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一章 這小子傻了么

第十一章 這小子傻了么

    “各位鄉親。”秦樂刀也急得頭上冒火了,連站在那橫過來的馬車頂棚上向著四周抱拳道,“出門在外給個方便,在下秦樂刀,江湖人送外號‘東山虎’,也算是有幾分薄名,我‘東山虎’在此向諸位兄弟保證,我秦家這一行絕不搶繡球……”這話是以內力催動的,雖然鑼聲震天,也能傳出十多丈。

    人太多,秦樂刀不得不說好話。

    “哼,‘東山虎’?”人群中響起一聲尖銳的諷笑聲,“東山虎什么玩意,沒聽說過,想騙大伙兒讓開地盤,然后……嘿嘿……當我們都是傻子呀?”

    “對,大家別聽他胡說,什么‘東山虎’‘西山狼’的,我可沒聽說過,這人就是哄騙我們的……”

    “不搶繡球?不搶,占那么大地盤干嘛?騙白癡呀,大伙都擠過去,不搶繡球占什么地盤……”

    ……

    一道道尖銳的聲音響起,同樣是以內力催動發出的,這些來搶繡球的青壯年原本就對秦家一行牽著高頭大馬占據了大片地盤有很大意見,只是先前懼于他們一群十多人都兇神惡煞,砍刀出鞘,自然不想太招惹,可現在人這么多。

    人一多膽子就大,只要有人帶頭,還怕什么!

    這些聲音一挑潑。

    “對,擠過去!”

    “把他們擠到一旁去!怕他娘的!”

    “什么東山虎,西山貓的要是敢動刀子,老子也動武,大伙這么多人怕他個鳥毛!”

    ……

    一群血氣方剛的毛頭小火,三四十歲都沒結婚的光棍漢們叫囂著,很多故意將前面的人都推向秦家那里。

    “滾,再過來老子真動刀了!”秦樂鷹眼睛都紅了,舉著刀對著擠過來的一個青年怒吼道,顯然那青年再向前擠幾步,他真的便會砍過去,秦樂原也連吼道:“樂刀,沒法子,大伙抵不住了,只能動刀了。”

    現在的情況是后面的將人往前面擠,往空處擠,很多見秦家占的地方多,自然也都推向這邊,這時別說放隔離裝置,原本抗在外的馬都有幾匹被推得往里走動,最重要的秦家人絕不能讓這些人近身,一旦近身也擠成一團,別說十多個孩子保不住,就大人恐怕也兇多吉少。

    “剛才爹勸話時,那挑潑的人……”

    秦朝挨擠到那秦樂原旁邊,這邊馬匹和人都擠成一團。

    秦朝眼睛盯著這一邊人群中一個滿臉橫肉的大胡子,“就是他,第一個出口挑潑的就是這人,而且這人一推,前面一堆人都向著這邊涌來,真是好力氣,嗯,這人現在還在后面推,吸內力,就從他這邊開始吧……”

    現在最危急的地方不是秦樂鷹那,而是這秦樂原處。

    猛的,秦朝的身子在秦樂原身旁向圈外擠了過去。

    “秦朝?”

    秦樂原立時便發現了,連要拉住,可這時秦朝小小的身子里涌出一股巨力,一下便把旁邊一匹馬擠了開來,身子仿佛一條泥鰍一樣鉆了出去。

    “快回來!”秦樂原嚇得臉色一下就變了。

    秦家寨后一代中,最要緊,不能出意外的就是秦朝。

    “嗯?”這邊人群中滿臉橫肉的大胡子‘孫俊’眼睛一亮,“這小子傻了么,居然沖出保護圈。”

    秦家這邊心急火燎的,孫俊這些人可一點也不急,推著人群向秦家擠去,還有時間觀察秦家一伙,孫俊早就發現秦朝這個孩子很不安份,可沒想到居然不安份到這種程度。

    “正好,就從你這里打開缺口。”

    孫俊心中冷笑起來,他自然也看得出,秦家已經逼到快狗急跳墻直接動刀砍人的程度,一旦動刀,固然會讓百姓死傷慘重,秦家要受到官家重重追責,可他們也同樣不好受。

    這太平縣,他們弄出這么大陣仗的拋繡球招親,官府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派高手盯著。

    “擠,都擠過去,就不信他們真敢下刀子!”孫俊吆喝著,同時把前面的人使勁推向秦朝那邊。

    “回來!”

