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七章 闖了四道

第十七章 闖了四道

    “這個女娃娃,詩詞水平為五品,可是……”孟老嘆息道,“她這算術棋藝,老夫處在這個位置,棋弈算術天賦極高的少年見多了,可還沒見過她這么強的。”

    李老眉心皺起:“莫不是她把狀元樓闖關的算術題都解出來了?”

    三月三狀元樓九道題。

    對聯為入門,詩詞為第一道卡,算術為第二道卡,書法、棋弈為最后一道卡,大理民眾來狀元樓看新寺生闖關,最感興趣的除了開始的對聯,其次的詩詞外,就是這算術了。

    概因算術一道,和詩詞不同,不需要多少學問,只考人的邏輯,最是考驗一個人的心智運轉。

    “若只是解出來了,倒也罷了,可偏偏她還反出了一道題,把我們都難住了。”孟老嘆息道。

    “連你也做不出?”李老很驚訝。

    孟老真名叫‘孟述圣’,字繼儒,為大理文壇三圣第一圣,精研易理術數,其算術在大理是頂尖的。

    “我倒不是做不出,而是我做出有什么用?難道告訴那下面的寺生?”孟老苦笑,若是孟老做出,再告之答案就是舞弊,孟老苦讀圣賢書,自是不會去做這丟臉的事。

    “也對。”李老也點頭。

    就算孟老真這么做,難道那小姑娘不會出第二題,第三題來個當面考究,到時那答題的答不出就漏餡了。

    “這小姑娘這么一來,完全就是打臉了。”段老呵呵笑道。

    “嗯,這一記耳光抽得天龍寺真夠痛的。”張老嘆聲道。

    三月三天龍寺上一期的考新寺生,本就是給新寺生來個下馬威,可這小姑娘一來,完全一個耳光重重反抽在他們這出題者臉上,他出的題你解不出,你出的題,她能解,你還在這炫耀什么?

    而且她也只是十一二歲,而你們已經二十多歲了。

    可以說,就算最后這一期的寺生考得狗屁不通,出考題的上一期新寺生也沒任何成就感,反而同樣顏面掃地。

    “這高升泰的孫女,我倒是聽過,只是沒想到,她聰明到了這種程度。”段老感嘆一聲,笑道,“這下好了,整個天龍寺的風頭都被她一個丫頭壓下了。”

    “其實我說么,高升泰做得過份了點。”孟老說道。

    “嗯。”張老也是點頭,“他高家在大理的名望已經夠高的了,居然還不滿足,連天龍寺招寺生都要插一腳,確實過份呀。”

    李老哼了聲:“他高家呀,我看就是想做皇帝,老段,你小點就是。”

    “小心什么?”段老呵呵一笑,“高家雖然名氣大,可那是應得的,我相信高家是忠臣。”眼睛看向樓下,笑道,“就是這次風頭讓高明真這丫頭搶盡了,這新來的寺生以后怕是壓力很大呀!”

    “若只是壓力就好啰,關鍵是臉面!我天龍寺的臉面!”李老沉聲道,“如今,只有期望后來還沒來的幾個新寺生們,能出一兩個妖孽。”

    “老李說得對。”張老哈哈一笑,“現在就看段海峰他們那一批呢,他們那一批好像還有四個書生,這些書生里只要有一人能解出那丫頭的題,壓下她的風頭,顏面雖然也有損傷,可就好多羅!”

    眾人也都點頭,天下的事往往是第一便占據了八成的目光,只要今天有人能壓住高明真,不管是誰,至少百姓的談論焦點都會聚集到那人身上,談論高明真的雖然也很多,可相比之下影響就小很多了。

    說著話,坐窗旁的張老忽然朝樓下瞥了一眼,眼睛一亮。

    “這批孩子動作蠻快的嘛,都到了。”張老說道。

    下面關詩皓、段無丙等二十多人此時都到了狀元壇近處。

    “嗯,是她?”秦朝眼睛忽然落到一個下棋的白衣女子背影上,“下棋?這高明真聰明無比,在這里下棋,看來是來搗亂的。”秦朝只是笑著瞥了一眼高明真便被關詩皓等人拉著擁擠上了狀元壇。

    “在下張鵬陽!”

    “我叫瞿有豐!還未請教……”

    “我,段海峰,見過鵬陽兄,有豐兄!”

