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章 二王子

第三章 二王子

    大理與北宋交界的邊境碑縣有一家名叫明月樓的酒樓,食宿兼營,里面雕梁畫棟,花園小閣,十分富貴與小縣的規模完全不對稱。

    一間天價的幽靜小閣樓瓊玉閣里,秦紅棉、秦朝站在窗前。

    “十二年前,就是在這里,段郎他瞞著我包下了這明月樓。”秦紅棉看著閣下影影重重的花樹草木,眼里都是黯然,細聲娓娓說道,“是夜除了他的護衛外,并無他人,在這閣下樹影中,我們說話間他突然親了我一下,被我甩了一巴掌,他的身手是遠高于我的,這一巴掌明明能閃開,卻故意不閃。”

    秦朝心中一顫,握著姑姑的手,能感到秦紅棉的身子在微微輕顫著。

    “他挨了一巴掌,半邊臉都被打紅了,卻笑著說‘修羅刀下死,做鬼也**’,你不知道,這一句話當時對我有多大沖擊……”細細的話語平靜而平淡,仿佛說著與己不相干的事。

    秦朝是從書中知道這一番事的,可聽秦紅棉親口講來,感覺卻又是一番不同。

    “我在這間小閣樓**于他后,曾一次次來到這小閣樓,可每一次都孤身一個人,每一次都那么奢望的在這窗前看著下面,想著他突然從樹下露出身影來……可是……”

    安靜的閣樓中。

    熱鬧繁華的碑縣里,秦紅棉、秦朝一次次來回徘徊,聽著秦紅棉一遍遍敘說著往事。

    第三天,日上三竿。

    “好了,朝兒,這里也住了三天了,我們走吧,去大理,遠遠望一下他的王府,我們就回秦家寨。”秦紅棉抽出被秦朝握著的手,露齒一笑。

    秦朝點頭。

    兩人抓起包裹,走下了這閣樓。

    酒樓前樓的包廂中,擺著一桌酒席。

    “傅兄,去天龍寺這件事,我義不容辭,只是老僧的為人,頗有些不光彩,段王爺應該是知曉,何以?”

    說話的是一個黑長須大和尚,而他桌子對面坐著一個黃衣武官打扮的大漢,腰間插著一對熟銅棍,若是秦紅棉看到,一定認識,這武官大漢正是段正淳褚、古、傅、朱四大護衛之——傅思歸。

    秦紅棉和段正淳在這明月樓僻靜小閣中成就好事之夜,就是傅思歸在外守護。

    “哈哈,大師此言差矣。”

    傅思歸一聲大笑,“王爺當然知道大師的為人,可以說,除了大師一身傲絕天下的強硬外家功夫外,請大師前去天龍寺任教,也是王爺看中了大師這為人。”

    長須大和尚眉一聳,咧嘴一笑:“這么說,你們就不怕老僧教壞了那幫孩子?”

    “這天下,有黑就有白,有光明磊落,也有陰險狡詐。”傅思歸淡然一笑,“天龍寺中正人君子太多,可江湖中,廟堂上卻是齷齪污穢遍地,我不想我天龍寺走出的學生,一出天龍寺便被人耍得暈頭轉向,說是教出了一幫蠢材,讓大師去,就是看中了大師于陰謀詭計,三面兩刀,人性陰暗方面的長處。”

    “王爺能有這見識,老僧就放心了。”

    長須和尚挾起一塊肥肉,塞入嘴中大口嚼了幾下便整個吞下腹。

    “傅兄,你和王爺盡管放心,有我長須和尚在,一定能讓這批小娃娃知道什么叫人心險惡,什么叫江湖難混,世道唯艱,哈哈!”長須和尚大笑著,眼睛瞥了一眼外面,忽然就凝聚了。

    “好美貌的娘子,這臉蛋兒,這身段兒……”長須和尚輕聲嘀咕著。

    “嗯?”

    傅思歸也看了過去,便見一個黑衣女子牽著一個一米三高的孩子走出酒樓,向著街道另一邊離去,那黑衣女子的背影窈窕健美,是那么的動人和熟悉。

    “嗖!”

    傅思歸一下便沖出包廂。

    “怎么,傅兄也看中了那家娘們。”長須和尚哈哈一笑身子也跟了過去,“傅兄,我看這娘子牽了個孩子,說不準是名花有主的。”

    “大師還請嘴下留德。”

    傅思歸只說了一句,便沖到了那登記店客的掌柜處:“巴老,剛剛出店的那位夫人和孩子你可知道是何人?登記了名姓么?”傅思歸來這明月樓也不是一次兩次,和這掌柜也熟。

    “哦,是傅大人,剛剛那位夫人,她和那孩子都沒登記名姓,不過我看她們應該是母子。”巴老連笑說道。

    “母子?”

