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九章 三絕詩書畫

第十九章 三絕詩書畫

    而這周圍,狀元壇上,一個個寺生少年張九才、魯寶佳等,百姓中自認有幾分文墨的也都在苦思下聯,秦虎想了一會便放棄了,一抬眼,見秦朝正東張西望的十分悠閑,頓時一笑。

    “海峰兄,答案是什么?”秦虎連湊近笑嘻嘻的低聲問。

    秦朝瞪了他一眼,看向狀元壇上的日冕,這對下聯的時間是盞茶工夫,此刻這日冕顯示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盞茶功夫了,很多人都放棄思索了,而是將目光投向張九才、關詩皓、魯寶佳等人。

    “海峰兄。”

    段無丙一看關詩皓眉心擰緊,不由有些著急的道,“你說玉白對得上么?”東屋其他人也有些急,關詩皓說了大話,這一聯對不上的話就丟臉了。

    “一定對得上。”秦朝說道,關詩皓其他不說,詩文絕對是非常不錯的,這對對子,秦朝不相信他對不上。這時周圍人群也開始議論起來,時間過去,都快接近盞茶功夫了,關詩皓還在苦思。

    “嗯?”秦朝一皺眉。

    “看來得提點他一下了。”秦朝想著,連晃到關詩皓身旁。

    “玉白兄喜好讀四詩,風雅雅致,怎么對不出?”秦朝裝作不在意的嘀咕著。

    “詩,雅?”

    這聲音一落關詩皓耳中,便如一道炸雷響起,他眼睛便是一亮,隨即一拍手掌。

    “有了。”關詩皓抬頭看向那蔡文友,眉飛色舞道,“蔡師兄,我的下聯是‘四詩風雅頌’!”

    “四詩?風雅頌?”

    周圍一片安靜,‘風雅頌’不是只有三個字么,還有一個呢?

    可這狀元壇,還有人群中一些人卻是拍掌大聲喊好,蔡文友神情一怔,看向關詩皓臉色復雜。

    “你這下聯,對得很貼切,算是過關了!”

    蔡文友聲音低沉,也有股不服氣,這時間堪堪就到了,偏偏就對上了。

    “過關了?”

    “怎么回事?”

    人群中一些對古籍經典不懂的人詢問著,狀元壇上一些習武的少年也在詢問,同時也有人得意洋洋的解釋。“他說的四詩‘風雅頌’,風是《詩經》中的國風,頌是頌詩,而‘雅’,其實包括‘大雅’、‘小雅’,所以‘風雅頌’是《詩經》中國風、大雅、小雅、頌詩四部分。”

    “下面,還有誰要來?”蔡文友眼神瞪向秦朝一伙人,完全有了股火氣。

    “學弟段海峰。”秦朝文縐縐的站出來一抱拳,“還請蔡師兄多多指教。”

    “海峰兄?”

    東屋這邊,燕飛、張九才等十多少年不由都看過來,先前關詩皓文武全才,難道這秦朝也。

    那張九才眨了眨眼,吐了一口氣:“海峰兄,你怎么……”秦朝是最后一個上,還排在關詩皓后面,而且秦朝好漢堂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

    “還請蔡師兄出聯。”秦朝說道。

    “好!”蔡文友沉聲道,若是早先遇到秦朝言語客氣的學弟,蔡文友絕對會出個不算難到極點的絕對,可這一次,被張九才、關詩皓一激,火氣完全來了。

    “聽好了,我的上聯是,三絕詩書畫!”

    聲音一出。

    整個四周一片寂靜,片刻。

    “這也太那個了吧?”

    “先前三才天地人,現在三絕詩書畫,這和上一聯是異曲同工,上一聯都是絕對,還出這種聯不是為難人么?總不能再對四詩風雅頌吧?”人群中有人議論起來。

    “可不止哩,這一聯比上一聯更難,你知道三絕是什么意思么?告訴你,這三絕指的是一個人,一個歷史名人,這人詩書畫都達到頂尖,這孩子要對上,必須也說出一個同樣不亞于那三絕的歷史名人,哈哈,看來蔡文友真是被激起了火氣,不然,不會出這種絕對的。”

    人群議論著,這壇上張九才、關詩皓卻是歉意的看向秦朝,這倆人都以為自己是最后一個闖關的,為了炫耀,才激怒蔡文友,沒想到自己過關了,卻害了后面的。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秦朝望著南方嘆息道。

    很多人一愣。

    “對吧,這一對,我給你兩盞茶功夫!”蔡文友也覺得自己有些做得過份了,沉聲道。

    秦朝瞥了一眼蔡文友:“蔡師兄,我剛才已經說了下聯了,你沒聽出來么?”

    “說了下聯?”蔡文友一愣。

    “咯咯!”

    一道銀鈴般清脆的聲音響起:“傻瓜,他的對子就是陶淵明啦!”