    秦朝、秦龍、秦虎還有秦啟、秦樹打著招呼,同時一個個新寺生也介紹著自己的名字,沒多久頗此有些熟悉了。

    “嗨,諸位仁兄。”

    嗓門最大的胡清秀開口道,“現在狀元樓九道大題,我們闖過了四道題,還有算術3道,書法1道,棋弈一道。”

    “四道?這么說詩詞都過了?”關詩皓連插嘴道,他對詩詞最擅長,自然也最關心。

    “這是自然。”很多少年笑了起來,相比算術,大部份在詩詞上都是很有些功底的,那胡清秀一指旁邊表情有點冷淡的少年道,“詩詞這一關是我們的魯寶佳大哥給闖過的,哈哈,魯寶佳大哥的詩詞都達到了四品哦。”

    “四品?”關詩皓眉一挑。

    張九才、楊啟先、王忠和、段昌業都看了一眼那魯寶佳。

    “能達四品,不錯。”張九才說道,不過話里雖然贊揚,語氣反有股不在意的淡然。

    “今天吃多了點,腦袋有點昏,表現得不好,不然……”這魯寶佳淡淡說道,眉眼微微一聳,“不過四品也勉強夠了。”他眼神看了一眼張才九,“我就這水平,剩下看你們這新來的一幫了!”

    “好說。”楊啟先笑呵呵說道。

    “除了魯寶佳外,南宮中他的詩詞也到了五品。”魏雙插嘴道,眉飛色舞的,“而且南宮中他不止詩詞,這讓人頭痛的算術題有一道也是他解開的。”

    “哦?”關詩皓連看向那南宮中,他詩詞不錯,可看到數字就頭痛,對這能解算術難題的自然特別關注。

    “我也就運氣好,那道題正好以前做過類似的。”個子不高的南宮中笑說道。

    “不管什么原因,能解出一道算術題就值得我玉白佩服!”關詩皓很親熱,很多少年看向南宮中的眼神也同樣不同,人就是這樣,自己熟悉的領域,往往他人表現再好,都不佩服,不熟悉的,他人有一點點成就都感覺很厲害。

    “嗯?”秦朝看向那南宮中,他看得出南宮中眉眼中有一絲落莫。

    “落莫?”秦朝迷惑,狀元樓過關九道題中,第一關卡是詩詞,第三關卡是書法棋弈,詩詞是這個時代讀書人必學的,上私塾學的就是這個,所以,對新寺生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大難題,每一期幾乎都有詩詞過關的,可接下來的算術。

    這時不像后世,數學最為發達而且極為受人重視。

    大部份的書生,學的算術并不多,而且都是些極簡單的,所以能夠在算術有強大才能的,往往也被稱之為神童,天龍寺算術這一關卡也是最受人重視的。

    畢竟后面的書法棋弈,幾乎都不可能有人能過關。

    “這南宮中能解出一道算術題,在這一期寺生中算是很了不得,怎么反有慚愧落莫之色。”秦朝不解。

    “狀元樓這一關。”楊啟先說道,“闖過了詩詞便算基本及格,解了一道算術題便算不錯,我本來還以為四道題都……沒想到南宮兄你居然也懂算術,嗯,我也學了點,能不能解開剩下的幾題就難說了。”

    “啟先,別說了,先看題,希望不要太難。”張九才微笑說道,他也是全才,不僅工詩文,還精算術。

    “對,先看題!”楊啟先連說道。

    狀元樓的考題是寫在這狀元壇兩旁的榜樓上的,張九才,楊啟先都沖向南邊的榜樓,秦朝、王忠和、段昌業也連跟過去。

    “嗯,九章算術?”

    秦朝只是一看,頓時有些樂了。

    只見榜樓墻上的紅紙上一列列拳頭大的端正楷體字,左邊第一列寫著:

    “垣厚五尺,兩鼠對穿。大鼠日一尺,小鼠亦一尺。大鼠日自倍,小鼠日自半。問:何日相逢?各穿幾何?”

    “沒想到是《九章算術》里的題。”秦朝心中微微計算著。

    這道題叫做‘兩鼠穿垣’。

    題意是有垛厚五尺的墻壁,大小兩只老鼠同時從墻的兩面,沿一直線相對打洞。大鼠第一天打進1尺,以后每天的進度為前一天的2倍;小鼠第一天也打進1尺,以后每天的進度是前一天的一半。它們幾天可以相遇?相遇時各打進了多少?

    這題在前世也是非常有趣的一道智力題,秦朝雖然沒算過,只是略看過有這么一道題,可他畢竟經過前世的數學熏陶。

    瞇著眼睛計算,沒多久,便心中有了答案。

    “海峰兄,這題可有答案?”這時旁邊的秦龍擠過來沖秦朝一挑眉笑問道。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