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章 姑姑的事

第二章 姑姑的事

    秦紅棉的住處遠離人跡,在大山里頭,最近的村民趕到她屋子也要走上四五里山路,這附近山里居民亦是只和洪叔洪嫂等來往親切,和秦紅棉這種武林世家出來高人一等的江湖人終究說不上話,秦紅棉也不會和這些人說心里話。

    秦朝來了后,他本身是秦紅棉的后輩,可又和正常后輩不同,秦朝很老練懂事,也愿意和秦紅棉親密,一切順著姑姑,哄著姑姑開心。

    再者秦朝也是秦紅棉抱著哄過三年,甚至兒時吃過她奶的。

    這自然關系大不一樣。

    也許怕秦朝說漏了嘴,秦紅棉并沒有把木婉清接回來,秦朝也樂得和她處兩人世界,好開導這個命苦的姑姑。

    當天下午秦朝便將端大槍、巔球、雞腿等秘訣傾囊相授。

    也講了一些內家拳的秘訣,秦朝也不怕秦紅棉亂傳授,反正短短時間秦朝也不可能傳秦紅棉太多東西,秦紅棉就算傳出去,也只可能是段正淳和木婉清。

    除了論武講拳外,秦朝最喜歡和姑姑說心里話,自己的一些丑事,從沒和父母說起的事,也都愿意和姑姑說,甚至從白玉陽那里得到的雙修、**、養陽壯根功法,也悄悄告訴了秦紅棉,弄得自認正義,對男人恨之入骨的秦紅棉責罵他數次,要毀了那些功法。

    可也就在秦朝這種努力下,秦紅棉漸漸打開了心扉。

    轉眼七天。

    安靜的內堂堂屋中,收拾得十分空暢。

    一席寬松短衣的秦紅棉持著一把新柳木刀,只見她挺胸拔背,神態平和的一刀一刀劈砍著同一個姿式,每一個動作都十分悠緩雅致。

    “哇!姑姑你這動作漂亮得都成仙了。”

    門口處,秦朝一腳跨了進來,他手里端著個大茶盤,上面有著白瓷茶壺和幾個茶杯,秦朝將這茶盤往墻角的桌子上一放,“先歇口氣,小朝給姑姑泡口茶喝。”

    秦紅棉笑瞇瞇收刀,走向桌子,“小朝兒,你這小鬼就是點子多,一招基本刀法劈的動作,偏生你弄出這么多名堂,這且不說,連喝口茶也是鬼名堂多。”

    秦朝一笑,倒提著茶壺,小心的倒著水。

    “姑姑,世上無難事,只要有心人,做事最怕認真,小朝能有今日的成就,靠的就是將要做的東西掰開揉碎,弄到精微細致處。”

    細細的新春第一茬由秦紅棉親自采的嫩茶,被秦朝用炒青法,炒做出來的這個世界第一份炒青綠茶在瓷杯中被九十度左右熱水一沏,香氣一下彌漫滿屋子。

    秦紅棉吸了一口茶香,露出享受的神態。

    “世上無難事,只要有心人,這話似乎在理,那你說說,姑姑的事怎么辦?”秦紅棉笑問道。

    秦朝動作微微一停。

    他當然知道秦紅棉問的是什么事。

    秦紅棉本來就是缺少朋友,身邊能說話的就只一個木婉清,可偏偏木婉清是自己女兒,很多話根本不好說,只能把一切苦都壓在心頭,也正是壓抑得太久,才會后來那么戾氣四溢。

    現在秦朝連自己怎么欺負霍家鏢局二小姐霍青,怎么修煉壯陽功法的事都愿意吐露給她聽,秦紅棉也將自己心頭的苦說給了秦朝聽,和段正淳的一段孽緣自然也告訴了秦朝。

    “姑姑,你想嫁給段王爺,這件事據侄兒分析。”秦朝對照著原天龍八部中的資料,聲音很沉重,“除死,無他法!”

    “死?”

    秦紅棉坐下的動作有些不自然,笑了笑:“朝兒,真的沒別的法子?”這些天和秦朝在一起,白天是開心,可是晚上孤枕醒來,依然淚濕枕巾,有了秦朝、有秦龍、秦虎,有后一輩的一個個天才,秦家寨不用愁了,秦紅棉甚至能夠想象秦家寨的光明未來,可是……

    可是我秦紅棉,未來又在哪里?

    “你和段王爺的問題,不完全在于我姨母,而在于段王爺他……”秦朝沉著聲音,書中段正淳結識的女子,就連段正淳自己有時也糊涂倒底有多少。

    書中說段正淳的元配夫人刀白鳳,是云南擺夷大酋長的女兒,段家與之結親,原有攏絡擺夷、以固皇位之意。說當時云南漢人不多,不得擺夷人擁戴,段氏這皇位就說什么也坐不穩,偏偏擺夷人自來一夫一妻,刀白鳳更自幼尊貴,便也不許段正淳娶二房,為了他不絕的拈花惹草,竟致憤而出家,做了道姑。