    “陶淵明?”很多人還在懵。

    只見那下棋的小姑娘旁邊站著一個清秀的十二歲女孩子,這女孩子咯咯笑說道:“你們想想,這三絕指的是唐玄宗、唐肅宗時的詩人鄭虔,這鄭虔詩書畫皆工,時稱‘鄭虔三絕’,而這位哥哥剛剛吟的詩,是陶淵明的名句,他對的下聯,說的是東晉時期的名士陶潛陶淵明,這陶潛最有名的就是不作官,在彭澤令上掛冠歸隱,作《歸去來辭》……”

    她的話沒說完。

    張九才已經高聲叫了起來:“沒錯,海峰兄的下聯是‘一官歸去來’,詩書畫,歸去來,哈哈……好聯,蔡師兄,不知這聯可對得工整!”

    蔡文友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工整,再沒比這更工整的對子了。”

    人群中聽到這解釋也是一片嘩然,這一次兩個對,‘三才天地人,四詩風雅頌’,而后‘三絕詩書畫,一官歸去來’,不僅僅考急智,更考的是知識見識閱歷,不知道古籍經典,誰能對得出四詩風雅頌,不懂歷史名人,晉朝詩詞,豈能知道東晉有名士陶淵明寫了首《歸去來辭》?

    “下面,還有誰要對?”

    蔡文友沉著臉看向秦朝這一群人中剩下的甘逸夫、燕飛、韓明秋等人,心里有些緊張,解題難,出題也不是件輕松活,他出的對子,出到現在,再出更難的已經有些黔驢技窮,很難找出更難的絕對了。

    “誰還要上?”

    魯寶佳,姬思德,楚平光,魏雙等人都看著后來的一群人,而甘逸夫、高世霸等人也是大眼瞪小眼,關詩皓、秦朝一出,他們也有些懷疑自己東屋這些習武者,其余眾人是不是個個都文武全修。

    數個呼吸后。

    “再沒人出聲,我便回狀元樓啦!”

    依然是沉默一片,蔡文才松了口氣,轉身進了狀元樓。

    “哈哈,真夠爽快的!”

    胡清秀笑了起來,拇指沖秦朝等人一豎,“剛才你們這幾聯對得真夠痛快的,哈哈,你沒看那蔡師兄臉都黑了,我看他是對怕了。”

    耿亞文、姬思德、楚光平等也笑著感嘆,這一次無論出對還是答對,比他們先前可精彩多了。

    “對聯這一關闖過了,剩下的詩書詞弈,還有術數八道題大伙可以隨意挑著去闖。”王忠和笑看向眾人,“你們都準備先闖哪一門?嗯,我準備挑戰一下這詩詞關。”

    “我也是詩詞,其余的我不在行。”關詩皓淡淡道。

    “加我一個,那數字我看了就頭痛。”段昌業也說道。

    “你們都選詩詞,我便去看算術。”那楊啟先笑說道,又看向張九才,秦朝,“如何,一起挑戰算術吧?”眼里有絲挑釁。

    張九才眉一揚:“詩詞關反正都過了,若是沒被人闖過去,我倒是想去試試,現在么,我還是多想一下那圓柱埋壁的題。”這時闖詩詞關,除了向外人炫耀一下自己的詩詞品級外,對闖狀元樓作用根本不大,反而是后面沒解開的算術、書法,棋弈才最重要,而且張九才也不怕算術。

    “九才。”這時那南宮中湊近低聲道,“這算術一題,你得動作快點。”

    “嗯?”張九才一愣。

    南宮中說道:“先前的四道,我還沒解時,就被人給解開了,我們這次若不能四題全解開,風頭就被那人給搶了?”

    “被解了?”張九才,秦朝等人更懵。

    “解了怎么還有題?還要闖?難道……”張九才連詢問。

    “嗯,不是我們新寺生解的。”南宮中沉聲道,“這一次算術若過不了關,以后也難抬起頭來做人!”

    “以后抬不起頭?”張九才、秦朝更愣。

    南宮中一指旁邊:“看到那下棋的姑娘了么?”他指是正是數丈外下棋的小姑娘,這時那小姑娘見南宮中指來,還抬起頭沖眾人眨了兩下大眼睛。

    “怎么回事?”高世霸詢問,這狀元壇三月三按理說都是天龍寺新寺生才能上,可這里冒出幾個姑娘來,他一直很好奇,只是沒有詢問。

    “那姑娘好像叫高明真。”南宮中說道。

    “這高明真很早便跑來,將出在這榜樓上的算題給解了,還出言挑戰我們天龍寺出題的師兄們,幾個回合下來,師兄們完敗于她手里,這會兒下棋,也是挑戰師兄們,下棋很厲害的湯師兄已經敗了一局,現在正對弈的是祁師兄,而這祁師兄……”南宮中說著搖了搖頭。

    秦朝、張九才也看出,那和高明真對弈的青年臉色沉重,而且每次落棋都要想很久,相反那高明真的小姑娘一臉輕松,一雙眼睛這么看到那邊,還能關注他們這邊聊悄悄話,對對聯的事,棋藝誰高誰低一眼便明。

    “所以,這一次我們若是解題動作慢了,甚至解不出,被這么一個非天龍寺的小丫頭騎在頭上,以后出門可就不好看了。”南宮中說道,眼中擔憂落寞更甚。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