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九章 勇往直前

第九章 勇往直前

    “樂刀,這次繡球招親。”秦樂仙將大餅往秦虎手中一塞,湊近秦樂刀低聲道,“我看不簡單呀!”

    秦樂刀眼神眺望著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微一點頭:“這拋繡球招親之事,我也聽聞過,可這還是第一次遇到,樂仙,你看那前方圍得水泄不能,什么拋繡球招親,會在那里?哈哈,為了我們兄弟,弄出這么大陣仗,不容易呀!”

    秦樂刀這么一說,秦紅棉、秦朝、秦樂鷹等眼力好的也發現,真正人口暴密集的地點就在前方二百丈外。

    “這太平縣進門后,挨著城墻往兩旁走的支路都是護衛官兵的專署道路,而我們現在只能往前走,要換路避開也得在前方二百丈處,可他拋繡球的臺子就在那里,嘿嘿……”秦樂鷹笑了兩聲。

    正常拋繡球招親,自然是選最熱鬧,人多的地點,而那地點,要么是商業街,要么也是接近城中心的地帶,現在卻在城門口不遠招親,而且正好卡住入城的關鍵路口,就連秦啟、秦樹這些孩子都能想到其中的不對勁之處。

    “不過他們這招,倒是夠狠的。”秦樂金沉聲道。

    “確實夠毒辣!”

    其余人也點頭。

    秦家寨都是狠人,刀光血影中討生活,關鍵時刻絕不手軟,可那也要看程度。云溪霍家酒樓前行人雖多,可秦家那么一弄,硝煙四起,真正能留在那里的普通百姓并不多,剩下的誤傷幾個倒也事不大。

    這可次。

    “天龍寺招人是皇家大事,我們這次護送孩子們去天龍寺,辦的也是朝庭之事,發生意外時一時防衛過度,誤傷了幾個百姓,倒也可以推到仇家對手身上,可這街上百姓如此密集,而且呆會搶起繡球來,亂轟轟的還會人推人擠的,他們趁亂偷襲,真正動起手來怕就不是一兩個百姓,而是一二十甚至更多。”秦樂刀沉聲道。

    一二十個傷亡,就算官家再怎么想遮掩,也是遮掩不住,必定問責秦家寨的。

    “而且最怕那幫混蛋到時斗不過我們,專朝文弱百姓下暗手,那死傷的普通百姓還會更多。”秦樂原也插了一句,眼睛瞥向身后,沉聲道,“樂刀,這時間也還有點充裕,我的建議是退出太平縣城,繞道而走。”

    “繞開?”

    秦樂刀一皺眉,臉現不悅,其他秦家漢子也都搖頭。

    “樂原,你說的什么話。”秦樂鷹冷聲道,“為了這點事,就退避三里,繞道而行,我秦家的臉面還要不要,以后江湖上還怎么混?”

    秦樂原冷瞥了秦樂鷹一眼,淡淡道:“那你說,怎么做?”

    “怎么辦,就我說這么直接過去,誰過來,便用刀背砍,哪個還敢冒犯爺爺的刀?”秦樂鷹陰陰說道。

    秦樂原嗤的一笑:“到時繡球一扔,鬧轟轟的,一沖就是數十上百人擠過來,就算前面的人怕你的刀,可背后有人擠,他們自己也身不由己朝我們涌來,你要砍倒多少才行?”確實人擁擠過來,很多時候第一排的人都是被后面的人推擠著走的。

    秦樂鷹一怔:“那便讓馬在外面,我們在內部。”

    “讓馬做防護倒是好一點,可這些馬,都得被那幫混蛋給趁亂捅死,捅倒地,照樣把人推擠到我們前面。”秦樂原再次嗤笑道。

    秦樂鷹眉一皺。

    “不管怎么做,總之不能退避,我秦家人豈能軟弱?大不了一死,十八后爺爺又是一條好漢。”秦樂鷹一拍手中大刀說道。

    這時——

    “喂,你們還走不走,不走就讓到一旁,讓我們小姐先走。”一道尖銳的女子聲音響起,卻是眾人馬隊后面來了一輛馬車,聲音是從車廂里傳出來。

    “大伙先讓一讓,我們到這路邊休息一下。”秦樂刀連喝道。

    一眾秦家漢子一時也想不出好辦法,當下連讓到一旁,秦樂仙則是走向那輛馬車。

    “姑娘,能否幫個忙,在下愿出五十兩銀子,借你的車用一下,不用多久,用過之后還可以還給姑娘,損壞包賠。”秦樂仙向著馬車拱手道。

    “這主意倒不錯。”秦朝連看過去。

    秦樂刀、秦樂鷹等也眼睛一亮,只要有幾輛大車開進人群中,不說車里騰挪的空間勉強夠,也能用車做隔離帶,隔出很多空間,擋住沖撞的人群,如果這時還有人沖到車上來,定然是不懷好意的,怕什么,直接一刀砍下就是。

    “你要買我們車?”那個女子聲音帶著一絲笑意響起。

    秦樂仙連道:“還望姑娘能行個方便。”

    “這個且不忙。”女子掀開車簾,露出半張桃花臉,只見她頭上左右梳著兩個髻,作丫環打扮,女子沖秦樂仙嫣然一笑,“這位大哥,你說我們這車就值五十倆?”