    秦樂原也顧不得其他事,追著秦朝的腳步搶過去,同時連抓向秦朝。

    “退一退!”

    秦朝吆喝著,憑秦樂原抓住自己的肩膀,同時雙手一伸,便抓住身前兩人各一只手腕,發動北冥神功,立時一股吸力從秦朝手心發出。

    “啊?小孩放手!”

    這兩名被秦朝抓住手的漢子連叫道,他們倒是沒感覺到內力消失的異樣,只是被一個陌生小孩抓住手腕自然而然產生不舒服,連掙扎,可臉色就有些變了。

    “這孩子好大的力量!”兩名漢子感覺手腕處仿佛是一把鋼鐵鐐銬一樣,無論怎么用力,都紋絲不動。

    “退,沒必要這樣擠!”兩名漢子立時心里就產生退意,畢竟一個小孩子都這么強悍,那后面兇神惡煞,大刀出鞘的漢子又強到什么程度?真弄火了,動起手來,他們這種小蝦米未必討得了好。

    可被秦朝抓住哪這么容易退得了。

    北冥神功一發動。

    內力涌入,秦朝臉上便露出舒服癡迷的神態,而同時——

    “我的身體?”

    這一邊整個擁擠的人群,特別是靠近秦朝的幾個突然感覺身體便有些軟,用不上力的感覺。

    其實秦朝抓住手腕的兩個漢子雖然也會武,可根本沒練過內力,可秦朝以他的身體為媒介,產生一股吸力,偏偏后面推擠這兩個漢子的人有些本身就是修煉了內力的,自然那些內力便全涌向秦朝體內。

    而這大理武風濃,武者自然也多,敢來搶繡球,手頭沒幾把力氣的文弱書生可以說不多。

    而現在秦朝這邊秦家眾人一個個橫眉豎目,大刀雪亮,狂呼怒吼,一看就不好惹,可偏偏很多都敢擠過來,可以說這圍在秦家周圍的,敢對著秦家一群兇神出手的,都是這高臺周圍的強者,練過內力的人也比別的地方多。

    那推得最瘋狂的大胡子孫俊,這時手也是一酥,推出的力道都小了很多,前面原本一推就往前移動的人群,便如一座山一樣幾乎推不動。

    “不好,那孩子要被拉回去了。”

    孫俊眼睛一直盯著前面,一看秦樂原抓住了秦朝的肩膀,心中頓時大急。

    現在秦朝就是最好的突破口,要是被拉回去,秦家眾人穩住陣腳就再很難找到這么好的機會,孫俊自然急,不愿放過,手上一酥,推不動人群,他也根本沒去細思原因,只是一個勁瘋狂提力。

    原本秦朝體內的內力雖多,可還是比不上孫俊的,不能主動吸他內力,可孫俊這一全力用力,便如以自身內力硬生生逼入秦朝體內,有如酒壺斟酒,酒杯欲不受而不可得。

    孫俊如此,其他自恃身手,故意將旁邊的人推擠向秦家一伙的修煉了內力的高手亦是如此。

    這么多人的內力一齊涌過來,仿佛長江大河泄堤一樣灌入秦朝體內,那種強大沖擊的爽快、美妙感,秦朝幾乎忍不住想要仰天長嘯發泄,心中更是興奮得都要暴炸了。

    雖然如此,可秦朝也明白這時情況危急,根本不是享受吸內力的時候。

    “大家都退一退,讓一讓!”

    見推擠的人群有些酥軟用不上力,秦朝猛然的便是一推,孫俊等人本身都是好手,而且這人一多,本身加在一起的力量是遠遠大于秦朝的。

    可被秦朝用力一吸,內力急劇消失,那推力都化為內力消失在秦朝體內,自然沒什么力量。

    而那些沒修內力,被北冥神功一吸,雖然不損失力量,可也有些措手不及的酥麻,身體用不上多大的力量,再加上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朝著秦家擠,力沒并到一塊。

    秦朝這猛一暴發。

    頓時這邊措手不及的人群便往后倒了一片,空出一小片地。

    一收北冥神功,秦朝退后一步。

    “樂原叔,守好了!”秦朝肩往后一頂,秦樂原剛剛也被秦朝吸去不少內力,正手臂用不上力酸軟,秦朝這一用力,頓時退后兩步。

    “啪!”

    秦朝一伸手,便將隔離裝置在那空出的地方放了下來。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