    實際上擺夷是云南大族,擺夷男子只娶一妻都沒錯,可其他卻經不起推敲。

    “姑姑,你知道段王爺的女人有多少么?”秦朝說道。

    秦紅棉一愣:“他的女人……有我和師妹,還有刀白鳳,這……有什么不對?”此時的秦紅棉并不像后面幾年一樣知道姑蘇王夫人也是段正淳的女人。

    “我知道的就有你,鐘叔母,我姨母刀白鳳,姑蘇慕容的王夫人,一個叫康敏的女人,還有阮星竹。”秦朝沉聲道,“可這……遠遠不是段王爺女人的真正數目,真正的數目,他自己也有些糊涂,我這姨父,是個真正愛女人的多情種子,你應該知道原因了吧。”

    “姑蘇王夫人,康敏,阮星竹……”

    聽著秦朝的話,秦紅棉臉色一下都白了,連自家這小侄子都能數出這么多段正淳的女人,那他有多少……

    而這么多女人,如果段正淳不娶刀白鳳,又將怎樣?

    她也不是笨人,只要不偏持,很容易就想到了其中的關鍵。

    “如果我這姨父不娶刀白鳳,不以擺夷族的規矩相拒,他得娶多少女人才行?他的**會龐大到什么程度?可他……還不是皇帝,沒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可供他封。”

    “是啊,大理只是一個小國,指甲大的小國,就算皇帝,也不可能真的三千**,而他,還僅僅只是一個王爺,他的大事多著,不可能窩在女人堆中。”

    秦紅棉渾身仿佛都失去了力量,半天才看向秦朝,低聲道:“可是,段家攏絡擺夷,這事也應該是……”

    “段家攏絡擺夷是沒錯,可若不是我姨母……”秦朝皺著眉,刀白鳳和段正淳并沒有生子,段譽其實是段延慶的兒子,而且天龍中,段正淳所有的親生子女都比段譽年齡小,而不是比段譽年齡大,這很詭異。

    為何?是金庸邏輯出錯,寫錯了么?第一版出錯也罷,可金庸數次修改改版,前三版怎么可能一直都是錯的?

    “你姨母怎么啦?”秦紅棉沉聲問道。

    “我的推測,我姨父有問題,我姨母也可能有不可告人之事,也需要和他段家結親,不然,就算段家不娶他擺夷族女子,難道就沒別的攏絡方法?”秦朝道。

    秦紅棉身軀一震,是啊,攏絡手段真的就只有婚姻么?真的就沒別的方式,為何要用婚姻?而且段家真的不攏絡擺夷族,就必定坐不穩皇位么?段家坐皇位也不是一年二年,就算攏絡也是開國之初,何必等到現在!

    段家要討好擺夷族。

    擺夷族也需要處好皇室關系。

    “難怪,難怪我和他只是那么短短時間,便有了小婉兒,可刀白鳳,和他十多年,居然也只一子,再無任何生育。”秦紅棉整個人臉色蒼白得像張紙。

    道理其實很簡單,不是秦紅棉早先笨想不透,而是不愿意去想。

    可現在被秦朝完全給捅破了,也把她最后一絲不可實現的期望給毀掉了。

    之后秦朝也沒再勸,只是默默陪著秦紅棉。

    一天,二天,三天……

    秦紅棉整整流了三天淚,第四天早上,秦紅棉從閨房中出來,眼睛雖然紅腫,可氣色看起來好多了。

    “朝兒,我想出去走走,到江湖上轉一轉。”秦紅棉臉上露出一個笑臉說道。

    秦朝一點頭,捏住她的手:“走走,出去散散心,找點事做也好,我陪你一起走幾天,而后我便回秦家寨。”

    “回秦家寨?”秦紅棉一愣,她知道秦朝這次是去天龍寺報道的。

    “我都忘了跟你說。”秦朝一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們秦家寨這次得到的天龍寺名額有五個,除了我之外,還有秦樹、秦啟、秦龍、秦虎四人,我回去和他們一起走。”

    “還有四人?”秦紅棉臉色都慎重了。

    “朝兒,你回去,是想幫忙吧,一次五個名額!我秦家仇家不少,這次的事絕對已經泄露了。”秦紅棉聲音低沉,沉吟著臉上露出一絲堅毅,“嗯,我跟你一起回去,也給樂刀他們幫個手。”

    第三代沒發展起來,第二代和第一代不算強,秦家寨現在最缺的就是頂尖高手,秦紅棉能回去,那是比擬秦樂刀這種級別的高手,多一個作用是很大的。

    秦朝這次來見秦紅棉,也有請秦紅棉回去幫忙的緣故。

    “不過現在么……”秦紅棉一笑,“還早,我們姑侄倆先在江湖混幾天,走,收拾一下,今天就出發。”

    “好咧!”秦朝連高聲應聲。

    看著秦紅棉似乎興致勃勃的收拾去了,秦朝眼里閃過一絲溫意:“長痛不如短痛,捅穿這事,去掉了姑姑不切實際的夢想,或許她會看得更開,不再像書中那樣,把和段正淳的結合變成心里不能化解的死結,幾年后的悲劇就不會發生吧!”

    很快秦朝、秦紅棉收拾好了行李重新踏上江湖。
11先5走势图