    “價錢好商量。”秦樂仙連笑說道,“姑娘若愿意,可以開個價。”

    “開價?哦,等一下。”

    那丫環眼神略過秦樂仙,掃了掃其余秦家眾人便啪的一下放下車簾,隱約聽到她的聲音響起:“小姐,原來我們坐的這輛車連五十倆銀子都不到,我還以為很貴哩,那幫小子真是可惡,弄輛破車來哄我們。”

    “銀花,這你可說錯了,這輛車還算不錯的,在五十倆銀子之上的車這天下也不多,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得到……”

    里面嘀咕著聲音很小,后面的對話根本聽不清。

    秦樂仙等了一會,不耐煩的催道:“姑娘,可商量好了?”

    “商量?商量什么?”廂中那女子的聲音又傳出,而后咯咯一笑,道,“對不起了,這位大哥,我忘了告訴你,這輛車不是我們的,我和小姐,只負責坐車,對了,你也別問車夫了,他只負責趕車,不好意思哦?其實我們也很想賣給你的。”

    “哼!”秦樂仙臉色都有些不好看,不過他也不好跟一個姑娘計較,當即讓到一旁,很快那車就過去了。

    “樂仙,我們再等等。”秦樂刀連說道,“這輛車不賣,后面還有車,而且繡球招親若真是為我們而來,肯定得等到我們動身過去后才開始。”

    “我知道。”秦樂仙一點頭,臉色依然有些不好看,“我擔心的是這些車難得有愿意出賣的。”能購得起車的,也不一定就缺那幾個錢,而且大老遠趕車進城,這車定然都是有它自己的用途的,豈能隨意賣掉。

    大伙都想得通這原因,因此一個個都有些沉悶。

    “爹!”

    秦朝掃了一眼兩旁的商鋪,上前低聲道:“如果非要頂著這招親的事往前走,那么一方面仙伯可以繼續找車買,另一方面我們可以向這附近的商鋪,家主購一些空箱子,大家具。”

    “空箱子?”

    秦樂刀眉一挑,眼睛微微一亮。

    “這倒是行得通,到時人多,我們便把大空箱子,大空木柜,大椅子從馬背上掀下,頂在前面形成隔離帶,人在箱子后面,就好辦多了。”秦樂刀連說道。

    “嗯,小朝這主意好,雖然車輛難以買到,可這些空箱子,木柜,椅子都是常用的普通東西,對百姓來說,也不是緊急必須的,只要出價略高,都愿意給。”秦樂原也連說道,其他秦家漢子也一個個連點頭。

    “樂升,樂紅。”秦樂刀看向秦樂升、秦樂紅,“你們倆去買家具,嗯,多說說好話,實在不行,再來硬的,另外請人幫忙抬過來,別自己動手,免得被人所趁施暗招。”

    “嗯!”

    秦樂升、秦樂紅一點頭,將馬交給旁邊的孩子,便走向最近的商鋪。

    “這次怕是真要動手了。”秦朝看向四周,心里反而有絲興奮,“北冥神功的特性,最好是有肢體接觸,這人擁擠在一起,前推后涌的,只要一接觸,便整個人群都連成了串,一吸內力……說不定有大驚喜。”

    天龍八部中北冥神功初顯威。

    就是郁光標抓住了段譽,結果被段譽吸住了,后面的人都想拉開郁光標,結果一抓郁光標自己的內力也通過郁光標進入段譽體內,最后第三人拉第二人,第四人拉著第三人……像串糖葫蘆一樣,一連串的人內力都進入段譽體內。

    像這樣吸住一個人,而其他人和這人有肢體接觸便都被段譽吸走內力的事還多次發生。

    “只是這樣怕是有些無惡意的武者,也得損失些內力,不過也不是什么大事,勤修練一陣還是能補充回來。”段譽的奇遇秦朝自然也渴望。

    (今天三更,謝謝‘厄爾琴斯’打賞!‘孤獨未明’評價票!)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