當成普通的和尚。

    “這本梵大師,現在是微不足道,沒人知道他的學問,可是二十三年后。”

    秦朝記憶中三年后,‘本梵’開始著奇書‘涅槃本經’,再二十年,此書出世,共計七萬零八個字,道盡世間一切妙理,遂名震天下。

    東屋十人沖向藏經閣。

    “嗯?海峰兄他們去藏經閣了。”秦啟、秦虎等很多少年也連改變主意跟了過去,藏經閣在天龍寺中屬于重地,閻小柔、高世霸等少年雖然一早就住到了天龍寺,可藏經閣還沒被允許去過,不過現在三月三已經過去了,自然有資格去藏經閣,路上詢問僧人,沒多久便到了天龍寺內院西北角的南無峰上,走出一片樹林,眾人眼前一亮。

    只見遠處聳立著一座巨大的黑瓦紅墻建筑,遠遠望去便能看到這建筑中央的大門楣上‘藏經閣’三個人高大字。

    恢宏,肅穆,雄壯!

    巨大歇山頂層層壘起共分三層,建筑的底基是巨大的青方石,每一塊方石都有丈長半丈寬,這是一棟類似前世故宮博物館,卻比故宮博物館高了一層的宏偉建筑。

    “好壯觀!”

    秦朝看著這藏經閣也是震憾。

    “這怕是都比得上前世一個省會的圖書館了?得藏多少書?”面對這藏經閣,秦朝也像其他少年一樣心里產生一種敬畏緊迫感。

    “這么多書,難怪要讀完畢業,幾乎沒人能達到。”眾少年瞪著眼前的建筑感嘆。

    “走,進去看看。”

    數十個少年擁向那建筑。

    “你們,站住。”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只見門口站著兩個光頭布袍的青年和尚,其中一個和尚喝道,“你們新寺生都聽好了,要進去看書,必須先洗手,在里面翻看時請小心,這藏書不易,有些是孤本,毀壞了以后就沒了,而且在里面只能看一柱香時間,書也不能借走。”

    “還要洗手?”

    這藏經閣旁邊有一條清溪,眾少年連過去洗了一下手,這才進入藏經閣,一邁入大門,張九才、段無丙,甘逸夫、高世霸等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整個大堂,密密麻麻的都是直接撐到頂梁的巨大黑書架,每一個書架都是五層,一層層擺著一卷卷或黃,或白,或青的錦帛,一眼望去,長長的書架黑忽忽的仿佛看不到盡頭。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