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章 看上那位小姐了?

第十章 看上那位小姐了?

    這城門口兩百丈的太平酒樓一個包廂中。

    “大哥,快看。”草帽瘦漢子嘻笑著一指遠方走向貨鋪內的秦樂紅、秦樂升,笑道,“看他們樣子似乎找到對付我們這一招的方法。”

    大當家將斗笠微微掀開,一咧嘴笑道:“秦家自然不是笨人,不過能這么快想到那方法,這腦瓜子還真夠靈的,不過,要是這么容易就被給破了,我們豈不都成笨蛋了。”

    瘦漢子也嘻嘻笑了起來,費勁心機想出的法子大伙豈能不把漏洞給補上。

    秦樂紅、秦樂升進入商鋪,很快便出來了,而后又一家家的進了三四家,便臉色鐵青的回到秦紅棉、秦樂刀、秦朝等秦家一行人身旁。

    “怎么?”

    秦樂刀一看兩人臉色心就一顫,沉聲道,“難道這些商鋪、家戶中連一件大型家具都沒有?”

    秦樂紅陰著臉:“樂刀,我們剛剛進去,發現那些人家里屋的東西全都擺在地上,不說桌子椅子一件也無,便是床也不見一間,坐的地方頂多就是一個蒲團。”

    “那幫混蛋早就防著我們這一招,昨晚便將這附近人家所有的家具全都高價買走,甚至今天一大早又來搜羅了一遍,別說木柜,房里簡直是寸板不留。”秦樂升恨聲道。

    秦樂刀眉一下擰起,秦樂仙低聲詢問道:“家具沒有,那門窗呢?”

    “這倒是在。”

    秦樂升、秦樂紅微微點頭。這時代建筑大都是木瓦結構,很多房子除了地基外,連墻壁都是木板,早上開門也是直接把木板卸下,門窗嵌在墻上自然不能拆下。

    “可這……”秦樂紅皺著眉。

    秦樂刀一咬牙,眼中閃出兇光:“樂升、樂紅,既然沒家具,那便把他們的門窗,都給我買下。”

    “可他們未必愿意。”秦樂紅搖頭道。

    “不愿意,那就來硬的,總之能弄到多少門窗木板都盡量弄來。”秦樂刀狠聲道,“樂紅、樂升,這事你們必須給我認真辦好,呆會拋繡球,可是有可能動刀子,要出人命的。”

    秦樂紅、秦樂升皺著眉一點頭,相比等下將發生的事,這威逼百姓,強買強賣倒算是小事了。

    沒多久秦樂升、秦樂紅便弄來了幾片門板,而兩人也立即離開再找下一家,而后秦樂金砍刀劈下,將這門板劈開,重新組合,時間飛逝,秦樂仙已經買下了一輛馬車,幾捆干柴,三輛獨輪推車。

    “就這樣吧。”秦樂刀低聲道,“都到午時了,再弄下去,就算闖過這一關,也得讓江湖同道看笑話了。”這時秦樂升、秦樂紅弄的來門板倒是夠,可單憑門板窗框根本就不好做隔離帶,而改造做成箱柜等,沒工具,沒鐵釘、竹契也不好改造。

    眾秦家人瞥著被秦樂金改造出來的十多件怪模怪樣的簡陋‘隔離裝置’心里都搖頭。

    “把東西架在馬背上,走!”

    人命關天,也顧不得一些無關緊要的笑話了,眾人連將這十多件‘隔離裝置’弄上馬背,而后車輛開道,大人走外面,小孩則走中間,向著前方行動。

    沒走多遠。

    “果然是那幫混蛋!”秦虎尖叫起來。

    只見前方不遠處,也就是隔著城門二百丈的地方,搭著一個數丈高的高臺,現在正有兩個女子在人的護送上往臺上攀去。

    “那女子現在才攀臺,顯然是見我們動身了這才上去的,而且這臺子。”秦龍也說道,“你看,正好卡在十字路這邊一點點,把我們往前行的道路差不多卡死,哼哼!”

    街上人太多了,牽著馬,馬上又架著大量隔離裝置自然走得不快。

    只見那邊兩個女子和二個男子登上高臺后,便在那臺上掛起了一朵有半丈方圓的大紅花,這花一掛,老遠都能看得到。

    “咦,紅花掛起來了!”