    傅思歸眼睛一亮。

    巴老笑說道:“這位夫人,我看著也很眼熟。”巴老說到這時,眼神看著傅思歸,笑瞇瞇的里面似乎有著意味深長之意。

    “這位夫人來過我這明月樓很多次,每次來都要在瓊玉閣住上很多天,不過以往她只是孤零零一個人住,這次卻是帶著個孩子,而且還是和孩子都睡在那瓊玉閣,那孩子看起來就算沒滿十二歲,也有十一了,不是母子又是什么?”

    “同睡瓊玉閣?”

    傅思歸眉微微一皺,而后沖巴老又問道:“她們剛剛可曾結帳?”

    “她們這次住了三天,剛剛便是結帳離開。”巴老連說道。

    “多謝巴老。”傅思歸抱了一下拳,轉身走向包廂。

    “大師,在下這次可能要麻煩大師幫一個忙。”傅思歸沖長須和尚說道。

    長須和尚眼睛一瞇,笑道:“是報信,還是跟蹤,又或是殺人滅口,綁架勒索,傅兄盡管開口就是,老僧也好久沒做這些事,如今手都有些癢。”

    “大師,您別說笑了。”傅思歸哭笑不得,眼睛一直盯著街道上秦紅棉和秦朝的身影,“這位夫人是王爺昔日愛人,那孩子可能……我這次得趕回去稟報王爺,煩請大師給我盯著人。”

    “你是說,那孩子可能是鎮王的二王子?”長須和尚訝聲道。

    “十有八·九。”傅思歸重重點頭,看著街頭快要消失的人影有些急,“大師……”

    長須和尚一點頭:“既然是二王子,老僧義不容辭,傅兄還請快去快歸,老僧替你看一陣。”大巴掌撈起一只大豬蹄,站了起來,往窗外一跳,便落于街道人,追著遠方的背影而去。

    “十二年了,修羅刀依然沒變,看這背影仿佛依希還是昨天。”

    傅思歸微微吐出一口氣,看著遠方一高一矮的兩個背影,腦海中仿佛又想起十二年前那一晚,“那一晚,在這明月樓天字號的瓊玉閣中,王爺和她成就好事后,屈指算來,有十二年多,快十三年了,如果有孩子,也該這么大了。”

    “嗯,這件事一定得趕快告訴王爺,特別是絕不能讓王妃先知道。”

    傅思歸起身向結帳柜臺走去。

    鎮南王段正淳是要接皇位的,可他卻只有一個兒子。

    古代的皇家,子孫之事,就是大事,做為接皇位的儲君只有一個子嗣怎么行。可是段正淳和刀白鳳十多年完全沒動靜,不僅段家自己急,傅思歸他們這些家臣也急,這也是為何,有了刀白鳳,這擺夷族彪悍女子,段正淳依然**如故,也有想再要一個兒子的打算。

    “有了兩個王子,就算一個出意外,也還有挑選,嗯,這個二王子的背影真夠漂亮的,走在人群里一眼望去,便能吸引,這風姿氣質,比起世子來更甚一籌,不愧是皇家子嗣。”

    很快傅思歸便騎馬飛奔大理而去。

    另一條路,秦朝、秦紅棉也向著大理而去。

    秦朝、秦紅棉就這么背著簡單的行李,也不買馬,直接靠著兩條腿走在大街、官道、山間小路上。

    碑鎮外的一條大路上。

    “朝兒,姑姑也想過了,段郎畢竟是姑姑的第一個男人,而且姑姑也看得出他和姑姑在一起時,是全心對姑姑的……忘掉他是不可能,只是姑姑的這一生也算是就此毀了,而你。”秦紅棉看著身旁的侄兒,秦朝雖然沒有潘安宋玉那樣的的皮囊,可長相也不差,特別是有股氣質,那種氣質是別的男孩所沒有的,這樣的人長大后,可以想象一定也是個招女孩子歡心的人。

    “你很快就要長大了,而你又學了那亂七八糟的雙修**功法,以后怕是也和段郎一樣,是個**的主,只是姑姑想要你記著姑姑的悲劇,女人,就算像姑姑這樣有刺的女人,其實內心也是很脆弱的,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不要隨意招花惹草,碰過的女人一定要安置好,不要像你姨父對姑姑一樣,不然姑姑未必打得過你,可也要和你拼命。”

    秦紅棉說這話臉色十分嚴厲。

    “嗯,知道。”秦朝一點頭,他是從未來來的,自然知道身邊女人多了絕對是一樁**煩。

    “好了,姑姑不和你說這些了,我給講講江湖行走的規矩,別讓人給跟蹤了也糊里糊涂不知道。”秦紅棉笑說道,就在這時——

    “嗯?”秦朝微微往后一瞥。

    (謝謝‘默默忘記了’打賞,今晚加一更!)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