    “老王,快,要拋繡球了,這一次拋繡球,可是從十五歲到四十五歲,沒結婚,人品過得去的,只要接到繡球便能做新郎。”

    ……

    這一帶附近一個個早就等候的青年,光棍漢從商鋪中走出,一些貨鋪甚至直接趕人,而后關門,往高臺這邊趕來,顯然有些老板自己也想來撞撞運氣,一個個都涌向高臺,立時行人更多了,秦家眾人走得更慢。

    又過了片刻。

    “看那女子,不就是先前的姑娘么?”秦樹叫道,這高臺上兩個姑娘,其中一個挽著左右兩個對稱的丫環髻,正是秦樂仙買車時,車廂里探出頭的丫環。

    “嘖……那小姐還真夠漂亮的。”秦虎也笑著說道。

    確實,丫環旁邊看起來嬌嬌怯怯,像個大家族里大門不邁二門不出的千金小姐,那臉蛋身材都俏麗得沒得說。

    “不對。”秦樂紅眉一皺,看著那高臺上的小姐。

    “怎么?”秦樂刀呵呵一笑,“樂紅,看上那小姐了?”秦家樂字輩中秦樂紅最好女色。

    “不是,這千金小姐,我認識。”秦樂紅說道。

    “哦?”秦家一伙連張起耳朵。

    “快說說,是哪家的閨女?”秦樂鷹連說道。秦樂金也叫了起來:“樂紅,你怎么會認識這千金小姐,有故事呀,快說說!”一眾人打趣催促。

    “這……”秦樂紅瞥了秦紅棉一眼,有些遲疑,片刻后一咬牙,道,“這也沒什么不好說的,你們都知道我這人有些‘寡人有疾’,就是有點**,平日里走南闖北,也去過不少煙花之地,這位千金小姐就是……”他沒說下去。

    眾秦家漢子已經哄的笑了起來,都明白了,這拋繡球的‘千金’根本就是從遠地請來的**。

    “是哪個地方的?”秦樂鷹又道。

    “大宋貴州。”秦樂紅說道。

    “貴州?離這里可老遠了,這幫混蛋倒是舍得花錢。”秦樂鷹冷笑一聲。說著話,不多久一行人便到了離那高臺八丈遠的地方。

    “都停下!”秦樂刀喝道,話音剛落——

    “鐺!”“鐺!”“鐺!”“鐺!”“鐺!”

    一陣震天銅鑼聲響起,眾人臉色一變,而這時——

    “響鑼了!”

    “不好,怎么就響鑼了,快過去!”

    “鑼響了,馬上就要拋球了,三子,快,快點過去!”

    先前掛上大紅花,本就引起了四周行人的轟動,這會一響鑼,頓時隔得稍遠趕來的人都慌亂向著高臺這邊瘋跑了起來,而離得近的亦是你推我擠的爭先恐后的都涌向那高臺下,誰都知道千金小姐力量有限,繡球不可能扔得太遠,而只有站得靠近高臺機會才最大。

    幾乎頃刻間很多人便涌擠到了秦家旁邊。

    “快,大家快卸下東西。”秦樂刀連喊,同時一刀砍斷身旁那在馬背上的隔離裝置的綁繩,立時整個裝置往馬背下滑去,前面趕車的秦樂仙也一下拉住馬,飛跳下車,猛力將車一推一橫,秦樂刀、秦樂仙動作快,旁邊的秦家漢子也一個個手腳麻利的砍著馬背上的綁繩,可才一砍斷,很多臉色一下都難看到極點了。

    馬旁邊,四周黑壓壓的都是人,還不斷有人從后面涌擠過來。

    “讓開!”

    “都站遠點,滾開點!”

    秦樂升、秦樂原等一個個連惡狠狠吼著,可是——

    “滾!”

    “那漢子,把馬都牽開點!你們這外地人,搶繡球也就罷了,還想用馬和這些破爛占地盤,休想!”

    喝罵聲四起,確實秦家本身占的地盤已經夠大了,這時又要放下那些體型龐大怪模怪樣的東西,沒法不讓人懷疑是想將大伙隔離開來,占大地盤好搶繡球。

    “樂刀,這邊放不下。”秦樂升叫道。

    而脾氣暴躁的秦樂鷹正揮著刀怒吼,“給老子滾,不然老子可要動刀了!”

    秦朝眼睛一掃,臉色也是很難看,現在才三分之一的地盤隔離裝置放好了,可就算放好了,也有很多百姓用手推要將這隔離裝置給掀開,剩下三分之二的地盤,完全被暴怒擁擠的人群給占據不讓放隔離裝置。

    “這些來搶繡球的,都是些年輕力壯的單身漢。”秦朝掃視著人群,四周黑壓壓擠著過來,基本都是十多歲到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而且這些人里很多都帶著刀劍,一個個臉色兇狠。

    “年青人,血氣方剛,火氣大,而這些又都光棍一條的單身漢,怕是很有一些是一人吃飽全家不愁的,一旦發起火來,說不定……”

    一人吃飽全家不愁,就沒顧忌,偏偏大理尚武,普通百姓很多都會幾手,真弄得過份了,秦朝可以肯定這些光棍青年都會沖秦家動手,到時秦家不還手都不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